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50章 被黑暗祝福的舰队!

第2250章 被黑暗祝福的舰队!

  卫队成员扭曲的面孔和嘴角的白沫,令他们像是被怪诞而狂热的火焰笼罩,丧失了原本的理智。

  又像是在脑域深处被注入了一种全新的东西,呈现出和普通厉家修仙者截然不同的气质。

  三号星门控制中心的主管下意识将微型矢爆枪对准卫队,结结巴巴道:“干、干什么!”

  没等他扣下扳机,对面四五台晶铠的攻击法宝同时绽放出妖异的光芒,四五道蕴含着强大火焰灵能的玄光同时击中他持枪的右手。

  强大的火焰灵能瞬间窜入微型矢爆枪中,引发晶石弹药的失控爆炸,将星门主管的右手和手肘以下统统化作一团岩浆。

  “啊!”

  星门主管看着自己飞快融化,如橘红色的烂泥般洒落到地上的血肉,发出痛不欲生的惨。

  他原本就不是战斗型修仙者,在撕心裂肺的剧痛和二三十台晶铠的威压之下,彻底丧失了抵抗的意志,却是单膝跪地,抱着完全熔化,只剩下焦黑残骨的右臂,疼得冷汗直流,不住抽搐,几乎休克。

  “轰轰轰轰轰轰轰!”

  控制中心内原本也有两名值班的守卫,和这批擅闯进来的卫队似乎不是一路,刚刚抽出矢爆枪想要反击,却是被对方疾风骤雨的攻击打得一路后退,晶铠碎片不断飞溅,最后重重撞进了星空之门的操作台,化作两道耀眼的火花。

  所有导航员、调度员和操作员都吓得面如土色,控制中心的空间并不大,根本无处可逃,只能乖乖高举双手投降。

  唯一那名没穿晶铠的卫队首领大步上前,走到脸面惨白,哆嗦不止的星门主管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看着他。

  “你,你们竟然敢——”

  星门主管从对方冰冷的眼神中就看出了对方的意图,却是怎么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这句诘问与其说是呵斥,倒不如说是深深的疑惑。

  “为了新帝国的未来,我们已经将生死荣辱都置之度外,没什么不敢的!”

  卫队首领抽刀在手,高高扬起,暴喝一声,霹雳般的刀芒从星门主管的左肩斜斜切入,一路向下直到右腹,竟然将星门主管一刀两断!

  头颅依旧连着大量器官,星门主管一时间还没死去,却是在天旋地转之间,看到监控光幕上的一切。

  只见叛变的卫队带着十几名他从没见过的神秘人物鱼贯而入,取代了三号星门原本的调度和操作员。

  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行家里手,以行云流水的动作指引着未知星舰的跳跃,效率竟然比三号星门原本的工作人员都高。

  在他们水银泻地般的操作下,越来越多未知星舰跃出虚空,跳跃点精妙到了极致,彼此既不至于太过靠近产生干扰甚至重叠,也不会太过疏远被敌人穿插分割、各个击破,却是不远不近,一摆脱时空涟漪的困扰,就可以组成最森严的战阵!

  一开始都是那种黑色涂装,无声无息,最大程度收敛空间涟漪的隐形型号,就像是浑身涂满泥浆的沼泽鳄鱼。

  随着“沼泽鳄鱼”越来越多,逐渐凝聚成坚不可摧的战阵,更多大型武库舰和超巨型巡航母舰争分夺秒地冲撞出来,毫不掩饰自己的存在,恍若一头头数万吨重的杀人巨鲸,高高跃出海面。

  在陷入无尽黑暗之前,星门主管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便是那些鳄鱼、剑鱼、鲨鱼和巨鲸同时朝谷雨界守备舰队的方向,发射出去一道道五彩斑斓的流光。

  数十道流光就像是他此刻的神魂波动和心跳曲线,又平又长。

  然后,他的神魂就彻底消散在浩瀚的星海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

  此刻的谷雨舰队,就像是刚刚的三号星门那样乱作一团。

  作为厉家自治领中资源最富饶的大千世界之一,谷雨界的防御自然是厉家战略的重中之重。

  谷雨舰队的装备和人员配置,在全帝国上百支舰队中,都是排得上号的。

  要命的是,为了加强帝都的防御,谷雨舰队在十二小时前刚刚抽调了三分之一的舰队增援帝都,这支增援部队带走了大量弹药和燃料,并造成了谷雨界本土防御体系上,一些微不足道,二十四小时内就可以弥补的漏洞。

  谁能想到,叛军会在如此尴尬的时候,突然杀出来?

  谷雨舰队的力量削弱了至少三分之一,叛军却凝聚了帝国外围几十个中小世界的精锐,并且由帝国赫赫有名的“战神”雷成虎统帅!

  更何况,战争并非数字的游戏,胜负并不是由干巴巴的账面数字来决定。

  过去十几年乃至上百年间,帝国对圣盟的战争中,为了最大程度保存自己的实力,四大选帝候家族往往会让帝国外围世界那些乡巴佬和杂牌军冲在最前面充当炮灰,等炮灰付出无数牺牲啃下硬骨头之后,自己的部队才大摇大摆出来抢夺战功,轻轻松松地摘取胜利果实。

  这就造成了一个悖论。

  舰队是打出来的,强兵是杀出来的,一味保留实力让炮灰冲锋在前,自己从没经历过真正的铁血和火焰考验,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精锐,往往空有最先进的星舰,却缺乏血战到底的战斗意志,和丰富的作战经验,是虚有其表的花架子。

  而一百支炮灰舰队中,或许九十支都被打垮打残,打得彻底崩溃被取消番号了。

  但总有那么十支运气比较好的炮灰舰队,会在残酷的修罗血战中,用敌人的刀剑慢慢磨砺自己的爪牙和犄角,吞噬敌人的尸体,强化自己的血肉和骨骼,悄无声息地从炮灰,成长为穷凶极恶的魔王!

  很不幸,谷雨舰队就是典型的前者,而以惊雷舰队为核心的远征军第三战区联合舰队,就是不折不扣的后者。

  谷雨舰队装备着帝国最先进和最强大的星舰,但过去几十年里他们一直驻扎在谷雨界,名义上肩负着捍卫航道和跳跃点的重任,实际上哪有半个不开眼的星盗、天魔或者随便什么妖魔鬼怪敢来厉家腹地送死?

  除了越来越敷衍了事的例行演习之外,这些星舰所装备的,耗费巨资和无穷资源炼制出来的,帝国最先进的晶磁炮、玄光炮和火神炮,根本从未沾染过一星半点的血渍。

  同样,谷雨舰队的各级指挥官,几乎都由厉家子弟担任,不少指挥官的境界极高,即便一艘小小驱逐舰的舰长,往往都拥有金丹期的实力。

  但这些结丹、金丹乃至元婴的境界,往往都是无穷无尽的天材地宝和高纯度晶石堆砌出来,他们根本没经历过真正的考验,即便家族内部的勾心斗角再激烈,即便如“孽土乐园”之类的试练场地再逼真,又怎么比得上整片宇宙都熊熊燃烧,所有人的鲜血统统沸腾的最前线?

  惊雷舰队正好是他们的反面。

  这是一支将修仙者“优胜劣汰、强者为王”八字信条发挥到极致的毁灭舰队。

  这支舰队中的每一艘星舰,都曾经面临过至少十艘圣盟星舰的包围,然后又拖曳着伤痕累累的躯体,硬生生从敌人的包围中冲撞出来。

  这些星舰上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他们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势力,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的拳头、牙齿和刀剑。

  他们的筑基、结丹乃至元婴境界,并不是在自家设施齐备、环境优越、医疗团队随时候命的修炼基地中堆砌出来,而是在战场上,一边吃着圣盟人的肉,一边喝着圣盟人的血,或许胸口还插着圣盟人的战刀——在这种环境下,艰难突破的。

  曾经加入这支舰队的一百名修仙者中,九十九个都已经在艰苦卓绝、残酷至极的战场上死了,然而他们阴魂不散的意志和穷凶极恶的欲望,却统统化作黑暗的祝福,缭绕到了剩下一名生还者的身上,令最后一人从九幽黄泉的大门口奇迹般地爬回来,来吞噬整个世界!

  这样的谷雨舰队,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样的惊雷舰队,杀气腾腾地出现。

  “敌袭!”

  “敌袭!”

  “敌袭!”

  谷雨舰队的每一艘星舰上,都激荡着这样毫无意义的废话,和监控法宝刺耳的警报夹杂到一起,愈发吵闹得人心惶惶。

  旗舰的本能反应就是向其余大千世界乃至帝都求援,但所有对外通讯都瞬间被强烈干扰,所有求援信号统统被卷入混乱的湍流中,不知是否真的传送到了外界。

  经验老辣的雷成虎岂会容谷雨界驻守舰队轻易发出求援信号,第一批跳跃到这里的部队中,就掺杂了大量灵磁干扰舰。

  厉灵海亦早就渗透了谷雨界的不少灵网信号发射基站,将这些基站的精确坐标统统通过李耀转告雷成虎,令第一波次的干扰打击极其高效,几乎瞬间切断了谷雨界和外界的通讯。

  当谷雨舰队终于在仓促间摆出迎击阵型,朝惊雷舰队杀过来时。

  惊雷舰队已经有四分之一的星舰从空间涟漪的波澜起伏中恢复,还有四分之一缓缓穿越了四维空间的缝隙,另外一半星舰正在穿越途中。

  即便最蠢的指挥官都知道,这是消灭惊雷舰队最好的,甚至唯一的机会。

  但这时候,三号星门主管刚刚看到的数十道五彩斑斓的流光,也在浩瀚星海中拖曳出上千公里长的光焰,恰似一蓬小小的流星雨,出现在谷雨舰队的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