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44章 天下义士共诛之!

第2244章 天下义士共诛之!

  李耀、雷成虎和厉嘉陵来到舰桥后方的大会议室时,各支舰队的指挥官已经通过近距离的全息传输,将自己投影在会议室里,略显焦躁地等待着。

  在弱肉强食,武力第一的真人类帝国,每一个大千世界的舰队最高指挥官,即便不是这个世界的实际掌控者,往往也是界主的心腹甚至血亲,是一方水土的利益代言人。

  仰赖星海跳跃技术的不断发展,虽然瞬间移动超大规模的舰队需要消耗大量灵能,但一两艘星舰的来回跳跃,还是可以承受的,很多界主就用这种方式,在前线和自己的老巢之间来回赶。

  得到雷成虎逃出生天的消息,更听说他已经高举义旗,这些受他驱策十多年,对他忠心耿耿的界主和军阀统统赶来,一方面是忠诚,但更重要一点,自然和赤云界的韦氏父子一样,希望雷成虎能捍卫他们的利益。

  “将军!”

  “侯爷!”

  “虎帅!”

  一见雷成虎进来,所有三维立体投影统统立正,先向雷成虎敬了个毕恭毕敬的军礼,随后才以五花八门的方式称呼雷成虎。

  无论怎么称呼,所有界主和军阀的眼里都透露出急迫的期待。

  雷成虎缓缓扫视一圈,出乎意料没有回礼,反而摘下军帽攥在手里,随后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动作——他竟然双腿并拢,腰杆折叠九十度,向这些部下深深鞠了一躬!

  “这是——”

  所有界主和军阀统统大吃一惊,他们投射到第三战区总旗舰铁流号上的仅仅是一道虚影,真身还在各自旗舰上,自然没办法上前搀扶雷成虎,只能结结巴巴道,“您,您这是干什么!”

  “军议正式开始前,先容我向大家表达最深重的歉意。”

  雷成虎弯腰谢罪的姿态足足保持了三秒钟,这才重新直起腰杆,戴回军帽,整了整衣冠,沉声道,“别误会,我并不仅仅是向诸位表达歉意,更是向诸位麾下血战十余载乃至壮烈牺牲的帝国儿郎们表达歉意。

  “我曾经向你们,向聚集到我战刀之下的每一名儿郎都保证过,我会带领他们夺取所有胜利,我会让他们死得其所,即便他们轰轰烈烈战死了,他们的牺牲也能换来自身的荣耀,血脉的崛起,家乡的未来!

  “我保证过,我会让元老院兑现战前的承诺,给予我们这些昔日毫不起眼的‘杂牌军、乡巴佬、乌合之众’应有的尊重、荣誉、战功和利益,我会在帝都建起一座一万米高的通天碑,每一个牺牲者的名字,都可以在上面清清楚楚找到!

  “这一切,我统统保证过,用我雷成虎的生命保证过!

  “但是……

  “我令大家失望了,我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一个月前,我曾向去元老院,以和平的方式让他们听到前线的声音,听到我们的声音!但元老院以一种最冷漠,最羞辱,最惭愧的方式,拒绝了我们合情合理的要求,把我们所有人——生者和死者十几年乃至上百年的努力,上百年的牺牲,上百年的忠诚,上百年的无私奉献和爱过精神,统统砸个粉碎,踩到泥潭里,碾压得比尘埃还要低!

  “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第三战区每一名英勇作战的官兵,对不起过去百年在我的号召下,扛着三星闪电战旗不断冲向毁灭的英灵,对不起每一个曾经相信我的人!”

  说到这里,雷成虎这名“战神”的眼眶竟然红了,声音都颤抖起来。

  “将军!”

  “侯爷!”

  “虎帅!”

  即便在冷酷无情的修仙世界搏杀成了一方大佬,这些军阀和界主的心肠早已如钢似铁般冰冷和坚硬,但听到雷成虎这番震撼心灵的歉意,他们还是忍不住心潮澎湃,激动道,“这、这不怪你,我们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只可惜元老院中豺狼当道,险些连你都陷落进去!”

  “失败者才说‘尽力’,胜利者只想着怎么去赢!”

  雷成虎眼眶通红,为英灵流淌的混浊眼泪还在眼角,整个人已经从沉痛悲哀变成了杀气腾腾,咬牙切齿道,“过去一个月的事实证明,和平和稳妥的道路已经彻底断绝,不仅仅我们这些前线军人,连帝国乃至皇帝陛下都陷入极大的危险中。

  “身为修仙者和帝国军人,我们必须鞠躬尽瘁,豁出一切,绝不仅仅在‘尽力’面前就退却,形势如此危机,只能换一条路走了!

  “此时此刻,我不是什么将军、侯爷和虎帅,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修仙者和帝国军人,只是和诸位一起出生入死至少十几年的兄弟!

  “我雷成虎将诸位兄弟都召集到这里来,只想问诸位一个问题——诸位还愿不愿意再相信我一次,最后一次!”

  雷成虎的视线充分诠释了“虎视眈眈”四个字的含义。

  所有军阀和界主忙不迭点头:“愿意,当然愿意,别说一次,一百次都绝对相信!”

  “一次,只要最后一次就够了,因为我绝不会再让你们失望,绝不会再让任何一个儿郎白白牺牲,绝不会再让那些猪狗和豺狼侵犯到任何一点,应该属于你们的利益!”

  雷成虎深吸一口气,闪电般的目光再次环绕一圈,目光之强烈,几乎要将所有全息投影统统撕碎,这才不慌不忙道,“具体情况,我在密函中已经和大家都介绍过,这里不再赘述,既然大家都愿意相信我,带着精锐豁出一切到这里跟我干,你们就是建设新帝国的中坚力量,我也愿意毫无保留地相信大家!

  “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拼死从帝都,从陛下身边逃出来的李耀道友,他曾经是陛下的贴身侍卫,现在被陛下授予了‘特使’的身份,带来了陛下的密诏!”

  李耀轻轻咳嗽一声,挺身而出,周身激荡出了淡淡的灵焰,淡金色的灵焰将漆黑的双眼烘托得更加深不可测。

  “见过李特使!”

  不管这个蹊跷冒出来的“李特使”和“密诏”究竟是真是假,至少黄金大鹫和李耀的绝强实力是不会骗人的,这些军阀和界主都是何等机敏的人物,自然知道这个“秃鹫李耀”是革新派的核心人物,一旦成了大事,假的都要变成真的。

  当下对李耀毕恭毕敬施礼,坐实了他“天使”的身份。

  李耀神色肃然,并不回礼,反而双手合拢,化作一朵缓缓盛开的莲花模样,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一枚玉简。

  小心翼翼、郑重其事的模样,好像这枚玉简中蕴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宝物。

  众人微微一怔,再看这枚镌刻着三星闪电战徽和皇家符文的玉简,顿时明白是什么东西,心底不由一跳。

  雷成虎垂着眼皮道:“诸位将军,请接密诏吧!”

  密诏并不是正式的圣旨,真人类帝国也没有古修时代诸多王朝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倒是不用磕头跪拜那么复杂。

  诸多军阀和界主统统将拳头贴住心口,凝神静气地等待着。

  李耀口中念念有词,双手瞬间变幻了几十道手印——这都是宫廷里的礼节和手法,是厉灵海临时教他的,以他化神级数的领悟和模拟能力,自然施展地分毫不差。

  随着手印不断变幻,这枚雕龙刻凤的玉简也微微发光,忽然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竟有一道道蛟龙形态的流光从玉简中呼啸而出,朝四面八方腾空而起。

  华丽的声光电效果足以证明,这枚玉简乃是皇家炼器师呕心沥血炼制,真正来自深宫大内的皇家用品。

  李耀的咒文念到末尾,双手一合,玉简中立刻激荡出一道光幕,光幕四周以三星闪电流纹装饰,上下还有玄奥繁复的蛟龙隐隐流动,而正中间的内容赫然是——

  空的。

  这道所谓“密诏”,竟是空空如也,上面半个字都没有!

  所有军阀、界主和舰队指挥官都目瞪口呆,不明就里地看着李耀。

  “以陛下现在一举一动都被牢牢监视的处境,若是密诏上有半个字在,诸位以为我能带出皇宫和帝都么,即便真被我带出来了,一旦被发现,陛下又焉有命在?”

  李耀冷冷道,“这份‘无字诏’,足以说明陛下的处境之艰难,和那些奸佞叛逆的嚣张跋扈了!”

  “没错,诸位看清楚这份‘无字诏’的大印,是真有陛下的神魂烙印在里面,印已经有了,如果要弄虚作假的话,随便写几个字上去都行。”

  雷成虎沉声道,“但陛下正是想用这份‘无字诏’,表达自己的处境和愤怒,这份密诏上说的究竟是什么,诸位心里难道还不清楚吗,那就让李特使明明白白说出来吧——这都是陛下的原话。”

  众多军阀和界主面面相觑,仔细想想也有道理,再次将目光转向李耀。

  李耀眯起眼睛,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权臣奸逆,欺君罔上,结党营私,败坏朝纲,敕赏封罚,皆非君意,普天之下,星海之内,忠义之士共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