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23章 战神的节奏

第2223章 战神的节奏

  饶是云成化这样的元婴强者,在数百名亲卫的刀枪剑戟拱卫之下,亦被雷成虎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姿态震慑住,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张脸阴沉得能拧出水来,咬牙道:“辽海侯开什么玩笑!”

  他颇有跃跃欲试,想要上前抓住雷成虎的架势。

  却又被雷成虎身后,李耀高深莫测的目光死死盯着,五脏六腑之间仿佛冰锥乱戳,不由暗暗叫苦,不知道雷成虎从哪儿找来这样一名特级高手助阵。

  “还看不清楚局势吗,云道友!”

  雷成虎不慌不忙,继续向神威狱的典狱长云成化踏去,“既然我能站在你面前,证明神威狱早就被人渗透得千疮百孔,我被软禁在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早在半个月前,我在这里的消息就已经暗中传出,现在,由惊雷舰队和忠于皇后殿下的禁卫军组成的特混编队,正在撕裂四维空间,跳跃到玄冰界来,即将实施对神威舰队的毁灭性打击!

  “相信我,既然我们敢孤注一掷,就绝没有输掉的可能!

  “更别说,此刻还有大量圣盟战俘在神威狱深处发起暴动,光是镇压暴动就足以消耗掉你十之八九的力量,你又拿什么来抵挡惊雷舰队和禁卫军的强袭,还是说,你要顽抗到底,和神威狱一起毁灭吗?

  “哼,就算你要一意孤行,当四大选帝侯家族的孝子忠臣,那也想想周围这么多的子弟,还有外面那么多的狱卒和守卫,你是要这么多人都毫无意义地去死吗?

  “我以‘战神’之名发誓,倘若今天我不能大摇大摆离开这里,那整颗星球都会化作一片火海,万年不化的冰山都要沸腾起来,这里所有人,无论狱卒还是囚犯,统统都要给我陪葬!

  “云道友,几十万人的性命攥在你的掌心,你仍旧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

  雷成虎每抛出一个问号,就上前一步,如一座万仞高山般朝典狱长碾压过去。

  元婴级数的典狱长云成化,战斗力还凌驾于雷成虎之上,却是被他咄咄逼人的姿态,碾压出了满头黄豆大小的冷汗。

  “惊雷舰队和忠于皇后殿下的禁卫军?”

  云成化的眼珠艰难转动起来,“这,这不可能……”

  “可不可能,你马上就知道了。”

  雷成虎冷冷道,“若非大兵压境,即将生灵涂炭,我又何必孤身涉险到这里来劝降,大可以藏匿到神威狱的深处,再伺机逃窜!

  “这是你还有神威狱上下这么多人最后的机会,我不是每次都这么心慈手软的,好好把握啊,云道友。

  “依我看,就算你想当四大选帝侯家族的忠臣孝子都没机会了,看看光幕上这些恣意横流的圣盟战俘,简直将神威狱都损毁了大半——这可是神威狱数百年来,几十任典狱长手上都没有发生过的惨剧,偏偏在你任内发生了。

  “如此严重的暴动和越狱事件,肯定要有人负责,就算不是人头落地,都要被扒掉一层皮——除了身为典狱长的云道友你,还有谁能扛这口黑锅?

  “你以双重天赋元婴强者的身份,充当神威狱的典狱长,原本就有‘发配边疆’的意思,再背着这么大一口黑锅在身上,在四大选帝侯家族系统里,真是永生永世都翻不了身了。

  “不单单是你,还有这些对你忠心耿耿,明知我身后站着一名战斗化神,还敢拿枪指着我们的亲卫,啧啧啧啧,他们一个个都是最棒的战士,只可惜摊上了你这样的首领,却是要跟着你在苦寒之地煎熬几十年、上百年、几百年,或者被当成炮灰,毫无意义地消耗掉了!”

  云成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布满青筋的大手死死攥住腰间的战刀,只要轻轻一挥就能斩断雷成虎的咽喉,却是怎么都拔不出来。

  “云道友,你心知肚明,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千真万确,所谓‘神威狱典狱长’的职位,原本就是坐在火山口上,专门用来背黑锅的。”

  雷成虎淡淡道,“倘若今天我真的惨死在神威狱中,消息一旦传出,包括惊雷舰队在内的各支地方部队肯定都群情激奋,四大选帝侯家族少不得要抓几只替罪羔羊出来安抚大众,你猜谁的人头才够堵住各路军阀的嘴?就是你啊,云道友!

  “所以,从我被软禁到神威狱的那一天,无论是否发生意外,这口黑锅你都背定了,真亏了你还忠心耿耿地为四大选帝侯家族卖命!”

  云成化原本惨白的脸涨得通红,一条条粗大如蚯蚓的血管统统浮现出来,剧烈抽搐着。

  四周亲卫亦默然无语,眼神中闪过几缕惶恐和迷茫。

  “帝国走到今天的穷途末路,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雷成虎继续道,“一名拥有战斗和管理双重天赋的元婴强者,率领数百名忠心耿耿的精兵悍卒,若是在我麾下,纵横驰骋十几年间,几十颗星球都打下来,金光闪闪的勋章,连胸口都挂不下了!”

  “但过去十几年,我却很少听到‘云成化’这个名字,或许未来百年,亦是一样的默默无闻吧,真是为你和你这些热血儿郎可惜,为帝国可叹啊!”

  “别,别说了!”

  云成化“哗啦”将腰间战刀抽出一半,双眼赤红如血,咬牙道,“辽海侯,您究竟想要干什么!”

  李耀死死盯住云成化的战刀,锐不可当的目光仿佛能直接在刀刃上戳出两个窟窿。

  雷成虎却连看都不看寒光闪闪的战刀半眼,继续用无比赤诚和炙热的眼神,凝视着云成化,朝他伸出仅存的右臂,一字一顿道:“今天的帝国,就像是此刻的神威狱一样,正处在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带上你麾下所有渴望建功立业的热血儿郎,和我一起拯救帝国吧,帝国需要你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

  云成化的脸色阴晴不定,抽出一半的战刀却停滞在半空,他沉声道,“就算你们能攻克神威狱又如何,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只要攻克了神威狱,自然有一环套一环的雷霆计划会源源不断发动,直到我们能在元老院发出自己的声音,甚至拥有自己的位置,而攻克神威狱的过程中,付出的代价越小,下一阶段计划的成功概率就越高,是以,你的作用至关重要!”

  雷成虎忽然将视线转向云成化身边,同时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的力量远远超乎你的想象,整个帝国的各个关键岗位都有我们的道友,包括神威狱之内,否则你以为,营救我的力量为何会来得如此迅速?

  “战机稍纵即逝,我没时间废话,倘若你还是执迷不悟,自然会有大把人取代你,和我们合作愉快!”

  云成化悚然一惊,完全落入雷成虎的节奏,甚至随着雷成虎的气息吞吐,来调节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他的目光,亦顺着雷成虎的目光,微微朝自己右后方偏去。

  在他右后方站着的,赫然是副典狱长罗文耀。

  在雷成虎灼热的目光凝视之下,罗文耀的呼吸散乱起来,神色亦有些不自然,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云成化瞬间感知到了自己副手微妙的变化。

  再联想到这厮早先颇为鬼祟的举止,脑中顿时警铃大作。

  就在这时,雷成虎忽然双目圆睁,暴喝道:“动手!”

  声若雷霆,惊起一片血花。

  可怜那罗文耀虽然是厉灵海早就收买的内应,许给他诸多高官厚禄,让他全力协助营救雷成虎的行动,却从未想过要亲自向典狱长动手。

  他心里原本就有鬼,一根蛛丝悬在半空中,紧张到了极点,右手紧贴大腿旁边的微型矢爆枪,神经质地抽搐着。

  被雷成虎一声吼,措手不及之下,本能反应就是拔枪,拔枪之后却有些茫然,不明白雷成虎的意思。

  云成化早就在雷成虎的目光引导下,注意到了自己身后的一举一动。

  他的神经比惊弓之鸟更加敏锐,战刀原本就抽出一般,,此刻感知到副手拔枪,脑中的警铃变成尖啸,战刀闪电出鞘,顺势一转、一挥、一旋,元婴老怪的浑厚灵焰狂涌而出,凝聚成摧枯拉朽的刀芒,斜斜擦过罗文耀刚刚抽出矢爆枪的手腕,又一路向上抹过了脖子。

  副典狱长罗文耀顿时僵硬,手腕和脖子上出现两条又细又长的血痕,环绕手腕和脖子一圈,死鱼般的眼珠亦一寸寸凸出。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典狱长云成化大口喘息,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刀,实在消耗了他太多心力。

  雷成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除了暴喝一声“动手”之外,没有半点表示。

  李耀依旧站在雷成虎身后,四枚黑水晶缓缓缭绕着,随时准备补位——他的任务是保护雷成虎,至于副典狱长罗文耀的生死自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再说他也没想到雷成虎会忽然玩这样一手,如何来得及阻止一名元婴老怪近乎本能的攻击?

  更重要的是——

  无论云成化、罗文耀还是李耀,都不明白雷成虎究竟是什么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