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46章 小弟长大了!

第2346章 小弟长大了!

  厉嘉陵罕见地没有顺服李耀,反而从眼底放出强烈的光芒,轻声却坚定道:“我并没有被龙姐姐忽悠,也不认为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但也不能说,她的每一句话都没道理啊!

  “耀哥,你知道吗,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仅仅知道帝都深处有这样一些‘编号10000’以上的城镇,还以为这里和普通的地底城镇没什么两样,最多资源稍微匮乏一点,秩序稍微混乱一点,环境比地面恶劣一点点而已。

  “却没想到,会匮乏、贫瘠、混乱和恶劣到这种程度。

  “这里和地面完全是两个世界,地底人和地面人也的的确确可说是……两个物种了!

  “呵呵,过去我曾以为自己从小生长的世界就是熊熊燃烧的地狱,而厉灵风和武英澜就是最邪恶,最可怕的妖魔了,直到此刻,我见识到了真正的地狱,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可笑。

  “不错,厉灵风和武英澜的确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来调制我,每每让我品尝到千刀万剐,生不如死的痛苦——但他们从未在资源上对我有一丝一毫的限制,无论我想要什么修炼资源都随时满足,甚至在我不想要的情况下,还硬生生往我身体里灌输。

  “除了资源,还有各种神通、知识和信息,也源源不断灌输到我的脑域深处,开启了我的智慧——无论厉灵风究竟是打得什么主意,是否要把我炼制成秘密武器来对付皇后殿下,至少,他从未限制过我的情感和欲望,恰恰相反,他无所不用其极想要激活我的情感,释放我的欲望,强行为我打开了一扇又一扇,全新的大门!

  “那时候我真是很憎恨他,恨他恨到要死,我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我学这么多东西,要掌握这么多神通,要拥有如此强横无匹的力量——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些,还以为自己是这个宇宙间最悲惨的人了。

  “直到今天,看到这些被封印在地底的人们,我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么矫情和无病呻吟,昔日我所厌恶和抗拒的东西,都是这些地底人梦寐以求,无论怎么挣扎都休想得到,甚至想都想不到的!

  “厉灵风或许真的不怀好意,但他也是真的把我当成传承者来培养,为我发掘出了未来的无限可能,即便他罪该万死,但我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恨他了。

  “还有我的那些同伴,厉家旁系支脉的底层族人,我曾以为他们的生活也算够辛苦了——得到的资源不到主脉传人的十分之一,还要承担繁重的家族任务,甚至为主脉传人当活靶子来修炼,稍稍崭露头角,就有可能被阴险的小动作搞掉。

  “但至少,他们吃饱穿暖是没问题的,理论上也有一定可能,一步步爬上去出人头地,即便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有主脉传人的1%,那也是一线生机啊!

  “但这里的地底人呢?没有阳光,没有资源,没有安全,没有传承,没有哪怕亿万分之一的希望,从呱呱坠地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那就是在黑暗中慢慢凝固和衰亡,最终无声无息地融入岩石,化作微尘。

  “看到他们这样的生活,我忽然觉得自己过去的一切抱怨,憎恨和愤怒,都是那么苍白无力,我甚至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负罪感,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人生和如此强大的力量!”

  “哇……”

  李耀难以置信道,“不是吧,你真是厉嘉陵吗,怎么在十天之内,突然成熟了这么多,想得这么深了?”

  “或许我本来就很成熟,就能想很多很多事情,却一直不愿意这么成熟,不愿意费脑子去想。”

  厉嘉陵看着迷雾深处的城镇,淡淡道,“过去十几年,我一直在殚精竭虑地和厉灵风、武英澜斗争,每一天都在精心伪装自己,每一秒钟都将脑细胞激活到了极限,苦苦思索反抗之法。

  “他们强行灌输到我脑子里的那些神通秘法、阴谋诡计和勾心斗角的东西,亦消耗了我的大量计算力,令我的神魂时刻都想一根紧绷的弓弦,每天都神经衰弱,苦不堪言。

  “所以,一朝从他们的掌控之下逃脱,紧绷的弓弦陡然间释放开来,我便放空一切,什么都不愿意想,什么都不愿意琢磨,只想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度过一生。

  “没错,我其实是在反抗和逃避,反抗厉灵风和武英澜为我规划好的人生,逃避我应该背负的命运。

  “我想流浪到星海边陲随便找一处穷乡僻壤去默默无闻地度过一生,这是一种逃避;而事事听从耀哥你的安排,完全把你当成我的保护神,又何尝不是另一种逃避?

  “很多时候,我明知道你说得未必是真话,甚至未必有道理,但也懒得和你争论,反正‘是是是’地附和一下你,统统交给你来处理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一定是在为我着想,那我为什么还要费神劳心去独立思考呢?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爱和人争论,爱崭露头角的人啊!”

  李耀:“呃……”

  厉嘉陵的表情从未如此严肃:“但是,看到这些生活在地底毫无半点希望的人们,以及他们承受的,远比我更悲惨百倍的命运,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并非像原先一直自怨自艾的不幸,反而是超级无敌的幸运!

  “至少,在经历了种种折磨和苦难之后,我拥有了强横无匹的力量,拥有了旺盛的欲望和强烈的情感,也初步看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模样!如果我不能利用自己的力量,做些什么的话,又有什么资格背负这份,地底人永远都得不到的幸运?”

  李耀被少年眼中璀璨的光芒吓了一跳,恍惚间,竟然觉得是“帝焰珠”的滔天霸气从少年眼眸深处窜了出来,不由惊奇道:“那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我还没想好。”

  厉嘉陵眼底的强光化作深深的迷茫,摇了摇头道:“我还没想好自己究竟要踏上哪条道路,但没关系,我还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认真仔细地观察这个世界,慢慢思考自己的大道。”

  “少年啊,没想到你终于悟道了!”

  李耀将热烘烘的大手放到厉嘉陵的肩膀上,感慨万千道,“其实耀哥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看出你天赋异禀,骨骼精奇,灵根粗壮如参天大树一样,天灵盖上还有一道道灵火喷涌而出,恰似火山爆发!你是人中龙凤,绝非池底的鱼虾,是注定要做一番大事业的!

  “原本见你年纪还小,也不急于一时,既然今天你已经有了这么深的感悟,那没说的,快和耀哥一起来修真,然后拯救世界,捍卫宇宙和平吧!”

  “抱歉,耀哥。”

  厉嘉陵不动声色将李耀的爪子扒拉开去,正色道,“第一,我是不想辜负自己如此……特殊的人生,但并不意味着我就要拯救世界啊!

  “第二,更重要的是,修真就能拯救世界了么?”

  “那当然啦!”

  李耀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修真大道很给力的,耀哥我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化神境界,全是修真大道的功劳,还险些一炮将黑星大帝武英奇这个修仙者始祖都轰杀了呢!这么好的大道你不修,难道还是坚持要修仙?”

  “是,耀哥你是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化神,堪称凤毛麟角,宇内稍有的存在了,但是……”

  厉嘉陵面有难色,“呃,该怎么说呢,我还是不太想修炼成你这副样子。”

  “什么意思?”

  李耀瞪大眼睛,摸着自己的脸颊,“什么叫‘我这副样子’,我的样子有什么不妥?难道不够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修真还是修仙,并不是我思考的重点,甚至能否轰杀黑星大帝武英奇,都不重要!”

  厉嘉陵指着四周道,“地底人已经在黑暗深处生活了一万年,早在武英奇和修仙者诞生很久之前,他们就一直过着这种生活了,难道耀哥一炮将黑星大帝武英奇轰成肉酱,就能拯救地底人了么?

  “就算耀哥的实力再强十倍,一炮轰杀了帝国首相东方望,又一炮轰杀了黑星大帝武英奇,再狂轰滥炸将四大选帝侯家族都轰得灰飞烟灭,然后呢,包括地底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能瞬间脱胎换骨、重获新生,过上资源丰富,衣食无忧,千姿百态的生活么?

  “如果是的话,请耀哥告诉我你的具体步骤要怎么做,或许我真愿意投奔你的大道呢!”

  李耀哑口无言,瞠目结舌。

  “算了,我知道这个话题实在太大,一时半会儿之间,哪里能找出答案呢?别说耀哥没有答案,龙姐姐没有答案,黑星大帝武英奇也不会有答案的,或许宇宙间任何人,都找不出一条完美解决之道——包括昔日的盘古族和女娲族在内,否则,他们又如何会彻底毁灭呢?”

  厉嘉陵反过来拍着李耀的肩膀,宽慰他说,“我也就是胡思乱想,和你随便聊聊而已,耀哥千万别往心里去,更不要浪费珍贵的脑细胞来琢磨这些虚无缥缈的问题了,你现在伤还没好透,还是以保养身体和大脑为主,至于我的大道,我会慢慢思考,自己摸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