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43章 地底的流亡者

第2343章 地底的流亡者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

  李耀霍然起身,沉声道,“我倒要好好看看,她所谓的‘大道’,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在厉嘉陵的带领下,李耀推门而出,这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根粗壮如巨树的石笋之内。

  这根石笋的直径起码在二三十米,中间挖空成了许许多多的石洞和房间,外面又有螺旋环绕的阶梯可供上下穿梭。

  把脑袋探出阶梯向下望去,距离地面至少有好几十米,却被一层朦朦胧胧的迷雾遮挡,看不清楚深浅。

  地底世界自然不会有雾,厉嘉陵告诉李耀说,这些都是蕈类的菌粉——千奇百怪的蕈类,奇形怪状的蘑菇还有大片蠕动的苔藓,是地底世界主要的植物。

  而抬头向上望去,大约数百米高的岩顶,则有气无力地悬挂着几十颗小太阳——李耀估计那是某种人工炼制而成的长时间稳定输出照明符阵,但再长时间的稳定输出,都抵挡不住千百年的侵蚀,现在,这些“小太阳”仿佛被蛀虫啃噬得千疮百孔,非但光芒黯淡到聊胜于无,表面还出现斑斑驳驳的黑点,活像是一块块发霉的光饼。

  在黯淡光芒的照耀,以及蕈类菌粉飞扬的双重作用下,整座10084号地下城镇,都被一层若有若无,不断翻滚的迷雾笼罩,增添了几分神秘莫测的味道。

  地底城镇的营造,比地面上的城市更加立体和魔幻,矿洞和石笋纠缠在一起,隧道和钟乳犬牙交错,人类文明的痕迹见缝插针地在岩缝中不断扩张,如同竭力舒展的藤蔓,占据了上上下下所有可以容身的空间。

  光是李耀立足的这根巍峨石柱,放眼望去,至少有几十根同类戳在旁边,构成城镇的主体。

  石柱之间,以粗壮的铁索相连。

  却见不少身穿灰色斗篷的地底人,跨骑在一种皮肤暗红色的巨型双足蜥蜴身上,在铁索之间灵巧穿梭着——这种双足蜥蜴的脚爪和鸟爪类似,能轻而易举握紧铁索,甚至倒挂在铁索下面,并借助铁索回荡之力,轻盈跳动出几十米远,往往三两下跳跃,就能从一根石柱跳跃到另一根石柱上。

  人们在石柱间往来穿梭,铁索被红蜥蜴不断震荡,“哗啦哗啦”之声不绝于耳,和另一种四面八方传来的“哼哼唧唧”声,共同构成了10084号城镇的主音调。

  厉嘉陵告诉李耀,这些红色坐骑就是红蜥蜴,好像是基因调制出来的产物,属于灵兽的一种,所以看似狰狞凶猛,其实性格比牛马还要温驯,是地底人在立体城镇中爬高下低,腾转挪移的最好帮手。

  至于四周不断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则是岩虫正在进食——这是一座以畜牧业为主的城镇,养殖岩虫就是绝大部分人的生计来源,岩虫其实不太像是虫子,而是白白胖胖好像猪猡一样的生物,同样是基因调制过的灵兽,消化系统经过特别强化,以吞噬岩石、苔藓和各种蕈类为生,能够最大程度吸收恶劣饲料中的养分,转化成可供人类食用的脂肪和蛋白质,在地底世界,是很受欢迎的主食。

  这片地质带附近,如10084区这样的五位数地底城镇,往往都以养殖岩虫为主业,大部分岩虫并不是自己吃,而是运送到更上层的四位数城镇,换取能源和各种工业制成品,让这些被地面遗忘的居民,能保留最后一缕文明的火花不灭。

  李耀闲庭信步,在城镇中游荡,仔细观察石笋、铁索还有街道的细节,感觉这座看似中古时代的城镇,到处都充满了矛盾的味道。

  他刚刚立足的那座石柱,并不是纯天然的产物,倒像是先有非常发达的文明,在地底竖立起一根根中空的钢筒,然后液态金属或者混凝土之类的材料才逐渐敷设到上面,如此才能保证几十米粗,数百米长的“石柱”拥有足够的强度。

  崎岖不平的街道和坑坑洼洼的隧道边上,层层剥开苔藓和藤蔓,就能看到一条条布局整齐,走线精巧的管线,将所有石柱都接驳到一起,应该是某种大型有线灵网系统,不过看得出已经很久没有使用,李耀没有从细密的晶线中感知到半点灵能反应。

  很多地方,将苔藓一层层撕开,都能看到锈迹斑斑的金属墙壁,而当李耀再用力将锈迹都一一抹去,就能看到光滑如镜的表面,细若发丝的接缝,还有一行行方方正正的大字。

  有些大字是提示人们的标语,诸如“内有法阵,闲人勿入”之类,还有些则是部队的番号,比方“第三十三生产建设兵团”什么的,更多的字统统被侵蚀得一干二净,李耀最轻微的呼吸都令他们化作粉尘,四散开来。

  李耀眯起眼睛,找到最长的一条接缝,伸出食指,从上往下轻轻一揩,只觉手感细腻如丝,毫无半点生涩和滞碍,若非仔细感知,简直发现不了有这样一条接缝。

  这条接缝是将两块至少几十平方的钢板拼合到一起,经过不知多少年的热胀冷缩,应力变化和地壳运动,依旧严丝合缝到这种程度,可见最初营造这座城镇的人,拥有何等发达的文明。

  “这里最初应该是一座非常先进的地下避难所吧?”

  李耀拍去了手掌上的苔藓和污泥,继续打量上上下下的结构——10084号城镇充满着时光隧道般的矛盾感,就像是将先进和落后,文明和蛮荒,人工和天然,各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硬生生拼凑到一起。

  或许看似杂乱无章的“藤蔓”,就是昔日最先进的灵能管线;看似钟乳石的东西则是尘封已久的防御符阵;曾经用来控制整座地下避难所的超级晶脑,被千万年岁月侵蚀到只剩下一个空壳,被早已遗忘昔日辉煌的孩子们“嘻嘻哈哈”当球踢。

  “应该是。”

  厉嘉陵道,“龙姐姐的说法和耀哥差不多,很久很久以前,这里的确是一处非常先进的避难所或者地下基地,法宝仓库之类。”

  李耀叠起手指,弹了一下钢板,屏息聆听细密的回音,道:“那怎么会变成这样?”

  厉嘉陵道:“龙姐姐给我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是地质断层,随着沧海桑田,岁月变迁,越是古老的生物或者文明,就越是会被泥土和岩石覆盖,渐渐落入到地底深处。

  “如果把大地切开,露出如千层蛋糕一样的断层,再去研究镶嵌在断层中的化石就会发现,越是上层发现的化石,年代就越新,而越是埋藏在地底深处的化石,就代表着越古老的生物甚至文明。”

  李耀点了点头:“这很好理解,还有呢?”

  “还有,就是海洋。”

  厉嘉陵道,“深不可测的海洋,就是一个自上而下的立体生态圈,随着阳光,温度,海水盐分、密度和压力的变化,其实也是一层一层互不干扰的生态系统,生活在浅层海水中的鱼类,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潜入到几千米乃至数万米深的海底,而生活在数万米深处的巨型乌贼,也永远不会憧憬阳光的温暖,虽然同样是海洋生物,但上层和下层,早就形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世界。”

  李耀道:“这两个例子,能说明什么问题?”

  “龙姐姐说,人类文明发展了整整十万年,从四万年前的古修世界到今天的现代修炼文明,其实也慢慢分化出了不同的阶层,生活在不同层面上的人类,就像是形成于不同年代的化石,或者栖息在不同深度的海洋生物一样,早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了,即便不用‘真人’或者‘原人’来区分,但这种区别注定是存在的,掩耳盗铃、视而不见,并不能解决问题。”

  厉嘉陵道,“早在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强者对弱者的侵蚀就从没有一天甚至一秒钟停止过,无法抵抗强者的弱者,只能选择逃亡。

  “有些弱者从平原逃到了崎岖而贫瘠的山区,还有些弱者就不断向地底深处流浪,并随着强者的爪子伸向地底,一步步逃亡到更深的地方。

  “最初,这种逃亡仅仅是零散的,自发的,不成体系的。

  “到了四万年前,大黑暗时代的开端,妖族取代人族统治星海时,那些不甘被妖族统治的人类,是第一次大规模‘向地底进军’的主力。

  “等到一万年前,妖族的残酷统治被推翻时,人族对妖族展开了无比血腥的报复性杀戮,满怀三万年仇恨和愤怒的人族发誓要杀光最后一个妖族为止,于是,又有了第二次大规模向地底逃亡,这次的逃亡者却变成了妖族。

  “好景不长,人族建立的星海帝国刚刚跨越统治千年的关卡,就面临最残酷的内战,战火席卷了几乎每一个大千世界,无数昔日携手并肩对抗妖族的人族纷纷决裂,变成你死我活的仇敌,于是,第三次大规模地底逃亡接踵而至。

  “之后一万年,是星海战乱不休的血战岁月,如极天界、天极星这样的兵家必争之地,自然更是战火席卷的中心,无数失去家园的人们,一波又一波逃亡地底,就更不奇怪了。

  “一代又一台逃亡者,构成了地底居民的主体,将历朝历代各个种族和势力建造的避难所、军事基地、法宝仓库当成了新的家园,这就是大部分地底城镇的起源。

  “自然,越晚逃入地底的居民,往往居住在越浅层的地表,而越是早期逃入地底的居民,生存空间被后来者不断挤压,不得不继续向下逃亡,慢慢就沉淀到地底深处,比方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