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47章 成败在此一搏!

第2147章 成败在此一搏!

  血色心魔:“又要巧舌如簧、胡编乱造、蛊惑人心吗?好,我喜欢!你准备怎么做?”

  “很简单,说不定还能‘兵不血刃’解决我们乃至联邦面临的所有问题!”

  李耀自信满满道,“我要说服帝国皇后厉灵海,让她觉醒‘帝皇传承’中真正宝贵的东西,也就是用正确方式捍卫人类文明的神圣使命,将她转化成一个修真者!

  “想想看,倘若真人类帝国的皇后殿下竟然能转化成修真者,又能消灭什么‘四大选帝侯家族’还有乱七八糟的权贵和军阀什么的,帝国是否也有可能,在未来几百年间,渐渐变成一个修真者的国度,至少是一个强者和普通人更加和谐的国度?

  “即便皇后消灭不了所有的权贵和军阀,只要双方进入相持阶段,达成某种平衡,在皇后的庇护下,能令修真者的理论能在帝国境内大行其道的话,对缓解星耀联邦面临的军事压力,以及我们后续的公开活动,都大有好处。

  “而这一切,不费一兵一卒,甚至不用我动一根手指头,只要能说服皇后就可以了!”

  “哇!”

  血色心魔叫了起来,“原来只要动动嘴皮子,说服这位刚刚眼皮都不眨就宰掉自己亲哥哥,眼看又要宰掉自己亲儿子的皇后殿下就可以了啊,还真是易如反掌的简单任务呢,这次帝国之行,真是咱们出道以来最轻松愉快的一次‘郊游’,哼?”

  两个人格争执间,周身紫气缭绕,电闪雷鸣的厉灵海,已经朝两人的方位缓缓漂浮过来。

  她漂浮的速度并不快,但周围上千米的天地之间,都是被她神念操纵,张牙舞爪如蛟龙般的闪电流窜,赫然交织成一座密不透风的大囚笼,任谁都逃不出去。

  李耀打定主意要孤注一掷,彻底抛弃了落荒而逃的打算,干脆拎着厉嘉陵一起跳出沟壑,咬牙坚持,站在皇后面前!

  看到没有佩戴头盔的少年,厉灵海的眼神变得深邃而复杂。

  完美无瑕、倾国倾城的面容之上,看不见的透明面具一次次皲裂,又瞬间愈合,再皲裂,再愈合。

  她缓缓朝厉嘉陵伸手,指尖的闪电吞吐不定,不知道是想摸一摸厉嘉陵的脑袋,还是直接取他的首级。

  厉嘉陵被风雨侵袭得满脸铁青,嘴唇不住哆嗦,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李耀的神念波纹尖锐至极,一个劲儿对少年叫道:“喂,别傻愣着,快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顿足捶胸大叫‘娘亲’啊!”

  厉嘉陵大口吞咽着雨水和空气,犹豫片刻,眼底却放出一抹倔强的光芒,死死攥着拳头,梗着脖子,怎么都叫不出口。

  狂风、骤雨、雷霆咆哮、闪电不时划破黑黢黢的天穹,将大地照耀得一片惨白。

  风雨雷电中的三人,陷入诡异的静默,恰似三道黑白分明的剪影!

  厉灵海面无表情地看了厉嘉陵半天,终于开口,幽幽道:“你比三维立体照片中……更像他,真希望你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不好!”

  血色心魔在李耀脑域深处怪叫,“皇后生出杀意了,她是真要杀死厉嘉陵,倘若你的嘴巴有用,就快点儿狠狠开炮吧!”

  “别着急,我这不是正在想该怎么说吗,关键是我的身份,我的身份实在没办法解释啊!”

  李耀心急如焚,“皇后可不是厉灵风那个草包,能在暗中隐忍几十年,瞒过所有人的耳目,她掌握的情报只会比厉灵风丰富百倍,我这么大一个化神老怪,再加上‘九幽玄骨’这么强一台巨神兵,哪儿来的,怎么修炼的,哪个势力负责后勤维护的?根本解释不了啊!

  “我不能用骗厉灵风的套路,说我是某个家族暗中培养的‘黑暗武士’之类,皇后肯定对帝国所有家族和势力都了如指掌,万一要我随便聊聊家族的细节,分分钟露出马脚!

  “还有,我的终极目标是说服皇后转化成修真者,即便我冒充修仙者成功,大家都是修仙者,聊来聊去都是修仙大道,还转化个鬼!

  “所以,我必须坦诚自己是修真者,这样才有机会和皇后做‘大道之争’,潜移默化之间,把她变过来!”

  “但你不能承认自己是修真者!”

  血色心魔急道,“你说自己是修真者,就意味着星耀联邦的暴露——你觉得以皇后现在的精神面貌和显露出来的立场,适合让她知道联邦的存在吗,相不相信,就算她不第一时间发兵灭了星耀联邦,肯定也会想出各种阴谋诡计,把联邦拖上她的战车,当成她的筹码,用来和四大选帝侯家族博弈,甚至让联邦和财阀、权贵同归于尽,她坐收渔人之利的!”

  “修真者也不行,修仙者也不行,那我他妈究竟是谁啊!”

  李耀冥思苦想,忽然眼前一亮,“要不然,我冒充修魔者?”

  血色心魔:“……你认真的?”

  李耀:“好像是有点馊,但这根本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我秃鹫李耀纵横星海上百年,都从来没编过这么难编的瞎话!”

  厉灵海似乎没注意到李耀脸上阴晴不定,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厉嘉陵身上,声音渐渐变得阴冷:“不过,我知道厉灵风和武英澜那两个杂种,用来调制你的手段,你已经被他们污染了,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我实在,不能留下这样的你。

  “更何况……

  “过去十几年的人生,一定过得很痛苦吧?相信我,尘世间超过死亡百倍的痛苦,或许有一万种,而我是一种都不愿意让你品尝到的。

  “以现在这样的身体和过去,即便能活下来,你的人生又该是多么黑暗和绝望?我所走的,又是一条缠绕着荆棘和火焰的不归路,实在不能带你同行。

  “所以,让我帮你解脱吧,闭上眼睛,就像是睡觉,一点儿都不疼的,和你以往承受过那么多非人的实验,绝对不同……”

  厉灵海高高举起了手臂,闪电再次在她的指尖缭绕和凝聚,化作紫焰滔滔的真龙秘剑。

  厉嘉陵不知是否吓傻了,还是被亲娘的绝情彻底伤心,少年面如死灰,牙齿深深嵌入嘴唇,竟然真的,缓缓闭上眼睛。

  眼角的肌肉剧烈抽搐着,无论他将眼皮夹得多么紧,还是阻止不了晶莹剔透的水滴,从眼角缓缓渗透出来。

  “等等!”

  眼看一场人伦惨剧就要上演,李耀实在没办法,低吼一声,不顾一切挡在厉嘉陵面前,“你不能杀他!”

  “嗯?”

  皇后都没想到李耀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神秘人,会为厉嘉陵做到这种程度——她可是刚刚斩杀了另一名化神老怪啊!

  “耀哥——”

  连厉嘉陵都猛地睁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李耀,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坚实的背影!

  当然,这堵铜墙铁壁此刻稍微有些颤抖,那也是不可避免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

  皇后仔细端详了一下李耀的面孔,脸上头一次浮现出毫不掩饰的迷惑,“我现在还不想杀你,等我搞清楚你身上的秘密再说,先给我退下吧!”

  轻轻一挥手,紫色电流如晴空霹雳,朝李耀狠狠斩了过来。

  “成败在此一举,老爹,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的花言巧语能奏效,能把你昔日那个‘天性善良,纯真无邪’的老情人找回来,纵然我下面要说的话,和事实有小小出入,你老人家也一定不会怪我吧,儿子我这可是在帮你,追回逝去的青春啊!”

  李耀狂吼一声,不躲不闪,却是从口中的乾坤戒里喷出一道黑光,在面前凝聚成一面弧形的黑色盾牌。

  “哗啦!”

  紫色电剑劈在黑色盾牌上,震荡之力将李耀轰飞出去十几二十米远,双腿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小半截身子都被埋进了坚硬的岩石里!

  表面看,李耀屈居下风。

  但就在黑色盾牌凝聚出来的刹那,厉灵海却像是被万道闪电击中,笼罩在脸上的假面具瞬间崩溃,流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真情实感!

  “唰!”

  黑色盾牌被闪电劈出一道狭长的裂纹,却像是粘稠的液态金属般,伤口很快愈合,甚至缓缓蠕动着,凝聚成了一团憨态可掬的黑色圆球。

  正是从李耀义父的遗物,黑翼剑中诞生的“小黑”!

  “这是,这是……”

  她的面孔原本就像是完美无瑕的白玉一般,此刻更是惨白到了极点,就连嘴唇上都看不到半丝血色,先是颤声提问,随后声音变得无比凄厉而尖锐,一道道灵焰如嘶鸣的毒蛇般涌向李耀,“这是从哪里得来的东西,谁给你的,还是你偷的抢的捡的,说,快说!”

  李耀能清晰感知到,虽然她的气焰看似比刚才凌厉十倍,但杀意却似退潮般飞快消散。

  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知道第一局自己赌对了。

  皇后果然知道小黑的存在,或许是在神秘的碎片世界中,见到过小黑的同类?

  “这是我养父的遗物!”

  李耀将小黑抱在怀里,孤注一掷,大喊道,“老爹临终前死死攥着我的手,要我带着它来帝国找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就叫做‘厉灵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