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97章 困虎
  ……

  这是一间清静素雅的套房。

  铺满地面的冰晶羊毛地毯,非但拥有良好的吸音隔热除湿效果,更拥有按摩穴位,消除疲劳的神效,一踩上去就令人感到脚底清清凉凉,神清气爽。

  光是从这块价值连城的手工地毯,以及大师精雕细琢而成的各色家具,就可以看出这间套房的档次和品味。

  从正对着天鹅绒大床的落地窗望出去,是碧波万顷的大海,海面上波光粼粼,恍若亿万银鱼闪动,更有无数云絮般的天翅鸟在蓝天白云之下尽情翱翔,拖曳出一条条曼妙的弧线。

  天翅鸟是一种仅仅生长在帝都“极天界、天极星”的珍稀禽类,羽翼宽大,舒展开来能达到近百米,穿云裂空时,会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声响,威武雄壮到了极点,曾经被当成皇室的象征。

  在太阳的照耀下,大海反而变幻出万千不同层次的银色,这更是帝都名胜“秘银海”独有的风景。

  深深吸一口气,甚至能嗅到秘银海独有的,略带金属气息和腥味混合到一起的海风,令人心旷神怡至极。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这间套房所在的建筑,坐落于帝都秘银海的附近。

  但真要想办法打开这扇“落地窗”,却会发现这仅仅是一张惟妙惟肖的巨大光幕。

  就连所谓“秘银海独有的气息”,亦是通过隐藏在天花板角落里一个合成气味发生器,缓缓释放出来。

  事实上,无论看不看得到大海,整间套房都没有半扇窗户。

  无论怎么凝聚神魂向外穿刺,用不了多久就会撞上一堵堵仿佛没有止境的金属墙壁。

  经过特殊处理的铜墙铁壁,证明了隐藏在高雅清静外表之下,这间套房的真正用途。

  无论装修如何奢华,气氛如何令人放松,亦不管早晚进来送饭和服侍的人有多么恭敬,这里依旧只是一间牢房而已。

  套房中的“客人”,这位身形矮小如猿猴,脸上布满刀削斧砍的皱纹,令双眸都深陷皱纹中的老者,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但他依旧卓立在伪装成落地窗的光幕前面,“极目远眺”帝都秘银海的风景,尽情呼吸着“海风”卷过来的空气。

  用这种方法,保持自己的大脑的机敏。

  休息十分钟后,老者回到了“落地窗”旁边的书桌前。

  出于对他身份的尊敬或者畏惧,对方并没有拿走他的乾坤戒。

  但这间套房中却布设了极其特殊的干扰大阵,令他的乾坤戒和神魂感知都被严重干扰,无法提取出自己的晶脑和晶铠,也没办法向外界传送哪怕一缕神念。

  他只能使用对方——特别调查委员会提供的一台老式晶脑来工作。

  这台晶脑被单向度封锁,无法向外界传输数据,只能接受来自对方指定几个灵网节点的数据。

  并且老者毫不怀疑,自己用这台晶脑撰写的每一个字,都会第一时间被对方看到。

  即便如此,他凝神静气片刻之后,还是按照刚刚的思路,断断续续写下去:

  “……在广袤无垠的星海中,极度缺乏古老陆上作战的关隘、山脉和江河阻隔,一旦建立或者掌握了星空之门,攻击方可以随心所欲选择进攻的时间和地点。

  “现代深空舰队的配置,更拥有极强的自给自足能力,能摆脱星球的限制,在星海中独立作战长达数十年、上百年,一旦进攻并掠夺了一颗星球的大量资源,便能大大延长这一时间。

  “是故,宇宙战争是极端崇尚进攻的战争,维持深空舰队的存在和威慑力是首要的,短期而言,防御没有任何意义,征服更多破坏严重的可居住星球和资源星球没有任何意义,盘踞在行星地表的人和深埋于地底,无法瞬间采集和冶炼的资源,没有任何意义!

  “人在地在,人亡地失,圣盟目前的战略是‘失地存人’,十余年间,我军连战连捷,但并未严重削弱和打击圣盟主力舰队,对方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

  “只要对我军主力舰队造成重大打击,几十个刚刚光复的大千世界,成千上万处需要分兵驻守的后勤节点,都将瞬间成为我军的负担。

  “倘若我军在接下来两到三次大规模决战中,受到这些光复世界和后勤节点的干扰,有丝毫分兵的念头,极容易被圣盟主力舰队各个击破,彻底丧失战略主动,令整个战局全盘扭转。

  “因此,下一阶段的整体战略中,既不应放松警惕甚至幻想敌人会轻易投降,也不应计较一颗星球乃至一个大千世界的得失,依旧应该保持对圣盟核心世界的威压和袭扰,积极搜索圣盟主力并与其进行战略决战。

  “唯有战略决战的彻底胜利,才标志着战争走向全新的阶段。

  “倘若在战略决战中失利,则应该毫不犹豫放弃刚刚光复的十余个大千世界,将防线收缩到‘神鹰——古河’一线,避免全军覆没的可能……”

  老者写到这里,如雕像般沉默了很久,将“全军覆没”四个字消除之后又写上,写上之后又消除,反复了三四次,最终仍旧将这极其刺眼的四个字留在那里。

  即便在如此诡谲的气氛之下,这四个字大有动摇军心的嫌疑,亦在所不惜!

  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似乎十分恭敬的样子。

  老者保存了刚刚撰写出来的段落,面无表情地起身开门。

  还是老样子,套间外面是黑黢黢不知通往何方的金属甬道,甬道四周都像是填充着亿万吨金属,神念怎么都穿透不出去。

  仅仅十余米范围内就能感知到超过二十台全副武装的晶铠,所有攻击性符阵统统激活,随时都能倾泻出疾风骤雨的火力。

  而在黑暗深处,还不知隐藏着多少人。

  他的随扈和卫兵,一个都不见了。

  为他送饭的是一名新的女兵——每餐为他送饭,或者他有什么要求,出现的总会是一名全新的女兵,同样彬彬有礼,同样毕恭毕敬,同样对他谦卑到了极点,当然也同样一问三不知,绝不会回答他的任何问题。

  不过,这名女兵却是带来了全新的消息——饭后一个小时,“审查会”就会开始。

  这令老者稍稍有些意外。

  因为他此前从未听到过“审查会”这个名字。

  他应该是去帝都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协助调查“血盟会事件”的,甚至应该到元老院,站在五百元老面前慷慨陈词,把前线的现状和隐匿在风平浪静之下的威胁统统说清楚——对方正是这样向他承诺,他才会离开自己的舰队,自己的军官和士兵。

  但现在……

  先是被软禁在这处重兵把守、气氛阴森、高度戒备的囚牢之中,又是什么“审查会”?

  纵然老者的胸膛中有亿万吨的疑惑和愤怒,亦没有在古井无波的双眸中,显露出一星半点。

  他不是那种在自家庄园中,用天文数字的资源舒舒服服堆积出元婴乃至化神境界,空有强大力量,实质上意志薄弱,心灵荒芜,不堪一击的所谓“强者”。

  他是在近两百年的枪林弹雨、玄光和炮灰中淬炼出来的,将钢铁和火焰都浸润到骨髓里的铁血军人。

  是苦寂星零下百度中席卷冰棱的狂风、红莲星时刻喷发到数千米高的岩浆、绿魔星茫茫丛林中成千上万种致命毒液、碎骨星域可怕的星空异族“洪龙”,还有修真者的战刀,圣盟人的子弹,域外天魔的幽能贯脑……诸多可怕的力量,在一次次九死一生的厮杀中,共同塑造了他,将他从昔日那个籍籍无名、只知道痴心妄想、经常被人讥笑成傻瓜的家伙,淬炼成了今天的,“战神”雷成虎!

  和他曾经遇上过那些穷凶极恶的敌人相比,即便真是特别调查委员会的阴谋,亦不过是夏日午后的习习凉风罢了。

  按照上百年间养成的习惯,在三分钟内以军人的速度风卷残云吃完了午饭,雷成虎用十分钟打了一趟拳来促进消化,确保每一粒粮食都被转化成了能量,供给到了周身细胞之中,没有半丝浪费资源的现象,这才再次坐下来,撰写这篇名为《下一阶段对敌作战方略》的文章。

  身陷囹圄,环境险恶,包括突如其来的“审查会”,都没对这位老将军造成半点影响。

  半个小时后,他已经将大致框架都搭建出来,只是没有秘书的润色,语句显得太过粗糙了一些。

  外面再次响起不轻不重,毕恭毕敬的敲门声。

  不过这次,雷成虎并未起身开门。

  因为他忽然觉得,这些以“审查会”名义前来的小人,并不值得他多浪费一秒钟时间。

  果然,三分钟的沉默之后,房门无声无息从外面被打开,三台人形灵能傀儡踏着僵硬的步伐鱼贯而入,死气沉沉地站在他面前。

  “唰唰唰!”

  三台人形灵能傀儡的表面,光影一阵闪烁,在周身罩上了一层惟妙惟肖的虚拟光膜,形成三名尖头尖脑,皮笑肉不笑的修仙者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