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72章 教育小学生

第2172章 教育小学生

  李耀淡淡一笑,只是道:“多谢叶道友,不过先不忙着挑选晶铠,我想先看看咱们的炼器炉和维修改装平台——不知道我是否可以随便使用这里的炼器炉?”

  叶青云道:“当然可以,既然是调校和改装晶铠,那就要用小型炼器炉了?我们深海舰队的各种炼器设施一应俱全,小型炼器炉的配置,不比帝国几个大型晶铠炼制中心差——不知道李道友是哪所大学、哪个流派出身,对帝国几个大型晶铠炼制中心的设备,想必都了如指掌吧?”

  李耀愣了一下道:“我对这些大型晶铠炼制中心的设备,倒还真不太清楚,如果有使用说明书之类的拿出来看看就最好不过,我没什么传承和流派,姑且算是……自学成才吧!”

  “使用说明书,自学成才?”

  这倒真不是叶青云想要嘲笑李耀,实在是这番话太过可笑,他用微微欠身来掩饰自己脸上的讥讽之意,道,“……很好,那我们真是要好好见识一下,李道友‘自成一派’的炼器术了,这边请。”

  厉嘉陵在后面偷偷拽了一下李耀的袖子。

  他亲眼看到李耀在战斗时有多么狂暴和凶残,还以为李耀是一名专业的战斗型修真者,对晶铠和巨神兵,最多掌握一些粗浅的保养和维修之道。

  金天纵姑且不论,这个叶青云的名字,他以前也隐约听过,属于帝国炼器师圈子里的后起之秀,实力不容小觑。

  少年不是担心李耀会丢脸。

  而是担心李耀丢脸之后,会狂性大,把这些炼器师统统干掉。

  毕竟自己这个便宜大哥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可是一口气干掉了成千上万的炼器师,简直是“炼器师杀手”啊!

  李耀却懒得理会其他,兴致勃勃朝维修车间深处的炼器室走去。

  这座维修车间,主要是维修和改装单兵战斗法宝,以武装战梭和晶铠为主,绝大多数构件都是从外部输入,由这里打磨、焊接、拼装和改造,却是不需要自己从原矿开始,进行一系列繁琐复杂的冶炼。

  是以,这里的炼器炉规模大多较小,具备极其强大的塑形功能,主要是用来精加工不过拳头大小的小型构件。

  外层实验室是普通炼器师使用,一水儿排开上百座炼器炉,气势颇为壮观。

  内层实验室则是叶青云和金天纵这个级数的专家使用,总共只有九座炼器炉,不过每一座都结构精密、性能强大、是名厂大师出品,光从他们外壳散出如彩虹般的光泽,就足见不同凡响之处。

  自然,要操纵这些极品炼器炉,在零下一百度到三四千度之间自由变换,随心所欲驾驭足以融化合金的烈焰,亦有极高难度。

  稍有不慎,炼器炉内狂暴的灵能反噬,甚至会将炼器师的奇经八脉都烧成灰烬——这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是以,当叶青云等深海舰队的精英炼器师,看到李耀真的一屁股坐在九台炼器炉之间,捧着玉简,聚精会神阅读这些炼器炉的使用说明书和操作界面指南时,一个个都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家伙,真是……炼器师吗?”

  所有人心底都回荡着同样的迷惑。

  这九台极品炼器炉,全都是帝国最知名的法宝炼制集团出品,采用最经典的操作界面,其操作方法,是帝国所有炼器学院都要学习的基础,是常识!

  即便九台极品炼器炉,相比普通炼器炉,多了许多玄奥繁复的高级功能,那怎么连最简单的启动界面都要研究这么久,好像以前从未接触过这些型号的炼器炉一样!

  再联想这家伙刚刚进入维修车间时探头探脑,左顾右盼,好似“乡巴佬进城”似的模样,所有人都对他的水准,产生极大的怀疑。

  就连金天纵也和厉灵海一起,通过炼器室一角的监控晶眼,观察李耀的动作。

  “敢问皇后殿下一句……”

  金天纵沉默片刻,“这位‘秃鹫李耀’,李大师,是皇后殿下从何处招募而来?”

  厉灵海微微一笑,近乎透明的眼眸深处,绽放着不可捉摸的光芒,却是不答。

  十分钟后,李耀终于将九台炼器炉的使用手册通读了一遍,对九台炼器炉的深层结构,有了高度认识。

  他霍然起身,眼底精芒四射。

  “李道友——”

  叶青云耐着性子道,“选好自己‘顺手’的炼器炉了吗?”

  “顺手”两个字,却是加重读音,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还没有,再等等。”

  李耀朝最近的一台炼器炉走去,叉开手脚,抱住炼器炉,将脸和耳朵都贴了上去,双手不断摸索着炼器炉的表面,眯起眼睛道,“我还要再和炼器炉交流一下,选一台和我最谈得来的炼器炉才行。”

  “最谈得来?”

  叶青云身后,已经有炼器师忍不住笑出声来。

  叶青云自己也憋得难受,一张脸涨到通红,不停摇起头来,似乎在叹息自己简直是浪费时间。

  依旧待在巨神兵旁边的金天纵却是脸色一变,神色慎重起来,将李耀摩挲炼器炉的画面回放,不断放大又不断放缓,直到放慢到正常度的三十二倍时,才能勉强看到,李耀看似猥琐的“摩挲”,却是十指以快到不可思议的度,化作两团灰雾,微微颤动着。

  手指的高颤动,甚至带动炼器炉表面,都变幻出从固体变成液体,荡漾出一圈圈涟漪的感觉!

  “这,这是——”

  金天纵大吃一惊,“什么手法!”

  厉灵海一边观察李耀的动作,一边窥探金天纵的表情,饶有兴致道:“金大师都没见过这样的手法?”

  “这有点儿像是炼器术之中的‘弹指听音’,用手指的震荡来感知法宝内部的结构、缝隙和应力变化,倒不是哪个流派的专利,很多流派都有类似的手法,并不奇怪。”

  金天纵道,“不过,一般的‘弹指听音’只适用于比较小巧和精致的法宝,因为太过厚重坚实的法宝,极难将力量穿透进去,又把‘震荡波’反馈回来。

  “而这个‘秃鹫李耀’,竟然在炼器炉这种典型‘傻大粗黑’的法宝上用这一招,想要令如此微妙的力量穿透炼器炉这么坚实的外壳吗?

  “他究竟是在装模作样,故弄玄虚,还是——”

  “真是装模作样,故弄玄虚!”

  炼器室中,不少炼器师都等得不耐烦,纷纷在心里嘀咕,叶青云更是眉头紧锁,面沉似水,道:“李道友,选好了没有。”

  李耀充耳不闻,这九台炼器炉代表着真人类帝国的最高炼器技术,有机会他当然是要好好研究一番,又何必在乎旁边的苍蝇如何聒噪呢?

  慢条斯理将九台炼器炉一一抱过来,李耀这才笑嘻嘻指着第七台炼器炉道:“好了,就这台吧!”

  “哦?”

  叶青云现李耀选的正好是自己惯用的一台炼器炉,不由冷笑道,“李道友精挑细选了这么久,终于选定这台,可有什么讲究吗?”

  “其实这九台炼器炉能摆放在这座高级炼器室里,就代表他们的性能足够,倘若是新出厂时,随便选择哪一台,都勉强凑活了——毕竟我只是临时用用,随便炼制一些构件出来,用不着太过苛求,是吧?”

  李耀不慌不忙道,“不过,这九台炼器炉明显已经被人使用了很久,倘若炼器过程中稍稍有些不注意的话,难免会出现各种瑕疵,就好像不注意保养的法宝,都会锈迹斑斑一样。”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叶青云身后又炼器师怒道:“你是说我们在炼器的过程中不注意,给这些炼器炉带来‘瑕疵’了?”

  “呃,也未必是不注意,而是有些习惯动作,带来不可避免的磨损。”

  李耀摊了摊手道,“炼器炉又不是什么宝贝,使用过程中,肯定要磨损得嘛!”

  “李道友!”

  叶青云提高声音,“究竟有什么瑕疵,还请一一明示,让我们听听您这位‘高人’的‘高见’了!”

  “比方这台。”

  李耀也不客气,甚至都没什么情感上的波动,因为他纯属于是老师给小学生上课,无论小学生怎么吵闹,都没必要动气,只要将他们的缺陷和不足一一指出来就是,“经常使用这台炼器炉的道友,在蚀刻晶片和异位曲面构件精加工的时候,多喜欢使用酸液来加入反应,但炼器之后,又不注意清洗,或者说不注意导气孔等细节的清洗,令导气孔里都充满了细微的侵蚀痕迹。

  “对这位道友的水平来说,这些侵蚀痕迹自然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算是一种‘正常磨损’,只要到时候更换一根导气管就是。

  “但对我来说,就稍稍有些……不太舒服了。

  “还有这台,哇,这台炼器炉就厉害了,经常操纵这台炼器炉的道友一定拥有极其强悍的火系灵能传承,或许是家传绝学还是怎么地,令他特别擅长高温冶炼。

  “不过,擅长高温,也不代表时时刻刻要把温度激到极限啊,能放不能收的后果,就是炼制出来的法宝构件往往带着‘火气’,故障率比较高吧?还有,这台炼器炉也充满了烟熏火燎的味道,就像是心浮气躁的人一样,怎么能炼制出真正合格的构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