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40章 正大光明地大道之争!

第2340章 正大光明地大道之争!

  “你的老巢?”

  李耀微微一怔:“这时候回猎妖师协会的大本营,不是太危险了吗?”

  “错,猎妖师协会的大本营,仅仅是‘东方明月’的老巢。”

  龙扬君微笑道,“我现在要带你去我,‘龙扬君’的巢穴,我刚刚潜入帝国,还没假扮‘东方明月’这个身份时,曾经在那里待过两年,多少有些准备的。”

  李耀顿时瞪大眼睛,怪叫道:“多少有些准备?你究竟在搞什么古怪,难道真有阴谋?”

  “当然有阴谋,要不然呢,你以为我真是来帝国旅游的吗?”

  龙扬君淡淡道,“不过呢,我仔仔细细研究过你这家伙的人生轨迹,包括上百种荒诞不经的个人传记,再结合我和你并肩作战这么久的近距离观察,我发现一个规律。

  “从你出道以来,曾经遇上过无数难以对付的敌人,从燕西北开始,到萧玄策,再到幽泉老祖,再到吕醉和周横刀,包括后来的天魔莫玄和天魔吕轻尘……

  “这些敌人,绝大部分都担得起‘枭雄’这个称号,心机不可谓不深沉,手段不可谓不狠辣,掌控的权势也不可谓不庞大,连最终的计划都精密和周全到了极点。

  “然而,无论这些枭雄的心机再深沉,手段再狠辣,权势再庞大,计划再周详,最终都免不了被你以稀奇古怪,机缘巧合甚至乱七八糟的方法破坏。

  “甚至包括今天的黑星大帝武英奇——连这样一个至少分神境界,还隐匿着无数秘密的绝世强者,都在你面前铩羽而归,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李耀沉吟片刻,眨巴着眼睛道:“因为……自古以来,邪不侵正,而我就是正义的使者?”

  “错,因为你这个人,仿佛与生俱来某种奇怪的狗屎运,而且这些敌对枭雄的阴谋越是鬼鬼祟祟,就越能激发这种狗屎运的效力。”

  龙扬君道,“身为盘古和女娲两族的双重传承者,我当然不会相信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所谓‘狗屎运’,也仅仅是统计学上的某种概率,和人们尚未琢磨清楚的神秘规律而已。

  “但既然这种概率和规律客观存在,我就没必要步燕西北、萧玄策、幽泉老祖、吕醉、天魔莫玄乃至黑星大帝的后尘,非要鬼鬼祟祟地行事,又千方百计来对付你,结果到最后关头,还是不免被你破坏,功亏一篑,甚至身死魂灭。

  “前车之鉴放在这里,我要是再这么做,未免太傻了,你说对吗?”

  李耀想了想:“呃,但我现在的确虚弱到无以复加,说不定你一根小指头就能干掉我。”

  “你又不是第一次虚弱到无以复加,那些绝世枭雄不是也曾三番五次尝试过要干掉你么?结果,有谁成功了呢,非但没有,反而令你一次次变得更加强大。”

  龙扬君到,“并不是我妄自菲薄,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的智慧,就一定比萧玄策,吕醉和天魔莫玄高到哪儿去,说不定你还有底牌,甚至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底牌,而我要干掉你的举动,反而会激活这些底牌呢?这才是我一直没有对你动杀意的最大原因啊!

  “总之,我思来想去,觉得以前那些枭雄对付你的方式都是错的,既然他们都无比坚信自己的大道,那就根本没必要搞得这么鬼鬼祟祟——难道他们的‘大道’统统见不得人,不能光明正大地争上一争么?

  “从选择藏头露尾,黑暗行事的一刹那起,他们就已经输了,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大道根本没有信心,你的胜利,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这一次我要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没错,我是有一点小小的阴谋和计划,但我愿意将整个计划的每一个环节都清清楚楚摆在你面前,你想看什么细节,我就让你看什么细节,整个起源,发展和最终要实现的目的,我都会告诉你,然后,秃鹫李耀,你再来试试看能否阻止我吧!”

  在龙扬君的轻笑声中,李耀再次支撑不住,陷入深邃而漫长的黑梦。

  他在黑梦中仿佛经历了从宇宙大爆炸直到现在,甚至从现在直到宇宙再次寂灭的漫长时间,长到几乎要忘记自己的存在,也就是三魂七魄都要渐渐湮灭。

  但每次神魂濒临湮灭,那颗蔚蓝色的星球——地球,总会从神魂深处浮现出来,向他传来一道微弱的力量,仿佛黑夜中摇曳不定的蓝色火光,带给他最后一缕坚持下去的希望。

  李耀知道自己的血肉之躯特别是大脑在和黑星大帝的战斗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甚至比在毒蝎星团遭受过量辐射,突破化神境界更加凶险。

  但枯萎之后就是新生,旧的脑细胞一颗颗干涸腐败,新的力量又从元神深处的缝隙中源源不断涌动出来,重新充盈着他的神魂和大脑,重建更加强大的精神世界!

  “我一定会完成秃鹫计划,我一定会毁灭地球,我一定会……将你们统统解放出来的!”

  每当最深沉的黑暗,要将他支离破碎的神魂彻底污染和吞噬,这道虽然微弱却坚定不移的声音,便会激荡他的神魂碎片发出共鸣,令他全新的精神世界,变得生机勃勃,含苞待放!

  或许一开始,他是陷入深度昏迷之中。

  但随着精神世界的重建,却又像是某种“化茧成蝶”的状态。

  恍恍惚惚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深海中潜行了多久,似乎又进入一条狭窄崎岖,暗无天日的隧道,在隧道中一路向下。

  连续好几天,一直处于黑暗中,偶尔能看到四周岩壁上有星星点点的萤火,不知道究竟是矿石的光芒,还是妖兽的眼睛,后来又像是到了一处大规模的地底聚居地,无数披着灰色斗篷的人将他们簇拥在一起。

  龙扬君在地底聚集地的地位似乎极高,有着一呼百应的魔力,李耀影影绰绰看到无数人对她顶礼膜拜,也不知是幻象还是错觉。

  等到李耀真的破开“精神之茧”,彻底苏醒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口巨大的方形池子里,包裹周身的都是某种石蜡般的乳白色物质,比一般用来疗伤的果冻凝胶更加稠密,要一块块从身上撕扯下来。

  “耀哥,你终于醒了!”

  厉嘉陵原本正蜷缩在角落里呼呼大睡,毛茸茸的短尾巴摇来晃去,听到疗伤池中传来“咔嚓咔嚓”的破裂声,顿时瞪大眼睛,欣喜万分地叫道。

  “唔……”

  李耀勉强应了一声,有些吃力地从疗伤池中站起来,一边撕扯着凝固在身上的“石蜡”,一边小心翼翼地运转灵能,扫描全身。

  果然,他的身体仅仅是勉强修复,内部还存在诸多肉眼看不到的致命裂纹,就像是摔了个粉碎又精心黏合到一起的花瓶,每当灵能流转到这些裂纹时,都像是瀑布落入深渊,水流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凄凄惨惨的伤势,何止“境界暴跌”四个字能够形容,李耀叹了口气,抓了抓鸟巢般乱蓬蓬的头发,心想:“后遗症这么严重,这一炮真是轰得太过威猛了一些……”

  大难不死,已是意外之喜,一时半会儿之间,也不能太过贪心,反正办法总比困难多,连龙扬君都说他狗屎运惊人,那总有机会恢复巅峰战力甚至更上层楼的!

  李耀收拾纷乱的心神,一边轻轻出拳,测试自己的拳力和破风速度,一边打量四周环境。

  他躺在一方古色古香的医疗池中,而医疗池又建造在一间小小的医疗室里。

  从四周墙壁的材质和接缝处的角度之精密来看,建造这样一座医疗室应该有相当高的文明程度。

  然而四周所有设施都锈迹斑斑,房间也杂乱无章堆满了垃圾,墙壁上更爬满了各种灰暗的苔藓,以及李耀叫不出名字的藤蔓类植物,一副尘封已久,被岁月无情侵蚀的模样。

  这里的空气极其沉闷,还隐隐带着一股腐败的味道,即便深吸一口气,仿佛都不能令肺叶膨胀多少。

  即便头顶闪耀着微弱的灯火,李耀还是感觉浓重的黑暗挤压过来。

  他敏锐感知到,这里应该是地底极深处。

  “我已经睡了多久,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耀忍住宿醉般的头疼,目光向医疗池旁边逡巡,自己的芥子战斗服折叠得整整齐齐摆在地上,上面还摆放着自己的乾坤戒。

  除了吞入体内的几枚乾坤戒之外,别的戒指都在这里,甚至还多了两枚李耀没见过的乾坤戒,用灵能吸过来仔细感知,这两枚乾坤戒都没设置禁制,任由他的神念长驱直入来探索,一枚乾坤戒中存储着“黄金大鹫”七零八落的碎片,另一枚乾坤戒中这是“地狱星”的残骸,看来,都是龙扬君帮他搜集起来的。

  “龙扬君还是够朋友的!”

  李耀心中一喜,旋即想到自己昏迷不醒之前,龙扬君说的什么阴谋和计划,眉头不由又紧锁起来。

  “耀哥,你都睡了十天了!”

  厉嘉陵上前道,“这里是地底三万多米,快到地壳和地幔的交界,10084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