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09章 出乎意料的证据!

第2309章 出乎意料的证据!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的笑声就像是一头腐烂的乌鸦,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倘若李耀真是修仙者、革新派,对至高权力真有什么野心的话,一定会毛骨悚然。

  “没用的,就算你们能把四大选帝候家族尽数消灭,自己上台统治帝国都没用的,到时候,你们就要面对我今天面对的所有问题,就要吃到我已经吃够的苦头!”

  东方望的眼底满是浓烈的讥讽和酣畅淋漓的恨意,“数百个大千世界,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利益;上万颗资源星球,所有修仙者都和你们暗中对抗,又打着你们的幌子为自己谋取利益;除了你们之外,根本没人会在乎帝国的命运,就算是你们自己,也会在权力的侵蚀之下蜕变,很快变得面目全非和臃肿不堪,最终,像今天的我一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星海吞噬,走向灭亡!

  “到时候,哈哈哈哈,到时候我就在九幽黄泉深处看着你们,看你们是如何重蹈覆辙,垂死挣扎,哈哈哈哈哈哈!”

  东方望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猛烈咳嗽起来,咳出大团黑色的血块,又或者不是血块,而是五脏六腑的碎片。

  李耀真担心他笑着笑着就忽然笑死过去,急忙道:“东方首相,您别激动,有话咱们慢慢说,其实我个人都非常赞同您的观点,认为不管革新派还是四大家族都没有前途,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在走向灭亡,最多一个死得稍微快点,一个死得稍微慢点,但最终都逃不出一个死字嘛!您刚才说得真深刻,简直令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啊!”

  东方望目瞪口呆,愣了半天才颤动着嘴唇:“……什么,你,你是‘秃鹫李耀’吧,你不是革新派吗?”

  “呃,我是革新派中比较进步的青年,姑且算是‘革新派的革新派’吧。”

  李耀道,“我的身份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空对空的理论太过虚无缥缈,长篇大论说出来也没用啊,大家都挺忙的,您要是没什么干货的话,要不然先这么着?我就不打扰您慢慢去死了,对了,您怎么说都是帝国前首相,有什么遗言,我可以帮您带出去。”

  东方望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在仔细琢磨李耀的身份和他这番话的意思。

  不过,他现在的处境,根本没有半点谈判的筹码,除了相信李耀之外,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等等!”

  东方望艰难地呼吸着,勉强直起腰板,眼底闪过一抹微弱的电芒,昔日“铁血宰相”1%的风采,又重新充盈到了几乎枯萎的躯壳中。

  “告诉我,秃鹫李耀。”

  东方望热切地看着李耀,“对你而言,厉灵海和帝国,究竟孰轻孰重?”

  李耀直视东方望,毫不犹豫道:“我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自然是帝国更加重要,无论今日的帝国有多么不堪,我都不希望看到它分崩离析——帝国真的崩溃,一定会造成更大的混乱,就像您刚才所说,人类文明分裂成几十上百个小国,互相征伐和毁灭,这还没考虑到圣盟的因素呢!

  “所以,正因为皇后殿下是革新派的领袖,我才对她忠心耿耿,又因为你们四大选帝侯家族先制造了‘血盟会事件’,妄图将革新派彻底扼杀,我们迫不得已才会绝地反击,和东方首相你为敌啊!”

  东方望冷笑几声,又问道:“雷成虎将军也是你亲自救出来的,对吧?”

  李耀点头:“没错,是我单枪匹马杀入神威狱,救出辽海侯雷成虎!”

  东方望的眼睛越来越明亮,思维也越来越清晰,声音都比刚才洪亮和稳定了几分:“好,就算我死,有件事也一定要让你们知道,请你帮我转告雷将军。”

  李耀精神一振,知道关键来了,急忙往东方望体内又渡入一道柔和的灵能,并帮他注射了一支医疗药剂,暂时拖延身体和神魂崩溃的趋势:“东方首相请说,我洗耳恭听,并发下心魔誓言,一定帮您将话带给雷成虎将军。”

  “好,你给我听清楚了——”

  东方望把脑袋凑了过来,几乎要将明亮的双眼都嵌入李耀脸上,他面目扭曲,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我或许是做了很多违背帝国法律的事情,亦存着削弱帝国外围势力,保证四大家族特别是东方家长久统治的心思,对雷成虎统帅的杂牌军也并不公平,经常将他们当炮灰,甚至无数次想过要将他的力量吞并,包括‘吃人修炼’之类的事情,我都没少做过。

  “是,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承认,站在你们的立场,说我‘罪大恶极’都不为过,但‘血盟会事件’的的确确不是我做的!”

  这次,轮到李耀愣住:“什么,血盟会事件不是你的苦肉计?”

  “不是,虽然我和帝国开拓银行总裁东方拓在家族内部是有些矛盾,彼此的理念也不太相符,包括帝国反击战期间,为了压榨出更多资源,我对他都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令彼此关系冻结到了冰点,但他终究是一名堂堂帝国元老,我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刺杀他?”

  东方望苦笑道,“而且,就在他被刺杀的前三天,我已经和他秘密谈妥了一揽子协议,让渡了一部分利益出去,让他的私人财团深度参与到战后重建,有天大的好处给他!

  “大家明明谈妥了,还有什么必要,拼个鱼死网破呢?”

  李耀心思电转,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事先没人知道,为何你又不为自己辩解?”

  “这是秘密协议,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地方。”

  东方望微微脸红,还是道,“战后重建的好处并不是白送给他,而是要他用帝国开拓银行的权益来换的,兹事体大,怎么可能公诸于众?”

  李耀瞬间明白。

  被刺杀的帝国元老东方拓,虽然是帝国开拓银行的总裁,但并不意味着帝国开拓银行就是他的私有物,他仅仅是一个领导者,最多占有一定的股份而已。

  利用手中的权力,暗中挖掘帝国开拓银行的利益,将这些利益到东方望这里过一下手,再转回到东方拓的私人财团,那就100%归他所有,真是皆大欢喜。

  当然,帝国开拓银行的其他股东和利益相关方,绝不会容许东方拓这样挖自己的墙角,这一揽子协议,自然要秘而不宣了。

  东方望在身上艰难摸索片刻,摸出一枚乾坤戒,断断续续道:“我和东方拓的秘密协议都在里面,还有两滴我们的心头血,以及我们的神魂烙印作为签名——不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所有人都要我死,再‘确凿无疑’的证据拿出来又有什么用?我已经身败名裂了,哪怕真的证据都会被人说成伪造的,贸然为自己辩解,反而浪费一张好牌。

  “我只能隐忍不发,直到一个有可能相信我的人出现——落到合适的人手里,这份协议就可以证明我绝没有刺杀东方拓的动机,即便真要自导自演一场戏,也完全可以刺杀另一名帝国元老,而不是好不容易拉拢过来的东方拓!”

  李耀将乾坤戒攥在掌心,脑域深处的念头如疾风骤雨,掀起波澜。

  “还有,一开始我并没有准备要软禁雷成虎将军,他毕竟是第三战区的最高司令长官,惊雷舰队的统帅,在远征军里又有这么巨大的威望,没有万全准备就削他的兵权?我不至于糊涂到这种程度!”

  东方望喘息道,“但是,底下有人先斩后奏,他被软禁了两天我才收到消息,这时候前线已经谣言四起,雷成虎将军对元老院和我的成见也不可消弭,‘木已成舟’了,我自然不可能再纵虎归山,放他回前线部队去,只能硬着头皮软禁到底。”

  “血盟会事件不是你策划的,雷成虎将军也不是你要软禁的?”

  李耀皱眉道,“别忘了,雷成虎将军可是你的儿子,‘光统’头子东方白亲自抓起来软禁的,难道你被亲生儿子架空了?”

  “亲生儿子,呵呵呵呵,在遍及星海的利益和权力面前,亲儿子又算得了什么?”

  东方望笑得比哭还难听,“我只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已经是帝国首相,东方白也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光统’的局长,算是我最宠爱的几个儿子之一,对他来说,最大的利益难道不是帮我巩固当前的格局,甚至帮我更进一步么?我一天是首相,他就一天是‘光统’局长,搞成现在这样,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究竟要多大的利益和权力来诱惑,才能令他毫不犹豫地出卖我,而他又凭什么如此相信那个人,相信在我下台,东方家分崩离析之后,他还能屹立不倒,甚至比今天更高升一步呢?”

  李耀道:“那个人?谁?”

  东方望冷冷道:“自然是真正策划血盟会事件以及软禁雷成虎将军的那个人,咱们的皇后殿下,厉灵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