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33章 少年的铠甲和……獠牙!

第2133章 少年的铠甲和……獠牙!

  “你真没事吧?”

  李耀觉得厉嘉陵此刻的神魂状态就像是一座摇摇欲坠、即将轰然垮塌的大厦,而大厦内又堆放着无数一触即的晶石炸弹,他冷汗都下来了,继续善解人意地安慰道,“我知道这么狗血的家庭亲情伦理冲突你一时半会儿肯定很难接受,要不然我先拖住你舅舅,你顿足捶胸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嚎啕大哭一下?”

  “……不用。』  天籁『小说WwW.⒉”

  厉嘉陵深深、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

  李耀仿佛能听到少年体内每一束肌肉和神经先是被死死抽紧,紧到连骨头都要绞碎,随后又一束束逐渐放松的声音。

  少年平静下来。

  那是一种十分诡异,甚至有些恐怖的感觉。

  就好像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少年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人,在最深层的自我之外,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镶嵌着獠牙的冰冷铠甲。

  又或者……

  是他将伪装出来“正常少年”的铠甲层层剥离,终于显露出冷漠无情、深邃幽暗的自我!

  “我没事,真的。”

  厉嘉陵轻声道,“耀哥说的没错,身为修仙者,更生在厉家这种权力的漩涡之中,什么骨肉亲情都是笑话,生这种事,很平常啊!”

  “说得好!”

  厉灵风哈哈大笑,“你当然应该没事,这样才不枉费我过去十几年一直对你进行的灌输,那些年,我教会你那么多阴谋和背叛、杀戮和交易、两面三刀和勾心斗角、铁石心肠和唯利是图,就是希望你在此刻来临时,能够如此冷静和理性!

  “连古人都知道,生在帝王之家,就永远别想享受到普通人之间的天伦之乐、血脉亲情,这就是权力的代价!在绝对权力的碾压之下,什么骨肉亲情都要荡然无存啊!

  “我们厉家掌控着这么多大千世界,权势远远凌驾于那些古代君王的百倍以上,而你母亲又是不折不扣,母仪天下的帝国皇后,拥有这样的身份,还要期待什么母子亲情?岂不是太傻了吗!”

  “舅舅说的没错。”

  厉嘉陵不动声色地回应,如冰山般冰冷的声音竟然让旁边的李耀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少年在短短十几秒钟之内,越来越进入角色,冷笑道,“只不过,我们为什么要1oo%相信你?就算厉灵海真是我血脉上的基因提供者,难道她一定是来杀我灭口的么?会不会是你走投无路,狗急跳墙,故意胡扯呢?”

  李耀吞了口唾沫,小声道:“喂,你真的没事吧?”

  厉嘉陵淡漠道:“我没事,反而觉得此刻的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至少我终于知道了自己究竟是谁,又从何而来——不是吗?”

  李耀微微一怔,不知该如何回应这个冷静到可怕的少年了。

  厉灵风沉声道:“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必要骗你,你仔细想想就知道了,若非早有预谋,厉灵海怎么可能来得如此之快?

  “距离你身边这位神秘人破坏我的‘破灭星光任务’,轰爆‘天空之城、曼珠沙华’还未过24小时,连我们厉家的援军都没这么快从前线抽调回来、集结和整编、再跳跃到武英界,厉灵海又凭什么来得这么快?

  “而且,这件事根本和她毫无关系,身为帝国皇后,自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哪有资格和空闲来插手我的事?

  “答案只有一个,她早就来了!

  “她根本不是为你身边这位神秘人而来,甚至都不知道这位神秘人的存在,从一开始,她的目标就非常明确,那就是你!

  “我估计她早就知道了我偷偷将你藏起来的秘密,却一直隐忍不,装作一无所知,在暗中谋划要如何将你彻底‘销毁’。

  “我这次离开厉家的直属领地,来到武英界推进‘破灭星光任务’,就是她最好的机会,她的秘密突击舰队应该早就蛰伏在武英界边缘的浩瀚星海深处,一直监控着我这边的行动。

  “或许,没有这位神秘人插手的话,她会在‘破灭星光任务’进行到最紧张也就是最混乱的时候突然杀出来,一剑封喉!”

  厉嘉陵道:“既然是秘密舰队,数量就不可能很多,怎么可能攻破‘天空之城、曼珠沙华’?”

  “还不明白吗?”

  厉灵风提高声音,“如果她要救人,才有必要攻破‘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但如果她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仅仅是杀你灭口,那根本不用动我的主力舰队和星空战堡,只要确定你的坐标之后,突然从斜刺里杀出来,将你所在的区域彻底湮灭,然后无声无息遁走就是了,甚至可以将这笔烂账算到‘星光组织’头上。

  “一切顺利的话,她在三天之内就可以回到帝都‘极天界、天极星’,到时候就算我手里捏着大把间接证据,又能怎么样?

  “她打的应该就是这样的算盘,她这次带来的星舰和晶铠都没有任何战徽和纹章,应该是她一手调制出来的秘密部队,但这些星舰又进行了破破烂烂的改造,加挂了很多废铜烂铁上去,和星光组织那帮乌合之众的风格非常相似——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当然,谁都没想到这位神神秘秘的朋友会忽然杀出来搅乱了一切——既毁掉了我几十年辛苦经营的心血,亦彻底打乱了厉灵海的节奏,逼她不得不冒险追到了这里!”

  李耀揉了揉鼻子:“呃,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厉灵风狠狠瞪了李耀一眼,眼眸深处的凶芒,比天空中的闪电还要雪亮。

  厉嘉陵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缓缓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不能证明她没有救人的意图,说不定她的秘密舰队蛰伏在武英界边缘,就是准备在最关键的时候杀出来抢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你是还对自己的这位基因提供者——或者说‘亲生母亲’抱有某种程度的期待么,劝你放弃这么幼稚可笑的想法吧,否则只会愈痛苦!”

  厉灵风狞笑道,“是否觉得我既残酷又卑鄙?那我告诉你,和你这位表面装疯卖傻、貌似毫无心机、光明磊落,其实却心机深沉如海,几乎欺骗了整个厉家乃至全帝国的母亲比起来,你的亲舅舅我,简直是一个纯洁无暇的修真者了!

  “有一件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既然你是厉灵海的亲骨肉,为什么会落到我手上,由我将你秘密抚养大?

  “还有,我明明知道你和厉灵海的关系,又为什么投入这么多资源,不计成本地砸在你身上,将你硬生生砸成一件秘密武器去对付厉灵海?一般来说,母子连心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难道我就不怕你在知道真相之后会投奔到厉灵海那边,令我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厉嘉陵微微一怔:“或许,你太过自大,从来没想过我会知道真相?”

  “哼,如果你这么想,就太小看你舅舅,也太小看你的亲生母亲了。”

  厉灵风道,“你舅舅是化神强者,你母亲的修为比我更高,只要双方近距离接触,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你是她的亲骨肉?”

  “到时候,你们母子携手,站在同一阵营来对付我,乃是大概率事件——我这么做,岂不是自取灭亡吗,亲手给自己培养一个掘墓人吗?”

  李耀和厉嘉陵同时皱眉沉思。

  这件事的确有些说不过去,无论厉灵风再怎么狂妄自大,都没理由留下这么大一个破绽!

  “我之所以敢这么做,哪怕你知道全部真相,都有信心你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理由很简单。”

  厉灵风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抖出答案,“因为这不是厉灵海第一次要杀你灭口了,而是第二次!

  “几十年前,她就曾经杀死过你一次,更准确说,是‘销毁’过胚胎状态的你,那时候她以为自己彻底‘销毁’了你这个多余的胚胎,却没想到你大难不死,最终还被我所救。

  “那时候的厉灵海,还没有今天这样的滔天权势和恐怖的力量,我还能想办法遮掩你的存在几十年,并最终找人将你孕育出来,偷偷抚养长大!

  “现在,你明白了吧,厉灵海虽然是你的亲生母亲,却从始至终都嫌弃你是个麻烦,不顾一切想要杀你,而且已经杀过你一次!

  “我呢,仅仅是你的舅舅,也并非出于什么骨肉亲情的因素才救你,而是把你当成一块筹码,想将你调制成一件秘密武器。

  “但客观上,又的确是我救了你,还把你抚养长大,在最关键时刻庇护你,甚至动用了我权限范围之内的全部资源,不遗余力地栽培你!”

  厉嘉陵身形一晃,声音愈阴冷:“那我还要向你说一声‘谢谢’了,舅舅?”

  “哼,我从来没想过你会感谢我,我知道你对我恨之入骨,而我亦对你的感谢或者仇恨毫不在乎!”

  厉灵风冷哼道,“我只是将真相原原本本告诉你,然后请你用这些年我硬生生灌输给你的冷静和理智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究竟该站在哪边,是拯救和抚养你的舅舅这边,还是一次又一次想杀你灭口的母亲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