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60章 触目惊心,地底百态!

第2360章 触目惊心,地底百态!

  李耀听到这里,不禁暗自有些惭愧。

  不错,发动真人类帝国普通人的力量,让一小撮修仙者陷入普通人如黑洞般的怒火中——这一计划最初的确是他提出来的。

  不过,潜入帝国之后,除了最开始在武英界的孽土之上,见识到那些被称为“罪民”的普通人是过着何等凄惨和绝望的生活之外,他很快就顺着帝国皇后厉灵海这条线索,介入到革新派和四大选帝侯家族的权力斗争当中,却是无暇关注帝国绝大部分普通民众的生活。

  在这方面,反倒是龙扬君这个居心叵测的“异族”,比他有更深一层的观察和更大的发言权。

  不过李耀的心态很好,‘三人行必有我师’嘛!以往那么多的枭雄,从萧玄策到白星河,从白星河到金屠异,再到吕醉和天魔莫玄……李耀都从他们身上,领悟了很多全新的道理,统统融入到自己的道心之中,成为他不断前进的力量之源。

  既然龙扬君说得有理,那就静静聆听便是!

  却听龙扬君继续道:“……从大气层之外的星空战堡,到地面上的修仙者大城,再到地底下这么多层级的黑暗城镇,整个修仙世界就是一座巨大的牢笼和角斗场,讽刺的是,绝大多数时候,这牢笼和角斗场,都是里面的人心甘情愿自己建造的。

  “在这牢笼和角斗场中,每个人都是被压迫者和受害者,却也都是压迫者和加害者,正应了那句老话——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生活在个位数区域,算是普通人中第一阶层的‘高等原人’,看似光鲜亮丽,出手阔绰,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他们在修仙者面前卑躬屈膝,强颜欢笑,抛弃一切自尊和人格,最终还是免不了在人老珠黄时被弃之如履,又是何等可怜呢?

  “然而,这些在修仙者面前既卑微又可怜的大明星,面对地位比自己低的小明星,甚至更低的工作人员时,又是何等颐指气使呢?既然他们从不将自己当人看,只是当成宠物猫狗之类的东西,也就绝不会将别人当人看,却是要将修仙者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各种蹂躏和践踏,统统发泄到小明星和工作人员的身上,这时候,他们的狰狞面目,又比恣意玩弄他们的修仙者要好多少呢?

  “而在面对下层空间的忠实支持者时,他们又像是画皮一样,能在瞬间精心编织出另一张完美无缺的面孔,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花言巧语,无所不用其极地欺骗支持者,让支持者心甘情愿掏出用血汗乃至生命换来的微薄积蓄,只为了把这些‘男神、女神’们打造得更光鲜一点。

  “这些‘男神、女神’们口头上对下层空间的支持者千恩万谢,感激涕零,仿佛自己就是为下层空间的支持者而生,对方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

  “但是我在后台,可是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他们都是把那些底层支持者当成傻瓜和猪猡来取笑,笑这些底层支持者是多么愚蠢和下贱,连他们随便打个哈欠放个屁,都会当成最新的潮流来趋之若鹜——修仙者才是他们真正的恩主,下层空间那些脏兮兮的贱民,连碰他们一下的资格都没有的。

  “第一层如此,等到了两位数的第二阶层,脑力劳动者居住的区域,也是一样。

  “这些‘脑力农夫’每天要承受超负荷的计算,以及阴魂不散的‘死线’追杀,日子自然过得苦不堪言,但极少有人反思这种生活究竟是否正确,又应不应该起来反抗,反而将自己承受的苦闷和折磨,统统转嫁到了更下层原人的身上——那就是照料他们衣食住行的服务人员。

  “你知道,‘脑力农夫’专精于计算,几乎和晶脑融为一体,四肢极大萎缩,亦不太喜欢出门活动,所以在两位数区域,亦存在着大量的服务员,专门照顾这些‘脑力农夫’。

  “‘脑力农夫’拥有看似光鲜的职业,随时能接触到最新的晶脑和最发达的资讯,拥有相比于更下层高出数十倍的薪水,沉溺于‘自己是帝国的基石’这种幻象当中,他们对服务员的各种丑恶嘴脸,那也是不用细说的了。

  “最简单的例子,往往每个‘脑力农夫’都会豢养三五个服务员,真正做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连拉完屎都有人帮着擦,自然,各种满足生理欲望的床上小奴也是不会缺的——往好里说,绝大部分服务员都是从更下层空间合法雇佣来的,但用脑子仔细想想就知道,十几岁的小孩子没受过什么教育,就要做一辈子伺候人的职业,甚至出卖自己的身体,这难道不是一种压迫?

  “然而,绝大部分‘脑力农夫’却早就习以为常,熟视无睹,甚至认为劳心者注定要统治劳力者,俨然将自己当成‘劳心者’了,呵呵,他们也配!

  “这些人刻薄起来,真是比修仙者更加刻薄的——因为修仙者的资源和金钱来得相当容易,很多时候心情好了,稍微松松手,就够让自己的宠物和奴隶过上一年半载的好日子;但这些‘脑力农夫’虽然把自己当成‘劳心者’,实际上还要靠捉襟见肘的薪水过日子,每到发薪日,付完各种账单之后,又还剩多少钱来打发自己的服务员?

  “所以,他们就会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来刁难服务员,这里扣一点,那里扣一点,最多勉强维持服务员的温饱,久而久之,服务员自然有极大的怨气,双方的矛盾便愈发尖锐,连‘服务员就是坏,都是天生的贼骨头,必须在他们头顶悬挂晶眼,每秒钟都牢牢监控’这种论调都出来了——这可以说,是最直接,最普遍的压榨了。”

  李耀听得全神贯注,心中感叹,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像他们在星耀联邦进行反修仙教育的时候,要举“修仙者残酷压榨普通人”的例子,往往只会想到什么矿山啊,农场啊,军队里的奴兵之类的例子。

  谁能想到看似不起眼的服务行业,都有这样触目惊心的压榨和奴役呢,谁又能想到这压榨和奴役并非来自修仙者,而是来自‘高等原人’或者说‘稍微高等一点的原人’呢?

  龙扬君冷笑道:“当然,你也不要以为这些服务员以及生活在第三阶层的流水线工人,还有生活在第四阶层的矿工就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实际上是一群心理最阴暗,最为‘心魔丛生’的人,只不过自身太过羸弱,在现实世界中无处发泄,往往都发泄到灵网上去了。

  “先是在灵网上肆无忌惮地辱骂他人,尽情发泄生活的失败和内心的自卑;渐渐的,这种做法不足以满足他们空虚的内心,就想方设法去窥探别人的痛苦,似乎别人越痛苦,他们就越快乐。

  “在这种心态的刺激下,灵网上真的出现了很多人进行自残,或者活活吞噬蟑螂耗子之类的猎奇视频,还别说,越是痛苦、残忍和猎奇的视频,越受底层原人的欢迎,甚至连那些大明星载歌载舞,香汗淋漓的画面,都比不上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活吞一盆蟑螂了。

  “等到连这种极具黑色感官刺激的视频都无法填满他们如深渊般的内心,那就到了发泄的极致——杀戮直播。

  “你以为,杀戮直播最广泛的受众究竟是谁,是修仙者吗?那就错了!修仙者想杀人的话,完全可以自己动手,平时杀得都厌倦了,谁还有兴趣看一些普通人打打杀杀?

  “杀戮直播最广泛的受众群体,就是这些生活在地底第三和第四阶层的矿工、服务员和流水线工人,这些人甚至不满足于仅仅旁观别人的杀戮,还会集资指定置身于‘孽土乐园’的游戏者们,用某种方式,去杀死某个人!

  “辛辛苦苦豁出老命换来的微薄薪水,刚刚领到手没多久,就通过灵网转账交给某个‘杀手’,仅仅为了让杀手在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死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获得某种生存的快感——这就是此刻,正在千千万万底层工厂和矿山里发生的事,啧啧啧啧,人类,真不愧是域外天魔最好的载体啊!”

  李耀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回想起在武英界“孽土乐园”的所见所闻,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连杀戮直播这种事都做得出来,那么将上层空间丢下来的垃圾稍加维修和包装,假冒伪劣,以次充好,滥竽充数再卖到上层去,自然也不足为奇,甚至理所当然了。”

  龙扬君淡淡道,“看起来,所有人都坏到无可救药,只有第五阶层,如10084区的这些农夫是纯洁无瑕的好人了?

  “这也未必。

  “如此恶劣的环境,这么贫瘠的资源,你以为他们究竟如何将岩虫饲养得如此肥大壮硕,有没有添加一些来历不明的催生剂之类,这些催生剂对人体又有没有害处呢?

  “呵呵,反正大部分岩虫又不是他们吃,而且上面人把压缩氧气的价格提得那么高,他们不想办法把岩虫养得肥一点,多换一点压缩空气回来,怎么生存,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