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49章 那些玫瑰

第2149章 那些玫瑰

  狂风愣住,暴雨愣住,雷霆愣住,皇后愣住,厉嘉陵也愣住了。天籁小说WwW.』⒉

  “星海共和国?”

  皇后皱眉,喃喃自语。

  “萤火虫号?”

  厉嘉陵飞快眨巴着眼睛,难以置信。

  “对啊!”

  李耀理所当然地点头,眨巴着清澈如水的双眼,转头问少年,“你听说过星海共和国和萤火虫号的吧?”

  “听过。”

  少年想了想,认真道,“听说那是一帮胆小怯弱、卑劣无耻、比蟑螂和耗子都不如的垃圾修真者,一千年前就被帝国打得土崩瓦解、屁滚尿流、逃之夭夭,然后在星海中东躲西藏、不断堕落,现在不是变成彻头彻尾的星盗,就是彻底灭绝了吧?”

  李耀:“……呃,虽然我很不喜欢你的措辞,但没错,你耀哥就是来自那个星海共和国,萤火虫号!

  “怎么样,皇后殿下,我们萤火虫号再怎么落魄,好歹都是‘星海共和国最后的国土’,当年逃离帝国时,带走那么多瓶瓶罐罐的家当,高层还掌握着大量不为人知的秘密,比方无数星海帝国时代遗迹和秘宝的坐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斤钉,星海共和国能培养出一名化神强者,萤火虫号拥有维修和保养巨神兵的能力——有破绽没?你尽管想,想出一个破绽,请斩我头!”

  李耀理直气壮,每一个字都带着骨头。

  心中却还是有些虚。

  萤火虫号的存在,应该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大秘密——根据萤火虫号自己的航行日志,时隔三五百年,在十几年前,他们才再次被帝国远征军黑风舰队现,但黑风舰队的统帅黑夜明为了独吞这块肥肉,并没有向帝国本土汇报此事,否则本土派来新的援军,这么大的功劳岂不是会被人抢走?

  等到后来,黑风舰队遭到沉重打击,几乎全军覆没时,统帅黑夜明已经不在了,副统帅狄飞文一心想要和联邦媾和,借助联邦的力量杀回帝国去,自然更不会将这么至关重要的情报,传送回帝国本土。

  所以,理论上来说,现在帝国本土最多隐约知道,黑风舰队已经航行到了星海帝国时代,人类疆域的边缘,遇到一些没什么开价值的贫瘠世界,上面还居住着桀骜不驯的蛮族,无可奈何的黑风人正在龇牙咧嘴啃这根没什么油水的硬骨头。

  却不应该知道联邦有多么强大,古圣界和昆仑秘境蕴藏着多少秘宝,更不会知道星海共和国,萤火虫号的存在!

  不过,这始终是“理论上”,鬼知道皇后还有没有别的情报来源?

  万一戳爆,以她的暴脾气,抱着大腿叫奶奶都没用了!

  李耀将上百年苦修的毕生功力都凝聚到脸皮和双眸中,心里紧张到极点,表情和眼神却坦荡到极点,脸上每一道沟壑纵横交错,简直能组成“真诚”二字!

  皇后眉头紧锁,沉默地看了他很久,目光就像是两条毒蛇,要顺着他的眼球钻进他的大脑里,吞噬他的全部记忆,足足对视了半分钟,才道:“继续说下去,说说你在萤火虫号上的出生和成长。”

  李耀心里长舒一口气,知道第二关又被自己闯过去了。

  “我出生在组成萤火虫号数百艘星舰中,最破烂、最低级的星舰——垃圾船的最底层舱室。”

  李耀眼底泛滥着回忆的涟漪,声音低沉而忧郁,“那是一片环境恶劣、乌烟瘴气、生存艰难、弱肉强食的黑暗世界,又被称为‘法宝坟墓’。”

  “因为萤火虫号是星海流浪者,最艰难的时候,数十年都找不到废弃世界和星海战场的遗迹,得不到有效补给,所以我们绝不能浪费任何一星半点的法宝残片,哪怕看似再无用,再支离破碎的垃圾,都会被堆积到垃圾船上,凝聚成一座座垃圾山,那就是我的家园。”

  厉嘉陵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乌烟瘴气,弱肉强食?你们不是自诩为修真者的么?”

  李耀嘴唇动了动,似乎老脸一红,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却将飘忽不定的眼神投向厉灵海。

  皇后冷哼一声道:“修真者,修仙者,哪有什么明确的界限?资源充裕时,人人都是道貌岸然、正气凛然的修真者,资源不足,要饿死一大半人时,呵呵,往日的正人君子,侠义之士,也免不了要将‘弱肉强食、胜者为王’当成至理名言啦!

  “萤火虫号在星海中漂流了近千年,虽然逃脱了帝国的追捕,却也免不了往越来越贫瘠和荒芜的人类文明边缘星域逃窜过去,没有补给,缺少交流,空间狭小,资源困乏——哪还会剩下什么修真者,只怕这帮星海共和国的遗民,比今日帝国这帮冒牌修仙者都不如呢!”

  李耀有些尴尬地干咳一声,道:“皇后殿下说的或许有点道理,总之我的童年时代就是在法宝坟墓的险恶环境和你死我活的搏杀中度过的,那段黑色的经历,或许和厉嘉陵的成长过程也有些相似吧,这也是我一见到这个弟弟,就对他产生好感的原因。”

  “耀哥……”

  厉嘉陵虽然还不太明白“法宝坟墓”的真正含义,不过在历史书和各种读物上,对“星海共和国、萤火虫号”还是有所了解的。

  帝国很多专家,都对萤火虫号的结局有过推测,他们的推测也和厉灵海的说法一样,认为在资源极度匮乏,找不到出路的绝望之下,萤火虫号肯定会崩溃的,而崩溃之前的末日景象,一定比帝国最严苛的奴隶矿场都要恐怖百倍。

  厉嘉陵一想到李耀竟然是出生在这样的地方,对他又增添了一丝微妙的感觉。

  李耀叹了口气,继续道:“总之,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我,原本应该在少年时代,就死于黑暗残酷的法宝坟墓中,不过有一天,我无意间在法宝坟墓中找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大叔,从此改变了我,或许还有他,还有你们的命运!”

  厉嘉陵屏住呼吸,颤声道:“就是,就是我的生父?”

  “没错。”

  李耀点头,陷入很久以前的回忆,这段却真是实话,“没人知道这个大叔从何而来,有过什么遭遇,反正我现他时,他已经伤得很重,甚至连五脏六腑都裸露在外面……”

  李耀注意到,厉灵海的目光明显颤抖了一下。

  就连一直均匀的呼吸,都出现了o.o1秒的紊乱。

  在一名化神巅峰乃至更高境界的绝世强者,这是绝不可能出现的失控。

  在少年再次惊呼之前,李耀继续道:“那时候,我还以为这个大叔是在别的星舰上犯了什么事,或者招惹了什么人,才偷偷跑到我们这艘垃圾船上来,在组成萤火虫号的数百艘星舰里,这是常有的事。

  “我也不知怎么想,就鬼使神差对大叔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好感,或许是我从来都没有一个父亲,而他的样子看起来又很可靠吧?

  “反正,简短说,我救了大叔,等他伤好之后,又好几次反过来救了我,还收养我为他的义子,将他的炼器术都传授给了我,还给了我一把锈迹斑斑的古怪飞剑,后来飞剑爆裂,里面就是这个黏糊糊、软绵绵、弹性极佳的黑色球体,我叫它‘小黑’。”

  “你们,你们……”

  皇后忍不住来回踱步,或许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问什么,愣了半天道,“就你们两个人,生活在一起?”

  “就我们两个,我的养父——老爹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平时就沉默寡言地维修法宝,换取食物来养活我们和换酒喝,唯一的爱好,就是将法宝残片打磨到薄如蝉翼、晶莹剔透,然后雕琢成一朵朵很漂亮,像是水晶般的玫瑰花。”

  李耀笑了笑,道,“最多的时候,我们小小的窝棚里,堆着满坑满谷的金属玫瑰,睡觉都硌得慌,我曾问他做这么多没用的玩意儿干什么,拿出去又换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多拼凑一些战斗法宝出来,他却始终没有回答我。

  “现在想想,我明白了,或许,他耗费一生心血,雕刻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金属玫瑰,还在上面精心镌刻了各种符文,让他们比真正的玫瑰更美轮美奂,就是为了送给……星海彼岸,一个女人吧?”

  这件事,是真的。

  当然,金属玫瑰的数量未必是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但一定很多很多。

  因为老爹去世之后,李耀就是用这些金属玫瑰,将他的骨灰淹没,堆成一座小小的山包,一起埋葬在法宝坟墓的最深处,后来又被无尽的垃圾山彻底掩埋。

  沧海桑田,当李耀度过百年冬眠,回归联邦时,浮戈城的法宝坟墓已经面目全非。

  但直到今天,或许老爹的骨灰还和这些美轮美奂、熠熠生辉的金属玫瑰一起,深埋在天元星的地底吧?

  厉灵海神情恍惚,周身看不见的冷漠面具和铠甲,却是再也凝聚不起来。

  她的指尖、手臂和肩膀,都轻轻颤抖着,像是在死死压抑着从心脏深处钻出来,瞬息间缠绕周身的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