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14章 新的玩家终于登场!

第2214章 新的玩家终于登场!

  “什么情况?”

  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刺耳警报声,李耀一个激灵,“我、我刚才那句话根本没说出口,仅仅在脑子里想了一下而已,不是还没开始正式潜入,就被发现这么倒霉吧!”

  “我也才说了一个‘呃’字,这根本不算是字,仅仅是个语气感叹词嘛!”

  血色心魔沉吟片刻,喃喃道,“难道说,随着境界的提升,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排斥力也大大增强了吗,真是玄妙啊……”

  看着一排排打开了全部弹仓和炮口好像钢铁刺猬般的战斗傀儡,还有四周所有守卫的链锯剑和震荡战刀都高速运转起来,李耀的头皮一阵阵发炸:“现在都什么环境,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万一这么多战斗傀儡和守卫统统一拥而上,咱们只能落荒而逃啦!”

  “等等——”

  血色心魔道,“对方好像没有朝我们看过来,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

  李耀微微一怔,再看四周的守卫和战斗傀儡,尽管都剑拔弩张,杀气腾腾,却的确没有半个人朝他投来半道视线,所有狱卒都在警报声的催促之下,如临大敌地防御着四面八方。

  “难道厉灵海提前行动了?”

  李耀脑中浮现出了一万个互相矛盾的混乱念头,却是怎么都猜不透“敌袭”的真相。

  脚底的震荡和爆炸却没有停止,仿佛地心深处有一头岩浆凝聚而成的巨龙,正在狠狠冲撞着神威狱的底部,“没理由啊,攻击明明是从地心深处,也就是神威狱的最底层传来的,并不是从天而降的地毯式轰炸,这不是深海舰队的既定战术……”

  正当李耀心思电转之时,停泊在地底星港维修车间内的一艘低空巡逻舰忽然发出“嗡嗡”的声响。

  刺眼的灵能护盾瞬间流转周身,就像是一条从深海中忽然窜出的鲨鱼,所有炮门和弹仓纷纷开启,显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轰轰轰轰轰轰轰!”

  这艘低空巡逻舰正在维修平台上进行反重力符阵和动力单元的检修和升级,并不能移动分毫。

  却并不妨碍它遍布周身的上百座炮塔灵活转向,喷射出流星火雨般的弹幕瞬间笼罩整座星港。

  神威狱内部的狱卒,当然没有第一线战场上的精锐那么强悍,怎么都想不到停泊在星港角落里的休眠星舰,会向他们发动攻击。

  猝不及防之下,被近在咫尺的毁灭风暴射得人仰马翻、抱头鼠窜、狼狈到了极点。

  五百具还没解冻的冬眠仓中,更是有不少倒霉蛋惨遭流弹贯穿,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就被射成一坨坨冰冻的碎肉。

  “有没有搞错,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么夸张!”

  李耀实在忍不住,在一片冰霜中瞪大了眼睛,一边看着燃烧的弹片和自己擦肩而过,将前后左右的冬眠仓纷纷射穿,将里面囚犯的五脏六腑统统焚烧殆尽,一边奋力唤醒自己的线粒体、细胞、肌肉和筋络,以最快速度,恢复巅峰状态的战斗力!

  疾风骤雨的弹幕肆虐了足足半分钟,终于反应过来的狱卒和战斗傀儡纷纷向低空巡逻舰发动反击。

  虽然狱卒和战斗傀儡并没有携带太过强劲的反器材武器,好在低空巡逻舰也不是什么装甲坚不可摧的品种,上千道火蛇和玄光的交错之下,原本乳白色的灵能护盾很快被打成了橙黄色、赤红色和深紫色,最后如脆弱的玻璃般片片爆裂,湮灭于无形。

  失去灵能护盾的保护,低空巡逻舰瞬间被射得千疮百孔,内部结构严重破坏,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深深塌陷下去。

  但下一秒钟,低空巡逻舰的晶石仓库和动力室就同时爆炸!

  在完全密封的地底环境,这种自杀式爆炸的后果是极其惨烈的。

  更不要说,神秘的入侵者还在低空巡逻舰中放置了大量的剧毒材料,随着烈焰蒸腾,所有材料都遇热气化,变成张牙舞爪,浓烈如墨的毒气,飞快朝四周扩散。

  李耀亲眼看到比较靠近的几十名狱卒被晶石战舰爆裂开来的火焰吞噬。

  而后面的上百名狱卒都在毒雾中挣扎和抽搐,几乎连逃出来的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毒雾渗入铠甲,将血肉化成脓水流淌出来,一下子瘫软在地,死得惨不忍睹。

  毒雾带有极强的腐蚀性,就连战斗傀儡接触到了,都会被瞬间侵蚀掉符阵、晶片和晶线,化作“噼啪”作响,化作不断抽搐的废铜烂铁。

  “嗡嗡嗡嗡嗡!”

  不一时,那毒雾中竟然又飞出一群极小的金属昆虫,如野蜂飞舞般朝狱卒席卷过来。

  这些“金属毒蜂”的速度奇快,身形又灵动到了极点,无论狱卒怎么胡乱射击都很难击中,反而被“金属毒蜂”钻到了晶铠的缝隙之间,用超强磁性的翅膀和触手,牢牢吸附在上面。

  紧接着,就是一阵阵沉闷的爆炸,“噗噗噗噗”,手指头大小的“金属毒蜂”,却是能在晶铠和血肉之躯上轰出茶碗般的透明窟窿,将里面的器官统统带走。

  一艘低空巡逻舰,一团诡异至极的毒雾,再加上一群狂乱的金属毒蜂飞舞,就令进出神威狱的星港,变成一片混乱的战场!

  而这时候,神威狱方面终于确认了入侵者的身份,传音符阵中再次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叫:“圣盟!神威狱中混入了大量圣盟人,想要救出关押在这里的战俘!所有守卫一律坚守岗位,绝不能放跑一个圣盟人!”

  “圣盟人来营救战俘?”

  李耀真有仰天长啸的冲动,圣盟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这会儿来凑什么热闹?

  帝国反击战的十余年间,帝国远征军攻城略地、连战连捷,的确抓住了不少圣盟俘虏。

  圣盟治下的普通人当然无所谓,但很多圣盟高层和神秘的“圣殿守护者”,都是极有价值的目标。

  尽管和圣盟打了上千年仗,但这个将盘古族尊崇为“神”,一个个都是血肉傀儡和狂信徒的古怪国度,始终处在神秘莫测的迷雾之中,帝国方面并不太清楚圣盟的具体统治方式和社会形态构成。

  通过对大批高层俘虏的研究,应该能揭开这个神秘国度的面纱,让人窥探到一鳞半爪的真相。

  只不过,对圣盟人的拷问和研究并不顺利。

  圣盟在脑域研究领域,或者说在洗脑、记忆剥离和神魂防御技术方面的水平,隐隐凌驾于帝国之上。

  久攻不下,远征军大本营只能将大量重要的圣盟俘虏都押送到后方,关押在神威狱中,准备软磨硬泡,慢慢摸索圣盟的秘密。

  之所以选择神威狱,而不是另外建造一座全新的战俘营,就是考虑这里的防守极其严密,而且是帝国的大后方,安全系数足够高。

  没想到圣盟还是丧心病狂到敢突袭神威狱,妄图劫走所有战俘!

  “等等,没这么简单的!”

  血色心魔忽然道,“帝国反击战都打了十几年,这么多圣盟战俘也不是第一天被关押到这里,就像你说的,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劫狱?不觉得太巧了一些吗?”

  李耀心中一动,目光中泛起无数气泡:“的确太巧了,而且神威狱防御如此森严,圣盟要花多少力气来渗透,渗透之后又要付出多少代价将战俘救走,最后又有多少战俘能平平安安逃离神威狱、玄冰界和帝国腹地,回到圣盟去?

  “即便一百个战俘里,真有几个战俘能逃回去,却要将这么多可以渗透神威狱的精锐丢在这里,值得吗?

  “帝国军在前线取得了摧枯拉朽的胜利,却是攻城略地居多,极少全歼敌方主力,所以抓到的圣盟战俘级别再高也相当有限——在前线大局已定的今天,为这些级别并不甚高的战俘,展开一次成功率极低,无论成败都要付出极大代价的营救行动?圣盟指挥官脑子进水都不会这么做!

  “所以——”

  李耀心中一凛,和血色心魔同时喊了出来:“雷将军!”

  李耀道:“圣盟人是为了雷成虎将军而来的。”

  血色心魔道:“表面上是来劫狱,营救战俘,其实却是烟雾弹,他们是为了刺杀雷成虎而来!”

  李耀道:“雷成虎从百年前就一直活跃于抵抗圣盟的第一线,是帝国极少数对圣盟保持不败战绩的悍将,亦是圣盟的眼中钉肉中刺,能够将他除掉,的确值得付出任何代价!”

  血色心魔道:“更妙的是,现在雷成虎将军是被元老院软禁在这里,倘若这时候他死于非命的话,元老院和四大选帝侯家族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四大选帝侯家族和前线非嫡系部队的矛盾就会瞬间激化,甚至双方爆发大规模火并都不奇怪!”

  “没错!”

  李耀的眼睛越来越亮,“堂堂帝国上将,惊雷舰队统帅,第三战区最高司令长官,辽海侯,在前往帝都的路上神秘失踪,莫名其名被软禁到了神威狱中,又莫名其名在一次蹊跷百出的劫狱事件中暴毙而亡——对全帝国所有非嫡系的军阀和地头蛇来说,这一消息足以令他们彻底寒心,对四大选帝侯家族的恐惧和警惕都提升到极致,惊雷舰队更有可能干出任何不可预测的事情看,导致前线的不战自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