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11章 箭已上弦

第2211章 箭已上弦

  三天后。

  真人类帝国,第一象限,半荒芜世界,玄冰界。

  进入衰亡期的黯淡恒星有气无力地流淌着幽蓝色的光芒,特殊的元素反应形成了抑制灵能波动的诡异辐射,令这片星域就像是冰封的海洋般死气沉沉。

  所有恒星都像是凝固在冰海中的孤岛,即便偶尔有几艘星舰刺破三维空间的壁障,出现在这片荒芜之地,尾部喷涌而出的光焰都一动不动,像是在冰层缝隙中垂死挣扎的鱼儿。

  “新生2号”运输舰就是这些垂死挣扎的鱼儿之一。

  而且因为三号动力单元的融合反应炉出现缝隙,导致动力室发生了一次规模不小的爆炸,极其掀起连锁反应的液态晶石燃料撒得到处都是,又瞬间气化膨胀,弥漫到了动力室之外,引起一连串的惊呼和叫喊,整艘运输舰的后半段一片人仰马翻,手忙脚乱。

  就在“新生2号”将主动力单元的输出功率都降至极限,令运输舰进入减速巡航模式,紧急修复受损的反应炉并清理泄漏的燃料时,在他们前方的航道上,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浮现出一圈圈肉眼无法识别的微弱涟漪。

  就像是一条大鱼,从深海中慢慢浮出水面,摆动着背鳍,朝猎物张开血盆大口。

  运输舰的工质推进器喷射管道,兀自散发着混乱的灵焰余波,仍旧处在上千度的高温烧灼中。

  这道逐渐清晰起来的人形涟漪,已经无声无息地游了进去。

  “又是一条管道。”

  李耀在玄骨战铠的防护下,死死抵御高温烧灼,寻找着最适合侵入运输舰的部位,一边在脑域深处哼哼唧唧,“又是一次‘计划周详、万无一失、每一个环节都尽在掌握的渗透行动’,真是再好都没有了,喂,你说这次会不会再遇上什么意外?”

  “连最大的意外都已经发生了——谁能想到神威狱竟然把通风管道修得那么宽敞,还一口气往里面塞进去成千上万名守卫,还能糟糕到哪儿去?”

  血色心魔道,“过去三天,我们已经进行了三百二十四次模拟训练,后面一百次的成功率已经达到了96%,相当可以啦!”

  “也是,每一个岗哨、每一枚监控晶眼的转动幅度、速度和频率都被我们洞察得一清二楚,所有意外情况统统考虑在内,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再发生出乎意料的异变吧……”

  李耀一边小声嘀咕,一边仔细摸索着光焰喷射管道的内壁,忽然眼前一亮,“就是这里!

  四个小时后,当“新生2号”运输舰终于紧急修复了动力单元的故障,重新进入加速时,李耀已经伪装成了另一幅截然不同的容貌,藏匿于一台冰冻冬眠仓中,和其余数百名穷凶极恶的重刑犯关在一起。

  高高隆起的眉骨,缺了半块的嘴唇,参差不齐的牙齿暴露在外,一副典型的桀骜不驯、冲动易怒的罪犯容貌。

  身上穿着橙黄色的囚服,囚服上布满了特殊的金属贴片,胸前和背后分别有两个能源匣,确保能向囚服内释放出堪比闪电的超强电弧,再强壮的囚犯都会被瞬间麻痹,甚至活活电成焦尸。

  手腕和脚腕上分别有他的身份资料和识别信息,说明这是一个因为修炼走火入魔而影响了大脑,导致性格扭曲,灭绝人性,犯下上百起连环杀人案,用血腥杀戮来修炼的危险人物。

  所有这一切,都被封死在零下近百度的低温中。

  在冬眠仓旁边的监控晶脑上,可以清晰看到李耀此刻的各项生理参数都接近归零,连细胞反应都接近冻结,和死了没太多区别。

  阴森恐怖的冰冻仓库内,数百名囚犯都是如此,像是一尊尊沉睡数百年的冰雕。

  却是没人知道,在李耀接近死亡的外表之下,脑域深处,沸腾的神魂就像是蠢蠢欲动的火山般等待爆发;每一个细胞内的每一条线粒体,都像是压缩到极致的弹簧,随时准备狠狠弹开。

  亦没人知道,看似赤手空拳的李耀,体内却以秘法暗藏着十几枚乾坤戒。

  所有乾坤戒的金属反应都被他收缩五脏六腑完全屏蔽,能隔绝任何法宝的扫描。

  这些乾坤戒中的武器弹药一旦提取出来,足以在神威狱中,掀起一场小规模的战争!

  又经过两个小时的航行,“新生2号”运输舰缓缓切入玄冰界第六行星无比稀薄的大气层,一头扎进了布满冰雾的寒霜地狱中。

  这里的气温之低,连星舰和大气层高速摩擦,都擦不出多少火焰,只有稀稀拉拉的几道流光,很快被冰雾吞噬。

  所有陆地都被冰霜、冰雪、冰雾和冰岩覆盖,绝大部分地方都是连细菌都找不到的不毛之地,标准的无人区。

  唯有靠近赤道的环状地带,才是这颗星球所有生命的唯一乐园。

  即便名为“赤道”,也没有半点儿阳光明媚、生机勃勃的样子,照样和其他星球的南北极一样被冰雪统治,唯有斑斑驳驳的苔藓和菌毯,才勉强保住了这颗星球“可居住行星”的牌子。

  不过,除了这里的土著——极度耐寒的苔藓和菌毯之外,还有无数东西,正在冰原上活动。

  那是用耐寒材料炼制而成的极地作战专用灵能傀儡,号称“雪怪”的杀戮机器。

  放在正常环境中就是强大修士的靶子,但在这种动辄零下百度,还阴风怒号,冰晶刺骨的地方,成百上千“雪怪”一拥而上,足以令任何一名修真者或者修仙者都感到头皮发麻,裤裆冰凉。

  而部署在这里的“雪怪”,可不是区区“成百上千”这么简单……

  除了“雪怪”之外,地面上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暗堡和自动火力点,随时能将整片冰原都化作火海。

  这还没算上游弋在大气层和近地轨道圈之间的神威舰队——即便四大选帝侯家族的子弟都将驻守神威狱当成“发配”,但四大家族在星舰装备上却是绝对不惜血本的。

  至少四艘主力战舰都达到帝国最先进的标准,光是那一门门能瞬间令方圆数百米都降至绝对零度的主炮,就足以打消任何心智正常的人,在这种极端环境中和他们正面对抗的念头。

  李耀的心智相当正常。

  所以他也绝不愿意充当什么孤胆英雄,在这种鬼地方和几十万台“雪怪”战争傀儡,几万个交叉火力的地下暗堡,再加上几百艘晶石战舰抗衡。

  他只能希望,如果帝国皇后厉灵海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野心家,那她的计划和组织能力最好能对得起她的野心,一定要准时出现,能对神威舰队造成毁灭性打击,再对星球表面实施地毯式轰炸。

  冰霜覆盖的大地忽然裂开一道整齐的口子,从黑黢黢看不到底的深井中,射出数百道错综复杂的玄光,在半空中纵横交错,勾勒出了一条虚拟航道。

  “新生2号”运输舰关闭了纵向推进器,调整着反重力符阵的输出功率,缓缓降落下去,进入神威狱的地底星港。

  如果一切都没出错,李耀还有一小时五十八分三十三秒,躲避无数守卫和监控晶眼的扫描,穿越半座神威狱,找到并保护雷成虎将军。

  一小时五十八分三十三秒之后,厉灵海的深海舰队就会出现在神威狱的上空,打响震撼整个帝国的第一枪!

  ……

  就在李耀化作一具“冰尸”,潜入神威狱的同一时间,神威狱深处,“战神”雷成虎亦迎来了软禁至此大半个月来,第一位活生生的“客人”。

  这名客人的身份,大大出乎雷成虎的意料。

  连他如万年玄冰不化,始终冷漠而严肃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瞬间明显的错愕。

  来客拥有一张酷肖于他,只不过年轻上百岁的脸。

  当然,写满这张年轻脸庞的野心、欲望、轻狂和急躁,也是雷成虎爬满皱纹的脸上,丝毫都看不到的东西。

  “红海,你怎么找到这里?”

  皱眉看着自己的长子雷红海,雷成虎的眼底全无半点看到血肉至亲的欣喜,却是充满疑惑和警惕,沉吟片刻,目光变得更加阴冷,“是‘特别调查委员会’找你来说服我,你撇开惊雷舰队,投靠了‘特别调查委员会’?”

  “父亲大人,孩儿的确和‘特别调查委员会’有合作,但绝对没有半点撇开惊雷舰队的意思,恰恰相反,惊雷舰队和我们雷氏一族都危在旦夕,瞬间都有可能灰飞烟灭,还会对整个帝国都造成不可估量的打击,孩儿正是为了惊雷舰队还有咱们雷家的未来,才会到这里来劝说父亲大人。”

  雷红海在父亲咄咄逼人的凝视之下,有些吃不住,咬牙道,“特别调查委员会直属于帝国元老院,代表帝国的最高利益,父亲大人平时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做任何事都要将帝国的利益摆在第一位,那孩儿和特别调查委员会合作,又何谈‘投靠’二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