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38章 拼了吧!

第2238章 拼了吧!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当然不可能,仅仅是发泄一下怨气而已。

  即便帝国对待他们这些偏远世界的杂牌军再苛刻,他们都不可能叛逃到圣盟的。

  因为加入圣盟的代价就是剥夺七情六欲,无法随心所欲地主宰自己的意志,这比杀了他们都要难受。

  更何况圣盟内部只有分工不同,并没有高低贵贱,彼此都以“兄弟”和“姐妹”相称,都号称是“诸神的羔羊、工具和使者”,即便拥有通天彻地、移山倒海之能的超级强者,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亦是平起平坐。

  韦光辉怎么说都是一名资深元婴,是赤云界的霸主和赤云舰队的最高指挥官,是一名野心勃勃、充满强烈欲望的修仙者,怎么可能舍弃现在的一切,逃到圣盟去过那种淡出鸟来的生活?

  韦光辉不可能叛逃,别的杂牌军首领和地方武装的头目也不可能叛逃,四大选帝侯家族就吃准了他们这一点,对他们肆无忌惮地盘剥和压榨,把他们当狗一样呼来喝去,又当猪一样欺骗,是可忍,孰不可忍……

  韦光辉气喘如牛,瞪圆了充血的双眼,死死盯着兀自在半空中漂浮的名单,恨不得一把夺过,将这张名单扯得粉碎。

  名单是玄光勾勒出来的虚拟物品,自然不可能被他撕碎。

  正如他明知道四大选帝侯家族的图谋,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脖子上的绞索越来越紧。

  除了忍,还能如何?

  “父亲,我们真的要乖乖交人吗,您看看这份名单上面,可都是赤云舰队的关键角色,很多人都牵扯到支持我们韦家上百年,忠心耿耿的老兄弟,更有不少军官在过去十年的血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甚至无数次挽救过赤云舰队!”

  韦光辉能忍,忍不了的却大有人在。

  第一个跳出来的便是他的副官,也是他最看好的次子韦元甲。

  韦元甲平素是个心机十分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中年人,相当注意分寸,在军中从来都以职务和军衔称呼,此刻却将“父亲”两个字搬了出来,可见心底也恼怒到了极点。

  韦元甲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名单最后一行名字道,“父亲请看,连阿笑的名字都在上面!”

  这份抓捕名单最后一行,赫然是“韦天笑”三个字,正是韦元甲的长子,韦光辉的亲孙子。

  “如果真的按图索骥,将名单上所有人都五花大绑交给特别调查委员会,那就彻底寒了赤云界所有修仙者的心,我们韦家就真的众叛亲离了!”

  韦元甲嘶声道,“今后还怎么带兵,怎么和诸多支持我们家族百余年的修仙者解释,怎么回去见家乡父老,又有谁还会支持我们这样一个没有骨头的家主继承‘界主’之位?

  “三思啊,父亲,三思——”

  “够了!”

  韦光辉狠狠瞪了次子一样,目光阴毒得就像是一条折断了毒牙的蛇,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很愿意教人?你以为我没有‘三思’吗?

  “姓韦的好歹是一名资深元婴,是赤云界的界主,赤云舰队的最高指挥官!连堂堂‘战神’雷成虎见了我,都要拱拱手,口称一声‘道友’!

  “今天,四大选帝侯家族派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金丹期小杂种,搭乘一艘运输舰就敢大摇大摆闯到我的舰队里来,把这张狗屁名单拍到我脸上,就要我把出生入死几十年的老兄弟,还有这些老兄弟的子弟,我们赤云界的未来都交出来!

  “更别说,这里面还有我的亲孙子!

  “这简直是一个狠狠的耳光,把我满口牙统统打掉,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你以为我很想忍气吞声,你以为我愿意打落牙齿和血吞,你以为我不知道交出这些人的后果吗?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你是我的副官,赤云舰队的现状你最清楚,我们被困在一颗鸟不拉屎,连大气层都没有的极不稳定星球上,粮食弹药和晶石燃料都极度仰赖后方的补给,只要后方稍稍咳嗽一声,我们就连狗屎都吃不上热乎的了!

  “别说这里的所有采矿基地统统在圣盟撤离时被完全破坏,就算采矿基地都完好无损,能开采出大量的‘镍融合晶石’,又有什么用?能吃吗,能塞到我们的反应堆里充当燃料吗?

  “不交出名单上的人,就是死路一条,不等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精锐动用武力,我们分分钟就全军覆没了!

  “那个金丹期的小杂种就是算到了这一点,才敢在你老子面前耀武扬威!”

  “但交出名单,同样是自取灭亡,只是死得慢一点,更惨一点而已。”

  韦元甲沉声道,“父亲大人非常清楚,所谓‘血盟会事件’和这份激进分子名单,只是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第一步,只要我们真的交出了名单上的人,他们自然有办法屈打成招,往我们头上随意安插罪名,到时候说我们都有同情激进分子,甚至参与到‘血盟会事件’的嫌疑,那又怎么说?

  “哼,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狼子野心,简直昭然若揭了,无非就是以攻代守,用‘血盟会事件’当成筹码,抵消我们立下的赫赫战功,好在他们摘果子分蛋糕时,却把我们一脚踢回老家去!

  “但我们绝不可能空手而归的。

  “父亲,并非孩儿鲁莽,实在是赤云界已经到了岌岌可危,一触即溃的程度。

  “您知道,赤云自治政府的地方财政,实际上早在去年就崩溃了,更不要说打了十几年仗,赤云舰队有那么多伤残退伍军人要抚恤,其中的原人士兵还好说,但绝大部分修仙者军官背后都有宗派和集团的支持,是我们的基本盘,怎么好拖欠?

  “元老院说得好听,所有伤残退伍军人的抚恤问题统统都由远征军大本营来负责,但每次的抚恤金和退伍金都拖泥带水、极不爽快,后方的伤残退伍军人都等着买米下锅,买晶石来修炼,一天都拖欠不得,害我们不得不用赤云界的地方财政来先填补这个窟窿,甚至向星海中央的各大银行借款来勉强维持——不消说,这些该死的银行,又是那些权贵和门阀的产业!

  “即便如此,越来越大的窟窿,还有一天高过一天的借款利息,都是怎么填都填不满。

  “从舰队到后方,从修仙者到原人,所有人都怨声载道,犹如一触即发的晶石炸弹!

  “现在,官兵们之所以还愿意听我们韦家的驱策,后方各大宗派和集团之所以还愿意源源不断输送物资上来,全都是相信我们的承诺,相信我们能在战争结束之后,为赤云界,为他们争取到足够的好处,争取到‘光复区开发集团’和各大矿业、运输集团的股份,用这些东西,来弥补他们十几年流血牺牲的创伤!

  “但是……现在星海中央这些王八蛋摆明了就是要过河拆桥,独吞战果了!

  “如果我们的人意识到自己打了十几年仗,换来的却是镜花水月和全盘崩溃的经济,连半点好处都没捞着,相不相信,下一秒钟就会发生兵变,你我父子二人还有整个韦家所有族人,都会被愤怒的伤残退伍军人,失望的修仙者甚至是数以亿万计的疯狂原人撕成粉碎,吞噬下去,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韦光辉默然,白惨惨的八字胡抖个不停。

  “或许,这就是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真正目的。”

  韦元甲神色诡谲,指着名单道,小声道,“父亲难道不觉得,这份名单上忠于我们韦家的人稍微多了一点,却没几个忠于黄家的要害人物吗?”

  韦光辉悚然一惊,沉吟片刻,眼睛越瞪越大。

  果然,这份所谓“激进分子名单”上,大多是对他们韦家忠心耿耿的心腹,或者这些心腹的子弟。

  但涉及到赤云界另外一个重要修仙世家“黄家”的人,虽然也有几个,但都是外围成员,无关痛痒。

  韦光辉的心一下子抽紧了。

  韦家并不是从五百年前就开始统治赤云界的,最初的韦家不过是赤云界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修仙家族。

  但赤云界原先的主宰对星海中央的大人物不甚恭敬,总之坚持本土优先的原则,对来自星海中央的商品和投资都抱有极大的警惕,最终被“奇迹崛起”的韦家取而代之。

  换言之,韦家最早也是给四大选帝侯家族当狗,才成为赤云界的统治者。

  只不过,人和狗终究不同。

  狗是越养越熟,越养越忠心耿耿。

  人却是越养越生,越养越忘恩负义。

  两百年后的今天,韦光辉早已忘了祖辈乖乖给四大选帝侯家族当狗的经历,隐隐有不臣之心。

  但他却没忘记,星海中央的大人物们随时可以培养另外一条狗来取代他们,正如当初他们取代更早的“赤云界主”一样。

  同样的事情,在不少偏远世界发生过无数次了。

  在鞭长莫及又没太大价值的偏远世界,养几条不同颜色的狗,让他们狗咬狗——这本来就是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统御策略。

  黄家就是赤云界的另外一条狗,最近一年半载,更是和四大选帝侯家族打得火热,鬼知道这份如此详细的“激进分子名单”,有没有黄家的功劳在内!

  “父亲。”

  韦元甲察言观色,见父亲的脸布满乌云,眼底却充满了既恐惧又愤怒的火焰,趁热打铁道,“咱们不能坐以待毙,死也不能死得这么窝囊——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