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29章 劳苦功高!

第2229章 劳苦功高!

  那坚定的目光,沉毅的面容,钢浇铁铸一般的挺拔身形,以及在灵焰映照之下,极尽璀璨和华丽的超级晶铠“帝王之刃”,无不在重见天日的政治犯们心底勾勒出一抹“完美修仙者”熊熊燃烧的形象。

  不少人在欣喜若狂之余,纷纷用迷茫的眼神互相交流着:“这位‘秃鹫李耀’道友究竟是谁,怎么此前从未听过?”

  的确,在修炼者的五大分类里,“战斗型”向来是修炼危险系数最高,伤亡率最高的分类,而且呈现出“先易后难”的特点。

  在残酷无比的修罗战场上,普通战士有足够的运气和资源,修炼到炼气期和筑基期并不算太难。

  但到了结丹以上,特别是金丹、凝婴乃至化神级数,就是步步登天,一关更比一关险峻。

  修炼到紧要关口时,不但自己会心魔丛生,心浮气躁,影响战斗力的发挥。

  而且在战场上成为级数最高的先锋或者指挥官,就会变成敌人集火的对向,所有炮火和狙击子弹,优先打击的就是金丹以上的修炼者。

  是以,绝大部分修炼者,在冲击到金丹乃至元婴境界之后,修为就停滞不前,还想继续强行冲击的话,不是在战场上陨落,就是身受重伤,经络和神魂被严重侵蚀,百尺竿头,到此为止。

  更何况,相比管理、研究、文艺等领域,战斗型的修炼者受到“寿命”的影响更大。

  一名研究型修仙者,在三四百岁的年纪仍旧能保持高度思维敏捷,以丰富的经验来弥补计算力的滑坡。

  但战斗型修仙者往往在两三百岁度过巅峰境界之后就一路下滑,过去两三百年间积累在血肉之躯和神魂深处的暗伤统统爆发出来,无论怎么用灵丹妙药滋养都无济于事,不但小境界会暴跌不止,甚至从化神跌落到元婴,从元婴跌落到结丹期都屡见不鲜。

  像帝国元老院里的诸多元老,说起来都是赫赫有名的化神强者,一两百年前也有过杀人盈野,毁天灭地的表现,但现在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已经几十年没轰出过化神期的至高境界,看样子哪怕保持一秒钟的化神境界,都会焚尽他们的神魂和血肉,把他们化作一具干尸——这样的帝国元老,究竟还算不算是“化神老怪”?

  这就是“生老病死”这一自然规律,对人类最残酷也最公平的限制。

  诸多因素加起来,在千年血战的真人类帝国,正值当打之年的战斗化神,便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每一名这样的战斗化神,都是举足轻重的战略武器,是全帝国人尽皆知的存在。

  但李耀看似这么年轻,又如此面生,还寸步不离跟在“战神”雷成虎的后面,口称“新帝国”……

  这些长着七窍玲珑心肝的昔日大佬们,顿时在心里为李耀记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纷纷判断——这个“秃鹫李耀”,一定是“新帝国”的干将,雷成虎的心腹!

  殊不知,李耀心底,一道无比邪恶的声音正在诱惑着:“喂,这或许是你最后一次杀死雷成虎的大好机会,等放他回自己的惊雷舰队,就是纵虎归山,未必再有机会能在千军万马中取他首级了——你确定真的不要干掉他?”

  这自然是血色心魔在煽动他。

  李耀心思电转,在脑域深处小声道:“老实说,你觉得我比雷成虎如何?”

  “这个么……”

  血色心魔道,“老实说,‘战神’雷成虎的个人魅力、战术欺诈能力、心狠手辣的级数统统修炼到了顶点,既可以毫不犹豫抛弃自己的儿子,也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干掉同属帝国的一艘旗舰,更敢在明明没有半张好牌的情况下赌上身家性命,还装出满手鬼牌、稳操胜券的模样,啧啧啧啧,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才是不折不扣的人类文明最强者!

  “和他比起来,无论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是灵机一动的小聪明,统统都是摆不上台面的下三滥,是拙劣到极点的小把戏,是……”

  “喂,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做心魔不要这么老实好不好!”

  李耀顿了一顿,道,“当然了,我也承认现在的自己,和雷成虎之间是存在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差距,话说回来,那你觉得和帝国皇后厉灵海相比,我又如何?”

  “呃……”

  血色心魔想了想,道,“厉灵海虽然看上去有些偏执,把事情都想得太简单,又一副随时准备孤注一掷的赌徒模样,但那未必是她最真实的一面,十有八九是伪装出来的保护色。

  “更何况,抛开一切心机和手腕不提,就说她继承自人类文明古往今来最强者‘帝皇’的传承,拥有一剑斩杀化神强者的恐怖实力,极有可能突破到了传说中的‘分神’境界,咱们就远远不是对手了!”

  “是啊,无论厉灵海还是雷成虎,都是我们现在很难抗衡的庞然大物。”

  李耀奸笑道,“所以,我才不能杀死雷成虎,而是要在雷成虎和厉灵海之间达成微妙的制衡,让这两头怪物彼此顾忌,才能保证在四大选帝侯家族崩溃之后,星海中央的稳定啊!

  “更何况,你我不是早就隐隐预感,厉灵海身上有古怪,她一定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瞒着我们,只是我们势单力孤,一时半会儿查不出来么?

  “雷成虎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亲眼看到啦,倘若厉灵海真有阴谋,准备阴他的话,一定会后悔的,我们查不出来的东西,雷成虎一定能帮我们查出来!

  “你说,我怎么舍得杀他呢?”

  血色心魔冷哼道:“算盘打得不错,但是要小心搞砸了,无论厉灵海还是雷成虎,都不是咱们能轻易掌控的存在,小心玩火自焚、作茧自缚啊!”

  “搞砸就搞砸,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搞砸了。”

  李耀撇了撇嘴道:“看圣盟人今次行动就知道,他们对雷成虎是真的非常忌惮,不惜代价都要将他除掉,问题来了,如果圣盟人真是被打得丢盔弃甲、落花流水、灰溜溜逃回老巢的话,浪费这么多力量来杀雷成虎干什么,毕竟下次大战极有可能要几十上百年之后了啊!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我们在联邦时就猜对了,圣盟人并未像表面那样一败涂地,他们仍旧在暗中策划致命的进攻,而雷成虎就是圣盟人眼中最大的绊脚石之一!

  “最糟糕的局面,就是圣盟大军冲破帝国军的防线,肆虐星海中央,甚至释放出了封印几十万年的盘古族——我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比这更坏的结果吧?”

  血色心魔不说话了,再度沉入李耀脑域的最深处。

  不出半个小时,所有公开审判的政治犯,和秘密审判甚至没有经过任何审判就软禁到这里的人,统统被释放出来。

  除了极少数“幸存者”之外,绝大多数圣盟战俘也统统被刑事犯杀戮殆尽。

  地面上的搜索也有了结果——东方磊果然没死,生命力极其强悍的他在一具破破烂烂的隐形逃生舱帮助下跌落到神威狱以东八十公里处,在冰天雪地中苟延残喘。

  当然,此刻是死得干干净净,连一缕残魂都没有留下。

  随着一号能源基站的四座反应堆恢复运转,神威狱各处都大放光明,防御符阵再度激荡出了耀眼的电弧,恢复基础防御能力。

  至此,雷成虎控制住了神威狱的每一根主要“血管”和“神经”,能够以“神威狱之主”的身份,迎接厉灵海的到来了。

  厉灵海自然没想到神威狱会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即便神威舰队已经接受雷成虎的节制,不用深空舰队打半场恶仗,帝国皇后的眉头却始终皱得和一潭死水般。

  和李耀联络上之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究竟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李耀瞪大眼睛,低吼道,“我也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不是说一切尽在掌握,每个环节都精确到极点,绝对不会出错的吗?那我倒是要问问——这么多圣盟间谍究竟从哪儿冒出来的!

  “您都不知道我面临的困境有多尴尬又有多危险,才刚刚潜入神威狱,正欲施展出浑身解数,无声无息地潜入时,神威狱就警铃大作了,就有无数囚犯和战俘都像是疯子一样冒出来了!

  “我真是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险些将自己的神魂活活焚烧殆尽,才勉强救出雷成虎将军,之后形势所迫,我又不得不审时度势、随机应变,将自己的勇气和智慧都发挥到极限,和神威狱内外各方势力斗智斗勇、借力打力,最终单枪匹马,力挽狂澜,一一折服这些家伙,圆满完成任务!

  “我并不是说自己劳苦功高,更没有半点邀功请赏的意思,但这次破绽百出、险象环生的行动真是消耗了我十几二十年的功力,令我元气大伤,虚弱至极,不知道要帝皇古墓中的多少灵丹妙药才能补得回来。

  “现在雷将军窝在神威狱里不肯出来,我也累得快垮掉了,没办法把他硬架出来——就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