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288章 龙扬君的心声!

第2288章 龙扬君的心声!

  “等等!”

  李耀急了,向黑暗中伸手,“先别走,龙扬君!”

  “怎么,还没过瘾?”

  龙扬君的笑声飘飘渺渺,捉摸不定,“没关系,下回继续啊!”

  “不是。”

  李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知道,我这一路走来,从天元界到飞星界,再到血妖界和古圣界,最后来到星海中央,我曾经和无数人为敌,也曾经亲手杀死过许多强者,其中有些人固然是恶贯满盈、罪该万死,但另一些人如果不是一意孤行的话,原本未必要死。

  “如果这些人活着,稍稍改变一下他们的想法,或许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而不是更糟,大家甚至可以成为朋友,哪怕坐下来吃吃饭喝喝茶聊聊天,也比殊死搏杀、你死我活要好得多。

  “我想说的是,我杀死的敌人已经够多,回想起来实在不是什么太愉快的事,就算你真的不是人类,而是盘古族和女娲族的混合体,哪怕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无所谓,只要你不是铁了心要做出一些罪大恶极,丧心病狂的事,我还是更希望和你成为朋友,而不仅仅是合作者,更不希望是敌人,这是真心话,相信我!”

  龙扬君似乎没想到李耀会这么真情流露,愣了一会儿道:“所谓‘罪大恶极,丧心病狂’的事情,是什么?”

  李耀道:“你懂的,就是那种大魔头、大反派经常会做的事,比方说……毁灭人类之类的。”

  “哈哈哈哈!”

  龙扬君捧腹大笑,笑声在黑暗的隧道中格外悠长,“你的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一点?人类还用得着我来毁灭么,在‘毁灭人类’这项工作上,你们自己就做得很好啊,我只要托着腮帮子蹲在旁边慢慢欣赏就好,又何必亲自动手,画蛇添足呢?”

  李耀认真道:“好,那我姑且当你对人类并没有太大恶意,如果这样的话,不妨老老实实说你究竟要干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以‘朋友’的身份,不求半点回报。”

  龙扬君又愣了一会儿,道:“为什么?”

  李耀道:“交朋友还需要理由么,大家出来修真,就是讲义气,重感情的嘛!真要说理由的话,那就是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吧——在女娲战舰深处,探索盘古族地底实验室的时候,其实你完全可以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对探索队造成更大的伤害,但你没有伤害一个人,就自己偷偷搭乘逃生舱溜走,令我觉得……无论你嘴上说得再刻薄,但心底还是隐隐对人类有所眷恋,或者说期待的吧?”

  龙扬君冷哼一声道:“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肉麻?”

  李耀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如果你愿意相信身为人类的我,那我也愿意相信你,无论你要干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龙扬君再次沉默,沉默到李耀以为她已经再次悄悄溜走时,这才缓缓道:“我想要干什么,离开星耀联邦之前就全都告诉了你,我并没有说谎啊。

  “我出身自一个‘古修世界’,以人类的身份长大,甚至在人类社会中生存了整整百年,完全将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人类,除了那些稀奇古怪的异梦之外,完全没有第二个想法。

  “但忽一日,我却觉醒了新的血脉和身份,而且不是一种,而是两种,我发现自己不再是往昔熟悉世界的一员,而是来自更遥远的时空,我的同胞统统都在几十万年前就陨落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被……遗忘到了现在。

  “盘古和女娲的双重血脉在我的身体里纠缠和激斗,将我的细胞和神魂当成了战场,究竟是绝对的秩序,还是绝对的混乱,我每一秒钟都面临着如此分裂的纠结,更面临对自己身份的艰难抉择。

  “我是谁,我从何而来,又要去向何方——每个人,或者说每个智慧生命从一诞生,就在寻找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吧?

  “从星海边陲到星海中央,从古圣界到星耀联邦再到真人类帝国,我的所作所为,唯一的目的,也就是寻找这三个问题的‘终极答案’罢了。

  “我正站在命运的岔路上,在我前面有三条通往未来之路,我可以选择成为一名盘古族,也可以选择成为一名女娲族,或者……如果有可能的话,继续以人类的身份走下去。

  “究竟该怎么选呢?我还没有想好,再看看喽,这算是‘选择恐惧症’吗?哈哈!”

  李耀深吸一口气,尽量以冷静的口吻道:“你可以继续进化成盘古族——圣盟人的神?”

  “有问题吗?”

  龙扬君轻笑道,“我发现无论联邦人还是帝国人,你们对盘古族和圣盟人都有极大的偏见啊,子非鱼,安知鱼不乐,你们老是说想要解放所有圣盟人,帮他们‘觉醒’什么的,你们又怎么知道圣盟人就需要你们去解放,就很想‘觉醒’呢?”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李耀怒道,“这些圣盟人被剥夺了七情六欲和自由意志,他们是不完整的,是悲惨的机械!”

  “错。”

  龙扬君道,“我在离开联邦时就和你说过,最初的人类本来就是没有七情六欲这些东西,只不过是被天魔入侵了脑域,就像是感染了病毒的晶脑一样,才冒出了什么情感和意志。

  “有情感和意志当然没什么不好,但就算没有情感和意志,也只是另一种正常状态而已,并不需要被谁拯救。

  “参差不齐原本就是生命的常态,如果所有生命都一模一样的话,距离毁灭也就不远了,拥有情感和意志的人类就像是天空中的飞鸟,没有情感和意志的人类就像水里的鱼儿,或许飞鸟觉得鱼儿在水底游动是一种禁锢和窒息,但强行将鱼儿抓出水面,反而会造成更大的悲剧。

  “更何况,你们这些‘飞鸟’自己的生活也是一团糟啊,在这座隧道往下几千米,一路是无数乌烟瘴气的地底城镇,蜗居着数千万乃至数亿人,居住在那里的人类终年不见阳光,过着何等悲惨和痛苦的生活,你应该也略有耳闻吧?怎么,想要解放圣盟人,然后让他们也过这些帝国底层民众一样的生活吗?”

  李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说,生活在帝国最底层,任人恣意压榨乃至杀戮的“原人”,就一定比圣盟那些没有情感和意志的“类人”要过得好些。

  龙扬君越说越激动,似乎被李耀将心底最深处的愤懑统统勾引出来:“我对人类了解得越多,就越是害怕你们这种既聪明又残暴的生物,我曾以为自己生长在古老落后的古圣界,周遭一切才是这样,但是当我来到更先进、更文明、更现代化的联邦和帝国,却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甚至变本加厉。

  “你们以征服星海为理由,发明了各种威力强大的恐怖武器,这些武器的杀伤力比古圣界的法宝更大一百倍,但这一秒钟刚刚炼制出来,下一秒钟你们就会毫不犹豫将这些武器投到同类的头上。

  “你们的精英和领袖说着各种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豪言壮语,诱骗无辜者和无知者打着各种威风凛凛的旗帜互相厮杀,但豪言壮语统统剥落之后,却总能发现鬼鬼祟祟的一己私欲。

  “和古圣界相比,你们现代社会的物质明明极大丰富,有钱有权和有力量的人,拥有的资源十辈子都花不完了,哪怕区区一个商业领袖,甚至一个高级白领,过的日子都比古圣界的皇帝更加享受,但在地底深处的角落里,依旧有人在整夜哭泣之后被活活饿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从古代来到现代,从联邦来到帝国,见到这么多……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想象的事,你要我用什么理由才能说服自己,重新成为这种人类的一员呢?假设,假设我不愿意同流合污,而去了圣盟,进化成真正的盘古族,带领那些没有情感也就没有私欲,没有意志也就没有邪恶的人们,寻求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和文明形态——这就算是丧心病狂,十恶不赦,罪不可赦吗?”

  李耀被龙扬君的话深深震撼了。

  他觉得对方的话,甚至比对方刚才无影无形的风刃和气剑更加犀利。

  很多诘问,他也没有答案,只是攥紧拳头道:“如果你也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话,未必要去圣盟,留在帝国都可以改变!站到我的身边来,和我并肩作战,助革新派一臂之力吧,我们两个星海边陲的旅人凑在一起,互相也有个照应,无论你需要什么修炼资源还是法宝武器之类,东方家有的,革新派更是大把不缺!”

  龙扬君“噗嗤”一声乐了:“喂喂喂,你究竟是入戏太深,拔不出来,还是真的被帝国皇后厉灵海洗脑,从修真者转化成修仙者了?竟然帮她当说客,劝降来了?”

  “我当然记得自己是一名修真者,也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李耀认真道,“只不过,涉及到星海中央数百个大千世界,翻天覆地的变革,绝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至少现在,革新派比四大选帝侯家族更先进一些,那就先站在革新派这边,等想办法把四大选帝侯家族都打垮了,再慢慢去转化革新派,一步步贯彻我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