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78章 食髓知味,欲壑难填!

第2278章 食髓知味,欲壑难填!

  这个问题,令厉灵海微微一笑,看着深海舰队指挥官东方圣。

  东方圣冷哼一声,慢条斯理道:“现在东方家星海舰队的最高指挥官是‘东方破浪’,这个死老鬼从一百年前开始,就已经是家族舰队的总司令,看他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模样,估计再活一百年都没有问题。

  “前后两百年,这样的死老鬼都牢牢把持着家族舰队总司令的职务,叫我们下面人怎么出头?

  “更何况,人年纪一大,难免就故步自封、刚愎自用、毫无半点创新思想和勇于尝试的胆魄,极端看不惯年轻人的新想法、新战术,接受这种死老鬼的指挥,眼睁睁看着家族舰队日趋僵硬和呆板,真是浪费生命,比死都难受。

  “我实在受不了这个死老鬼的气,又看不到半点前途和希望,害怕等自己死了他都没死,终于和他爆发激烈冲突,演变成全面对抗,再后来被家族通缉,迫不得已逃了出来,辗转来到深海龙宫,为皇后殿下效力,指挥深海舰队了。

  “但我昔日那些同袍,包括交情极深的那几位,仍旧留在家族里,受东方破浪等等死老鬼的气,实在气得五脏六腑都要爆炸。

  “如果被他们偶尔知道东方破浪等等死老鬼,竟然是靠吃人修炼,才能维持境界和实力,气急之下,向外界戳爆出来,有什么奇怪,换了我,都会这么做!”

  众人凝神静气细想,陆续连连点头。

  老而不死是为贼,就是这个道理!

  “东方仁心搞这一套邪功,最先损害的就是东方家族内部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老的不去死,小的就升不上来,再加上老一辈和年轻一辈的理念始终存在冲突,你觉得我顽固保守,我觉得你激进极端,两相对抗,老的大获全胜,小的心里如何会没有怨气?怨气积累到极致,别说叛出家门,哪怕和老的同归于尽都心甘情愿啊!”

  厉灵海笑道,“另一方面,‘吃人修炼’如此隐秘的邪术,自然不可能整个东方家,人人都能‘雨露均沾’的,恐怕只有极少数核心高层,而且和东方望、东方仁心两兄弟有极深的交情和利害关系,才能享受到。

  “试想,如果你是东方家一个还算有实力的中层骨干,你的儿子天资不错,去年在家族内部比斗中,曾打得某位大佬的孩子都一败涂地,你深深为他骄傲,认为儿子能将你这一支的地位,带上新的高峰。

  “但今年的家族比斗,却是风云突变,去年你儿子的手下败将,不知道吃了什么强化药剂这么强悍,实力在一年之内突飞猛进,竟然把你儿子打得筋断骨折,惨不忍睹。

  “你又气又急又是心痛,好奇之下暗中查探,却是发现了家族内部的大秘密——原来家族核心高层竟然掌握了如此骇人听闻的秘法邪术,从今往后,他们的血脉将永远占据家族的主导权,你这种中层、旁支,永远都是他们的陪衬和爪牙,子子孙孙都翻不了身!

  “呵呵,你自然也想加入这个小圈子,让自己或者子嗣能‘吃人修炼’,但你根本不够资格,甚至要日日夜夜担惊受怕,怕自己被高层发现,进而被杀人灭口。

  “在这种又是愤怒、又是恐惧的情况下,只能寻求外界的帮助,希望将这件事彻底戳爆,至少能保住自己一家老小的安全,这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了。”

  众人对视一眼,陷入深思,连连点头。

  “还有啊。”

  厉灵海的笑容越来越浓郁,“即便‘吃人修炼’,也存在一定的排异反应,诸位觉得究竟吃什么人的排异反应才最小呢?没错,看你们的表情,大家都猜到了,当然是‘吃’东方家自己人,同样的血脉,排异反应才最小,吸收效率才最高啦!

  “所以,东方仁心的首要目标,就是家族旁系的低阶修仙者,那些注定要为家族去死的炮灰,但在前线冲锋陷阵去死是一回事,被当成药材活活榨干又是另一回事,有人不想这么死,就狗急跳墙,逃到外面来,正好被我发现——很奇怪吗?”

  “所以——”

  雷成虎沉吟道,“东方仁心之所以不将这件事放在东方家自己的领地做,而是放到鱼龙混杂,名义上不受东方家控制的极天界、天极星来进行,就是为了防备自己人?”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的,这件事首先要防备的就是家族内部的竞争对手,如果在东方望、东方仁心两兄弟自己的老巢进行手术和试验,万一被戳爆,根本没半点辩驳的余地。”

  厉灵海满脸平静地说,“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采集更多样化的原材料——光靠东方家自己的低阶修仙者,很多都配对不成功,大家还拥有同样的缺陷基因,长期用自己人来修炼,就像近亲结合产下的畸形后代,会导致基因缺陷大爆发的。

  “所以,还需要大量外界的新鲜血Y作为补充,这样的外来强者在东方家的领地不太好找,找到了也不方便下手,而在鱼龙混杂、乌烟瘴气,名义上由皇帝陛下直属的帝都,就没这么多顾忌了,这里是风云际会,无法无天的所在,每天都有无数修仙者在地底深处的无法之地失踪,谁能找得到?

  “等到了帝国反击战,很多前线重伤员都要撤退到后方进行手术,却又禁不住太多次星海跳跃的折腾,往往会选择一次跳跃到帝都来救治——极天界、天极星本来就是星海中央交通最便利,跳跃最容易的地方。

  “天星医院接诊了大量这样的重伤员,这些人往往被炮弹炸得血R模糊,被灵焰将五脏六腑统统烧焦,死亡率原本就极高,哪怕在他们身上稍稍动一些手脚,或者原来可死可不死的,一不留神都死了,尸体都残缺了一部分,那也很正常,不是吗?”

  雷成虎的眉毛如战刀出鞘,根根竖起:“撤退到后方来治疗的重伤员中,包括其余三大选帝侯家族的强者,东方仁心竟敢胆大妄为、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所以,我们才选择这件事,作为‘引爆点’啊!”

  厉灵海笑眯眯到,“如果仅仅是屠杀原人来修炼的话,普普通通,很平常啊,没人会在乎几百上千个原人的死活。

  “即便是用一些没有根脚的低阶修仙者来修炼,相信以东方望、东方仁心两兄弟的能量,也可以摆平。

  “但是,如果他们用其余三大选帝侯家族的强者来修炼,这件事一旦戳爆,亮出真凭实据,绝对能置东方望于死地,谁都保不住他,然后——就是整个家族的大雪崩!”

  雷成虎缓缓摇头:“我还是难以置信,东方望、东方仁心两兄弟为何如此不智,要去招惹其余三大家族的强者?”

  “食髓知味,欲壑难填,修炼邪功这种事,就像是吸毒一样,只会越陷越深,瘾越来越大,到最后不顾一切,彻底疯狂。”

  厉灵海叹了口气,道,“雷将军,想象一下,你现在是一个风烛残年,苟延残喘的老人,已经从巅峰境界跌落下来很久很久,只有在梦里才能品尝到化神的滋味,所有小辈都如狼似虎地看着你,随时都会扑上来啃噬你的尸首,而你的子嗣一个个都资质不佳,眼看等你一死,你这一支就要彻底没落了。

  “这时候,如果有人能让你恢复巅峰境界,让你的子嗣能脱胎换骨,拥有出类拔萃的天赋……即便要你付出任何代价,甚至得罪其余几大家族,你会不愿意吗?

  “而这样的邪术秘法,显然不是一次性的,必须时常进补,并且剂量越来越大才能维持,那么,逐渐上瘾,不可自拔的你,会选择中途收手,几天之内就以R眼可见的速度弱小和衰老下去,被‘打回原形’吗?”

  雷成虎愣了半天,坚定摇头道:“不,我绝不会这么做,这是对修仙大道最无耻的背叛!

  顿了一顿,他又颓然道:“不过……我也能理解,为何东方家有人敢如此胆大包天、铤而走险了。”

  “现在诸位明白,我为什么选择这件事作为‘引爆点’了吧?”

  厉灵海总结道,“这件事仅仅牵涉到东方家的极少数人,我们面对的压力不大,而性质又太过恶劣,一旦真相大白,所有人都会站在我们这边,为了家族的荣誉,其余三家根本没有私下谈判和交易的可能。

  “等我们彻底揭穿东方望、东方仁心两兄弟的假面具,显露出他们‘天魔化身’的丑恶面目之后,再顺理成章推出‘血盟会事件’的真相,哪怕证据都是我们‘创造’出来的,谁又会质疑?一句话,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

  “只要东方望内阁彻底崩溃,牵连到的东方家大佬越来越多,其余三家肯定对东方家群起而攻之,在这些权贵和门阀狗咬狗的混战中,我们革新派自然能站在最有利的位置,贯彻自己的理念,实现‘革新帝国’的主张了。

  “我话说完,有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