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62章 无心插柳

第2362章 无心插柳

  好吧,李耀揉了揉鼻子,不得不承认龙扬君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她既非男人也不是女人,既非古人也不是现代人,既非人类但也不是纯粹的盘古族或者女娲族,雌雄莫辩,古今混淆,正邪不分,的的确确是三千世界中最矛盾的存在。

  对一个如此矛盾的家伙,李耀的态度也颇为纠结。

  说她是朋友吧,李耀实在不能认同她“人性本恶”的观点,似乎应该“道不同,不相为谋”才是。

  但说她是敌人吧,她不久前才从黑星大帝武英奇手中救了李耀,又开诚布公、坦坦荡荡将所有“邪恶计划”乃至心路历程都告诉李耀,甚至连最机密的巢穴都没有隐瞒,又有点儿令李耀啼笑皆非,有火都发不出来的感觉。

  琢磨了半天,李耀自以为抓住一道破绽,道:“等等,既然你的前身都‘亲历’过洪荒时代的宇宙战争,那就应该知道,即便盘古文明真的断绝了七情六欲,也没能阻止终极毁灭的降临,盘古族最终还是灭绝了啊!由此可见,无论人性究竟是善是恶,一味压制、封印乃至抹杀人性,都是于事无补的。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搞什么‘无忧教’,把这套根本没用的法子,在人类身上重演一遍呢?”

  “这个嘛,很简单。”

  龙扬君笑眯眯道,“因为无忧教根本不是我搞出来的啊!”

  “什么?”

  李耀发现说了半天颇有些鸡同鸭讲的味道,“什么意思,你不是‘忘忧天女’么?”

  “对啊,‘忘忧天女’归‘忘忧天女’,我一个异乡人到帝都地底活动,总要有个掩饰身份,难不成直接告诉人家,我是古圣界来的太监?”

  龙扬君理所当然地说,“我仅仅以‘忘忧天女’的身份,传授了一些地底人如何忘记痛苦,压抑七情六欲的方法而已,谁知道他们自己一传十,十传百地扩散开来,还自发组织了一个什么鬼‘无忧教’,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苦恼啊!”

  “真的是……这样?”李耀半信半疑地看着龙扬君。

  “当然是这样,你最了解我,应该知道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找寻自己的起源,如非必要,我才不想自找麻烦呢!”

  龙扬君摆出一副苦兮兮的表情,扁着嘴道,“正所谓树大招风,试问搞一个莫名其妙的‘无忧教’出来对我有什么好处?这种乌合之众,打又不能打,搜集情报也不怎么专业,根本漏洞百出,不堪一击,只会成为累赘,甚至暴露我的存在,我有病才会带上这样一票虾兵蟹将呢,真要搞一个邪恶组织,好歹招募一批专业人士啊!”

  “这倒也是。”

  李耀心说龙扬君在大乾王朝好歹是组织过“鬼画符”这种专业情报和刺杀组织的人,还不至于落魄到和“白莲老母万明珠”一样,去招募装神弄鬼的乌合之众吧?

  不等李耀抛出新的问题,龙扬君就将她之后在地底深处的经历娓娓道来。

  龙扬君说,即便见到了这么多“欲海红尘,众生皆苦”的景象,她一开始也没有任何想法,毕竟初来乍到,还是要以低调为主。

  但后来,她竟然在地下一万五千米的一处大型矿场内,亲历了一场濒临爆发的天魔降临!

  天魔降临,传说中域外天魔裂空而至,裹挟无数民众,将七情六欲都激荡到极限,以至于完全失控,走火入魔,化作狰狞凶残的魔人,毁灭可以见到的一切,是最可怕的灾祸!

  星耀联邦的教科书上,对“天魔降临”就是如此定义的。

  然而龙扬君却告诉李耀说,绝大部分“天魔降临”根本没这么夸张,未必是什么亿万光年之外的域外天魔裂空而至。

  每个人的脑域深处都居住着无穷无尽,数不胜数的魔头,当所有魔头组成的大脑世界能维持“生态平衡”时,人类就能拥有正常的思维和稳定的情感;然而,一旦外力将大脑中的生态平衡彻底打破,导致某些魔头无限度膨胀和溢出,那就是走火入魔了。

  一个人走火入魔,他的脑电波就会变得极其强劲和极具传染性,很容易一传十、十传百地扩散出去,这个过程既有些像是病毒传染,也有些像是声波共鸣,用冥修学的术语来讲,又叫“群体性癔症”。

  当然,通常情况下,就算遭受再痛苦的折磨,精神再怎么紧张,人脑中的魔头也是不太容易彻底失控的,想要令“群体性癔症”升级成“天魔降临”,还需要一些诱因,或者说导火索。

  如“天魔莫玄”,“天魔吕轻尘”那样的正牌魔王,当然是极好的诱因,但未免太高端了。

  绝大多数“天魔降临”的诱因都不需要这么恐怖,随随便便有些几十上百年前遗留下来的怨念,从地底遗迹中挖掘出来某些带有微弱幽能的“魔器”之类,就足够刺激大量走投无路,痛苦万分,怨气缠身的普通人变成“魔人”了。

  偏偏在上万米深的地底,恒星辐射和宇宙风暴都极少穿透这么厚的岩层,几百年前惨死者最后的脑电波,都极有可能以磁场的形态完好保存下来,形成“百年不散的怨念”。

  而洪荒战争中,女娲族使用的蕴含幽能的“魔器”也并不少见。

  所以,小规模的“天魔降临”也是司空见惯的。

  事实上,不单单帝都如此,真人类帝国的各个大千世界,小规模、低烈度的天魔降临事件都时有爆发。

  即便绝大多数“天魔降临”都旋起旋灭,被迅速镇压,却也极大消耗了帝国的国力,这也是帝国在过去千年一直被圣盟压着打的重要原因之一。

  “按理说,我不应该管这档子破事的,毕竟帝国境内的天魔降临事件层出不穷,自有天魔审判庭和各地修仙宗派镇压,管我什么事?再说,我还背负着女娲族的传承,女娲族修炼幽能,崇尚绝对的自由和混乱,都算是天魔文明的一支啊,所以说,我都算是‘二分之一的修魔者’呢!”

  龙扬君眨巴着眼睛道,“我原本应该置之不理,眼睁睁看着这些狂性大发的普通人统统被失控的幽能缠绕,变成狰狞恐怖的魔人,毁掉他们生活和工作的矿场,再被随后赶来的修仙者部镇压。

  “不过,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去,重新潜入黑暗中时,‘唰唰唰唰’,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无数英雄形象,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你,三界至尊、秃鹫李耀啦。

  “我想,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不会对即将来临的惨剧置之不理,而是会豁出一切去阻止和改变的。

  “不开玩笑,或许过去几年的并肩作战,我真是被你深深影响了吧,我忽然觉得你是对的——倘若掌握了强横无匹的力量,却只顾着自己,而不想着扭转别人的命运乃至改变整个世界的话,那这份力量又有什么意义呢?那就好像坐拥万贯家产却一毛不拔,难道要把所有金银珠宝都带到棺材里吗?”

  “别——”

  李耀道,“你说归说,做归做,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千万别再打着我的旗号!”

  龙扬君一笑,继续道:“当时我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女娲族的办法,另一种自然是盘古族的办法。”

  所谓女娲族的办法,便是以幽能缠绕,魔焰滔天的女娲族形态现身,把这支即将诞生的人魔大军调制得再精锐一些,狰狞恐怖一些,能折腾更长时间,造成更大的破坏。

  龙扬君说她倒不在乎什么后果,对自由和混乱的天魔之道也没什么偏见,只不过刚刚才在星耀联邦见识过“天魔莫玄”和“天魔吕轻尘”搞出来的名堂。

  眼前这场小小的天魔降临,再怎么折腾都不可能有天魔莫玄和天魔吕轻尘的烈度,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看的呢?

  反倒是盘古族的传承,才刚刚在她体内觉醒,还没经过实践,却是令她有些蠢蠢欲动。

  于是,她悄无声息地混入即将狂性大发的矿工大军中,将他们脑域中满溢出来的魔头都吞噬得干干净净,相当于吸走了所有的魔煞之气和积郁数百年的怨念,在修仙者尚未察觉之前,就不动声色消弭了一场天大的灾祸。

  吸收魔煞和怨念仅仅是治标不治本的第一步,这些矿工的处境并没有改变,依旧是极度痛苦和无比愤怒,放任不管的话,迟早还会发生新的天魔降临事件。

  于是龙扬君又“好心好意”教会他们如何忘记痛苦、压抑愤怒、镇定神魂的方法。

  这些矿工都是文化程度不高的粗人,龙扬君更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和身份,于是就假托了“忘忧天女”这样一个名字,还给传授给他们的粗浅秘法取了个名字叫《忘忧决》。

  “我发誓,一开始我真的没什么恶意,也没什么长远计划,就是单纯看这些矿工太痛苦又太愤怒了,我放手不管的话,他们随时都会再走火入魔的,那就真的没救了!而且……我也很好奇盘古族镇压七情六欲的秘法是否真的那么有效,所以才随手试试,无心插柳而已。”

  龙扬君一本正经又无比委屈道,“谁知道,后来事态就有些失控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