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67章 为这帝国,大哭一场!

第2267章 为这帝国,大哭一场!

  次日清晨,筹划一夜的杂号将军、光杆司令们丝毫没有半点倦怠之感,神经和面孔都被亢奋的情绪烧到通红,仿佛又回到昔日叱咤风云的时刻。

  他们从各自的临时居所或者皇家高等军官学校的宿舍出发,搭乘民用交通工具,三三两两朝皇陵进军。

  四大选帝侯家族这些日子一直苦恼于厉灵海、革新派还有雷成虎叛军的问题,简直变成惊弓之鸟,真是要草木皆兵。

  他们在皇宫、元老院和各大政府部门所在的“中央政务区”设置重兵把守,绝大部分晶铠战团和低空强袭舰队也部署在那里,防御之森严,可以说连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

  但兵力和精力终究是有限的,光“血盟会分子”就抓不完了,谁能想到这些穷困潦倒,落魄至极的光杆司令还会去皇陵闹事?

  再说,楚天河、赵振武等人,毕竟都是堂堂正正的帝国将军,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深处对他们强取豪夺是一回事,真到了光天化日之下,还真没什么人敢对他们动手动脚。

  最重要一点,参拜皇陵,完全是合理合法甚至受到当局鼓励的,他们现在算御林军预备役,原本就三天两头要去皇陵演练,哪怕一路上被关卡拦住,亮出自己的身份,谁会拦他们?

  分成十路的杂号将军们,果然一路畅通无阻,抵达皇陵附近。

  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一开始并未换上将军制服,而是身着便服,低调行事。

  直到皇陵就在眼前,他们才在总指挥楚天河以及赵振武等分队长的指挥下,一一在民用交通工具和四周的卫生间中换上浆洗干净的将校呢子服,又将勋章、勋表统统佩戴在胸口,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肩并肩,手挎着手,朝皇陵正门挺进。

  这一日乃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大好天气,皇陵内外,游人如织,来自帝国外围各个世界的参拜者亦是络绎不绝,潮水般涌动。

  “帝国反击战”打响的十几年来,为了激励国民克己奉公,竭力牺牲,祭拜皇陵的风气又稍稍有所抬头,很多帝国外围的学校、宗派和企业,都会组织旗下人员大规模前来谒陵和参观国家博物馆。

  皇陵西侧还有规模极大的国家公墓,安葬的是过去千年来历次征服战争中的牺牲者,也就是帝国最高级别的烈士陵园。

  按照黑星大帝武英奇的设计,这些牺牲者活着时为帝国效忠,死了自然化作英灵,可以继续守护武英一脉的亡魂,保住真人类帝国的国祚万年不衰。

  烈士陵园的规模极大,前来祭拜的家人和各所院校的学生也是极多的。

  而且今天国家博物馆和烈士陵园好像都在搞什么大型活动,不少分量很重的官方媒体都聚集在这里。

  数千名肩膀和胸口都金光灿烂的将军们陡然出现,自然令守陵部队都吓了一跳,仔细查阅今天的团体谒陵名单,自然没有这些将军的名字。

  再仔细观瞧这些将军们,却见他们一个个神色悲戚,眉眼间蕴含着苦楚和愤怒,所有人的胳膊上竟然还绑着一条白布——那是有至亲刚刚亡故的意思。

  守陵部队意识到事情不妙,却又怎么敢阻止这么多将军的闯入,忙不迭一层层汇报上去,但上级却支支吾吾,态度暧昧,甚至找不到守陵部队的最高指挥官!

  有几名复姓武英,经验丰富、消息灵通的老兵立刻知道其中大有文章——他们已经认出了这些将军的身份,知道他们都是“将校学习班”的人,也就是御林军预备役的军官。

  今天在将校学习班,明天说不定就会分派到御林军里来当他们的顶头上司,他们吃饱了撑的要和自己未来的上司较劲?

  当下,一个个暗使眼色,都知道这潭水深不见底,哪会真的卖命去阻拦,不过应付了事而已。

  赵振武第一个挺起胸膛,冲着守陵部队撞过去,守陵部队如竹扎的篱笆般,立刻被愤怒的将军们冲散,数千杂号将军浩浩荡荡、威风八面地闯入皇陵。

  这支略显古怪的队伍,立刻引起四方游客的注意,成千上万游客都朝他们聚拢过来。

  赵振武等杂号将军的派头自不必说,最稀奇的是,在众多将军的最前方,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女人和五个孩子,便是昨天在角斗场上被活生生打死的帝**中将“周力夫”的遗孀和五个孩子,最大的儿子手里还捧着周力夫的遗像,三维立体光幕都调节成了黑白两色。

  这样的配置,自然引起人群的好奇。

  杂号将军们不失时机向人群抛洒传单,绘声绘色地倾诉他们的遭遇。

  他们在战场上如何英勇奋战,屡立战功,打光了部队回到后方之后,又是如何窘困潦倒,为了生存甚至要拖着残躯去出卖武力,最终不幸被人活活打死在角斗场上,诸如此类。

  这些传单是昨晚刚刚印好,此刻兀自热气腾腾,沾染着他们的愤怒和不甘。

  撒传单这招,自然是向“血盟会”学来的。

  血盟会刺杀事件之后,很多帝国境内的反对派和革新派都发现了“传单”这一古老宣传手段的妙处。

  通过灵网传播,看似先进和迅捷,却极容易被干扰、阻隔并追查到源头,可传单一抛洒出去,只要被人捡走藏起来,几乎很难发现。

  另一方面,印刷传单的工具也非常容易制作,无非滚筒和金属板,再加上特殊配方的印刷墨而已。

  即便不是炼器师出身,普通修仙者运转灵能,也可以在金属板上雕刻出蝇头小字,只要稍微练习一下如何反写,两三个有心人,一天就能印制成千上万份传单出来。

  传单上的内容,令前来谒陵的帝国各界民众都大为惊愕。

  在帝国的官方宣传里,过去十几年的帝国反击战乃是酣畅淋漓,空前绝后的大胜,纵然有大量将士牺牲,那也是英勇壮烈,死得其所。

  却没想到,在辉煌的胜利背后,还隐藏着如此龌龊和黑暗的丑闻,堂堂帝**人,高贵的修仙者,竟然落魄到这种程度。

  当下,所有传单都纷纷扬扬撒了开去,越来越多游客和参拜者从皇陵的四面八方聚集到将军们的身边,连各大媒体的记者都闻风而动,前来一探究竟。

  在人山人海的簇拥下,杂号将军们沿着皇陵的中轴线,朝黑星大帝武英奇的陵寝一路前进。

  真正的陵寝深埋在地底,那是绝对不能惊动的,但陵寝之上就是一座高达七百二十五米,由整座山头开凿而成的雕像,是武英奇身披战袍,神情坚毅,一手叉腰,一手指向星辰大海的造型,被看成黑星大帝的象征,所有谒陵仪式,统统在这座超巨型雕像之下举行。

  杂号将军们的来意,已经瞬间传遍整座皇陵,即便前面正准备参拜的团队,也纷纷给他们让路。

  来到黑星大帝武英奇超巨型雕像之下,杂号将军们身后簇拥的人群已经不下几十万,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浪潮翻涌,却都是默然肃立,鸦雀无声。

  哭陵仪式,正式开始。

  “哭陵总指挥”楚天河将周力夫的遗孀和五个孩子都请到自己身边,正了正衣冠,用尽最后一丝灵能,高声道:“我们的来意,诸位同胞都已经知道了吧,我们并不是来谒陵,而是来‘哭陵’的!

  “我们都是修仙大道最坚定的信仰者,是帝国、陛下和元老院最忠实的捍卫者,在前线流血流汗拼死拼活,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和圣盟人血战到底,虽然没立下太大的战功,多少总也有几分苦劳,甚至把自己的身体,都打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们不敢奢望这点儿苦劳能换来多少东西,但现在前线的战火尚未彻底熄灭,就有些人迫不及待要把我们一脚踢开,断绝掉我们所有的活路了。

  “这位是周力夫中将的遗孀,周中将在前线有‘鬼屠夫’的称号,是令圣盟人闻风丧胆的猛将,但回到后方,生活无着,被活活*死了,留下遗孀和五个孩子,不知如何是好。

  “周将军的今天,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明天,把牛羊牵到屠场里去宰杀,牛羊都要叫几声,要掉几个眼泪,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是为国家流血牺牲过的军人,只想要一口饭吃都求之不得,又怎能不大哭特哭呢?

  “不过,我们并非只为自己而哭,更为所有流血牺牲的军人而哭,为历代陛下而哭,为修仙大道和它的创造者,黑星大帝武英奇而哭,为真人类帝国和整个人类文明而哭啊!

  “今日之帝国,豺狼当道,虎豹横行,权贵跋扈,百弊丛生,早已不再是黑星大帝武英奇缔造的那个帝国!

  “连我们这些貌似威风凛凛的将军都要被活活*死了,更何况别人呢?帝国变质成这样,难道还不值得我们所有人都大哭一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