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62章 欲壑难填,利令智昏

第2162章 欲壑难填,利令智昏

  李耀对厉灵海这番话深以为然。

  甚至连厉灵海脸上那种充满狂热和理想的表情,他都曾经在无数军人——联邦军人脸上看到过。

  在一个连年征战,或者面临严重军事压力、战争威胁的国家,军队——军方,原本就极容易凝聚成一头硕大无朋的巨兽,一个坚不可摧的利益集团。

  至少在星耀联邦就是如此。

  联邦军方拥有极大的权势,有自己旗下的矿场、冶炼厂、法宝炼制工厂和各种军工复合企业,甚至在联邦议会中都拥有三分之一的席位,完全可以和修真者分庭抗礼。

  军方三分之一席位,修炼宗派三分之一席位,普通人三分之一席位——这是联邦议会的大致力量均衡。

  更不要说,星耀联邦民风彪悍,以武为尊,军人的社会地位极高,“伤残退伍军人协会”的触手伸向民间每一个角落,最大程度维护了军人的利益,当然也形成良性循环,促进青少年积极报名参军,捍卫联邦和修真文明。

  至少,从李耀出生到新联邦诞生,击败黑风舰队这一百多年间,联邦军方这头硕大无朋的巨兽,的确对联邦的安定团结和民众的幸福生活,做出了莫大的贡献和惨烈的牺牲,是有正面价值的。

  但这头巨兽一旦失控,依旧有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在星耀联邦早期,就曾有军人干政,颠覆政权,组建“军政府”,强迫天下所有修真者都加入军队,号称“赤龙军”的惨痛教训。

  而就在一百年前,还有联邦情报局长吕醉勾结军方重要人物“铁帅”周横刀,企图劫持整个国家的事件发生。

  古语有云,“身怀利器,杀心顿起”,军人手握链锯剑和矢爆枪,身穿晶铠、脚踏星舰、四周都是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同袍,呼吸之间,便能汇聚成一股纵横星海的钢铁洪流。

  对身处这股钢铁洪流中的军人来说,燃起汹涌澎湃的野心,自认为对国家、民族和整个文明负有重大责任,极度渴望在拯救国家的同时,建立武勋,实现个人价值——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所以,帝国军人渴望结束目前这种受制于贵族和门阀、四分五裂的局面,建立一支统一的、强大的、“光荣的”帝国军,再正常不过了!

  或许现在帝国军的各支星海舰队和精锐晶铠战团,高层指挥官都是由贵族和门阀担任,以此实现对军队的高度控制。

  但那些中低级别的军官,特别是要在第一线冲锋陷阵的基层军官,未必都是贵族和门阀吧?

  刚才厉灵海也说了,现在帝国那些高阶修仙者活得越来越长。

  倘若一支舰队的贵族指挥官真的两百年不挪位置,看上去还能再红光满面、优哉游哉地活一两百年,而李耀是他麾下在前线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的基层军官的话,那李耀都要造反了!

  “现在帝国内部的有识之士,无论是看不到希望的底层修仙者,帝国外围资源世界那些被吸血、被工农业剪刀差不断剪羊毛的界主和矿主,游荡于星海之间苦苦寻觅商机却始终无法进入到贵族垄断行业的商人,亦或者我刚才说的,帝国军中有理想、有抱负、渴望建功立业、拯救国家的青年军官们,统统都四大选帝侯家族为首的贵族和门阀,深恶痛绝了!”

  厉灵海双手背负,晶莹剔透的眼眸深处,射出洞穿星海的光芒,淡淡道,“自上而下,所有人都能看到无比尖锐的矛盾,所有人都在潜伏爪牙忍受,所有人都渴望一场翻天覆地、脱胎换骨的变革,彻底打烂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旧体制,建设一个光荣伟大的新帝国!

  “你应该知道,最近十年帝国对圣盟展开,气势恢宏、摧枯拉朽的战略大反攻吧——这是过去五百年来,帝国对圣盟发动的最大规模攻势,真是倾尽整个帝国的力量了。”

  李耀重重点头。

  正是这场惊天动地的战略大反攻,令帝国腾不出手来查探黑风舰队的真实情况,也没办法向联邦派出新的远征军,间接救了联邦一命,李耀怎么会不知道?

  “其实一开始,以四大选帝侯为首的贵族和门阀,是不太赞同这么激烈的战略反攻方案的,过去五百年来他们一直都是如此,在战略选择上更偏重于防守,甚至龟缩不出,被动挨打。”

  厉灵海眯起眼睛,冷冷道,“很多时候,这不是军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太过激进的军事策略极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严重损害贵族和门阀的利益。

  “但是在边境地区坚壁清野、龟缩不出,却能保住他们自己的领地和利益安全无虞。

  “至于边境星域被蹂躏到满目疮痍的大千世界?反正不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是无所谓的,反而能用圣盟人的手,削弱后起之秀的实力,防止出现新的‘分蛋糕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一百年前,帝国边境星域,曾经出现过一支叫‘黑风舰队’的新兴武装,竟然硬生生在艰苦卓绝的战争中生存下来,还越打越强,不断膨胀。

  “黑风人以桀骜不驯、手段凶残、敢打敢拼而震撼了整个帝国,极有可能成为‘分蛋糕的人’,但最终,还是垮掉了,甚至连自己的母世界都落入圣盟手中——当然,现在已经被光复了。

  “黑风舰队的崩溃,固然有圣盟进攻太猖獗,自己又指挥失当的缘故,但有没有四大选帝侯家族见死不救,甚至借刀杀人的因素?

  “反正,我出身厉家,对过去千年间厉家对付竞争者的各种手段,实在看得太多。

  “只不过,帝国历翻到了一千年后的今天,内部矛盾尖锐到这种程度,连四大选帝侯家族都没办法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对外战争永远都是转移内部矛盾最好的手段。

  “再不发动一场大规模对外战争,转移矛盾各方的资源、人口、怒火和野心,帝国内部真的要火山爆发,天翻地覆了!

  “这,才是贵族和门阀们一反常态,和外围世界的新兴军阀、舰队和战团中的中下层青年军官、渴望建功立业的低阶修仙者团结一心,发动‘五百年最大规模战略反攻’的最深层原因!”

  皇后抽丝剥茧、娓娓道来,令李耀恍然大悟,对真人类帝国当下的政治生态和势力均衡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原本的想法是十分美好的。”

  厉灵海观察着李耀的表情,不动声色道,“在战略大反攻中光复的几十个大千世界、上百个碎片世界和资源星球,都可以拿出来分给最近几百年才崛起的中小贵族、偏远世界统治者、基层青年军官和其他所有在前五百年没捞到足够好处的强者,甚至连皇室都可以分到一两个大千世界,扩充直属领地的范围。

  “用这种方式,化解彼此的矛盾,达成新的利益共识。

  “不过……

  “究竟该说四大选帝侯家族害怕这些新兴利益集团得到了新的领地之后会继续膨胀,最终威胁到他们的统治地位,所以要未雨绸缪、先下手为强好呢,还是单纯说他们,狗改不了吃屎好呢?

  “总之,最初四大选帝侯家族是打着‘利益均分’的旗号,鼓动自己旗下的青年军官和中小宗派,还有偏远世界的军阀和强者来参加这场战略大反攻的。

  “圣盟可不是什么好捏的柿子,在艰苦卓绝的战争中,也是这些青年基层军官、中小宗派和偏远世界的新兴军阀,付出最多牺牲,损失惨重,才光复了一个又一个大千世界。

  “然而,等到现在帝国光复了千年来丢失的所有疆域,再次将圣盟人驱赶回到他们千年前山高水远的贫瘠老巢,并初步稳固住防线,可以开始‘分蛋糕’时,那些大贵族和门阀,居然都……反悔了。

  “呵呵,当这几十个大千世界还处在圣盟人的重兵防守之下,看似极难攻克时,做出将他们拱手让人的决定,是很容易的。

  “而当这些大千世界统统回归了帝国的怀抱,就像是洗干净的樱桃和荔枝一样任君品尝时,再要送到别人口中,这些死性不改的贵族和门阀,又怎么……舍得呢?

  “他们非但不舍得作壁上观,眼睁睁看着别人如狼似虎瓜分这几十个大千世界,而且还自以为聪明地发现了一个‘机会’。

  “要知道,在这场惨烈无比的战略大反攻中,无数中小宗派、相对独立的星海舰队和偏远世界的界主们,统统受到沉重打击,损兵折将、人困马乏、弹尽粮绝,又远远离开了自己的大本营,深入到环境并不太熟悉的最前线,很多战争物资都要靠四大选帝侯家族源源不断供应,换言之,被大贵族掐住了脖子。

  “这时候,岂非正是……吞并他们的最佳时机?

  “非但新到手的几十个大千世界不用拱手让人,连这些中小贵族和新兴军阀的地盘也可以一口吞掉,再次确保自己在帝国的统治地位——对四大选帝侯家族来说,岂不是‘一箭双雕、一本万利’的买卖?

  “这些猪猡,就是这么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