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01章 赌国运!

第2201章 赌国运!

  东方白是真的目瞪口呆了。

  三头想要啃噬巨兽尸骸的鬣狗,忽然发现自己才是笼罩在锐利獠牙之下的猎物,不禁在雷成虎喷涌而出的目光笼罩之下,轻轻发抖起来。

  “开、开玩笑的吧?”

  东方白结结巴巴道。

  雷成虎有些阴郁的笑了起来,目光中满是鄙夷和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叹了口气道:“你们啊,动辄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类的口号挂在嘴边,面对具体的、数量极少的几十上百个原人时,也敢恣意蹂躏和践踏对方的生命,但等到要动真格的时候,就一个个都变成缩头乌龟了。

  “你们究竟算是什么修仙者,嗯?只不过是打着修仙者的幌子,满足一己私欲,在欺凌弱小中彰显自己的强大,并沉溺于这种无聊的快感不可自拔的废物、蝼蚁、可怜虫罢了!

  “这番话,是我想对元老院说的,我对自己说过的每一个字负责,并没有半点玩笑的成分。

  “虽然和圣盟在黑风界一线对峙百年,但我当初就极不赞同贸然发动战略大反攻。

  “但当时元老院已经发布了战争总动员,我只能忠实执行元老院的命令。

  “等我军一路气势如虹,打到‘神鹰——古河’一线,收服十八个大千世界后,我又曾向元老院上书,要求立刻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将十八个大千世界苦心经营至少五十年之后,才能发动新一轮的进攻。

  “但是,元老院和远征军大本营中,那些利欲熏心、鼠目寸光的家伙又将我的忠告丢到一边,像是嗅到了肉味的野狗般不顾一切疯狂冒进,直到今天一口气吞噬了数十个大千世界,令分兵驻守和后勤压力都大到无以复加。

  “这时候,你们倒知道害怕了,想要见好就收?

  “告诉你们,晚了!

  “圣盟人绝不会乖乖在旁边看着帝国经营新光复星区的,十余年间,我军一路攻克了这么多可居住星球和资源星球,却始终没捕捉到圣盟主力的迹象——这就是最大的隐患!

  “我以项上人头担保,用不了多久,或许就在咱们帝国庙堂之上的衮衮诸公勾心斗角,盘算着如何瓜分刚刚到手的‘胜利果实’时,圣盟主力一定会从最意想不到的坐标杀出来,发动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反攻——如果我军抵挡不住这次反攻,非但会丢掉所有的新光复世界,甚至会彻底丧失战略主动权,将整个腹地都暴露在圣盟的刀锋之下,任由敌人宰割!

  “这何止是骑虎难下,简直是岌岌可危,可笑你们这些坐在后方办公室里,整天对着晶脑光幕,大发白日梦的家伙,却还懵懂无知!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原本我并不赞成发动这样一次并不成熟的‘帝国反击战’,但既然仗已经打到这个份上,再说反对都无济于事,与其将宝贵的兵力分散到几十个刚刚光复,资源奇缺,民众都被严重洗脑的大千世界,处在被动挨打、处处束手束脚的窘境中,我宁愿将所有兵力都集中起来,继续向圣盟腹地进攻、进攻、进攻!

  “想要彻底洞穿圣盟最后的防线,逼迫敌主力不得不出来战略决战,则远征军规模,至少还要再扩充20%!”

  20%!

  东方白等三名审查官彻底傻了,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后方有困难,但战争就没有不困难的。”

  雷成虎淡淡道,“我仔细研究过后方在全面总动员中实施的一系列经济政策和赏罚条例,发现你们既没有将这场战争的伟大意义、帝国目前面临的险恶局面向民众阐述清楚,亦没有彻底激发出民众忠君爱国、为人类文明牺牲一切的精神。

  “在我看来,后方还大有潜力可挖——我正在撰写一篇《下一阶段的作战方略》,其中有一项‘集中营制度’,原本是准备在新光复星区,针对那些被圣盟洗脑严重的民众使用,但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对于后方一些暴动不断、修真者思想大肆污染的世界,也不妨设立一些‘集中营’,相信绝对能大幅提升原人的工作效率和爱国热忱,至少,都能大大降低他们的消耗,节约更多的资源,确保前线的供应。

  “总之,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帝国和圣盟就像是两头角抵着角,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的公牛,这时候就看谁先崩溃——谁只要出现一丝丝崩溃的迹象,那就全完了!

  “是以,从此刻开始,就必须做好还要再打三五年甚至十年硬仗,前后方加起来要牺牲至少五百亿人的准备——想要胜利的话,就请元老院仔细考虑我的方略。”

  东方白艰难地吞了口唾沫,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就好像眼前这头周身萦绕着鬼火的猛虎,会撕裂星海的壁障,直接咬断他的喉咙一样。

  “元老院不会同意如此疯狂的方案。”

  “光统”的特务头子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声音如风中之烛般摇曳不定,“更何况,对目前的资源供应力度,地方上的贵族和军阀就叫苦连天,各种明里暗里的对抗,怎么可能再强化总动员的力度?”

  雷成虎笑了笑,满脸都是“就知道你们办不到”的神情,话锋一转,道:“如果办不到的话,那就准备战略撤退吧!”

  东方白完全被搞懵了:“什么?”

  “新光复星区的几十个大千世界是注定不可能全部守住的。”

  雷成虎耐着性子解释,不是为了东方白,而是为了东方白背后的诸多元老,“特别是最近三年内一口气攻克的二十多个大千世界,纯粹是圣盟抛下的诱饵,带刺的,有毒的!

  “如果元老院不能继续向远征军增兵的话,我建议主动放弃这二十余个大千世界,全军收缩到‘神鹰——古河’一线,集中兵力的同时也减轻后勤压力,或许有机会抵挡住圣盟的绝地反击。

  “当然,即便是选择这条比较保守的策略,真的撤退到‘神鹰——古河’一线,远征军也绝不能裁撤,至少要保持目前的规模,并进一步集中最高指挥权,才有足够的战斗力,伺机和圣盟主力,战略决战!”

  “这更不可能了!”

  东方白脱口而出,“敌人根本已经兵败如山、落荒而逃,我军却要不战自退,主动放弃二十余个大千世界,这简直是——”

  “是啊,的确不可能,那些饥肠辘辘的权贵们早就伸长了脖子准备瓜分这么多鲜美丰腴的战利品,谁又肯白白将送到喉咙里的肥肉再吐出来?”

  雷成虎摇头叹息道,“胆怯并非败亡之道,贪婪同样不是,但既胆怯又贪婪,或者在该胆怯的时候贪婪,在该贪婪的时候胆怯——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本侯言尽于此,诸君好自为之吧!”

  雷成虎缓缓合上双眼,陷入沉思。

  这还是他第一次自称“本侯”。

  “辽海侯……”

  东方白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愣了半天,道,“您太危言耸听了吧,‘诱敌深入’虽然是兵家惯用的伎俩,但从古至今,又有谁能疯狂到付出几十个大千世界的代价来‘诱敌深入’的?

  “这可是几十颗可居住星球再加上几百颗资源星球,无法估量的人口、矿脉和各种资源啊!

  “如此庞大的资源,稍有闪失就会被帝国消化吸收,那时候圣盟就是万劫不复,必败无疑了!

  “即便最丧心病狂的赌徒,也不可能采用这种孤注一掷的策略吧,这纯粹就是赌上国运了!

  “十余年前,帝国发动战略大反攻时,圣盟明明还稍占上风的,有什么理由要如此丧心病狂地赌国运?

  “所以,大本营和元老院不是没考虑过敌人在‘诱敌深入’,但可能性微乎其微,根本不存在嘛!”

  “哦?”

  雷成虎再次睁开双眸,绽放出野兽和赌徒混合的光芒,一字一顿道,“赌国运?这个词用得好!

  “的确,如果圣盟真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强大,一直保持对帝国的优势,是没任何必要赌国运的。

  “但如果圣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呢?

  “如果敌人是外强中干,早就在千年战争中掏空了家底,已经落到崩溃的边缘呢?

  “如果圣盟人不搞什么‘诱敌深入’的把戏,和帝国在正面战场上消耗几十年,也注定会全盘崩溃呢?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有敌人赌上一切,孤注一掷的可能?请你告诉我!”

  东方白满脸震惊,哑口无言。

  “和帝国的制度相比,圣盟体制最大的优势就是通过基因阶段就开始实施的洗脑,最大程度遏制了国民的欲望的自由意志。”

  雷成虎淡淡道,“通过这种方式,将全体国民的力量都高度集中到一起,几乎没有半点内耗,社会运行的内部摩擦系数无限接近零,而不是向帝国这样,各行其是、内斗不休。

  “但如此畸形的体制,亦有与生俱来的致命缺陷。

  “没有自由意志,就缺乏创造力和能动性;没有情感和欲望,就根本不会想到要推动文明向前发展,整个世界死气沉沉,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只是一堆上足了发条的机械而已。

  “能推动圣盟向前进化的唯一因素,就是他们不断挖掘出来的盘古遗迹,通过‘神’赐予他们的技术和法宝来升级。

  “一千年前,圣盟曾经凭借‘盘古遗迹的先进技术’和‘几乎没有内耗的零摩擦体制’这两点,打了帝国一个措手不及,取得了对帝国的战略优势。

  “但战争向来是文明交流的最快方式,千年战争下来,帝国亦通过各种渠道,拥有了接近圣盟的技术水平。

  “而圣盟社会缺乏创造力和能动性,死气沉沉的致命弱点亦不断暴露出来。

  “再说,千年以来,帝国始终牢牢占据星海中央最富饶的世界,综合国力凌驾于圣盟之上,即便前线遭遇几次惨败,亦可以源源不断补充兵力和资源上来,圣盟却绝对消耗不起的。

  “圣盟对帝国的战争,是典型的以小国伐大国,能够维持千年,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现在戏法都变完了,最多再支撑三五十年,只能丧心病狂地赌国运,很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