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85章 这一剑的风情!

第2285章 这一剑的风情!

  东方明月原本是个相貌比较寡淡,虽然精致却留不下太深印象的女人。

  和这商业区金融街随处可见的办公室女郎并没有太大差异。

  但从嘴角缓缓荡漾开来的笑容,就像是稀薄的天空逐渐浮现的彩虹,将她整个人的魅力完全勾勒和释放出来。

  那双像是蕴含了上百年故事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李耀,眼眸深处亦荡漾着微妙的波澜,并不像在看着猎物和敌人,倒像是在街头偶遇一个许久未见的老友,有种又惊又喜的味道。

  李耀却没有“喜”,只有“惊”,惊到连尾龙骨都缩了起来。

  他的瞳孔、肌肉乃至每一束神经末梢都收缩到了极限,乾坤戒在指尖、舌尖乃至胯下意想不到的部位蠢蠢欲动,随时能喷出十七八件吹毛断发、晶铠都能洞穿的致命法宝。

  东方明月慵懒的微笑,和他记忆深处另一道似笑非笑、神秘莫测的表情重合到一起。

  李耀现在还吃不准东方明月究竟是不是他高度怀疑的那个人,不对,应该说,那个“生物”。

  如果不是,东方明月仅仅是东方家的黑暗战士,是对东方望忠心耿耿的心腹,那李耀现在就落入到极大的困境中,说不定要动用晶铠乃至巨神兵才能脱身。

  如果是……那个“生物”的话,更是比“真正的东方明月”恐怖百倍,发动巨神兵都未必能逃脱了!

  李耀额头,汗水一滴滴不停歇地流淌,很快在眼角和脸颊形成涓涓细流。

  周身衣衫传来微乎其微的“撕拉,撕拉”之声,那是他隐隐激荡的灵能护盾,将衣料纤维撕裂的声音。

  脑中一万个念头疯狂打转,整个商业区乃至整座白石特别市从天空到地下五百米的立体结构图清晰无比地浮现出来,供他绘制出数百条逃跑线路。

  但是被东方明月越来越浓烈的笑容锁定,所有逃跑路线仿佛都变成了死路。

  东方明月一边笑着,一边浅浅吸了一口果汁,并没有招呼四周猎妖师上来围攻的打算。

  但她的眼睛,却是也一刻都没有离开精心伪装过的李耀。

  李耀心思电转,冷哼一声,竟然神情自若朝她走去。

  不用再心存侥幸了,猎妖师协会的会长出现在这里,还优哉游哉地喝着果汁,绝不是巧合,她等的就是自己!

  “真是你?”

  李耀一边走着,一边以传音入密的神通,将三个字送入东方明月耳中,并察言观色,试图从她的微表情上分析出几分端倪。

  东方明月笑而不语,双眼却真的弯成了两道新月,目光先是随意朝四周扫了一圈,随后又落到自己隔壁的一张空桌上。

  那意思,仿佛是让李耀小心埋伏在四周的猎妖师,又要李耀躲开猎妖师之后,坐到她隔壁去,两人隐秘交流一番。

  李耀深深皱眉,脑中兀自回荡着对方上次消失时的画面,倘若真是“它”的话,堪称此刻全帝国最恐怖的“生物”都不为过,它究竟想干什么,自己要不要……

  就在这时,警兆突生!

  东方明月似乎算准了李耀绝不会轻易上当,甚至不等李耀真的走过去,红唇叼着的吸管一翘,一缕杀意从吸管深处无声无息激射而出,直扑李耀的眉心!

  李耀的眉心刺痛到几乎要炸裂开来,双眼深处两道金环一闪而逝,调动浑身上下所有神经、肌肉和筋络同时震荡,才险之又险闪过东方明月从吸管中喷出来的东西!

  而这东西竟然在和他的太阳穴险险擦过之后,爆裂开来,化作一道若有若无的冰雾,如鬼魅的发丝般轻轻落在李耀脸上。

  是冰,更准确说,是无数极其细微的冰晶,被东方明月从杯中吸出来之后,凝聚成牛毛细针,朝李耀吹了过来!

  “要不要这么狠!”

  李耀心中破口大骂。

  这缕似有似无的冰雾仿佛钻进他的心脏,令心跳都稍稍凝滞了片刻。

  他总算明白为何有紫龙真气护体的帝国皇后厉灵海,都会对东方明月,隐隐产生威胁的感知了。

  高手相搏,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肆无忌惮、不顾一切将灵能和破坏力都释放到极限,劈波斩浪、开山裂石乃至毁天灭地,声势有多惊人就弄得多惊人,声光电效果有多酷炫就轰到多酷炫——驰骋星海,纵横于千军万马之间,往往都是如此较量。

  但另一种更高级的形式,就是举重若轻,藏须弥于芥子,在方寸之间,不动声色地施展出最强的杀招,甚至轰击出元婴级数的神通,但近在咫尺的路人依旧懵懂无知!

  后者的难度,显然比前者更高十倍有余。

  除了灵能和战斗力的无限膨胀之外,更注重绝对的控制力和高度精确的计算力。

  修炼到极致时,摘叶飞花甚至吹口气都能伤人,而旁观者乃至目标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东方明月刚才的出手,就是这种战斗模式的完美呈现。

  她将冰晶细针从吸管中吹出来,骤然间加速到了至少三倍音速,但脆弱的吸管竟然没有爆裂,而且既没有震耳欲聋的音爆,也没出现白茫茫的音障,街道上人头攒动的路人没有一个感知到,一击不中,即刻化作冰雾散开,简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要知道,这里是地面上,是白石特别市的中央商务区,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绝大多数都是修仙者,即便不是战斗型修仙者,感知也远远比普通人更加敏锐。

  但除了李耀被这抹淡淡的冰雾激出一背脊的冷汗之外,旁人浑然没半点察觉,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正在进行!

  李耀艰难吞咽着唾沫,飞快评估着东方明月,或者说“它”的最新战斗力。

  在李耀看来,东方明月刚才看似轻巧和随意的一吹,甚至比一刀斩断一艘晶石战舰更有威胁性。

  该死,如果他不是在来到帝国时强行突破了化神境界,依旧滞留在元婴级数的话,说不定就被这一针直接在眉心开个血窟窿,连神魂都会被戳爆!

  以上一切分析和咒骂,都在0.1秒之内完成。

  但李耀再次狠狠盯着甜品店时,素白的桌子旁边已经空无一人。

  只有那只猫儿跳到桌上,弓起脊梁,冲李耀不怀好意地龇出牙齿。

  李耀没有半丝犹豫,竟然继续面不改色朝甜品店走去。

  倘若东方明月潜伏在人群中准备袭击他的话,那她最不可能潜伏的地方,就是甜品店里。

  路过东方明月刚才坐的桌子时,李耀手指轻轻一弹,东方明月喝过的那杯果汁连带着吸管,就落入李耀手中,被公文包遮住。

  刚才东方明月没戴手套,所以杯子上极有可能残留着她的指纹,而杯口和吸管上都有可能残留着她的唾液,当然,无论指纹和唾液都未必是真的,但拿回去研究一下也没什么损失。

  天极星的主大陆已经入夏,这种街边的甜品店都喜欢在外面摆几张桌子,上面却搭起一个个小小的凉棚遮阳,李耀一脚跨入店门,左手凝聚起一道肉眼无法辨识的风刃,轻轻一弹,将凉棚的固定结构击断。

  在老板和客人的惊呼声中,凉棚如降落伞般落下,罩住几名顾客的同时也将狭窄的店门堵住,如果有人要跟在李耀身后进来,一定会被他发现。

  李耀还未跨入店门之前,神念就先行一步将店内扫描得通通透透,进店之后没有片刻迟疑,直奔洗手间,五秒钟后从洗手间的窗户跳了出去,从旁边一条小巷中钻出来时,又换了一身造型,变成一个衣衫皱巴巴,满脸窘迫和愁苦之色,仿佛刚刚失业的年轻人。

  他一边唉声叹气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一边凝神静气观察四周每一个人,还好,所有猎妖师大概都扑向他刚刚的巢穴去了,这里并没有威胁,就像是一张静止不动的黑白照片……

  “唰!”

  李耀再次将身体潜能调动到极限,才能在0.01秒内将颈椎往后甩了十五度,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仿佛有一柄吹毛断发、气贯长虹、绝世无双的飞剑从额头擦过,三根头发歪歪扭扭地飘落下来。

  若非李耀反应及时,这一剑极有可能从他双眼擦过,将他的眼球彻底割裂!

  定睛再看,哪有什么飞剑,不过是将空气压缩到极致,压缩成一道无影无形的风刃而已,手法和他刚才打断甜品店的遮阳棚如出一撤,但“剑术”却比他更高明数倍。

  也是,“它”昔日在古圣界时,就是仅次于“剑痴”燕离人的剑术名家,号称“天下第二”的绝世剑仙。

  这一剑的风情,更是远远凌驾于古圣界时代的“剑痴”燕离人之上,完美到无以复加。

  李耀顺着风刃射来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东方明月在距离他上百米的地方微笑——这相隔百米发出电光石火、惊心动魄的一剑,依旧没惊动半个路人。

  她并没有乔装打扮,还是刚才那副清淡的面貌,完美融入人群和背景之中,仿佛是黑白集体照片中一道微不足道的黑白人影。

  即便李耀的神念牢牢锁定住她,她依旧有种飘忽不定,捉摸不透的味道,仿佛稍微一个分神,她就会再次消失,如水滴融入到大海中。

  她朝李耀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的表情,仿佛刚才致命的一剑根本不是她发出的一样。

  “龙扬君!”

  李耀咬牙切齿,在心底狠狠咆哮,“别以为你激活了什么半盘古半女娲的诡异血脉就有多了不起,真当我李老魔的化神境界是假的啊,来啊,大家做过一场,谁怕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