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79章 李耀的作用

第2279章 李耀的作用

  “有。”

  雷成虎深思熟虑,缓缓道,“即便整件事能公诸于众,但东方仁心有没有可能和他弟弟做切割,让帝国首相东方望置身事外,装作全不知情?”

  “不可能。”

  厉灵海十分肯定地摇头,“东方仁心比东方望大了一百多岁,一百多年前这对兄弟在东方家的地位也只是普普通通,看不出有独揽大权的迹象。

  “完全有理由相信,正是靠东方仁心的‘医术’,帮他笼络到了一帮东方家族的大佬,彼此凝聚成犬牙交错的利害关系,最终这个小圈子才推出东方望来代表他们的利益,成为帝国首相。

  “整个小圈子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只要东方仁心倒下,包括东方望在内,没人能幸免的。”

  雷成虎沉声道:“明白了,东方仁心是关键,我们必须干净利落地抓住他,并且要捣毁他的秘密研究所,搞到过硬的证据?”

  “是的,整件事最困难的就是这一点,我们必须抓住活生生的东方仁心,并且拿到关键性的证据才行。”

  厉灵海眯起眼睛,冷冷道,“东方仁心毕竟是德高望重、地位尊崇的帝国元老,这么严重的罪名,只要不是证据确凿和当场抓捕的话,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脱身并反咬我们一口。

  “机会只有一次,现在东方仁心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盯上了他,如果一击不中、打草惊蛇,他肯定会销毁秘密研究所的一切蛛丝马迹,并立刻逃回东方家的领地去,那我们就一筹莫展,束手无策了。

  “换言之,这次抓捕行动,就是此战的‘胜负手’,能成功人赃并获的话,东方望内阁绝对会倒台并引发雪崩式的连锁反应,没人能阻止东方家的覆灭;失败的话,正在观望的云、宋两家和貌似站在我们背后的厉家都会翻脸,毫不犹豫将我们灭掉!”

  众人心思电转,不得不承认,此事如果千真万确,的确是革新派的大好机会,但也是在刀锋上跳舞的险招。

  雷成虎看了东方圣一眼:“具体怎么做,调动舰队突袭?”

  厉灵海摇头:“舰队是绝对不能动的,我们现在和其余三大家族达成的默契就是绝对不动舰队,其余三家会帮我们牢牢盯住东方家的舰队。

  “如果我们的舰队突袭极天界、天极星,先不说成功概率的问题,东方家的舰队势必也会介入,大家在帝都大打出手,那就是引爆全面内战了,相信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

  “没错。”

  雷成虎再三思虑之后,缓缓点头,“没人希望帝国真的一片大乱,那样只会便宜了圣约同盟。”

  “所以,这次抓捕行动主要由月无双的天魔审判庭来负责,理论上,只要怀疑东方仁心有被天魔侵蚀的嫌疑,他们就有合法抓捕和审判权的。”

  厉灵海道,“雷将军和东方将军,你们两位的舰队就继续待命,进一步保持对厉家舰队的监督和压制态势,逼迫他们牵制住东方家的舰队,让大家的舰队都不能轻举妄动。

  “金理事长,你的任务是继续游走在其余三大选帝侯家族的商业利益集团之间,表达我们革新派的善意和诚意,诸如瓜分东方家的利益,完全可以多分给他们一些,总之要表达这样一种观点——东方家的倒台,对三大家族绝对是大有好处的,而帝国外围世界的商业集团,都是见识短浅的乡巴佬、土包子,只要一点点、一点点的好处就满足了。

  “当然,既然明面上大家的舰队都按兵不动,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帝都的黑暗战场会非常繁忙,请调动你可以调动的所有资金全面支援帝都,有很多情报和线人要买,很多杀手和刺客要雇佣,很多摇摆不定的家伙,要靠帝国晶币来砸倒的。

  “大致任务就是如此,还有什么不明白吗?”

  这一次,再无疑问。

  “那就请诸位道友在各自的战场上,继续英勇作战吧!”

  厉灵海一挥手,斩钉截铁道,“打赢这一战,‘新帝国’就会成功!”

  众人霍然起身,右臂平举,拳头紧紧攥住,异口同声道:“帝国万岁,修仙者万岁,人类文明万岁!”

  秘密会议暂告段落,众人一一鱼贯而出,只有李耀在厉灵海的眼神示意下留了下来。

  偌大的文物修补中心,只剩下帝国皇后和秃鹫李耀两个人。

  厉灵海身后的三维立体光幕一阵波澜起伏,凝聚成了一副全新的透视图,就像是半透明的蚁穴般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甬道和窟窿,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一定会头皮发麻。

  “有一件事,希望得到你这位法宝专家的意见。”

  厉灵海指着身后的蚁穴透视图道,“这是帝都二十七区地下两千米处的街区详细结构图,我们的情报显示,这就是东方仁心的秘密研究所。

  “他在天星医院进行的一切研究,自然都是合法的,光明正大找不出半点毛病的,真正见不得光的机密,‘吃人修炼’的各种设施,还有各种‘原材料’统统安排在这里。

  “令人头疼的是,东方仁心也知道事关重大,绝不容半点闪失,所以整个二十七区不但防备森严,到处布满了他的爪牙,而且在秘密研究所四周还安装有结构十分精密的连环晶石炸弹群落,威力之强,一点引爆,足以将秘密研究所连带里面的一切都毁掉。

  “你看,这就是我们的秘谍,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一部分晶石炸弹埋设点和结构图,有什么看法,能否在我们强攻进去之前,先将晶石炸弹拆掉?”

  厉灵海将画面不断放大,在错综复杂如蚁穴和迷宫的半透明示意图中,很快出现一些闪闪发亮的小红点,这些红点继续放大的结果,就是一枚枚精密到极致的晶石炸弹。

  “这——”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十指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喃喃道,“何止秘密研究所?整个二十七区,简直是坐在一座活火山上面,一旦引爆晶石炸弹的话,只怕整座地下城镇都要飞上天,不,是山崩地裂,彻底掩埋到地底深处了!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只有30%的晶石炸弹,整座晶石炸弹大阵的狰狞面目,还没有完全显露?”

  厉灵海的双眸闪闪发亮,点头道:“没错,专家就是专家,眼光果然够敏锐,没办法,这座秘密研究所是东方仁心和东方望的命根子,我们能窥探到30%的自毁装置,已经是极限了,怎么样,有没有把握无声无息令它失灵?”

  李耀眉头紧锁,眼眸深处却绽放出跃跃欲试的光彩。

  很久没遇上这么有意思的挑战了。

  他闭上双眼,眼球却在眼皮之下飞快旋转着,十指亦发出“嗡嗡”之声,却是以肉眼无法辨识的超高频率弹跳着,反复推演和计算之后,先点头,又摇头道:“如果其余70%的自毁装置,也是同一类型的晶石炸弹,我就有八成把握,但设置这套自毁装置的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我很怀疑,他会不会在另外70%的结构中,安排更阴险的陷阱,那就要现场操作再看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令我失望的。”

  厉灵海将一枚徽章推了过来,“这次的抓捕行动,都算是为民除害,应该很合乎你这个修真者的道心,不用另外收费了吧?”

  “为民除害也要收钱啊,没钱没资源的话,无法壮大自己,下次还怎么更好地为民除害?最多,给皇后殿下打个折好了。”

  李耀把玩着这枚徽章,定睛观瞧,在刀剑交叉的背景之下,却是一座天平,天平左侧是一枚鲜血淋漓的心脏,右侧是一个青面獠牙,丑陋至极的妖魔头颅,妖魔还瞪着大大的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这是……天魔审判庭的战徽?”

  “是的,我们‘尊皇讨逆、神武革新’的行动并不是谋反,更不是内战,既然现在大家的舰队都按兵不动,那这一仗就要以合法的形式来打,至少,名义上是要合法的。”

  厉灵海微笑道,“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贴身侍卫,在皇宫之外并没有执法权,更不可能轻易去逮捕一名帝国元老,所以临时授予你‘天魔审判庭特别顾问’的身份,让你参与到这场行动中来。”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请教皇后殿下。”

  李耀将战徽攥在掌心,想了想道,“天魔审判庭号称有资格过问全帝国范围内所有涉及到天魔的案件,抓捕、审问和制裁一切被天魔污染的修魔者,问题是,谁来判断一个人究竟是不是修魔者,有没有被天魔污染,天魔审判庭有没有资格去制裁他呢?”

  厉灵海淡淡道:“自然是天魔审判庭了。”

  李耀眨巴着眼睛,道:“也就是说,天魔审判庭完全可以走在街上,随便指控一个路人是修魔者,然后抓到自己的黑牢里去严刑拷打?”

  厉灵海道:“是的。”

  李耀道:“那万一严刑拷打之后,发现这个可怜的家伙并不是修魔者呢?”

  厉灵海道:“放心,不存在这种情况,天魔审判庭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一名嫌犯承认自己是修魔者。”

  李耀道:“呃,如果他身上明明没有幽能呢?”

  厉灵海道:“那就是修为还不到家,又或者隐藏极深的修魔者——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