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59章 赌过了火!

第2259章 赌过了火!

  谷雨界远离恒星的星海外围,恒星辐射微弱到近乎于无,常年幽暗冰冷的宇宙沼泽中,一场血腥的追逐和剿杀正在进行。

  谷雨舰队残兵就像是惊慌失措的小兽,拼了命像更遥远,更黑暗,更冰冷的宇宙深处逃窜,甚至不顾一切想要发动星海跳跃,逃到厉家所属的其他大千世界去。

  惊雷舰队速度最快的驱逐舰则像是锋利的牙齿,从四面八方不断撕扯逃亡者最柔软的腹部,在他们四周出现空间震荡的涟漪之前,先在他们的星舰外壳上撕裂一道道恐怖的创口,逼迫他们停止星海跳跃单元的运转,降低常规巡航速度,硬着头皮和追逐者纠缠在一起。

  然后,就轮到黄金大鹫等等巨神兵大显神威的时候。

  在己方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李耀一次次驾驭黄金大鹫突入谷雨舰队残兵的星舰,斩舰刀就像是撬罐头的起子般,轻而易举撬开一层层装甲。

  ——只要被黄金大鹫钻到星舰内部,几乎没任何力量能阻挡他横行霸道,大杀四方。

  李耀倒也并不故意杀伤太多修仙者,却是长驱直入,以自己对星舰最深入的洞悉,直接破坏能源中心,令一艘艘星舰五光十色的灵能护盾和动力单元统统黯淡下来,彻底丧失战斗力,只能乖乖被对手俘虏。

  时隐时现的金芒,变成了谷雨舰队残兵心中最大的恐惧,亦成为惊雷舰队官兵口中最嘹亮的欢呼。

  在惊雷舰队的强大攻势和李耀不可阻挡的破袭之下,这股残兵就像被鳄鱼拖入沼泽的小兽般,挣扎越来越微弱。

  忽然,仿佛有一道诡异的波动传遍了所有残兵的星舰,谷雨舰队所有星舰四周统统浮现出了白惨惨的光芒。

  连那些即将脱离战区的星舰都主动降低了速度,将灵能护盾和动力单元都缓缓关闭。

  正高举战舰刀,准备侵入新一艘星舰的李耀眯起眼睛,不一时,就收到来自后方的消息——谷雨舰队和雨神星地面部队统统投降了,厉家的态度一百八十度掉头,愿意支持革新派的正义之举,共同发出“革新帝国”的吼声!

  ……

  惊雷舰队旗舰“铁流号”上。

  作为远征军第三战区的联合总旗舰,铁流号常年搭载着三五台巨神兵,自然拥有设施齐备的巨神兵检修和保养中心。

  李耀的黄金大鹫,就暂时以“铁流号”为巢穴,激战过后,必须要在这里进行最全面的养护,补充弹药并注入新的燃料,才能纳入乾坤戒中。

  一爬出巨神兵,就看到四面八方无数双眼睛充满敬畏地看着自己,无论惊雷舰队还是第三战区其余几十个大千世界的强者,统统对李耀这名“天使”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秃鹫李耀”的光辉形象,总算渐渐竖立起来了。

  李耀还来不及向众多官兵点头致意,和蔼微笑,更来不及检修巨神兵,就被雷成虎召唤去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不过当他来自雷成虎的指挥室时,却发现指挥室里只有雷成虎一人,并没有联合舰队的其他指挥官——连全息投影都没有。

  “厉家妥协了,第一局赌赢了。”

  雷成虎双手交叉,血肉手指和钢铁手指重叠在一起,冰冷的目光越过双手,凝视着李耀道,“最新的消息是,厉家现任家主,四大选帝侯之一,有‘银狐’之称的厉建德突发重疾,人事不省,完全无法处理家族事务,却是由皇后殿下的父亲厉明轩暂代家主之位。

  “厉明轩刚刚当上临时家主,立刻命令谷雨界守军投降,并表达了对革新派和我们前线浴血官兵的深刻理解和绝对支持,支持我们发出正义的呼声。

  “这件事,你事先知不知情,有什么看法?”

  “啊?”

  李耀飞快眨巴着眼睛,“老家主厉建德突发重疾就要翘辫子了,然后新家主是皇后殿下的父亲,还一上位就宣布和革新派全面合作?这个这个,难道皇后殿下自信满满的厉家内应,就是她的父亲,咱们帝国的‘国丈’厉明轩?感觉有点怪啊!”

  “你真不知道?”

  雷成虎察言观色,仔细分析着李耀的表情,微微有些意外,两条粗眉重叠到一起,“看来皇后殿下并没有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这个心腹啊!”

  “都说了,我和皇后殿下并不是太熟,仅仅是普通朋友而已,哪里算什么心腹!”

  李耀挠着下巴颌,沉吟道,“总觉得进展太过顺利了一点,我们才刚刚打过来,老家主就快挂了,皇后殿下的父亲就成为了新的家主,而且对厉家上下有这么强的控制力,能一下子让谷雨界所有守军统统投降?这个内应也太……厉害了吧?”

  “不是新家主,而是临时家主。”

  雷成虎敲着桌子道,“有件事要提醒你,四大选帝侯中最年长的‘银狐’厉建德,是帝国政坛上出了名的老不死,早在百年前因为身患重疾卸任帝国首相一职后,据说就一直有十分严重的健康问题,整天半死不活,苟延残喘。

  “但苟延残喘了一百年,也没见他真的去死,反而是昔日的一个个宿敌,以及这一百年觊觎他的位置,纷纷跳出来的敌人,统统死得一干二净。

  “甚至有传言说,这个老不死的根本没有重疾,而是修炼了特殊的秘法,以自己平日的健康和最后的生命为代价,换取在关键时刻,依旧能保持分神期的恐怖境界!”

  李耀悚然一惊:“分神期!”

  “没错,修炼到元婴境界,从力量和计算力的强度上来说,已经达到人体的极限,从化神开始,就渐渐突破‘人类’二字的限制,朝着传说和神话的方向发展,所谓‘分神’,更是恐怖到不可估量,现在帝国最强的修仙者,便是分神境界,‘银狐’厉建德站在整个帝国修仙界的巅峰,一百年都没死,哪有这么蹊跷,这时候病到要死?”

  雷成虎仔细分析道,“而这位‘国丈’厉明轩,老实说,并不是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资质只是平庸,厉家一名普普通通的长老而已,哪有本事从老不死的银狐手里抢班夺权?就算勉强被他篡夺了权力,也没理由这么快就摆平厉家所有人,进而命令谷雨舰队投降的。”

  李耀眼珠一转:“了解,是傀儡!”

  “没错,我估计十有八九,厉明轩只是‘银狐’厉建德推到台面上的傀儡,精挑细选出来背黑锅的可怜虫而已。”

  雷成虎面无表情,淡淡道,“现在厉建德假装重病在身,不省人事,大权旁落,将厉明轩摆到台面上当傀儡,代表厉家全力支持革新派。

  “一旦革新的浪潮真的席卷整个帝国,厉家自然能捞取大把好处,至少能保住现在的身家和地位。

  “但如果势头不妙,革新之火竟然要被扑灭的话,哼,这头‘不省人事’的老狐狸肯定会第一时间生龙活虎跳出来‘大义灭亲’,将自己的亲儿子厉明轩和亲孙女厉灵海统统干掉,代表厉家‘拨乱反正’,剿灭革新派!

  “如此一来,两头站队,立于不败之地,怎么都不会亏的。”

  李耀认真思索片刻,不由点头道:“‘银狐’厉建德,果然好手段!”

  “但你家皇后殿下,手段岂不是更加高明?”

  雷成虎的目光牢牢黏在李耀脸上,幽幽道,“我原来一直在猜,皇后埋伏在厉家的内应究竟是谁,谁有这个手腕和实力去挑战‘银狐’厉建德,进而掌控整个厉家?没想到皇后的内应竟然就是厉建德本人,那自然能在瞬间取得厉家的全面支持了。

  “当时形势逼人,每分钟都处在千钧一发、万劫不复的边缘,也没时间去细细琢磨,但现在大局稍定,仔细思索,却发现整件事是说不通的——如果皇后早就取得厉建德的支持,根本不用在谷雨界真刀真枪打得这么激烈,而假设皇后并没有取得厉建德的支持,她又是怎么在短短半天之内,做到这一点呢?

  “我将自己代入到皇后的角色中,深思熟虑,反复推演之后,终于想到了唯一的办法,一个……和我在神威狱的策略如出一撤,却更可怕百倍的办法。

  “李道友,你,想到了吗?”

  李耀的双眸仿佛陷入幽深的血池,血色心魔在脑域深处不断翻滚。

  不一时,深深、深深打了个寒颤。

  雷成虎笑了,笑得和厉鬼一样:“你也想到了。”

  “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

  李耀郑重其事道,“雷将军,请相信我。”

  “我相信你,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雷成虎深吸一口气,喃喃道,“我的经验、理性和计算力统统都告诉我,想要拯救帝国的话,唯一能走的路就是和皇后合作;但我的直觉又在隐隐提醒我,皇后殿下是个无比可怕,可怕到无法计算甚至无法窥探的人,她和所有修仙者甚至和四大选帝侯都是不同的,没人知道她最终将以何种方式来改造帝国,甚至是……彻底毁了帝国!

  “李道友,大家相处时间虽然不长,而且你说的话很多时候都非常荒谬,但不知为何,我的直觉竟然隐隐告诉我,你说的很多话都是真的,某种层面上,你似乎比皇后殿下本人,更值得信任。

  “我很想知道,倘若有朝一日,你家皇后殿下真的赌过了火,有可能毁掉帝国,你会站在哪边,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