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87章 非我族类!

第2287章 非我族类!

  虽然商场里人潮汹涌,但挤到地下晶轨列车站去的人并不多,或许是怕挤下去就上不来了吧。

  但滞留在地下晶轨列车站里的乘客,也没多少跑到地面上来的,他们还吃不准地面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一个个都惊惶不定地趴在角落里,等着最新消息呢。

  一队武装警察在地下晶轨列车站设卡,但看他们一个个手抖得厉害,胆战心惊的模样,就知道并不是什么精锐。

  帝都鱼龙混杂,势力众多,名义上所有警察和军队都是由皇帝陛下直属,实际上还不知道背后由谁在操控,李耀并不想惊动这些警察,以免节外生枝。

  “啪!啪!啪!啪!”

  在他神念激荡之下,地下晶轨列车站天花板上的灯一盏盏爆裂,整座车站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尽管应急照明符阵在几秒钟后就接二连三开启,但李耀已经趁着短短几秒钟的黑暗和慌乱,跳过检查闸门,跃入隧道中。

  他沿着晶轨疾速狂飙,车站影影绰绰的光芒逐渐被黑暗吞噬,四周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前方传来了轻轻的“滴答”声,似乎是潮湿的空气凝聚成了水滴,从上方滴落。

  李耀站定,忽然单膝跪地,将呼吸、心跳乃至血液的流动统统收敛到极限,双手轻轻放在晶轨上,感知着超高速晶轨列车的动向。

  双眼却死死盯着前方,仿佛什么都没有的黑暗。

  黑暗如一面镜子,有什么东西却从镜子里缓缓钻了出来。

  李耀双手往怀中一插,再伸出来时,十指分别嵌套着一枚乾坤戒,各种神兵利器、晶铠乃至巨神兵统统蓄势待发,随时都能做殊死一搏。

  “来吧!”

  李耀眯起眼睛,眼中绽放出滔天战意,一字一顿道,“现出原形吧,龙扬君!”

  “好啊。”

  黑暗中传来龙扬君淡淡的笑声,“这是你说的,千万别后悔,我真的现出原形了啊?”

  “别,别,有话好说,好商量!”

  李耀急忙道,“大家这么多年的交情,还曾经生死与共过,其实我还是很珍惜的,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慢慢谈呢,别现原形,千万别现原形,你真现了原形,被千万帝国修仙者群起而攻之,把你抓去切片研究怎么办?”

  “无所谓啊。”

  龙扬君似乎漫不经心地说,“如果有朝一日,真遇上什么化解不了的危机,逼我不得不显出原形来应付,最终被帝国人抓起来切片研究的话,在被他们切片之前,我一定如实招供,将我知道的一切统统说出来。

  “比方说,我或许会告诉帝国人,其实星海边陲黑风舰队的攻略已经结束,而且黑风舰队还一败涂地,被彻底打垮,并入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新兴强国‘星耀联邦’,虽然星耀联邦现在还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弱小存在,却拥有大把洪荒遗迹的传承,俨然是千年前圣约同盟的翻版呢!

  “对了,我这里还有星耀联邦的精确跳跃坐标,以及详细的军事、经济、政治等等一系列资料——我这个人最怕痛了,不用等他们严刑拷打,我肯定会统统说出来的啦!

  “哦,差点忘了,还有传说中的星耀联邦国父,三界还是七界至尊来着,星海边陲的绝世高手,秃鹫李耀李老魔的光辉事迹和曲折离奇的故事,我一定会编成上中下三段,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没办法,一个人坐牢或是被切片研究始终太寂寞了点,你都说了,大家这么好的交情,要坐牢就一起坐,要被切片研究就一起被切片研究,这才是讲义气,对不对?”

  “哇!”

  李耀道,“你不是这么卑鄙吧?”

  “是啊,我一向来就是这么卑鄙啊。”

  龙扬君理所当然地道,“从‘大阉王喜’那个身份开始,我就是这么卑鄙的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

  李耀冷哼道,“如果我的身份暴露或者有杀身之祸,我也一定会把你的秘密抖出来,要死大家一起死!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何一见面就下死手,真不怕大家一拍两散?”

  “下死手?”

  龙扬君轻哼一声道,“啧啧啧啧,你这个人还真是没良心啊,刚才不过和你开个小玩笑罢了,真要下死手,你以为自己还能全须全尾站在这里?”

  “废话!”

  李耀舔着自己锋利的牙齿,冷笑道,“你完全可以试试看,我现在的实力啊!”

  “我知道,你还有只‘黄金大鸟’没露出来嘛,真是和‘九幽玄骨’一样没品位的名字,不过今天就算了,时间和地点都不合适,下次有机会再说啦!”

  龙扬君懒洋洋道,“你们这个月的行动实在太嚣张,东方望手里又不是只有猎妖师协会这一支力量,东方家自己的情报部门查出你们在白石特别市有大行动,我身为猎妖师协会的会长,难道东方望叫我出手,我可以拒绝的么?怎么都要敷衍一下的啦!”

  “说到这里——”

  李耀狐疑道,“你倒是很有一手,短短几年之内,就成为帝国首相的心腹,最强大的秘密情报和特务组织头目,又和你在古圣界、大乾王朝建立‘鬼画符’组织一样,混得风生水起啊!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李老魔,你这究竟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你自己?我还以为自己顺杆子往上爬的本事就够大了,没想到你比我更加犀利,来到帝国才多久呢?两年?一年?还是半年?这么快就成为帝国皇后厉灵海的心腹,革新派中风头最劲的超级战士,还有传闻说你是世代忠诚守护皇帝的大内高手?哈哈哈哈,你都不知道,我整天憋笑憋得有多辛苦!”

  龙扬君真是在强忍笑意,道,“别这么紧张,我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只不过孤身一人来到帝国,总要寻找一方强大势力依靠,才能得到足够多的修炼资源,才有办法维修和升级我的巨神兵,没办法,无论血脉多么强大,没有源源不断的资源补充进去,也很快会枯竭的,不是吗?

  “正好,机缘巧合遇到了东方望,又帮他摆平了猎妖师协会的诸多山头,把这个秘密组织彻底掌控在他一个人的手里,甚至不受东方家别的大佬左右,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混成他的心腹,又有什么奇怪?”

  李耀道:“就这么简单?我才不信!在星耀联邦已经上过你一次当了,表面上是女娲族的精英战士,实际上却受到了盘古族的侵蚀和污染!这次,谁信谁傻!”

  龙扬君叹了口气道:“看来,你对盘古文明似乎存在极大的偏见啊。”

  李耀冷冷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你们人类啊,有时候真是蛮好玩的。”

  龙扬君轻笑道,“嘴上说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话,却从不曾团结起来对抗异族,反而,最锋利的刀剑总是先捅到自己同类的身体里。

  “嘴上说起来,无论天魔、妖族还是盘古什么的,都是你们的心腹大患,要‘斩妖除魔,鸡犬不留’的,但过去万年间,真正惨死在天魔、妖族和盘古手中的人类究竟有多少,而人类杀死的妖魔又有多少?而又有多少人类是在彼此杀戮中死掉,又有多少最富饶的人类星球,是毁于人类自己之手呢?

  “就说眼前,原本应该是用来对付异族的天魔审判庭和猎妖师协会,他们的刀剑和爪牙,又落在什么地方了?

  “哦,差点忘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的出处,最初也不是用来形容人类和神魔或者星空异族的关系,而是人类之间,各个不同‘民族’的。

  “也就是说,即便同样是人类,只要风俗文化稍稍有所不同,就变成了‘异族’,就‘其心必异’,非要除之而后快了!

  “这样看来,我们两个,身为‘半盘古半女娲’的我,以及身为‘人类’的你,究竟谁才更可怕,谁才更像是怪物,谁才更应该警惕对方呢,亲爱的李老魔同学,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

  李耀沉默了半天,灵焰和语气统统柔和下来:“喂,我们两个,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或许吧。”

  龙扬君在黑暗中不置可否地说道,“不过,两个各怀鬼胎的人想要合作,至少有两个先决条件。

  “第一,你的实力绝不能比我弱太多,弱太多的话,只会变成我的累赘,有什么合作的必要?

  “第二,你的实力也绝不能高出我太多,否则分分钟都有可能将我灭杀,一直这样提心吊胆的合作,实在太伤脑筋了。

  “我知道你这个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很鬼祟,很猥琐,很龌龊,很怂很会逃跑的样子,但暗中一定还有一张最大的底牌,也就是压箱底的绝招没施展出来,呵呵,等哪天弄清楚你的底牌究竟是什么,说不定我们真能再合作一把呢,毕竟,上次的合作,我还是感觉非常愉快的啊!”

  龙扬君发出一连串轻风似的笑声,笑声逐渐隐没在黑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