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78章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第2178章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哗啦!”

  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洗礼之下,李耀身上的晶铠竟然发出高频振荡,似天女散花般分裂和溅射开来。

  “啊!”

  有人惊呼,还以为这台简单组装,结构又过于复杂的晶铠终于承受不住李耀汹涌澎湃的灵能冲击,却是彻底散架了。

  谁知道所有晶铠构件和法宝单元一一散开之后,依旧被李耀释放出来的灵能和电弧牵引,围绕在他周身三五米处,缓缓旋转,熠熠生辉,恍若璀璨的繁星。

  通过这种方式,令李耀能“从内而外”洞彻各个构件在组合和拼接时,存在的细微问题。

  而晶铠笼罩之下的李耀,亦是出人意料,并没有变成体型三四米高的肌肉巨汉,只是周身萦绕着深红色的灵能和幽蓝色的电弧,仿佛将能量外放,变成第二层肌肉和血管——这是灵能控制力达到极致,才能激发出来的异相!

  “他,他究竟是炼器师还是王牌铠师啊?”

  不少深海舰队炼器师都和叶青云一样,艰难地吞了几十口唾沫。

  他们对李耀此刻进行的程序并不陌生,这是在“试驾”呢!

  在一般炼器师而言,要对全新晶铠进行“试驾”的话,必须要邀请经验丰富的王牌铠师来充当专门的试驾员。

  炼制晶铠和驾驭晶铠毕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若非有几十年厮杀经验的资深铠师,绝不敢担任试驾员的。

  李耀出人意料,单枪匹马就将所有工作都包圆了,实在令他们在瞠目结舌之余,羡慕到了极点——倘若自己也能试驾,能从驾驭者的角度来感知晶铠存在的问题和瑕疵,调校和改造起来,自然更加精确和微妙了。

  “唰!”

  在他们阵阵羡慕的感叹声中,萦绕在李耀周身的万千法宝构件再次被吸附到他身上,组成一套完成的晶铠,短暂的微调之后,又分裂和绽开,然后再收缩,如此反复五次,李耀终于完成了初步的调整,将晶铠恢复到最初的形态,从里面钻了出来。

  “看清楚这台晶铠的玄妙了吗?”

  李耀笑着对厉嘉陵道,“给你的,不过还要送到炼器炉内反复淬炼,然后再细细打磨,才算真正炼制完成。”

  “是给我的?”

  厉嘉陵早就看得痴呆了,口水都忍不住要留下来,双眼烁烁放光,简直要在晶铠表面烧穿两个窟窿,喃喃道,“真偏亮的变形晶铠!”

  “没错,就是变形晶铠,我称它为‘魔蟹’!”

  李耀也对自己“魔改”出来的这台晶铠相当满意。

  一般而言,他也认同炼器师圈子里的主流观点,不太欣赏“变形晶铠”这种思路。

  为了达到晶铠变形,适应狂战士体型的目的,却是要在晶铠内部增加大量接驳单元和冗余构件,大大提升维修和保养的难度,并降低了战场生存能力,实在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还不如直接携带两台晶铠,一大一小来得爽快呢!

  李耀刚刚踏上炼器师之路时,走的是“草根派”路线,相比于单纯追求纸面性能的提升,更讲究法宝的皮实耐用,后勤简单和构件通用性,结构怎么简单就怎么来,自然对变形晶铠这种东西不屑一顾了。

  但随着他踏入了化神期的境界,在法宝炼制理念上,又有了全新的理解。

  世界上并没有什么“草根派”法宝和“精英派”法宝,甚至也没有什么“低阶法宝”和“高阶法宝”的分别,只有“合适的”法宝和“不合适的”的法宝之分。

  任何法宝都有优势和缺陷,关键是要依据当下的环境和使用者的特点,能发挥出一款法宝的最大优势,又能将缺陷尽量遮掩。

  变形晶铠,是有这样那样的严重缺陷,但是——

  第一,这款晶铠的使用者是厉嘉陵,厉嘉陵的修炼路线和武英澜如出一撤,都是接受大量调制的怪物,在战斗时能够、并且很需要疯狂膨胀身体,变成洪荒凶兽般的恐怖存在。

  李耀和武英澜交过手,直到此刻,都深深记得那种极具压迫感的杀意。

  而根据厉灵风的说法,厉嘉陵甚至是比武英澜更完美的“试验体”。

  那么,他就是最标准的狂战士,在战斗时“变身”是刚性需求。

  第二,更重要的是,厉嘉陵现在不是孤军作战,而是有李耀这样一名炼器大师提供全程技术支持,维修和保养完全不是问题。

  那么,一款变形晶铠,就是当下“最合适”的选择。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李耀现在已经看不到草根派和精英派,古代炼器术和现代炼器术,帝国和联邦……诸如此类的差异,法宝就是法宝,就是人类为了解决某种具体问题发明的工具而已,并没有什么神秘和不容修改的地方。

  他正在逐步接近法宝的本质。

  为厉嘉陵挑选好了晶铠,李耀还要再为自己挑选一套。

  毕竟不能老是穿着玄骨?血翼出去砍人——他倒没打算瞒着深海舰队这些“叛军”,瞒也是瞒不住的,但穿着玄骨?血翼大咧咧在帝都的大街上横冲直撞,终究还是太嚣张了一点。

  李耀早就在众多造型千奇百怪,却同样威风凛凛和杀气腾腾的晶铠中,选定了自己的目标。

  他目光所缠绕的这台晶铠,圆滚滚有些笨拙,背后还有一块奇怪的隆起,乍一看好似背了个大龟壳。

  在众多华丽的高阶晶铠衬托之下,这台晶铠看似平平无奇,甚至有些灰头土脸的味道。

  但一看到李耀的目光落到这台晶铠上,所有深海舰队炼器师都窃窃私语起来。

  “这台晶铠很厉害啊!”

  李耀双眼放光,嘴角勾起了“见猎心喜”的弧度,对叶青云笑眯眯道,“虽然这里所有晶铠都出自大师之手,无论选择哪一台都没太大问题,但这台晶铠从设计到炼制,都堪称行云流水、无懈可击,特别是它的晶元反应炉鼎设计和动力符阵布局——我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不对称九星布局,乍一看好似随意排列,全无道理,但仔细想想,这种错落有致的布局,却能将晶铠的小范围变向性能发挥到极致。

  “看似笨拙厚重的重型晶铠,应用了这套不对称九星布局的动力系统之后,在战场上却能发挥出比高机动侦察晶铠更灵动的敏捷性,就像是烟霭和鬼魅一样,绝对会令敌人大吃一惊的。

  “设计这套晶铠的大师,一定是动力系统领域的超一流高手!

  “不过……

  “虽然设计理念十分先进,整体炼制时也没有半点问题,达到了完美无瑕的程度,但最终打磨和组装时,就好像稍稍差了一口气,在不少关节接驳处和装甲缝隙处,都出现了零点三丝左右的误差。

  “放在普通晶铠上,这样的误差完全能被接受。

  “但这样一台完美无缺的晶铠上,却出现了这样的误差,那就是‘白玉微瑕’,颇为遗憾了。

  “好像这位炼器师长于理论,而不擅长实际操作,他的双手不够稳定,无法完全实现他脑域深处的完美构想。

  “没关系,我来调校一番,应该能把这台晶铠,再压榨出10%的潜力吧!”

  李耀说完,就听晶铠仓库中死一般的寂静。

  包括叶青云在内,所有人都用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欲言又止。

  李耀微微一怔,才发现众人的视线并没有落到他脸上,而是顺着他的肩膀落到他身后,那目光,说不出是敬畏、惋惜还是哀叹的味道。

  回头看时,却见一名头发蓬乱,形貌特异,身体好似用一张暗金色渔网紧紧捆绑住,才能勉强站立和行动的老者,无声无息出现在晶铠仓库中。

  李耀的目光落到老者的双手之上。

  老人原本细腻如玉的双手,同样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疤,一道道红痕纵横交错,几乎将每一根手指都切成十七八段,纯粹依靠一层细密的金丝网络才拼凑到一起,外面又支起了极细的金属骨架,金属轴承和关节的不断滚动,才能令他的十指运转自如。

  即便有金丝和机械外骨骼的支撑,老者的双手依旧微微颤动,时不时还会爆发一次短暂的抽搐。

  这样一双手,显然不适合用来炼器。

  李耀心思电转,从众人错综复杂的表情还有这台晶铠独特的动力系统设计上,立刻猜到一切。

  “金大师。”

  李耀向金天纵大师深深施礼,“不好意思,这是您的作品?”

  “李道友的手段如此超卓,金某又怎么当得起你一声‘大师’,你我道友相称即可。”

  这位双手被废的法宝炼制大师、动力系统专家金天纵,却是醉心于法宝炼制世界的痴人,丝毫不在乎李耀刚才对他作品的褒贬,上前一步,目光锐利如刀剑,问道:“你刚才设计的‘三段变形晶铠’,要怎么解决三个不同形态之间,晶元反应炉鼎的输出功率调节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就算变形成超巨型晶铠,但反应炉鼎还是原来的级数,岂不是‘小马拉大车’,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