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86章 暗战!
  李耀轻轻咳嗽一声,小腹微微隆起几个鼓包,仿佛有几只老鼠在周身乱窜,逐渐窜入到裤管中。

  从裤子下方钻出来时,却是四台巴掌大小,小巧玲珑的蜘蛛形态傀儡战兽!

  四台傀儡战兽,在地上轻轻一抖,立刻进入隐形状态,“嗖嗖嗖嗖”,朝东方明月——或者说李耀在古圣界认识,非男非女、亦敌亦友、变幻莫测的老对手“龙扬君”扑了过去。

  这四台傀儡战兽受到李耀的神念操控,动作既轻柔又敏捷,在人群中灵巧穿梭,竟然没触碰到半个路人的脚,瞬间掠至龙扬君脚下。

  龙扬君撇了撇嘴,似乎嫌弃李耀的招式太没创意也太容易对付,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李耀冷笑一声,四头隐形傀儡战兽的脊背忽然裂开,从里面跳出上百只体型更小,比跳蚤大不了多少的超微型傀儡战兽,同样处在隐形状态,无声无息、没有掀起半点波澜,朝龙扬君周身要害扑去!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跳蚤大小的金属和晶石身躯之上,镌刻上百座攻击性符阵,还在腹部的胶囊中存储着见血封喉,连丹田都能侵蚀的毒液——这样出神入化的炼器手法,也只有李耀这个精通手工锻打的古炼器术大师才能施展出来。

  上百只“隐形跳蚤”的袭击,终于令龙扬君发出一声轻呼,惹来路人纷纷侧目。

  她的脸颊瞬间泛起两抹红色的涟漪。

  李耀知道这些“隐形跳蚤”困不住龙扬君,却是大步向前,再度挤入川流不息的人群,飞快计算着两旁楼房的高度,烈日照射在高楼大厦玻璃幕墙上带来的光线角度,人群穿行的速度,以及街区的结构,思索着最完美的战斗方案。

  果然,三秒钟后,他和傀儡战兽之间的神念接驳统统切断,脑域中上百个小窗口全都关闭——所有“隐形跳蚤”都被龙扬君解决了。

  背后传来恼羞成怒的热浪,不用回头都能看到龙扬君正紧咬嘴唇追上来。

  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虽然绝大多数交通工具都在半空中穿梭,但终究有些公共交通工具和特种车辆是在地面行驶,而且人潮太过汹涌时,一横一竖的人群也会冲突,所以,这里仍旧设有交通指示灯,并以倒计时显示可以通过的时间。

  此刻,正是李耀这边通行,时间还剩五秒。

  李耀的神念如看不见的八爪鱼般朝交通指示灯卷去,一缕缕灵能侵入交通指示灯的控制晶片,神不知鬼不觉将倒计时的速度调快了20%。

  这样,如果龙扬君继续保持速度不变,在他刚刚穿过路口时,龙扬君就会被挡在原地。

  龙扬君果然加快脚步。

  她此刻依旧保持着普通上班族的伪装,倘若施展最高明的身法在人群中水银泻地般地穿梭,未免太过古怪,只能装出有急事的样子,奋力推开前面的路人。

  就在倒计时还剩两秒钟时,龙扬君来到路口。

  而这时候,阳光也正好从左侧一栋大厦倾斜向上的弧形玻璃幕墙照射下来,恍若被放大镜聚焦到一起,不偏不倚,射入龙扬君的双眼!

  这是李耀为龙扬君精心设置的陷阱,将平淡无奇的环境,都变成了最致命的武器。

  只不过,龙扬君几十年前就是元婴期巅峰境界的绝世高手,更非普通人类,而拥有来自洪荒时代的上古血脉。

  她在星耀联邦对抗域外天魔一役中吞噬了大量域外天魔的力量,逐渐激活了血脉深处的奥秘,即便没有眼睛都可以清楚感知整个世界,更何况只是被阳光晃眼这样的雕虫小技?

  她的视网膜只收缩了0.01秒就立刻恢复正常。

  而在这0.01秒内,她亦感知到李耀在前面用脚尖拨弄着什么东西,紧接着身形一矮,整个人的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挤上前去看时,才发现那是一只下水道的井盖,原本尘封已久,这会儿却有松动的迹象。

  旁边还有一名满脸皱纹的老者有些吃惊地看着井盖,嘴里嘟嘟囔囔,好像在说自己是不是眼花,怎么好像有人突然消失了?

  龙扬君心中冷笑:“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用脚尖小心翼翼挑开井盖边缘,将一缕神念释放下去探索,忽然感到不对,俏脸瞬间煞白。

  她刚才亦施展天视地听的神通,将周围所有人的容貌和身形都牢牢记在心里,但井盖旁边这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却是从未在她的印象里出现!

  这个念头刚刚在她脑中打转,这名“老者”——李耀已经出手!

  十指看似神经质地抽搐,如普通老人习惯性的抖动,但每一次抽搐都意味着一道碎金裂石的风刃凝聚起来,狠狠射向龙扬君周身要害。

  龙扬君煞白的脸颊上再次绽放出嫩红色的花朵,修长如玉葱的十指亦是轻轻拨弄着,将所有风刃都消弭于无形,甚至斩断了李耀的神念操控,扭转其中几道风刃的方向,反而朝李耀倒卷回来!

  “唰唰唰唰唰唰唰!”

  三秒钟之内,两人已经电光石火地交锋了上千次。

  然而近在咫尺的路人都熟视无睹,浑然没意识到两头最可怕的“怪兽”正蛰伏在他们身边,做惊心动魄的较量。

  龙扬君的剑术明显更胜李耀一筹,从最初的猝不及防中反应过来,很快夺取主动权,一缕缕风刃像是成百上千柄无影无形又细若牛毛的飞剑,刺得李耀双眼都坑坑洼洼。

  眼看李耀正在手忙脚乱应付,就要方寸大乱时,从龙扬君脚下,刚刚被移动过的下水道井盖里,却是鬼鬼祟祟钻出几缕透明的单晶云母丝,朝她的双腿缠绕过去!

  这些单晶云母丝纵然还没达到单分子排列的程度,却也相差无几,最是锋利不过,什么灵能护盾和强化装甲都有机会割开。

  刚才一切都是掩饰,这才是李耀的杀招!

  龙扬君再次咬牙,这一回合手忙脚乱的又变成了她,略显狼狈地躲过单晶云母丝的缠绕,并将单晶云母丝狠狠斩断,再抬头看时,李耀又一次挤入人群,却是转向了右侧的街道。

  “轰!轰轰轰轰!”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的高楼大厦深处,传来阵阵爆炸声。

  月无双的猎魔女们,果然相信了李耀的判断,及早一步撤退,避免了踏入陷阱,全军覆没的下场。

  却也不免和恼羞成怒的猎妖师们撞上,展开一场惊险刺激的追逐战。

  上百台晶铠在高楼大厦之间纵横交错,施展出破坏性最强和声光电效果最炫目的神通,恰似一朵朵白日焰火尽情绽放。

  却是激荡得玻璃幕墙纷纷爆裂,碎片如天女散花般洒落下来。

  正在大街上穿梭的路人顿时一片大乱,纷纷惊呼着抱头鼠窜,窜入两旁的商店和大楼内躲避。

  李耀和龙扬君夹杂在混乱的人潮中,瞬息万变的战况变得更加复杂。

  但人群的惊慌失措、天女散花的玻璃碎片和天空接连不断的爆炸,亦给了他们更大的出手空间。

  李耀和龙扬君都隐约能猜出对方的顾虑。

  以他们两个相差无几的实力,真要大打出手的话,肯定要摊开全部底牌。

  但他们都有太多秘密在身上,很多神通和法宝都不想轻易见光。

  特别是龙扬君,她——它并非人类,而是“在胚胎状态时,就被盘古族力量入侵的女娲族”,这样一种谁都说不清楚的古怪存在。

  即或她能对李耀造成严重杀伤,肯定也要显出原形——在将盘古族视为重大威胁的帝国,这么做无疑是自寻死路。

  是以,无论李耀还是龙扬君,都不愿意将猎魔女和猎妖师甚至别的修仙者吸引过来,而是希望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正在半空中急速下坠的玻璃碎片,忽然像是被注入了诡异的生命,一片片横向飞出,“啪啪啪啪”,互相碰撞,撞击成纷纷扬扬的白色粉末。

  而这些白色粉末,却又在神秘力量的操纵下,凝聚成一支支绣花针粗细的飞剑,以风驰电掣却又悄无声息的诡异方式,朝街道两边狠狠射去。

  此刻,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所有人都逃到两旁商场和店铺中,任由玻璃碎破在地上砸得稀里哗啦。

  李耀和龙扬君分列街道一侧,不徐不疾向前走去,隔着一场“玻璃大雨”互相对射,“玻璃飞剑”纷纷从他们周身险之又险地擦过,随后再度化作一蓬蓬白沙,轻飘飘地落下。

  虽然没有半点声响和硝烟,但战况之激烈,却比头顶猎魔女和猎妖师的战斗,更凶险百倍。

  忽然,李耀站定。

  前面是一处地下晶轨列车的车站,从街道两旁的商场,分别有出入口可以下去。

  这是一个大站,是两条地下晶轨线路的交叉点,地下四通八达,岔路极多。

  他啐了一口唾沫,将龙扬君发射过来最后一柄玻璃飞剑打了个粉碎,身形轻盈一闪,没入没头苍蝇般的人群中,头也不回地朝地下晶轨列车站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