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37章 古怪的皇后!

第2137章 古怪的皇后!

  “聪明!”

  厉灵风竟不否认,反而咧嘴笑起来,“如果皇后真的死了,会有很多人做梦都笑出声,但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还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更何况,她始终都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如有可能,我也并不想和她彻底决裂。天籁小说

  “我的想法是和她好好谈谈,最好能将大家的资源都整合到一起,然后,无论我要在厉家夺回本应属于我的东西,还是她有什么计划,又或者李道友对未来有什么新的打算,大家互相帮助,一切都好办了,是不是?

  “我相信,只要你我联手,面对两名化神强者的‘诚意’,即便我妹妹都要深思熟虑一下的。

  “我话说完,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李道友,你应该非常清楚,若非我落到今时今日这般田地,这么多秘密,这么多实话,是绝不可能说给你听的。

  “既然你知道了这么多秘密,便绝不可能全身而退了,和我合作是唯一的出路,要不然就算我和皇后不杀你,一旦走漏了风声,亦有千千万万人会杀你的!

  “总之,我们三个的性命,都攥在你的掌心,何去何从,‘秃鹫李耀’,由你决定!”

  李耀眉头紧锁,表情阴晴不定,眼底忽而凶芒绽放,忽而深邃如渊,忽而眼珠又滴溜溜乱转,似乎在盘算一步步的后手,最后谨慎道:“看来,除了勉强相信你之外,我都没第二个选择了,不过还有几件事我必须弄清楚——这涉及到我出手的成功率。”

  厉灵风眯起眼睛,凝视着雷云风暴区的外围,声音有些急促道:“好,你问!”

  李耀道:“你和厉灵海最大的分歧究竟是什么?你们可是亲兄妹,即便咱们修仙者不太讲究血脉亲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你们两个应该没什么太大的利益冲突,完全可以好好沟通,一起对付家族里的老一辈,为什么会闹得如此水火不容,这种‘自相残杀’的行为,岂不是太蠢了吗?”

  这个问题像是戳到了厉灵风的痛处,他脸上的肌肉一阵乱跳,或许是时间紧迫,容不得他胡编乱造,沉吟再三,他还是道:“没错,我妹妹既然成为了帝国皇后,便再没可能回到厉家当‘家主’和‘选帝侯’了,所以理论上来说,她绝不可能成为我的竞争者,我和她一个在厉家,一个在帝都,里应外合,互为犄角之势,结成稳固的利益同盟,这才是常理。

  “不过,一百多年前,厉家在遴选皇后的时候,她的羽翼尚未丰满,在家族里都算小字辈,说不上什么话,而我已经崭露头角,拥有一定的言权了。

  “在她进皇宫这件事上,我……稍稍动了一些手脚,以至于她一直恨我入骨,直到今天。”

  李耀心中一动:“她不想当皇后?”

  厉灵风朝厉嘉陵撇了撇嘴:“她如果心甘情愿想当皇后,又怎么会有我这个小外甥的出现?不过,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权力的滋味就像是醇厚的美酒,品尝过一滴都会不可自拔,至少最近几十年,我看她当皇后倒是当上瘾了,不知多么甘之如饴呢!

  “不过,所谓仇恨这种东西,终究会被时间冲淡的,我和她最大的分歧倒不是这些宿怨,而是大家的道心不同。”

  “道心?”

  李耀微微一怔,“彼此都是修仙者,即便都是野心勃勃之辈,道心又有什么不同。”

  “完全不同,我这个妹妹的可怕程度,是旁人绝对无法想象的,甚至连厉家那些大佬们,都不曾彻底认清楚她,只有我这个一奶同胞的亲哥哥,才能窥见一二!”

  厉灵风在提到厉灵海时,竟然微微打了个寒颤,艰难道,“我的野心是成为厉家之主,四大选帝侯之一,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甚至可以说,‘四大选帝侯家族’的每一名修仙者,都有和我一样的野心,包括你,难道就不想成为自己势力的主宰么?

  “这是很平常的野心,并不出奇。

  “但是我妹妹不同,她,她……在最近几年仅有的几次近距离接触中,我可以清晰感知到,她想要的绝不仅仅是厉家这么简单,而是整个帝国!”

  李耀的双眸闪闪亮:“你是说,厉灵海想要统治整个帝国?”

  厉灵风摇头:“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但我高度怀疑,她熊熊燃烧到极限的野心,最终会毁灭整个帝国!”

  毁灭帝国!

  李耀是真的愣了一下。

  厉灵风的智商高低是一回事,但毋庸置疑,他的确是个胆大包天、野心勃勃到极点的人。

  连厉灵风这样的人,都会被厉灵海的野心震慑得瑟瑟抖,厉灵海究竟想干什么啊!

  李耀深吸一口气,勉强稳住心神道:“厉道友,太言过其实了吧,还是说,你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

  “我没有直接证据。”

  厉灵风摇头道,“但修为到了你我的化神境界,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蛛丝马迹感知到,也就是所谓‘直觉’,并不是非要有真凭实据,才能得出结论的。”

  “直觉?”

  李耀笑了笑,“你的直觉告诉你,咱们的皇后殿下已经可怕到这种程度了?”

  “相信我,我没必要到这种时候还来骗你!”

  厉灵风急道,“我或许是整个帝国,最早现她可怕之处的人,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几十年前无意间截获了我这个外甥厉嘉陵的胚胎,略微知道前因后果,便想用这个胚胎为筹码来修复和她的关系……”

  李耀打断他:“恐怕不是修复关系,而是借此要挟她,在将来的‘厉家之主和选帝侯宝座’争夺战中,不遗余力站在你这边,是吧?”

  “那是一回事。”

  厉灵风道,“总之,得到厉嘉陵的胚胎之后,我一方面请武英澜设计了一套最完美的胚胎强化方案,准备等合适的时机就将他孕育出来,另一方面,我在暗中对厉灵海展开调查,准备多掌握一些她的弱点,有朝一日好和她摊牌。

  “结果,不调查还不要紧,一深入调查,结果却令我大吃一惊。

  “原来,我这个好妹妹根本不像表面上那样对家族忠心耿耿、死心塌地充当家族的工具,而是在暗中打造了一支号称‘深海舰队’的秘密武装,又将千丝万缕的触手都伸到了帝国的各个要害部门,一步步收拢权力,组建自己的势力,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非但如此,她的性格和能力都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和过去判若两人,我甚至生出一种十分荒谬的感觉——这位真人类帝国的皇后殿下,根本不是我的亲妹妹,至少不是百余年前,我亲手送入皇宫的那个厉灵海!”

  “什么?”

  李耀大吃一惊,心思电转,“有人掉包,甚至夺舍?”

  “不会。”

  厉灵风摇头道,“兹事体大,想要夺舍堂堂帝国皇后,是绝无可能的,无论血液样本还是细胞基因甚至神魂波纹,每年都要进行全方位的严格检测,证明此女的确是我的亲妹妹厉灵海。

  “否则,圣盟有各种洗脑手段,域外天魔亦精通入侵脑域的秘法,倘若连堂堂皇后都可以被人夺舍、掉包,皇帝和诸侯难道就不行?偌大帝国,还不瞬间崩溃了!

  “但是、但是,明知此女的确是我亲妹妹厉灵海,我还是一次次感觉到,说不出的诡异。

  “最简单的例子,一百多年前,我妹妹尚未去帝都成为‘太子妃’之时,只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战斗型修仙者,家族里的精锐战士,甚至是一个太过多愁善感、优柔寡断的人。

  “她的确天资卓,在修炼之道上的天赋甚至隐隐凌驾于我之上,再复杂、再艰涩的神通,她只要看一眼就统统能学会,才二三十岁的年纪,就可以和家族中七八十岁的中生代斗得旗鼓相当,包括、包括当时已经崭露头角的我在内。

  “不过,以修仙者的标准而言,她实在有些心慈手软,又过于天真烂漫,不知人心险恶、世道复杂了。

  “或许,正是她多愁善感、心慈手软、天真烂漫的特质,最终才会被家族选中,成为当时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

  李耀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一个感情丰富到有些软弱的女人,才更容易被家族束缚和控制,能乖乖成为家族监控皇帝的工具,万一真出了什么问题,也有各种各样的弱点可以被你们利用。”

  厉灵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道:“你是对的,四大选帝侯都不希望看到一个野心勃勃、城府极深、不受控制的皇后出现,这种性格软弱、多愁善感、对家族依赖很深的女子,便是历代皇后最好的人选。

  “另一方面,即便所有人都知道这段政治婚姻的真相,终究还要稍稍顾及一下太子殿下或者皇帝陛下本人的感受,派一个受过专门调制、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女间谍去当太子妃或者皇后,未免太简单粗暴了一些,万一激起殿下或者陛下的逆反心理,反为不美。

  “所以,四大选帝侯家族还是希望能遴选出一个未经太多雕琢,真有吸引力的女子,带点儿不必要的天真、幼稚乃至善良就更好不过,最终选来选去,就是我妹妹厉灵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