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33章 成就化神的代价!

第2333章 成就化神的代价!

  李耀身后是一马平川的海底平原,并无半点险峻和崎岖可以阻遏,以黑星大帝武英奇的修为,一呼一吸之间就能追上。

  但刚才李耀在和武英奇啰啰嗦嗦拖延时间之时,就暗中让血色心魔驾驭着枭龙号藏匿到海底平原之上,钻出一个个的小洞,又在小洞中填充了足够多的晶石炸弹。

  当武英奇驾驭着“地狱星”狂怒追来时,李耀神念激荡,引爆晶石炸弹,顿时炸出一蓬蓬泥浆也似的黑障,犹如万千海底烟柱拔地而起,极大扰乱了武英奇的视线和感知。

  李耀将黄金大鹫的动力单元激发到吱吱作响,随时都会四分五裂的程度,一口气又狂飙出上百里,眼看武英奇的“地狱星”完全隐没在黑暗深处,好像被他甩掉了。

  然而,武英奇恼羞成怒的声音,却似跗骨之蛆般紧追不舍:“你以为,凭这样的雕虫小技,就能甩掉朕了么?朕今天一定会抓住你,活活掀开你的头盖骨,看看你这朵奇葩的大脑结构,和千年前那些修真者究竟有何不同!”

  “省省吧,星海间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把我扒皮抽筋千刀万剐的家伙数不胜数,现在他们的骨头都可以敲锣打鼓了,我还不是在这里活蹦乱跳!”

  李耀一边狂飙一边豪迈大笑,“我秃鹫李耀‘反向进攻之王’的称号,岂是浪得虚名,想抓我?等你恢复十成功力再说吧!”

  武英奇低吼一声,“地狱星”的速度瞬间飙升十倍,几十条金属触手如飞剑般激射而出,目标正是李耀笑声传来的方向。

  岂料除了搅碎一团海水之外,却是扑了个空。

  原来李耀早就料到对手会死死锁定他的一举一动,最后这道神念波动却是通过一枚镌刻了震荡符阵的法宝单元折射传送出来,而李耀的真身,自然早就换了方向。

  武英奇深深眯起眼睛,神念以电光石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扩散,再度锁定了李耀的真身。

  见李耀将好端端一台威风八面、叱咤风云的黄金大鹫,驾驭成鬼鬼祟祟,蹑手蹑脚的模样,偏偏又跑得飞快,武英奇真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咬牙切齿道:“朕不明白,你既然如此贪生怕死,为何不臣服于朕,朕保证留你一命!”

  “蝼蚁尚且偷生,我好不容易修炼到化神境界,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很多大事没做,当然不想死啦!”

  李耀连滚带爬地说,“不过,比起死亡来说,我更加不能忍受生活在你这种死老鬼统治的世界之中啊!总之,勉强是没有幸福的,我劝你真的不要再追过来了——我刚才说自己还有一招极其恐怖凶悍和残忍的压箱底绝招,并没有骗你,别逼我施展出最强的一击!”

  黑星大帝武英奇连声冷笑,“地狱星”如同金属海胆和超巨型乌贼的混合体,随着黑雾喷涌,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周身金属触手竟然纠缠到一起,形成前后两个巨大钻头的模样,乍一看,颇像是一枚形态诡异的梭子。

  变成梭形之后,破开海水的效率提高何止十倍,“地狱星”如一道黑色流光朝李耀袭去,数十里的差距瞬间吞噬。

  黄金大鹫双翅上的金属羽毛刚才统统激射而出,此刻只剩下孤零零的骨架,却是架在身后勉强抵挡住“地狱星”的撞击,但一撞之下,所有骨架也统统断裂,飞了出去。

  “噗!”

  黄金大鹫的驾驶舱内,李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只觉得随着“地狱星”的猛烈撞击,无数道邪异的能量顺着巨神兵的缝隙涌入体内,神经末梢和血管深处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爬,脑海中更是魔影重重,滋生出三千狰狞恐怖的幻象。

  “咦,好熟悉的感觉。”

  血色心魔发出诧异的惊呼,“幽能,黑星大帝武英奇使用的竟然不是灵能,而是域外天魔的幽能!”

  ……

  李耀和武英奇激战的反方向,数千里之外,银月海深处,龙扬君带着厉嘉陵缓缓沉入海底,找到了一处补给站。

  这处隐匿于海底泥沙之中的补给站,原本是东方望为他的逃亡之路秘密准备,武器弹药,晶石燃料,医疗药品以及提升晶铠在深海中潜行速度的鱼鳍套装,一应俱全。

  东方望死在背叛者的手上,而所有背叛者也统统被龙扬君结果,总共几十处海底补给站的精确坐标,自然落入了龙扬君手里,足以支持他们悄无声息地一路潜回大陆架,再顺着大陆架上的暗道,进入主大陆缝隙深处的地底城镇了。

  “小家伙,在这里乖乖等着。”

  龙扬君敲了敲厉嘉陵的头盔,示意他钻进补给站狭窄的空间中,“姐姐去去就回。”

  “东方……姐姐。”

  厉嘉陵犹豫了一下,大着胆子问道,“你是要回去救耀哥吗?”

  龙扬君轻轻哼了一声,道:“救不救他是另一回事,但如果对方真是黑星大帝武英奇的话,那么看‘秃鹫李耀’被黑星大帝蹂躏到惨不忍睹、欲仙欲死的模样,如此精彩绝伦的场面,又岂能错过呢?”

  “真是这样吗?”

  厉嘉陵满肚子狐疑地看着龙扬君,实在忍不住,咬牙问道,“东方姐姐,你和耀哥应该早就认识,而不是刚刚才投降的吧?”

  “小家伙很聪明啊。”

  龙扬君漫不经心道,“何以见得呢?”

  “我只是年轻,又不是真的傻,如果不是关系极深的话,谁会在敌人有可能是黑星大帝武英奇的情况下,还冒险回去救人啊!”

  厉嘉陵得到了答案,满肚子疑惑却丝毫没有消除,好奇心简直要把肚子都撑破,想了半天,还是难以置信道,“可是,怎么可能呢,耀哥怎么会和你早就相识,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是……情侣吗?”

  “情侣?”

  龙扬君忍俊不禁,“来,小家伙,问你个问题,你觉得情侣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情侣之间?”

  厉嘉陵瞪大眼睛,冥思苦想半天,道,“心有灵犀?相濡以沫?患难与共?不离不弃?志同道合?心心相印?”

  “错,是‘上床’啊!”

  龙扬君叠起手指,在少年的头盔脑门上不轻不重弹了一下,“再问你个问题,如果你是女人的话,能相信自己和李耀上床的场景吗?”

  厉嘉陵沉吟片刻,深深打了个冷颤:“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我倒不觉得可怕,只是觉得非常好笑,假设真有那一天,估计分分钟都会笑场。”

  龙扬君淡淡道,“更何况,‘情侣’这种看似密切的关系,仅仅在两性生殖的生命体,发展出固定配偶制度之后的短暂阶段才有意义,如果是无性繁殖或者集团繁殖的智慧生命,根本没有爱情和婚姻的概念,那‘情侣’两个字完全没有意义,姐姐的人生,可是不会被如此贫弱的概念束缚住的。”

  厉嘉陵满脸迷茫:“呃,没听懂。”

  “傻小子,姐姐和耀哥不是情侣。”

  龙扬君微笑道,“如此侠肝义胆,出类拔萃,忠于理念的男人,自然只有最豪气干云,力拔山河,勇不可当的女人才配得上,很抱歉,姐姐并不是那个女人。”

  “豪气干云,力拔山河,勇不可当”?

  厉嘉陵眨了半天眼睛,也想不出能用这十二个字形容的女子,究竟会是什么模样,不过有件事他总算听明白了:“那你们是朋友喽?拜托,能多告诉我一些关于耀哥的事情吗,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特立独行的修真者。”

  龙扬君善解人意道:“不用说得这么隐晦,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过去的李耀也不是这样,至少我刚刚认识他时,他的言行举止还是蛮正常的。

  “不过,你应该知道修炼和战斗对人体特别是大脑的伤害有多大,李耀在修炼和战斗上都属于彻头彻尾的疯子,短短几十年间历经大大小小的激战无数,战斗频率和修炼强度远远高出寻常元婴和化神。

  “正是在尸山血海之间,修罗屠场之上,一次次毫无节制地燃烧神魂、透支生命,狠狠挤压脑域的潜能,战胜一个又一个远远比他强大的对手,才令他成为星海间最年轻的化神强者之一。

  “然而,如此疯狂的战斗和风驰电掣的升级,最终也严重伤残了他的大脑,留下不可逆转的后遗症,把他从原本热血、坚毅、不屈、自尊自爱的阳光少年,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厉嘉陵肃然起敬:“我就说嘛,耀哥平时的言行举止,完全和堂堂化神强者的形象对不上号,原来如此,是大脑严重受创的缘故!这么说,过去的耀哥一定是英雄喽?”

  “英雄?”

  龙扬君抿嘴一笑,摆动着腿部的金属鱼鳍荡了开去,“或许吧,这并不是我关心的重点,我只是单纯觉得他很有趣——宇宙如此辽阔,生命却如此孤寂,如此有趣的生命,实在应该越多越好。

  “所以……撑住啊,你这么猥琐的蟑螂,没这么快就被黑星大帝活活打爆的吧?”

  龙扬君周身大放光芒,仿佛海水都被冻结成晶莹剔透的水晶,巨神兵“天晶”再度登场,笼罩着龙扬君极速狂飙,朝战场的方向电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