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66章 哭皇陵!

第2266章 哭皇陵!

  哭皇陵!

  赵振武浑身一个激灵,踮起脚尖,借着摇曳不定的烛火,朝振臂高呼那人看去,发现竟然是将校学习班里,他这一班的“班长”,帝国远征军甲等战团,中将战团长楚天河!

  这个楚天河在前线就是赫赫有名的“智将”,最擅长出其不意的奇袭,打光了部队落魄到后方来时,又听说他在老家还有几处产业,知道自己实力不济必定保不住,抢先一步统统变卖,也算拿了一笔不少的现金在手上,又擅长投资和经营,情况比别的学员要好得多。

  此公颇有古豪侠之风,最是急公好义,仗义疏财,无论哪位同学遇到困难,以往和他有没有交情,总是第一个出来接济。

  过去小半年里,好几十名窘迫至极的同学,都是受了楚天河的接济,才勉强捱到现在,而楚天河的积蓄也花了大半,快要和他们一样穷得叮当乱响。

  旁人自然不解,楚天河却是笑嘻嘻道——大家都是在修罗战场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么多年血战下来,生死都看淡了,难道连一点铜臭之物都看不穿?

  钱财身外物,飞去复还来,还是战友情更重要嘛!

  此言一出,包括赵振武在内,没有一名同学不服他的。

  此公在将校学习班的威望极高,隐隐是诸多“杂号将军、光杆司令”的首领,一言既出,四下皆静,所有人都仔细琢磨起他的建议来。

  赵振武心思电转,越琢磨越觉得楚天河这个办法好!

  昔日黑星大帝武英奇建立真人类帝国,自然希望帝国能成为古往今来最强盛,最伟大和最悠久的国度,绝不能像星海帝国那样刹那辉煌,瞬间陨灭。

  不说千秋万代,至少像妖族统治星海那样,连绵三五万年吧?

  作为统治的象征,其皇陵的规模自然绝不会小。

  早在武英奇还活着时,就寻找九龙汇聚的风水宝地,依托高山大川兴建皇陵,甚至将整整一座山头都开凿成他巍峨的雕像,俯视极天界、天极星的大好河山。

  据说整座地底陵墓更是如迷宫般错综复杂,足可以容纳整整一支军队!

  黑星大帝驾崩之后,历代陛下都安葬在这里,皇陵的规模也不断扩大,连绵成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市。

  不过,真人类帝国终究不是几万年前古代那些封建王朝,经历了星海共和国的文明开化之后,从上到下很多观念都发生变化,并没有什么“皇陵神圣不可侵犯”的说法。

  反而,在黑星大帝武英奇还活着时就规划将皇陵建设成整片星海的精神中心,地上建筑的主体,除了陵寝之外,就是“帝国博物馆”,专门宣扬真人类帝国的丰功伟绩,以及修仙大道的无上光辉。

  早五百年,皇权强盛时,每天都有浩浩荡荡的谒陵队伍从星海四周赶来,甚至帝国以明文法律的形式规定,每一名修仙者此生至少都要到帝都来参拜皇陵一次。

  后五百年,皇权衰落,四大选帝侯家族当然不希望黑星大帝武英奇的阴影仍旧如此浓烈,这条法律逐渐被荒废和抛弃。

  但皇帝陛下至高无上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再怎么跋扈的权臣,倒也不能阻止人们来谒陵,那等于把自己隐形统治的合法权都给否定掉了,反而会激起大众的抵触和反抗。

  所以,今天的皇陵和帝国博物馆,依旧每天人潮汹涌,游人如织,有来自星海各地上百个大千世界的朝拜者。

  很多朝拜者和游客长途跋涉而来,自然不可能看一眼就走,却会在皇陵周围的城镇中住上十天半个月,慢慢游览博物馆和整个帝都,真个是热闹无比。

  上千名帝国军现役的将军,皇帝陛下最忠诚的战士,在皇陵之中,对着黑星大帝武英奇的陵寝大哭一场——肯定会闹得惊天动地,被全天下知道的!

  最妙的一点是,现在极天界、天极星大搞戒严,各处都是四大选帝侯家族的嫡系,如皇宫、元老院、政府各个部门之类的要害,统统都被围个水泄不通。

  他们这些虎落平阳的光杆司令自然是冲不进去,只怕离元老院还有几十里地,就被人拿电棍和麻醉枪放翻抓起来了。

  但驻守在皇陵的部队,却不是四大选帝侯家族的嫡系,而是——御林军!

  这是再自然不过的道理,御林军的绝大部分成员都是宗室,是姓“武英”的,是黑星大帝武英奇和历代陛下的子子孙孙。

  祖宗的陵墓,他们不守,谁来守?

  说来可笑也有点讽刺,放眼整个真人类帝国,数百个大千世界、上千颗丰饶星球,可能也只有皇陵,还掌控在御林军手里了。

  而赵振武这些杂号将军,光杆司令,现在被编入“皇家高等军官学校”,就属于御林军系统,更准确说,他们都是“御林军预备役”!

  皇陵,是他们的地盘!

  此事大有可能成功!

  一时间,赵振武浑身的鲜血都往脑袋上涌,呼吸都忍不住粗重了三分。

  身边的同学贺鹏,还有周围所有杂号将军,亦是群情激奋,议论纷纷,都为楚天河的主意叫好。

  却也有人迟疑道:“动静闹得这么大,会不会引起元老院方面的激烈动作,现在帝都正大肆搜捕血盟会分子,该抓的不该抓的,都被抓了一大串。”

  楚天河大声道:“我等都是一无所有的待死之人,抓起来关到暗无天日的黑牢里又如何呢?和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同吗?就算是杀头,好歹还能闹个痛快!”

  又有人道:“御林军怎么说,我们这么大群人,必定引起注意,团体谒陵都是要提前申请的。”

  楚天河道:“御林军都是宗室,很多还是我们现在的同学和教官,虽然大家平时在‘皇家高等军官学校’里多有摩擦,但都是小事,也算‘不打不相识’了。

  “宗室和我们是同病相怜,都痛恨四大选帝侯家族的跋扈,如果有机会让四大选帝侯家族丢乖露丑,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再说,我们去向他们的祖宗哭诉,是表达自己对皇族、对武英家的无比忠诚,他们又岂会阻拦呢?

  “这点,诸位同学尽可以放心,我和御林军的几名宗室都有小小交情,我去说,这件事绝没有问题,现在就看大家有没有这个胆量,是愿意继续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稀里糊涂地活着,然后像周将军这样凄惨无比地死去,还是要奋起反击,拼死一搏了!”

  赵振武涌到脑袋里的血统统沸腾起来。

  恍惚间,又看到早先东方家典当行里那张趾高气昂的鉴宝师的脸,又看到护卫和闲汉疾风骤雨的拳头,又看到从自家屋里走出来那不尴不尬的男人,又听到老婆冷若冰霜、无可奈何的笑声。

  一张张脸,一声声冷笑,讥笑,惨笑,统统撕碎,又变成战场上的一颗颗炸弹,和老兄弟们临死前的一声声惨叫。

  “富贵呢?老大,我们到前线来这样拼死拼活,究竟为了什么啊!”

  “拼了!”

  赵振武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攥紧拳头怒吼一声,“老子在前线连圣盟人都不怕,回到后方还怕这些狗杂种什么?和他们拼了,死就死,几年前要是能在前线死个轰轰烈烈,哪有这么多鸟事!”

  “没错!”

  楚天河双眼一亮,高声道,“振武兄说的不错,修仙者没有怕死的,我们多少兄弟都在前线死得轰轰烈烈了?我们即便是死,也要和他们一样,死个名堂出来!”

  “就请楚大哥当我们的总指挥,‘哭陵大将军’!”

  赵振武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我们一起去皇陵,闹个天翻地覆!”

  此言一出,万众欢呼,苦闷已久的杂号将军们无不响应,令赵振武又品尝到几分昔日一呼百应的滋味,刚刚还伛偻着的身形,一下子挺直了,气壮了!

  楚天河微微皱眉,沉吟片刻,点头道:“好,此事一旦真的闹大,为首者势必凶多吉少——但被逼到这份上,却也顾不了这么许多,杀头,就杀头!

  “更何况,拼掉楚某人这颗脑袋,要是能为大家闹一条出路,让元老院还给我们应有的尊严和待遇,却也划算!

  “诸位兄弟,诸位道友,这‘哭陵大将军’的职位,楚某就当仁不让啦,要是都愿意相信我的,一切听我的调度和安排,明天我们就去见历代陛下,见我们修仙者的祖宗,黑星大帝武英奇!”

  事已至此,再难善了。

  所有将校,无一不从。

  他们在前线激战十几年,部队和修为都被打光,但职业军人的经验却丰富无比,当下按照军队里的章程组织起来,将所有人分成十队,由楚天河担任“哭灵总指挥”,另设十个分队长,约定明早从各个方向,朝皇陵集结。

  赵振武第一个跳出来响应,也弄了个分队长当当。

  这是杀头的买卖,他却眼皮都不眨半下就答应下来。

  一边谋划路线,商议对策,鼓舞士气,一边却在脑中糊里糊涂地想,明天事情闹大了,老婆会不会在灵网上看到,哪怕——仅仅看到他的名字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