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60章 决战前的“礼物”!

第2260章 决战前的“礼物”!

  李耀深吸一口气,上前两步,将双手撑在桌上,隔着冰冷的金属办公桌和雷成虎对视,一字一顿道:“我不希望看到星海中央生灵涂炭,也不愿意面对一个支离破碎、濒临崩溃的人类文明,更不能容忍圣约同盟那些没有七情六欲和自由意志的血肉傀儡席卷整个宇宙,让我的同胞和子子孙孙,都要对盘古族或者任何一种宇宙神魔卑躬屈膝、三跪九叩!

  “皇后殿下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我就坚定不移地站在她那一边,竭尽所能、拼尽一切去支持她。

  “假设皇后殿下不能阻止这一切,甚至给星海中央带来莫大的灾祸,那么,谁能阻止她,谁能终结一切混乱,我就站在谁那边。

  “归根结底,我并不是忠于皇后殿下或者帝国,而是忠于人类文明本身!

  “雷将军,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雷成虎盯着李耀隐隐闪烁着金芒的双眼看了一会儿,点头道:“我明白了,看来,你和皇后殿下的确不太一样,这倒是令我非常好奇起来,你究竟是什么来历,皇后殿下怎么会培养出你这样一位……不拘一格,别出心裁,独一无二的存在?”

  李耀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却是转移话题道:“雷将军,您觉得皇后殿下‘赌过火’的可能性有多高?无论她再怎么野心勃勃,再渴望至高无上的权力,都不可能和整片星海为敌吧?先不说她能否凭一己之力吞噬四大选帝侯家族,就说圣盟主力舰队还在黑暗中虎视眈眈呢,她会愚蠢和疯狂到这种程度,看不到这一点吗?

  “倘若辛辛苦苦篡夺了帝国的最高权力,结果却被圣盟渔翁得利,岂不是沦为最大的笑话?”

  “我不知道皇后殿下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或许她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底牌、,类似于……你这样的存在。”

  雷成虎淡淡道,“我只知道,对于一个赌徒而已,‘赌过火’的几率是百分之百,赌徒的字典里没有‘见好就收’四个字,无论一开始是赢也好,输也罢,赌徒只会将越来越多的筹码一次次押上去,直到输个精光,输掉自己的血肉和神魂为止。

  “我自己,便是这样一个不可自拔的赌徒,皇后殿下赌得比我还大,现在又尝到孤注一掷的甜头,她真会及时收手吗,我……非常怀疑。”

  李耀和雷成虎同时沉默下来,纷纷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但两人脑海中翻涌的心思,明显是截然不同。

  星海虽然浩瀚,人类的野心却更加旺盛,再多星辰和世界都注定承载不了,非要满溢出来不可。

  就在这时,金属办公桌上的战场通讯仪,激荡出了来自深海舰队旗舰龙渊号的信号。

  白发魔女的形象,如一抹幽魂般,悄无声息出现在两人之间。

  “李侍卫,辛苦了,你的表现非常出色,真是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看来我要重新评估你在整场革新浪潮中的作用,以及你在新帝国中的地位了。”

  帝国皇后厉灵海意味深长地对李耀笑道,随后又转向雷成虎,满面春风道,“雷将军,我已经完成了承诺,代表革新派取得厉家的全盘支持,没有辜负你和所有战士的流血牺牲吧?”

  “皇后殿下算无遗策,自然一切尽在您的掌握。”

  雷成虎不动声色道,“不过,我更好奇的是,您究竟是如何说服‘银狐’厉建德的——如果我没猜错,现在厉家,依旧是厉建德在主事吧?”

  “很简单。”

  厉灵海轻描淡写道,“我和厉建德说,整个革新派还有你和惊雷舰队,统统都被我利用了,厉家完全可以把革新派、雷将军和惊雷舰队当成刀子,捅向东方家,让革新派和东方家两败俱伤,厉家就可以坐收渔利,趁势崛起了。

  “厉建德这条老狐狸苟延残喘了一百年还不死,所为者何,还不是想看到东方家衰败的那一天吗?他岂能不动心?

  “再说,我们这么大一根刺狠狠插在厉家的心腹之间,一言不和就能给厉家来个开膛破肚,摆明了是玉石俱焚的局面,他最终会怎么选,还用说吗?”

  “听上去极有道理。”

  雷成虎道,“那我们又如何知道,这仅仅是花言巧语,并非您的真实想法,您是代表革新派在欺骗厉建德,而不是代表厉家在利用革新派呢?”

  “我当然在利用你们,雷将军不也在利用我吗,大家有着共同的利益,互相利用来达成一致的目的,岂不是最稳固,最牢靠的关系,比任何血缘,亲情或者义理都要可靠?”

  厉灵海理所当然地说,笑了笑,又道,“放心吧,雷将军还有李侍卫,我是真心实意信奉‘革新帝国’的理念,发誓要将一切腐朽没落的势力和体制统统扫除的。

  “我对厉家既没有半点眷恋,更没有任何兴趣,道理很简单——在技术如此发达,文明如此先进,低阶修仙者数量越来越多,明智无论怎么打压都日渐开化的今天,四大选帝侯家族这种类似封建王权的‘家天下’统治手法,实在太落后,太简陋,太脆弱了。

  “这种一人一姓统御天下的方式,即便在古修时代,也往往连一颗星球都无法彻底统治,更别说现在,每个家族都要统治十几个、几十个大千世界,要以仅仅占总人口零点几的家族血裔来镇压其余99%以上的英雄豪杰和草莽龙蛇,这样的统治,怎么可能长久,又如何能够稳固?

  “从这点上来说,即便帝国现行的体制,都比四大选帝侯家族内部的体制要先进得多——好歹帝国拥有元老院,各方利益都要在元老院取得平衡,皇权的衰落也导致杂姓的崛起,很多人多多少少都能发出一些声音,有狭窄崎岖但看得到光明的通天之路。

  “而在四大选帝侯家族的领地,只要不姓厉,姓云,姓东方,就永无出头之日,至于家族内部诸多倾轧,争斗和臭不可闻的规矩,更是多如牛毛。

  “这样万年腐尸般的体制,将领地内所有人的战斗力和创造力都严重束缚,如何能领导帝国走向未来?不过是畸形的怪胎,历史的倒车,即便烜赫一时,终将被毫不留情地碾碎和铲除。

  “我的野心很大,大到整个帝国,整片星海都未必盛得下,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命运,和这样一个必将走向衰落和灭亡的家族捆绑在一起呢?”

  雷成虎和李耀对视一眼,沉吟片刻道:“好,我当然愿意相信和支持皇后殿下,姑且和厉家合作。

  “既然现在已经得到了厉家的全盘支持,下一步又该如何,我们总不能发动厉家的嫡系,和东方家的精锐全面开战吧?”

  “那当然不可能,厉建德也绝不会同意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我们是革新,并不是内战。”

  厉灵海胸有成竹道,“请雷将军放心,在这件事上,我绝对有分寸的,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只诛首恶,余者不问’,先竭尽所能拿下首相东方望,斗垮东方望内阁!”

  雷成虎摇头道:“东方望当了二十年帝国首相,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无论在帝都还是诸多强大的重工业世界都有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关系,又挟‘帝国反击战大获全胜’之威,有‘铁血宰相’的称号,无缘无故要东方望下台,甚至斗垮他的整个内阁——怎么可能?”

  厉灵海道:“如果其余三家一起反对东方家,就有可能。”

  雷成虎冷冷道:“抛开厉家不说,另外两大选帝侯也都是老奸巨猾、七窍玲珑之辈,如何肯撕破脸皮,和东方家为敌?”

  厉灵海笑道:“如果我们有办法令东方望身败名裂,东方家被千夫所指,达到‘国人皆曰可杀’的地步,甚至连东方家内部都有强力人物起来反对东方望,这些个‘老奸巨猾、七窍玲珑’之辈,只怕也要撕破虚情假意的面具,露出‘凶残阴狠,贪得无厌’的真面目,来落井下石,从东方望身上分一杯羹了。”

  雷成虎目光一闪:“如何才能让东方望身败名裂?”

  “血盟会事件。”

  厉灵海道,“一切因它而起,自然也要归结到这件事上,这个阴谋100%就是东方望搞出来的,倘若能彻底揭穿他的罪行,让世人都知道是东方望策划刺杀了一名东方家的元老,那么,无论家族内外,他都万劫不复了!”

  雷成虎哑然失笑:“即便血盟会事件真是东方望一手策划,凭他的智慧和心机,难道会留下半点把柄被我们抓到?”

  “没有把柄,也可以自己创造,反正此事千真万确和他脱不了关系,也不算冤枉了他。”

  厉灵海道,“当然,这是一剑封喉的致命杀招,没有100%的成功率,绝不能轻易施展,在爆出‘血盟会事件’的真相之前,我还为东方家准备了很多‘炮弹’,现在有了厉家的支持,全帝国的传媒和网络都不再是障碍,这些炮弹就可以一枚枚发射出去,把东方家炸个晕头转向,无暇他顾了。

  “雷将军,李侍卫,准备一下,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回到帝都,展开决战了。”

  李耀和雷成虎都微微一怔:“这么快?”

  “快吗,我却是心急如焚,归心似箭了。”

  厉灵海咧嘴微笑,配上满头飘散的白发,就像是复仇的女鬼,“更何况,我在帝都为元老院和首相大人留下一份小小的礼物,眼看……也该上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