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73章 炼器炉的道理

第2173章 炼器炉的道理

  李耀双手背负,从每一台炼器炉旁边缓缓走过,却是将这台炼器炉存在的问题一一指出,谈到兴起时,甚至还激活了自己的晶脑光幕,以快若闪电的速度绘制出一幅幅炼器炉的内部结构图,将存在瑕疵的部位,以及为什么会出现瑕疵的原因都详尽说明。

  叶青云等深海舰队的炼器师开始还歪着鼻子不屑一顾,以为他不过是在夸夸其谈。

  不过两三句话听下来,这些人的额头就渗出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咬合肌渐渐无力,嘴巴不由自主张大,不可思议地瞪着李耀。

  震惊!

  每个人心底都极度震惊!

  这个神秘出现的炼器师“秃鹫李耀”明明没可能见过炼器室内的情况,却是能根据炼器炉内外一缕缕最细微的缝隙或者刮擦痕迹,将他们的炼器特点说得分毫不差,甚至连他们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或者某种独门手法的优劣都点了出来,简直像是有一道幽魂,吊在他们背后,看着他们炼器一样!

  这,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这份精妙的感知和对炼器炉的认识,实在太骇人听闻了吧!

  就连金天纵大师都满脸诧异,愣了半天之后,向厉灵海询问:“皇后殿下,可是曾经将我们炼器室内的视频,给这位‘秃鹫李耀’看过么?”

  “自然没有。”

  厉灵海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金老师,您想要一个奇迹,看来……奇迹已经在路上了。”

  “李道友!”

  炼器室中,叶青云沉不住气了,指着李耀最后选定的那台炼器炉道,“这么说,这台炼器炉就是此间九台炼器炉中保养最好的了?”

  李耀最后选择的炼器炉,是叶青云平时惯用的那一台。

  叶青云的实力,在诸多深海舰队炼器师中自然是出类拔萃的了,但又怎么比得上金天纵大师?

  是以,倘若李耀说这台炼器炉便是最好的,那就说明他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岂料李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并不是,这台炼器炉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过比起刚才的炼器炉而言,还算能勉强凑合了。”

  “勉强凑合?”

  叶青云怒道:“这台炼器炉,有什么问题!”

  “最主要一点,就是这台炼器炉各个构件之间的结合不够紧密,出现了各种肉眼看不到的缝隙,有些缝隙或许只有零点零几丝粗细,一般是不会影响炼器的,但却会干扰我的感知和操作了。”

  李耀摩挲着这台外壳上镌刻着大量射线状符文的炼器炉,认真道,“经常使用这台炼器炉的一定是个高手,无论对火焰的掌控还是塑形的技巧,都达到极高的水准,甚至独立设计和炼制一套晶铠都不在话下了。”

  叶青云面有得色,哼了一声。

  李耀却话锋一转,继续道:“但这名炼器师的毛病却是太过急躁,过于炫技了最简单的例子,他很喜欢使用的技巧,就是将炉心温度从四五千度以上的高温,骤然降至零度以下,转换时间不超过三五秒。

  “这种冷热快速转换,有助于消除构件的内部应力,让构件的延展性和抗干扰能力都极大提升,令炼制出来的晶铠在错综复杂的战场上,生存能力更强。

  “原本来说,是相当出色的技巧,而且能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办到,这名炼器师的功力很深啊!

  “但是……

  “掌握一种厉害的技巧,未必要在炼制每一枚构件时都使用,对不对?除了极少数关键构件之外,绝大部分替换性很强的普通构件,并没有‘彻底消除内应力’的必要。

  “而这名炼器师的技术,又没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或者说,每次都这么夸张调整炉心温度,难免会消耗大量灵能和精力,那么炼到最后几炉时,难免会出现疏忽甚至失控,反而造成次品率的提升,甚至在正品中,埋下很难查探出来的隐患和瑕疵。

  “就连炼器炉各个单元之间的接驳处,也因为过于频繁的冷热切换和热胀冷缩,在外溢灵能的干扰下,出现金属疲劳的后果,有些松松垮垮,这就是‘炫技’的代价。

  “其实呢,炼器之道很简单的,很多量产型构件都是前辈大师们炼制了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了,早就揣摩出了最合理,最标准的炼制程序,统统写入相关的操作手册当中。

  “来到深海舰队的炼器团队当中,其实我是很兴奋的,因为我看出来了,咱们这支团队相当年轻,而且大家都很有想法,在炼器时颇有一些‘异想天开、丧心病狂’的味道,这个其实很对我的胃口,我本人的炼器风格呢,也是越夸张越好,越疯狂越好的。

  “但炼器风格的夸张和激进,并不代表炼器手法的浮夸,或者说,正因为我们在整体设计上要追求更有创意的新思路,那么在炼制基础构件时,更应该老老实实、一丝不苟。

  “想法夸张,手法也夸张,那最后炼制出来的法宝,就彻底摆脱不了‘浮躁’二字了。

  “咱们这毕竟是跟随着舰队的实战型炼器团队,而不是某所大学或者某个研究所下属的前沿实验性质炼器团队,创意是很重要,但保证战场上稳定、有效、持续的输出,才是最重要的,叶道友,你说对不对?”

  李耀的目光清澈如水,无比诚恳地看着叶青云。

  叶青云真是被李耀弄得半点脾气都没有了,明明是挑衅味道十足的话,却被李耀用这样一种“互相切磋、探讨”的方式说出来,搞得他有火都没地方发,愣了半天,指着金天纵大师习惯使用的炼器炉,道:“那这台呢,为何不选这台?”

  “这台炼器炉,就堪称完美了。”

  李耀赞叹了一声道,“从这台炼器炉的内部磨损痕迹,还有内壁残留的各种燃料和金属光泽就可以看出来,经常使用它的那名炼器师,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基本功扎实到极点,从不炫技,老老实实炼器,对每一道程序都一丝不苟的典型。

  “我不是说,使用这台炼器炉的炼器师,水平就一定比别的炼器师高多少,但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每次炼器时都分毫不差,刚好将自己的极限发挥出来。

  “啧啧啧啧,人生最难是自知,没有上百年的功力,绝对练不成这份‘自知之明’的。

  “久而久之,连这台炼器炉本身的烟火气都被他彻底消磨殆尽,你们看你们看,偏过脑袋来仔细看,就能看到这台炼器炉表面泛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光芒,好像包了一层浆,用一个字形容,就是‘润’。

  “被炼器大师长时间使用过的炼器炉,就像是被大藏家把玩了上百年的紫砂壶一样,简直是浑然一体,无懈可击啊!”

  众多深海舰队炼器时都听得痴了,叶青云不由自主问道:“那”

  “那我为什么不选择这台,是吧?”

  李耀笑眯眯道,“每一名炼器大师都有独特的炼器手法和习惯动作,在炼器时会深深‘烙’入炼器炉中,人和炼器炉不断磨合,达到完美这就是一名炼器师往往只习惯使用一台炼器炉,一旦磨合好了,就不会轻易改变的道理。

  “越是强大的炼器师,个人特点越鲜明,这种‘烙印’的能力就越强。

  “这台最好的炼器炉,已经被我说的这名炼器大师磨合了至少一两年,每一个法宝单元中,都深深浸润了这名炼器大师的个人特点,相当于被他的神魂烙印了。

  “如果我要使用这台炼器炉的话,首先会和这名大师的个人特点相冲突,被他的神魂烙印干扰。

  “而如果我不顾一切强行调试,彻底抹去这位大师的烙印,那不是毁掉了这位大师好几年辛苦磨合的心血,下回他又该怎么炼器呢?

  “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是大师惯用的炼器炉,我还是换一台比较好,所以就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九台炼器炉中,保养状况第二佳的这台了。

  “当然,我在炼器过程中,也会抹除这台炼器炉上残留的一切个人特征,甚至会用一些比较极端的手法,将这台炼器炉的潜力全都激发出来,以后别的炼器师再使用,难免会觉得有些不顺手,叶道友,还有各位深海舰队的道友,你们不介意吧?”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

  叶青云结结巴巴道:“不,不介意。”

  “多谢。”

  李耀微微一笑,道,“那就劳烦叶道友帮我取水、火、风、雷四系晶石,纯度越高越好,各五千克吧,我要试炉。”

  所谓试炉,就是一名炼器师在接触到一台从未使用过的炼器炉时,先进行一些最简单的炼器作业,测试这台炼器炉的性能。

  当然,如果是普通炼器师的话,通过操作手册来了解性能参数就可以了,唯有吹毛求疵、对每一个细节都精益求精的大师,才会有“试炉”的需要。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