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12章 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

第2212章 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

  “少废话。”

  雷成虎冷冷道,“说吧,特别调查委员会究竟要你来做什么?”

  “父亲大人应该知道的。”

  雷红海死死盯着雷成虎,道,“元老院、特别调查委员会以及孩儿,都希望父亲大人能做出公开声明,向前线所有部队通电,支持元老院对‘血盟会事件’的调查,抨击远征军中的激进分子,并劝说惊雷舰队中的血盟会成员能出来自首——至少希望父亲大人能发布命令,约束惊雷舰队上下,令特别调查委员会进驻时,不至于发生流血事件。”

  “进驻惊雷舰队?”

  雷成虎的瞳孔骤然收缩,“特别调查委员会——还有它背后的四大选帝侯家族,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前线血战百年、功勋卓著的惊雷舰队下手?”

  “父亲大人不用太过担心,仅仅是清除惊雷舰队中的激进分子而已。”

  雷红海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和叛逆的冷笑,“元老院并没有肢解惊雷舰队的打算,只想确保惊雷舰队对帝国的绝对忠诚,等到审查和清洗完毕,它还是会由‘我们’来指挥的。”

  “‘我们’,还是‘你’呢?”

  雷成虎眯起眼睛,看着长子的眼神中,错愕消失殆尽,讥讽和悲凉逐渐浮出水面,“还是那句话,我拒绝,你走吧,如果不是带着元老院对我的死刑判决书,就不用再来了。”

  “父亲大人,为何您要冥顽不灵到这种程度!”

  看到雷成虎钢浇铁铸、油盐不进、顽固到底的模样,雷红海暴怒起来,涨红了脸嘶吼道,“形势已经千钧一发,帝都的激进分子即将被全部清除,各大军阀和中小贵族的舰队也纷纷向元老院表达了效忠,只剩下寥寥可数的几支大舰队成为众矢之的,却是被上头死死卡住了咽喉,犹如瓮中之鳖、釜底游鱼,我们惊雷舰队就是其中之一!

  “星海浩瀚,我们却是无根的浮萍,即便惊雷舰队再强大,没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基地,所有武器弹药和星舰纵横驰骋的燃料都要靠远征军大本营,以及大本营后面的元老院来供应!

  “人家根本不用武力解决我们,只要切断我们的后勤供应渠道,我们又拿什么和四大选帝侯家族去斗,光靠前线就地征缴的那些战利品?那才能够几天消耗啊!

  “形势比人强!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胜利了,远征军的历史使命完成了,被裁撤和改编是大势所趋,没人能对抗这样的大势!

  “难得现在元老院这么有诚意,能最大限度保证惊雷舰队的独立性,还能给我们一个最为富饶的大千世界作为世袭领地,我都不知道,您究竟还在坚持什么,这样和元老院顽抗到底,对您,对惊雷舰队,对我们雷家,究竟有什么好处!

  “求求您,想想清楚吧,父亲大人!

  “从小到大,您不是一直教育我们——人心不齐,各行其是,政令不统一,是帝国最大的祸患之源,身为一名光荣的帝国军人,绝不能为自己的私欲而战,却是要在元老院的统御之下,为帝国和全人类的利益而战吗?

  “现在,是元老院亲自下命令,要裁撤和改编远征军,而且改编的方式也不算太苛刻,我们惊雷舰队原本就仅仅是远征军的一部分,又何必强出这个头,一定要和元老院还有四大选帝侯家族对着干?

  “实话告诉您吧,父亲大人,元老院是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解决远征军问题的,如果无法用不流血的方法来解决,那就用流血的方法。

  “是,以您在惊雷舰队乃至整条前线的控制力和威望,只要您轻轻咳嗽一声,惊雷舰队中大部分将士都有可能血战到底,但是,有什么用呢,又为了什么呢?即便您真要让自己在百年前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惊雷舰队毁于一旦,要我们雷家上下几千口人统统给您陪葬,好歹也要有个理由,让我们死个明白啊!”

  听着长子毫不留情的埋怨甚至斥责,雷成虎一声不吭地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用有些艰涩的声音道:“为父所做的一切,既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雷家,更不是为了惊雷舰队,而是为了整个帝国,为了至高无上的人类文明。

  “是,为父以前是经常教导你们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修仙者更应该‘怯私斗,好国战’,只应该在元老院的统御下,为帝国和人类文明的利益而战。

  “过去两百年的戎马生涯,为父亦是每一分每一秒都践行这条准则,不敢和帝国历史上的诸多名将比拼战绩和指挥艺术,却是能无比骄傲地说,我从没有用一颗子弹来谋取私利,而战刀奋力斩杀的每一名敌人,亦都是不折不扣的‘国家之敌’。

  “即便元老院发布的命令和我个人的利益有所冲突,甚至明知道是某位元老或者某个门阀在暗中弄鬼,但为了帝国稳定的大局,为了给别的军阀和地方部队做出表率,为了让全帝国再次真正统一起来,我亦是一丝不苟执行,从不敢有半点怠慢。

  “但这一次……

  “元老院真的错了,犯下了足以毁灭帝国和人类文明的致命错误!

  “我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雷家,更不是为了惊雷舰队,而是为了真人类帝国的利益,才说这句话——远征军绝不能裁撤和改编,反而要继续扩充和强化它的独立性,至少要维持现有规模,并做好再打三十年大仗的准备,才有可能活活耗死敌人。

  “这是生死攸关的军国大事,你叫我怎么后退,退一步,整个帝国都要跌落万丈深渊了!”

  雷红海根本听不进去,连声冷笑道:“元老院有那么多位高权重又智慧超卓的大人物,掌握着比我们更多百倍的情报,又怎么会犯错?

  “连他们都看不清楚的大局,偏偏叫父亲大人看出来了,这便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么?”

  “元老院或许是有很多智慧深邃如海,计算力快若闪电的家伙,但他们统统都有私心,人一旦有了私心,被卷入到权力和利益的漩涡,就会利令智昏,五感断绝,沦为欲望和野心的奴隶,或者说,脑袋前面拴着胡萝卜的驴,连最简单的陷阱都看不穿。”

  雷成虎叹了口气,淡淡道,“我也不觉得自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帝国这么大,醒着的人一定还有很多,但在如此混浊的世道中,很多人不愿醒,很多人不敢醒,很多人刚刚睁大眼睛,想要呐喊,就被一枪打死,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不知道父亲大人究竟想说什么,但如果您的态度再不软化,帝国会不会跌落万丈深渊我不知道,但您,雷家还有惊雷舰队,就要统统跌落万丈深渊,要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了!”

  雷红海涨得脸红脖子粗,充满怨气地咆哮道,“从小到大,您究竟有没有哪怕一次,为自己的家族和血肉至亲考虑过?我只不过调遣自己麾下的星舰运输了一些违禁品而已——所有舰队的所有人都这么干,连四大选帝侯家族的部队都这么干,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不成文的惯例了,但您非要戳爆这件事,把我,您的长子弄得身败名裂,还牵连到了几百个我的人脉,让我把贵族圈子里的朋友都得罪光了!

  “还有小弟,他距离金丹境界只差一线,想要冲击金丹,又有什么错?您说他天赋不高,或许是吧,又如何?其他贵族家的子弟,难道各个都天赋异禀么,还不是用海量资源,一次次反复冲击,硬生生用天材地宝砸出来的至高境界?

  “结果您偏偏连一颗多余的晶石都不给他,让他只能铤而走险用秘法来突破,结果真的走火入魔,陷入濒死状况,这时候您明明动动手指就能救他,但您还是见死不救!

  “哼,我和小弟的感情算不上有多好,但也不至于向您这样没有人味!

  “怎么,您以为自己很伟大,很大公无私,是纯粹的修仙者,是真人类帝国铁骨铮铮的赤胆忠臣么?

  “但您又知不知道别人在背后都是如何议论您?别人说您并非没有私心,而是您的私心全都放在一个‘名’字上,您是沽名钓誉,为了追求‘忠臣’之名,却是用您的亲儿子来当做祭品!”

  这番话,或许在雷红海心底憋了几十年之久。

  此刻统统发泄出来,激动得双眼充血,嘴角溢出白沫,说不出的狰狞和快意。

  听长子提起小儿子时,雷成虎的瞳孔深处明显狠狠收缩了一下,就像是两个眼球都要塌陷下去,变成两个黑洞。

  不过他掩饰得很好,立刻用坚硬如铁的光芒填充了眼球的“塌陷区”,长子又沉浸在怨气冲天的情绪中,并没有发现父亲的异样。

  “我雷成虎行事,只求问心无愧,无需向任何人解释,亦不在乎任何人的评论。”

  “战神”雷成虎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缓缓道,“那些蛇虫鼠蚁、豺狼虎豹要以己度人,把我当成沽名钓誉之辈,也由得他们,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都无所谓,我并不是为了这些东西而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