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98章 欲加之罪!

第2198章 欲加之罪!

  雷成虎微微皱眉,强忍面对三名审查官那种生理上的轻蔑和厌恶。

  他当然认识这三个在前线臭名昭著的玩意儿。

  为首这个溜肩膀、水蛇腰、油头粉面的家伙名叫“东方白”,是“远征军大本营光复星区物资统计局”的少将局长。

  所谓“光复星区物资统计局”,表面上是一个数据统计机关,但实际上,这个被前线军官称为“光统”的机构,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特务机关,还是最糟糕的那种——也就是四大选帝侯家族用来插手前线远征军内部事务,专门把刀子对准自己人,却从来弄不到半点圣盟情报的工具。

  远征军收服几十个大千世界,数百颗资源星球,自然收缴了大批战利品和“逆产”,而很多物资供应匮乏的舰队,往往会私下扣留一部分战利品,用于舰队的补充。

  雷成虎虽然铁石心肠,却并非一个食古不化的人,只要不是为了谋取私利,而真是用于舰队建设和战区防务,在自己掌管的第三战区中,对这种事向来是默许的。

  但“光统”却以此为借口,捏住了大把所谓“证据”,随时可以变成投向前线将士的毒刃,实际上,却只是为了四大选帝侯家族控制前线舰队而已。

  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对后方大本营诸如后勤部、军需部、“光统”之类的组织,向来既轻蔑又痛恨,把他们当成化脓的盲肠,非但派不上半点用处,反而会拖累前线部队的手脚,甚至经常害死人的。

  不过,前线将士再怎么厌恶,都动摇不了“光统”这个卑劣组织在远征军大本营的地位,更阻挡不了这位“光统”首领东方白的青云之路。

  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帝国头号权臣,东方家的现任家主,已经当了二十年帝国首相的东方望!

  是以,在发生“血盟会事件”之后,由东方白这位“光统”的特务头子,担任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主席,并亲自负责对雷成虎的调查,亦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分列东方白左右的两名审查官,亦来自四大选帝侯家族,把持着远征军大本营的要害位置,没什么好说,都是一丘之貉,一帮奸佞小人而已。

  三名审查官脸上挂着精心雕琢过的笑容。

  但在这格外谦卑和敬畏的笑容之下,却毫不掩饰地透露出虚假来。

  看到他们,雷成虎就想到了蛰伏在灌木丛中,猥琐等待着遍体鳞伤的巨兽死去,好上来啃噬尸体的鬣狗。

  又想到悉悉索索不断捻着手脚的苍蝇。

  这一刻,他无比渴望回到自己的舰队——并不为了重新掌控兵权,仅仅想和自己麾下最粗野的汉子待在一起,都好过和这三个卑劣无耻、猥琐至极的家伙同处一室。

  即便他面对的仅仅是对方的远程投影,亦能闻到对方毛孔中渗透出来那股鬣狗和苍蝇的臭气。

  这气味,真是令人作呕啊!

  “参见辽海侯!”

  三名审查官装模作样地向他施礼,恭恭敬敬称呼他最新的爵位,每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挑不出半点刺儿来。

  这样的做派,愈发激起了雷成虎的厌恶,他甚至没有向对方回礼,却是冷冷道:“不要浪费时间,想要审查我的话,直接开始吧——但这里不是帝都,你们这样搞,是要出事的。”

  “光统”特务头子,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主席东方白立刻装出一副“大吃一惊”、“万分委屈”和“手忙脚乱”辩解的样子:“辽海侯万万不要误会,我们原本是想将您护送到帝都,直接去见元老院的诸位元老,但是在半路上,事情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为了您的安全起见,才特别将您送到这里保护起来,这只是临时性的措施,如有失礼之处,还望辽海侯多多恕罪,或者事后如何责罚我们都没有关系,但现在,还是以您的安全,和帝国的大局为重。”

  “事情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雷成虎笑了笑,看都不正眼看三名审查官,淡淡道,“什么样的变化,会影响到我的安全,需要你们这样的保护呢?难道你们担心我也像东方拓元老一样,被人刺杀吗?”

  “以辽海侯在军中的崇高威望,只怕比东方首相和皇帝陛下都要受到前线官兵的爱戴,自然是绝不会被刺杀的。”

  东方白笑吟吟道,“但却有可能落到比‘被刺杀’更诡谲的局面中——我们得到了确凿无疑的情报,在军中,以‘血盟会’为首的几十个激进青年军官组织,正准备秘密串联到一起,将‘血盟会’变成横跨几十支舰队,触手伸向整支远征军甚至后方帝国军的庞大力量,并且,他们还在策划劫持辽海侯,逼迫您成为‘血盟会’的盟主!

  “如果真被这些卑劣无耻的叛国者成功,岂不是将您逼上了不忠不义,生不如死的绝境,比‘被刺杀’更痛苦百倍。

  “所以,我们才会出此下策,突然改道,暂时将您保护在这处无人知晓的秘密所在。”

  “哦。”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雷成虎,连眉梢都没有耸动半下,“明白了,你们怀疑我是‘血盟会’的盟主,策划了对东方拓元老的刺杀,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让我回到帝都的打算,却是一早决定要对我隔离审查,是这样吗?”

  “不不不。”

  东方白连连摆手,一副掏心掏肺,委屈至极的模样,“我们万万不敢怀疑辽海侯对帝国和元老院的赤胆忠诚,所谓‘审查会’不过是走个过场,装装样子罢了,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和前线官兵一样,极其崇敬辽海侯,愿意用生命为您担保的。

  “只不过,前线的确有很多头脑发热的青年军官,在一小撮叛国者的煽动之下,稀里糊涂就走上了不归路,而这些叛国者或许就是假借辽海侯的名义来煽动他们,这亦不无可能。

  “还有,万一辽海侯真的落到血盟会手中,我们固然是绝对相信辽海侯的忠诚,相信您一定是宁死不屈,甚至杀身成仁的,但现在各种催眠、拷问和虚拟技术都这么发达,对方万一能提取出辽海侯的神魂烙印,伪造您的影像,岂不是能恣意玷污您的崇高形象?

  “我们也知道,事情如此突然,辽海侯未必会立刻相信——这些是我们刚刚整理出来的情报,血盟会的势力,远比我们最初想象中更庞大百倍,触手早就深入前线各支部队,特别是在辽海侯的第三战区和惊雷舰队中渗透极深,这些传染性极强的‘病毒’,简直扩散到了您的身边,看着真是触目惊心,让人为辽海侯深深捏了一把汗啊!”

  东方白操纵的灵能傀儡,毕恭毕敬将一枚加密的玉简双手捧到雷成虎面前,用自己的神魂烙印解密之后,帮雷成虎插入固定在墙壁上的晶脑接口里。

  顿时,三维立体光幕中,一连串数据如山洪暴发般喷涌而出。

  雷成虎目不转睛地看着关于“血盟会”的情报。

  东方白着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的表情,嘴角逐渐勾起一抹成竹在胸的笑意,道:“我们绝对相信辽海侯的忠诚,您和血盟会绝对没有丝毫的关系,但您麾下这么多舰长、参谋还有晶铠战团的指挥官,都和血盟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也是事实。

  “倘若此刻您还在惊雷舰队中,而这些军官们又发动兵变,强行推举您为血盟会的盟主,岂不是将您,将您花费百年心血打造的惊雷舰队,都推入了万劫不复的火坑吗?”

  “这些情报是假的,统统都是胡说八道。”

  雷成虎丝毫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看完了所有情报,还回过头去仔仔细细看了第二遍,这才淡定自若地下了结论,“血盟会算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拉拢我麾下这么多的军官?如果我的军官实在忍无可忍,要向后方宣泄自己的怒火,他们一定会亲自组建一个比血盟会更大十倍,也更谨慎十倍的组织,更不会干在青岚星的大庭广众之下,刺杀一名帝国元老这样的蠢事。

  “就算他们真要刺杀的话——”

  说到这里,雷成虎顿了一顿,头一次正眼端详东方白……的颈部大动脉,淡淡一笑道,“头一个被刺杀的,应该是你这样神憎鬼厌的家伙,而不是做事还算尽心尽力的东方拓元老。”

  东方白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被雷成虎锐利目光扫到的颈部大动脉,却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喉咙深处发出“嘶嘶”的声音。

  “辽海侯!”

  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下巴显得愈发锐利,尖声道,“我个人对您非常尊敬,绝不愿意搞什么审查,但我们毕竟是代表元老会而来,请您尊重元老会的权威,更请您为自己和惊雷舰队的前途,慎重考虑!”

  “即便没有我,惊雷舰队也会在捍卫帝国的战争中,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雷成虎冷笑一声道,“死了这条心吧,你们大可以随便捏造证据说我是血盟会的盟主,但无论你们怎么‘审查’,我都不会泄漏麾下军官的任何情报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