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57章 李国父的教导

第2357章 李国父的教导

  “原来如此!”

  李耀恍然大悟,“我说呢,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伟大,还以为你是真心悟道要拯救众生,所以才不辞辛苦来到地底深处阻止野人之间的战争——这根本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原来,还是要把这些野人都骗到上面去,沦为你实现阴谋诡计的炮灰!”

  “错,不是阴谋,而是起义,不是炮灰,而是伟大的义军战士!”

  龙扬君笑眯眯道,“帝国民众忍受着修仙者和外敌的双重压迫,日子早已苦不堪言,即便几万米深的地底,也是一样呢。

  “过去十几年的帝国反击战,几乎榨干了帝国全体国民的最后一滴血,而最近几个月帝国的政局剧变,东方家族的陨落和崩溃,更是掀起轩然大波,不免波及到了地底的各个阶层——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嘛!

  “地底的不少法宝工厂和能源基站,原本都掌控在东方家手里,现在你们‘革新派’要彻底铲除东方家族,各大势力群起而攻之,这些工厂和能源基站自然也是人人都垂涎三尺的肥肉。

  “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在浩瀚星海间争权夺利,捉对厮杀,即便失败者都有机会维持基本的体面,但是对这些生活在地底,依附于法宝工厂和能源基站而生的卑贱者和小人物而言,只要工厂停工一天,他们一家老小就要饿一天肚子,工厂停工十天,他们统统都活不下去了——这还不算无数修仙者在地底的大打出手,令城镇崩塌,管道断裂,烈焰熊熊和各种致命毒气的泄漏。

  “地下城镇的各处要害几度易手,新的掌控者为了弥补损失,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压榨工人,以至于工人们不是没有工做活活饿死,就是被超负荷的工作生生压死,要么就是运气不好,遇到修仙者的激战,被灵能狂潮震碎五脏六腑而死。

  “一句话,现在生活在地底的绝大部分原人,统统都饥寒交迫,忍无可忍了!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起义,占领法宝工厂和能源基站,获得足够的食物、压缩空气和温度冷却剂,此乃求生的本能,又有什么不对?”

  李耀沉声道:“这自然没什么不对,倘若我在场的话,都会加入到这样一场起义当中——但这些野人又怎么说?”

  龙扬君轻笑一声:“既然要大闹一场了,自然要联合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野人也是地下人类文明的一份子,更是天生彪悍的危险猎手,当然要邀请他们共襄盛举了啊!

  “是,起义有风险,99%的可能要被镇压的,但这些野人原本就准备自相残杀而死啊——黑甲、夜翼和红环三个部落的战争,注定不会有胜利者,纵然有人能勉强苟活下来,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灭绝。

  “既然怎么都是死,死于反抗暴政的义举,你不觉得更有意义吗?

  “说起来,我这样的思路,还是向传说中无比伟大光辉神圣高尚的星耀联邦国父,三界至尊秃鹫李耀他老人家学习的呢!李国父他老人家曾经教导我们说,联邦的力量何其小,帝国的力量何其大,要以联邦的国力硬生生碰撞帝国的铁拳,注定会被砸个粉碎。

  “但帝国以残忍的暴力和严酷的体制来统治国民,注定不得人心,占总人口99%的原人阶层,一定对上层统治极其不满,就像是蕴藏着无穷能量的炸药桶,一个火星就可以点燃。

  “所以,有机会潜入帝国的话,一定要想办法令原人阶层觉醒,燃起照亮星河的反抗之火,只要所有原人都可以觉醒,前赴后继、英勇不屈地抵抗暴政,无论外强中干的真人类帝国有多么庞大和强横,都会不攻自破了!

  “这可是堂堂李国父的教诲,我向来将李国父当成星海间最高大的伟人来看待,每晚睡觉前都要反复念诵三遍李国父的精神,并且在实践中一丝不苟执行李国父的方针,所以才有了无忧教,才有了这场即将来临,惊天动地的大起义啊!怎么,你竟然敢质疑李国父?”

  李耀愣了很久,才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看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龙扬君淡淡道,“你的鼻孔扩张到可以塞进去两颗鸡蛋了,看来你真的对李国父很不满。”

  “你别曲解我的话,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嘛!”

  李耀眉头紧锁,青筋毕露,“没错,我是说过要发动帝国千千万万普通人的力量,必要时也应该不怕牺牲去夺取应有的权力,但是有两点,第一,要让普通人真正觉醒,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以及彻底改变命运的方法,然后让他们跟在修真者后面发动冲锋——强者的鲜血,应该最先流淌!第二,无论如何,都没理由压制人类的情感、欲望和意志,把他们变成浑浑噩噩的傀儡,‘真’,不是这么修的!

  “就说这些野人,他们已经在地底生存了万年,大部分智慧统统退化殆尽,智商恐怕还不及五六岁的小孩子!你在短短半天之内,就能让他们明白‘反抗暴政,争取自由’的道理,就能体会到修真大道的精髓?怎么可能!即便表面上是他们心甘情愿跟你走,实际上还是一种欺骗嘛!

  “这样的行径,和花言巧语骗一帮五六岁的孩子上战场,又有什么不同?

  “至于上层城镇的无忧教徒,他们或许是拥有基本的智慧和判断能力,也是心甘情愿放弃情感和欲望,沦为你的工具,但你扪心自问,你摸着良心告诉我,难道在起义爆发时,你这个无忧教的‘忘忧天女’,会冲在第一个,第一个去面对成千上万气势汹汹的修仙者镇压部队,甚至是闻讯而来的黑星大帝武英奇?你会吗?”

  “不好意思,我的身体构造和你不同,并没有生长着名为‘良心’的器官。”

  龙扬君微笑道,“不过,不用摸着良心我也可以正面回答你,当然不会,我当然不可能冲在第一线,那太蠢了,只有你这种傻瓜才会做这种事,我甚至连蛰伏在后方坐镇指挥都不可能,事实上,这场即将爆发的大起义和我根本没太大关系,我最多从旁指导,小小地推波助澜一下而已——别忘了,过去两年我先是在皇宫,然后在猎妖师协会和东方望身边,根本不可能亲自策划这样一场……毫无意义,只是送死的起义嘛!”

  李耀一想也是,无论帝国皇后厉灵海还是帝国首相东方望,都不是易与之辈,龙扬君要周旋于他们之间,肯定耗尽了全部心力,实在没力量,也没必要搞这样一场“原人起义”。

  “至于你的诘问,或许是很有道理,但未免太过理想化了。”

  龙扬君不动声色道,“换成是你的话,会如何处理地底一塌糊涂的烂摊子呢?难道你要先用十年八年教会野人们念书识字和身为人类的道理,再用三五年教会他们修真大道的精妙,最后才能让他们觉醒反抗的意志吗?

  “如果这十余年间,野人都自相残杀而死了呢?

  “如果他们没有自相残杀,但食物实在太过匮乏,统统活活饿死了呢?

  “如果时间拖得太长,夜长梦多,被修仙者发现了你的小动作,将觉醒了一半的野人统统镇压了呢?

  “李耀,你是个好人,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修真者,或许正是因为你这种人的存在,才令我不至于对人类文明完全失望——但光靠‘好人’两个字,解决不了错综复杂、无穷无尽的实际问题,很多时候,情势所迫,时不我待,必须冷酷无情、快刀斩乱麻,才能解决问题,而在翻天覆地的剧变中,不小心牺牲几只小小的蚂蚁,虽然是很可怜也不太正确,却又有什么办法呢?”

  李耀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忽然发现龙扬君是变着法子在故意激怒他,试图窥探他道心的破绽,一举攻破他的防线。

  过去一百多年的生死磨练,和那么多枭雄的大道碰撞,李耀的元神早就淬炼得晶莹剔透、坚不可摧,而道心亦如初生的赤子般纯净,即便表面上动不动就目瞪口呆,怒发冲冠,道心和元神却不会轻易动摇的。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李耀不管旁枝末节,话锋直指龙扬君的本心,“我不相信你是真心实意为地底人好,你煞费苦心搞一个什么‘无忧教’出来,还煽风点火地酝酿一番大动作,必然有某种目的,而那绝不可能是单纯为了地底人好,让我猜猜——是和圣盟有关吗?”

  “聪明!”

  龙扬君的眼底闪烁着璀璨的火花,饶有兴致地看着李耀,“所以说,每次和你交锋时,我都必须不断在心底提醒自己——站在你面前的是极其聪明,极其阴险,极其可怕的李老魔,千万不要被他看似幼稚的中学生模样给欺骗了,真是好辛苦啊!

  “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帝都地底发生的事情,和圣盟的关联并没有那么大,这只是我个人一点小小的兴趣,我想进行一场社会实验,来探索一下圣盟的起源,就这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