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48章
  “10084区的居民,并没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概念,他们已经整整一万年没有见到过太阳,所以都是采用‘三班倒’永无休止的作息时间。”

  厉嘉陵深有感触地说,“每天很早很早,他们就要起来为各种地底植物,苔藓和菌菇施肥这些作物原本并不生长在地底,即便经过基因调制,亦是相当娇弱的,需要他们在岩虫的粪便中混合各种磨成细粉的矿物质,成为肥料和生长药剂,用不同方式播撒下去,才能茁壮成长,稍有不慎,就会大面积枯萎,那简直是整个城镇的灭顶之灾。

  “好不容易等藤蔓,苔藓和菌菇都长成,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攀上岩壁、进入石缝将他们采集出来,再运送到洞穴里去切碎了给岩虫吃,而岩虫吃的时候,他们还要不辞辛苦地给岩虫按摩,岩虫的表皮是极其坚韧的,按摩的力道轻了还不行,必须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活络它的血肉,一口气不停歇忙碌十几个钟头,简直没有一秒钟,是不精疲力竭的。

  “如此战战兢兢,挥汗如雨的忙碌数年,一头岩虫才能成熟出肉,几百上千头岩虫‘吭哧吭哧’抬到数千米以上的四位数城镇,只能换来屈指可数的法宝和能源,以及一罐罐在地面上根本不值钱的超高压缩空气。

  “先别说吃不吃得饱的问题,因为新鲜空气严重不足,这里的居民甚至从不敢令情绪太过激动,因为无论是大哭大笑还是大闹,都会加剧氧气的消耗,给城镇的新鲜空气总配额,带来不必要的损耗,久而久之,他们才变成这样心如死水,面如死灰,不苟言笑的模样。

  “只有无忧无虑的孩子们不懂事,不知道新鲜空气的珍贵,才会肆无忌惮地放声欢笑,尽情消耗着比晶石更加珍贵的氧气。

  “这还是没有意外发生,能平平安安勉强活下去的状况,就已经生不如死,苦不堪言,更别说万一地底更深处的野人和妖兽入侵,或者地震造成整座城镇崩塌,或者岩浆激射而出,令所有人在瞬息间化作灰烬,这些天灾,统统是高悬于他们头顶的利刃,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落下来,带给他们无时无刻、无所不在的精神压力。

  “这是天灾,还有**,那就是意外发现矿脉或者古代遗迹!

  “发现矿脉和遗迹,原本应该是好事,但这里的居民实在太弱小,又被上层城镇卡住了氧气供应的咽喉,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万一真的发现矿脉和遗迹,极容易引来居心叵测,欲壑难填的上层城镇匪帮,或是浅层地底和地面上的修仙者。

  “到时候,轻则都被抓去充当奴工和探索遗迹的炮灰,重则连当奴工和炮灰的资格都没有,要么被驱逐到更深的地底变成野人,要么直接被杀光了事修仙者自然有更身强力壮和训练有素的奴工,可以取代他们的位置。

  “这样的惨剧,10084区固然还没遇到过,但别的五位数城镇却遇到过不少次了,哪一座城镇要是发现了价值连城的矿脉和遗迹,往往就意味着毁灭的降临,久而久之,绝大多数五位数城镇都吸取教训,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种植蕈类、饲养岩虫,严厉禁止居民出去探索和冒险了,谁要是找到了新的矿脉和遗迹,甚至仅仅是疑似矿脉和遗迹的东西,往往也会被毫不留情地杀掉,将秘密永远留在黑暗里。

  “耀哥,从星海共和国到真人类帝国,无论地面上的政局和社会形态如何风云变幻,几千年来这些地底人过的,始终都是这种生活,倘若他们真的保留着强烈的情感,那情感也早就浓缩成了‘痛苦’两个字,倘若他们真有**的话,这唯一的**,也就是活着,继续这样绝望地活着罢了。

  “耀哥,你刚才说我被龙姐姐忽悠了,我亦仔细思考过,并不认为龙姐姐那种近乎洗脑的做法是正确的,我只能说,如果真有很多地底居民心甘情愿接受龙姐姐的洗脑,洗掉自己的绝大部分情感,那我也非常理解他们的做法,因为他们洗掉的,只不过是永远化解不了的痛苦,永远无法逆转的绝望而已。”

  李耀默然无语,陷入沉思。

  厉嘉陵像是要将积郁了十天乃至十几年的苦闷,统统倾泻而出,继续道:“耀哥,我听说在一千多年前的星海共和国,修真者的世界里,有一种‘人道主义’的观念,认为当一个人患上绝症,陷入绝对无法摆脱的痛苦时,有权力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就叫‘安乐死’。

  “而在我们真人类帝国,也提倡当一名修仙者无法再为人类文明做贡献时,为了修仙者的尊严和体面,应该要慷慨赴死,将资源留给别人的。

  “我在接受厉灵风和武英澜生不如死的调制时,亦不知一次想到过死,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死亡并非痛苦,反而是一种解脱。

  “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如果我们都认同,在面对无法抵挡和不可承受的痛苦时,人可以选择主动放弃生命,那么,仅仅主动放弃一部分情感、**和自由意志,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就一定是违反伦理道德,彻底不能接受,甚至完全无法理解的吗?”

  “这是两回事。”

  李耀沉思了很久,终于缓缓道,“我承认作为个体的你我,在承受不可化解的极大痛苦时,都有权力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的确符合人道主义的精神。

  “但个体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回事,一个凌驾于大众之上的最高当局来大规模结束所有人的生命,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个体可以在痛苦面前退缩、放弃和投降,但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最高当局,都绝不该用‘大规模安乐死’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出现问题的人’!

  “说得简单点,如果面临资源匮乏的情况,龙扬君或者圣盟的最高当局就要求个体尽可能压抑情感和**,将资源消耗降至极限,这和发生粮食短缺就要民众勒紧裤腰带有什么区别?如果粮食短缺,那就想办法多种点粮食出来啊,裤腰带勒得再紧,人还是要吃饭的啊;三大本源法则的封印再牢固,人还是因为情感和**的存在,才被称为万物之灵的啊!

  “所以,我绝不能认同龙扬君或者圣盟当局的这个‘资源短缺解决方案’,这套方案实在太没技术含量,太不负责,也根本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哪怕地底人真的抹杀了所有情感和**,他们还是要吃饭,要呼吸新鲜空气的,最多消耗稍微少一点而已,那除了将必然到来的毁灭,稍微推迟之外,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你刚才说的这些,也未尝没有道理,龙扬君展示出来的冰山一角,已经令我稍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都心甘情愿被打上三大本源法则的烙印了,那就,姑且继续看下去吧。

  “10084区已经看够,龙扬君的具体坐标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找她问个清楚!”

  厉嘉陵在李耀的手腕晶脑上插入一枚特殊的晶片,说是这样就能将李耀和龙扬君的手腕晶脑接驳到一起。

  龙扬君前往更深的地底去调停野人之间的战争,宣扬她“无情无欲”的大道,行踪自然是飘忽不定的,只有这枚晶片可以锁定她的精确坐标。

  李耀心中一动,十分好奇地问厉嘉陵,怎么地底世界还有大规模战争的么?

  厉嘉陵点头称是,总体而言,如果是拥有文明体系的成建制城镇,彼此之间很少发生大规模战争,主要是地底世界的新鲜空气实在太珍贵了,即便平时挥汗如雨的重体力劳动,人们都小心翼翼不敢大口喘气,即便把自己憋到嘴唇发青也不敢深呼吸。

  而战争又是最消耗氧气的事情,只消一颗在地面上根本没多少破坏力的燃烧弹,就足以耗尽整整几条隧道和大片地底空洞中的氧气,更别说升级版的温压弹之类。

  所以,两个五位数城镇一旦开战,往往是两败俱伤的惨剧,谁都别想讨到好处。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就可以彻底放弃本性,不再自相残杀。

  如果发生极端的天灾**,比方说地震将大半座城镇压垮,岩浆毁掉了所有的苔藓、藤蔓和蕈类种植园,或者突发瘟疫导致所有岩虫的死亡,一旦面临这种灭顶之灾,幸存者别无选择,只能成群结队,如疯似魔,向邻近的城镇开战。

  这种仓促集结的进攻,十之**是以惨败告终,失败者无路可退,就只能冒险深入更深的地底,连编号都没有的黑暗死亡区域。

  其中99%的人,都会沦为野人和妖兽的美餐,而1%的“幸运儿”,用不了多久,也就迷失了本性,泯灭了智慧,变成新一代的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