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51章 追求班花的道理

第2351章 追求班花的道理

  李耀的声音振聋发聩,在城镇上空久久回荡不息,仿佛要将笼罩在人们周身的菌雾统统撕碎。

  地底人统统沉溺在奇妙的“醉氧”状态中,晕乎乎地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清醒和活络,即便老人古井无波的脸上,也泛起一道道激动的红晕。

  尽管还是没人敢接李耀的话,但不少人眼里明显泛出了微妙的波澜,不再像刚才那样逆来顺受,死气沉沉。

  “走吧!”

  李耀做完自己的事,拍了拍手,对厉嘉陵咧嘴笑道,“现在我们可以出发,去找龙扬君说个清楚了!”

  厉嘉陵眉头紧锁,看看周遭微妙变化的人们,又看着被李耀修复的空气循环法宝,深沉道:“就算耀哥能暂时修复空气循环法宝,又怎么样?你留下的‘转换剂’始终都会耗尽,过滤芯片终将布满尘埃和污渍,所有晶片和符阵也会一片片磨损,最终,这台法宝还是会第二次损坏,勉强提上来的含氧量,亦会一天天再掉下去,重新变得沉闷和腐臭——你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他们一世的。

  “就算你能救10084区一世,但在帝都的地底深处,如10084区这样暗无天日的城镇还有十万八千个,而在帝国掌控的数百个大千世界,数万个世界里,同样的城镇,甚至是比他们更凄惨的城镇和村落,还不知有几百万,几千万个呢!你救得了一个,也不可能拯救所有啊,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耀慢条斯理地将所有维修工具都收回乾坤戒中,一拍脑门道:“有道理啊,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救得了一个,救不了所有,所以我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不过这样一来,我倒是有一个小问题了。”

  厉嘉陵微微一怔,道:“耀哥请说。”

  “你知道吧,此刻被囚禁在什么实验室啊,监狱啊,黑牢啊,孽土乐园啊,各种乱七八糟的地方,正在接受生不如死的炮制,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这样的人肯定有千千万万吧?我似乎不太可能将他们统统都救出来,那么,当初我为什么要冒着极大风险从厉灵风和武英澜手里救你呢?既然毫无意义的话,我就躲在角落里,瞪大眼睛吹着口哨,看你继续被厉灵风和武英澜揉扁搓圆,活活炮制成真正的杀戮机器,那不是很好吗?”

  厉嘉陵金灿灿的大脸顿时僵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回答我,你真觉得当初我救你是没有意义的吗?毕竟,救得了你一个,救不了别的所有人嘛!”

  李耀盯着厉嘉陵的眼睛道,“如果你真这么觉得,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重新让你接受过去的折磨,你要同意,我还算你是条汉子!

  “否则,甘之如饴地接受了我的帮助,转过头却觉得我帮助别人是毫无意义的,凭什么?难道就你长得比较俊俏,比较值得被拯救,这里的人都不是人,不如你?”

  厉嘉陵哑口无言,脸颊上浮起两抹羞愧之色,幸好他脸上长着一蓬蓬细碎的金毛,却是不太看得出来。

  李耀屈起食指和中指,在厉嘉陵的脑门上狠狠凿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咚”一声。

  “哇呀,好痛,好痛!”

  厉嘉陵没想到李耀会突然出手,抱着脑门跳了起来。

  “痛就对了。”

  李耀道,“小小年纪就一副看穿世态炎凉人性黑暗社会残酷的样子,装什么深沉呢?你这个年纪就该阳光点儿热血点儿正义点儿,真要看穿一切,等你一两百岁再看穿也不迟啊!现在,你的翅膀还没长硬呢,好好跟着耀哥多学着点儿吧!

  “更何况……

  “救一时和救一世,救一个和救所有,根本不矛盾啊!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再漫长的征途,总要从微不足道的第一步开始,不是吗?

  “来,瞪大你的眼睛,不够,还不够大,继续瞪大,直到两个眼珠都要暴突出来那种感觉,对,就是这样,保持住,现在用你鹅蛋大的眼睛,看着耀哥这么严肃的表情,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你觉得我说要‘拯救世界’,是在你和说笑话?

  “再告诉你一遍,你耀哥是出了名的一言九鼎,一诺千金,从不说假话的,一时我要救,一世我也要救,一个我要救,所有我更要救!”

  厉嘉陵彻底被李耀的气势震慑住了。

  这一刻,龙扬君告诉他说什么李耀“大脑受创,造成残障”之类的话统统都抛飞到九霄云外,恍惚间,他仿佛又看到李耀凭借一副晶铠,一台巨神兵,决战武英澜和厉灵风两大高手,决战“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不灭英姿!

  “耀哥……”

  厉嘉陵觉得李耀伤痕累累的元神不断放大,几乎要变成顶天立地的神魔,将厚达上万米的地壳统统撕裂,让头顶的阳光倾泻进来。

  相形之下,自己的元神却是无比渺小,小得像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少年思考了很久,迟疑道,“可是,耀哥究竟准备怎么做呢,总不可能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帮他们维修空气循环法宝吧?”

  “那当然不可能,效率实在太低了。”

  李耀认真道,“一切问题的源头,就是现在真人类帝国黑暗腐朽的制度,无论你妈和武英奇究竟有什么图谋,至少他们有一点说对了——今日之帝国,已经落到非要翻天覆地变革的程度,再不变革,自上而下的所有人,都会像这里的地底人一样,在腐臭和污浊的空气中,眼睁睁看着含氧量越来越低,最终一个个都窒息而死!

  “只不过,变革的道路有很多种,我有我的大道,和厉灵海、武英奇的大道不同,和龙扬君的大道也绝不可兼容的!”

  厉嘉陵叹息道:“大家相处这么久,我算是看出来了,无论耀哥表面上再怎么嬉皮笑脸,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坚定不移的修真者,即便倾尽一万颗恒星的火焰,都不可能磨灭你的信仰。

  “修真大道啊……不瞒耀哥说,我这些日子都在苦苦思索各条大道的不同,修真大道,修仙大道,还有压抑情感和欲望,以此维持资源最低消耗和宇宙和谐的‘至善之道’。

  “老实说,修真大道绘制的未来图景的确是最美好的——谁不愿意生活在那样一个和谐、开放、富强,人人都心存善意、互相帮助的世界里呢?

  “只可惜,天地不仁,资源有限,人性本恶,修真大道要化作现实的难度也是最高的,只怕无论如何努力,到头来都不免是镜花水月的一场空啊!”

  李耀点头道:“这倒是,我承认,相比于利用人性弱点的修仙大道,以及彻底放弃人性,躺地上装死狗的‘至善之道’而言,想要贯彻修真大道,建设一个和谐美好的修真世界,难度的确是最高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打个你这个年龄段青少年都能听懂的比方吧,比方说,你在一所男多女少,僧多粥少,狼多肉少的学校里念书,你们班上有一个方方面面都能打一百二十分的班花,反正除了容貌身材气质都无可挑剔之外,琴棋书画买菜烧饭也样样精通,而且还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每天都要扶个老奶奶过马路什么的,最关键是兴趣爱好都非常对你胃口,你们一见面就有聊不完的天,总之是女神中的女神了。

  “自然,这样的女孩子一定追求者甚众,追求难度极高,整天有几个彪形大汉如鲨鱼般环绕在她周围,谁敢上前追求就恶狠狠地瞪谁了。

  “那我问你,作为一个热血男儿、有志青年,难道因为这个班花的追求难度太高,我们就应该放弃追求她,退而求其次,转去追求那些我们并不喜欢的女孩子了么?”

  厉嘉陵慢慢张大了嘴巴,想了半天,摇头道:“好像不应该。”

  “什么叫‘好像’,说清楚点!”

  李耀皱眉道,“如果我们仅仅因为这个班花的追求难度太高,追到手的概率太低,就转去追求一个我们其实并不特别满意,根本不喜欢的女孩子,这样的行为,懦不懦弱,孬不孬种,无耻不无耻?”

  “懦弱,孬种,无耻!”厉嘉陵重重点头。

  “再说到底——”

  李耀循循善诱,“即便我们真的要当懦夫,孬种和无耻之徒,是不是也应该先试试看放手一搏,倾尽全力去追求一下班花,等到被班花残酷拒绝,或者被那些彪形大汉痛扁一顿,实在没任何希望了,再退而求其次,去追求别人呢?

  “说不定班花眼睛瞎了,就喜欢你这一款虎头虎脑,不对,是狮头狮脑的呢?说不定那些彪形大汉其实都是她的亲兄弟,是在帮她考验有心人呢?说不定别人都没勇气去追求她,班花早就饥渴难耐,是一点就着的干柴呢?果真如此,而我们连尝试一下都不敢的话,岂不是亏大了吗?”

  厉嘉陵恍然大悟,随即又陷入迷茫:“耀哥说得好有道理,不过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很简单,这个班花便复姓‘修真’,双名‘大道’。”

  李耀道,“虽然我是你哥,可我绝没有逼你硬上修真大道的意思,只不过,既然你也觉得修真大道描绘的世界很美好,只是担心实现难度太高的话,那就应该大胆尝试,才不辜负自己的热血青春啊!等烧光了热血还是不成功,咱们再转换轨道嘛!真人类帝国初期,从修真者脱变成修仙者的家伙不要太多哦!倾尽全力尝试过,还是被现实的黑暗打败了,实在没办法了,再变回修仙者的话,你也不会后悔,耀哥也无话可说,但连追求一下班花都不敢,就夹着尾巴缩回来,那就别怪耀哥骂你怂了——是这么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