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24章 兵不血刃!

第2224章 兵不血刃!

  “当啷!”

  罗文耀的微型矢爆枪连同攥着枪的右手一起落地。壹看书  ·

  他就像是被看不见的沼泽慢慢吞噬,表情僵硬而诡异到了极点,竭力想要低头查看自己的断手,下颚却移动不了分毫。

  三秒钟后,“噗”一声,强大的血压将脑袋顶了起来,“骨碌碌”滚到了右手旁边,脸上兀自残留着莫名其妙的神情。

  无头的腔子颤动几下,仰面栽倒,至死都不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

  云成化看着一刀三段的副手尸体,脸色阴晴不定,喝止了亲卫的围攻,再次深深凝视着雷成虎,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罗文耀竟然是你们的人……但你为什么要提醒我?”

  “错,罗文耀不是我的人,而是皇后殿下的人。”

  雷成虎若无其事道,“我扫过他的资料,这是一个犹犹豫豫、畏首畏尾的家伙,并不足以谋大事,更不是我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他的那种人。

  “果然,刚才他明明抽出了矢爆枪,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犹豫了半秒钟,倘若他再果断一点点,我就会赌一赌,趁着你被他分心的一刹那,扑上来控制住你,这样他说不定都能活下去真是不出所料,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

  云成化的声音无比艰涩:“所以,你就眼睁睁看着我杀了他?”

  “没错,我要做的是拯救帝国的大事,自然只有最强的修仙者,才够资格和我合作,这样一个废物,并不值得我出手。”

  雷成虎坦然道,“再者说,这都算是我向你表达的一点诚意罗文耀是皇后殿下的人,亦是这次营救计划的关键,倘若他活着的话,就是此役数一数二的功臣,无论云道友做出何种选择,功劳都在他之下,将来更有可能被他骑在脖子上死死压制。

  “毕竟他早就投靠皇后殿下,论资历,自然比云道友更老。

  “但现在,云道友杀了他,便成为破局的关键,神威狱乃至帝国的未来都取决于你一念之间,倘若你愿意站在我们这边,令我们兵不血刃拿下神威狱和神威舰队,那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功臣。

  “正所谓‘千金市骨’,我们要和四大选帝侯家族的高层抗衡,自然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倘若云道友以‘神威狱典狱长’的身份,都能站到我们这边的话,将来的前途还用说吗?

  “我对云道友的过往亦有所耳闻,知道你是一员铁血悍将,只是不善钻营,又得罪了家族中的竞争对手,才被排挤到这里,相比于罗文耀这等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之辈,我更加欣赏云道友这样的人才,是真心实意邀请你加盟,愿意和你并肩作战,甚至将我的背脊都交给你来保护!”

  说到这里,雷成虎忽然又向前大大跨出一步。?  一看书??  ·

  他和云成化之间的距离原本就极近,再跨出这一步,两人简直近在咫尺。

  云成化的瞳孔骤然收缩,面部肌肉高速颤动,实在承受不住雷成虎排山倒海的压力。

  雷成虎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动作。

  他竟然“倒持太阿”,将自己那柄战刀倒转过去,刀柄硬生生塞到了云成化的手中。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绝对不会看错人的,你这样的男人,注定不应该以典狱长的身份在苦寒之地扛着黑锅默默无闻死去,而应该跟随我一起纵横星海、激荡银河、建不世之功、让千年后的帝国,依旧有人记住‘云成化’这个名字!

  “我话说完,选择吧!

  “要么,杀了我,然后和这座狗娘养的神威狱一起去死!

  “要么,服从我,我这里没有什么荣华富贵,但我对天发誓,只要你们踏出这一步,终有一日,你和你麾下的儿郎,都有机会亲手将帝国的三星闪电战旗,插到圣约同盟的最后一颗星球之上!”

  雷成虎将唾沫当成钉子,一根一根砸到云成化的脸上。

  云成化只觉天旋地转,完全任由雷成虎摆布。

  雷成虎却是帮他将一根接一根手指统统合拢、攥紧,又握着他的手,帮他将血染的战刀架到自己脖子上。

  吹毛断发的战刀甚至割破了雷成虎的油皮,流下一道蜿蜿蜒蜒的血迹。

  云成化、数百名亲卫、控制中心内所有人,包括李耀在内,统统屏住呼吸,目瞪口呆地看着雷成虎这番近乎自杀的疯狂举动。

  “我……我……”

  云成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更不敢相信堂堂“战神”竟然真的将性命都交到了自己手里,战刀悬停在雷成虎的颈动脉旁边纹丝不动,但手臂上粗壮如龙的血管却是疯狂弹跳起来。

  “倘若你再如此畏首畏尾、犹犹豫豫的话,可就太令人失望了。”

  雷成虎深深皱眉道,“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可顾忌神威狱中除我之外,还关押着无数政治犯,都是昔日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知晓无数帝国运转的秘密,随时有机会卷土重来的。

  “四大选帝侯家族一脚把你踢到这苦寒之地来等死,殊不知却是送了你一座价值连城的宝库!

  “这些政治犯被抓来这里,并不关你的事,你平时如何对待他们,亦都是职责所在,不得不如此。

  “但如果现在,你能第一时间控制住整座神威狱,并亲手将他们释放出来,加入到我们的阵营谁会不承你的情?将来他们真的卷土重来,又岂能忘记当初是谁亲手救他们逃离苦海?

  “不要以为神威狱中只有罗文耀一个内应,如此宝贵的机会,你不愿意抓住,有的是人愿意抓住的,云道友!”

  雷成虎的话如重炮轰鸣。

  云成化终于崩溃。

  “可是”

  他的脸上仿佛布满了裂纹,扭曲到极点,哀嚎道,“我还有这些亲卫的妻儿老小,大多留在家族腹地!”

  “那你们就更应该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雷成虎目光阴冷地扫视一圈,淡淡道,“在这里稀里糊涂死去,留下一家子孤儿寡母,在四大选帝侯家族那种弱肉强食、残酷至极的环境里,又会有什么好下场?

  “别以为你们死了,就可以成为家族的英雄,让自己的妻儿老小都得到庇护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总要有人负责,死人不会说话,更是替罪羔羊的最好人选,等到所有脏水都泼到你们的尸骸之上,更不会有人在乎你们的亲人。

  “只有活着,凝聚成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才能保住你们在家族里的亲人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明白?”

  云成化道:“可是”

  “够了!”

  雷成虎瞪眼,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对方,又将脖子往对方的刀刃上凑了凑,暴喝道,“要杀就杀,哪儿这么多废话!”

  云成化被震得手一抖,刀刃稍稍割开雷成虎的脖子,顿时鲜血狂飙。

  四周所有狱卒和亲卫都发出惊呼。

  云成化如触电般缩手,脸色比死人还要苍白。

  雷成虎随意撕下一块衣角,捂住鲜血狂喷的脖子,衣角瞬间被赤红**,他却无知无觉,锋利的双唇紧紧抿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云成化。

  云成化无比艰难地吞了口唾沫,脸色愈发苍白,眼底却浮现出一抹毅然决然地火焰。

  环视一圈,仿佛从神威狱的诸多高层和自己的亲卫脸上得到了全新的力量,云成化双手捧着战刀,毕恭毕敬地交还到了雷成虎手中:“辽海侯,请……下命令吧,神威狱上下所有人,坚决服从您的指挥!”

  李耀一直在后面看着,直到此刻,终于缓缓、缓缓张开了嘴巴,大得能塞进去一只椰子。

  雷成虎接过自己的战刀,挥去上面浓烈如墨的血渍,回头扫了李耀一眼,用传音入密的神通道:“不好意思,害死你们的一名内应不知道皇后殿下有没有嘱咐过你,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

  “没、没关系,我无所谓。”

  李耀连忙道,“只是没想到雷将军竟然能霸道到这种程度,实在被您的滔天气焰深深折服,自幼就深埋在心底的崇敬之意再度翻涌出来,涌啊涌啊,简直不能自己,一时间有些心神恍惚,也想效忠雷将军,在您麾下效犬马之劳了!”

  雷成虎微微皱眉:“你不是皇后殿下的贴身侍卫吗,还是好好在皇后殿下那里效‘犬马之劳’吧!”

  李耀讪讪道:“说出来雷将军可能不信,其实我和皇后殿下也不是很熟,只是为了‘拯救帝国’的崇高理念才走到一起,不过今天看了雷将军的所作所为,我发现您好像比皇后殿下更高一点点,所以情不自禁生出对雷将军的仰慕之情,渴望和您并肩作战,去‘驰骋星海、激荡银河’什么的,这也是非常合理的。”

  雷成虎刚刚三言两语,兵不血刃地掌控了全局,这会儿却十分罕见流露出了一瞬间的困惑:“……你这家伙,究竟算什么化神强者?”

  “和雷将军一样,脱离了低级趣味和个人**的,全心全意为帝国和人类文明的整体利益而战的那种化神强者。”

  李耀干咳一声,道,“所以,雷将军可以绝对相信我,我真是主动请缨来营救你,绝对站在你这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