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63章 无忧教的大道

第2363章 无忧教的大道

  龙扬君说,一开始她仅仅挑选了矿工当中最苦大仇深的几个,传授给他们《忘忧决》,让他们能摆脱永无休止又刻骨铭心的痛苦。

  而为了向这些文化程度不高,灵根尚未觉醒的矿工,传授相当玄奥繁复的法决,她又不得不教会了他们通灵之法,通过脑电波直接灌输的方式,将法决烙印到对方的脑域之中。

  原本是无心插柳之举,没想到她却小觑了地底原人的潜能,《忘忧决》和通灵之法犹如野火燎原一般,很快在矿工中大面积传播来看,从这条矿道传播到那条矿道,从一座矿场传播到十座矿场,从矿场传播到地热能源工厂,又从地热能源工厂传播到更上层的法宝流水线炼制工厂乃至更上层的金融区。

  “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地底原人不分阶层,都拥有那么多的焦虑和痛苦,对《忘忧决》的需求是如此强烈。”

  龙扬君不以为然地轻笑道,“我生平最爱杀人放火,从没做过什么好事,《忘忧决》的大面积扩散,帮那么多人解除了痛苦,倒是我无意间做得一件大好事!”

  “但你在‘解除’他们痛苦和焦虑的同时,也将他们的喜悦和幸福都一起抹杀了!”李耀冷冷道。

  “李耀,怎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看看你的四周吧!”

  龙扬君微微提高了声音,目光凌厉,变得咄咄逼人,“对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人间就是地狱,同类就是妖魔,生活就是折磨!他们根本没多少喜悦和幸福,脑海中翻腾的黑色毒液,仅仅是永无休止的痛苦和无法解除的焦虑,哪有多少喜悦和幸福可以抹杀?

  “我从来没有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即便好心好意要帮助那些走火入魔的矿工时,我也是将《忘忧决》以及通灵秘法的副作用一五一十和他们讲清楚的,我说这道法绝就好像是实施前额叶手术,摘除部分大脑组织一样,虽然能帮你们解除痛苦,但你们极有可能也再体会不到幸福和快乐的滋味。

  “你猜他们如何回答我?

  “这些矿工说,他们本来也从未体会到过什么幸福和快乐的滋味,过着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所以根本无所谓了!

  “一开始我并不了解《忘忧决》的全部特性,仅仅是模模糊糊从‘祖先记忆’中得到了一些传承而已,我怎么知道,修炼《忘忧决》就好像毒品上瘾一样,宁静了之后还想更宁静,舒服了之后还想更舒服,稍稍减轻痛苦之后,还想着更深一步地彻底抹杀痛苦?

  “但毒品也好,《忘忧决》也罢,归根结底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我听说很多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病人,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是可以允许注射一些高度麻醉剂也就是毒品来减轻痛苦的,这合乎人道主义的精神;那么,对于生活在地底世界的可悲原人来说,他们险些要落入‘天魔降临,群体癔症’的自我毁灭中,岂非也是精神上的‘临终病患’么,向他们提供《无忧教》,难道就不符合人道主义的精神?

  “说句难听点的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平静祥和,所有人都平安喜乐,尽情享受生活的话,无论我再怎么蛊惑,哭着喊着跪下来求他们修炼《忘忧决》,也不会有半个人上当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是他们哭着喊着跪下来求我帮他们解除痛苦,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所谓——反正他们已经一无所有,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你说的对,错的是整个世界!”

  李耀分毫不让,针锋相对,挺直腰板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改变这个世界,而不是改变被这个世界压榨和奴役的人啊!”

  “别说‘我们’,那仅仅是你的想法。”

  龙扬君淡淡道,“你或许是一个悲天悯人,发愿要拯救苍生的大英雄,但我……就算不是坏人,也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我只愿意在不伤害自己利益的情况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如果举手之劳可以帮人的话,我也无所谓伸伸手,但如果要我豁出性命去和这个世界火并,呵呵,你要求太高,太强人所难了吧?

  “更何况,当时的局面危在旦夕,天魔降临一触即发,我根本没得选择,不传授他们《忘忧决》,就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走火入魔,被狂暴的情感和欲望裹挟,沦为丧失理智、狂性大发的魔人!我口袋里的解药就这么一种,即便你是我,又能如何呢?

  “李耀,你放下成见,冷静想一想,倘若直到此刻,我都没有半句虚言的话,那我的所作所为,能挑出半点错误吗,能说是不符合侠义之道吗?换成你的神魂钻进我这具躯壳里,孤立无援地处在这样一种局面,面对成千上万即将暴怒的‘准魔人’,你有更好的选择?”

  李耀的眼珠里布满血丝,盯着龙扬君,冥思苦想了半天,勉强道:“虽然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但我始终怀疑你并不像表面说得这么善良无辜,你传授矿工《忘忧决》,多半还是想测试《忘忧决》的威力,或者慢慢摸清楚它的具体使用方法,毕竟,从‘祖先记忆’中得到的传承太模糊和凌乱,你是非要彻底搞清楚不可的!别否认,虽然我没有证据,但凭我对你的了解,这十有八九就是事实!”

  “你看,又诛心了不是?”

  龙扬君笑眯眯道,“是啊,我内心深处是有这样的想法,那又如何?难道堂堂三界至尊李国父,已经堕落到要对思想治罪了吗,想想都犯法?

  李耀干咳一声,道:“扯远了,继续说无忧教吧,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就是学会通灵之法进而修炼《忘忧决》的人越来越多,自然就秘密结社了嘛!”

  龙扬君双手一摊,做出举手投降的模样以示清白,无比诚恳道,“这件事真不在我的计划之中,这些乌合之众聚集起来对我根本没什么好处啊!不过事后仔细想想,这个组织的诞生也是一种必然,关键是人类必须要要寻找生命的意义,或者说必须要得到某种命令,才能有效驱动的。”

  李耀没听懂:“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啊,人活着总要为了某种东西,总不能光是为了吃饭睡觉,生老病死吧?”

  龙扬君道,“最初的人类是作为盘古族和女娲族的工具而创造出来,既然是工具,那么使用者自然会往人脑中灌入某种指令,人类才能忠实执行对不对?

  “等到洪荒文明统统陨落,只有人类延续下来,人类又受到自身情感和欲望的驱动,生命的意义就是令情感和欲望都得到满足——正因为七情六欲都是永远不会满足的,所以人类才能一直不断前进和发展。

  “明白了吗,要不然是盘古族和女娲族下达命令,要不然是脑中的‘欲望天魔’或者说七情六欲下达命令,两种命令都是‘生命的意义’。

  “但现在,大量修炼了《忘忧决》的地底原人,将脑中的情感和欲望都压制到一个极低的水平,缺乏了自内向外的驱动力,但又没有一个盘古族或者女娲族之类至高无上的存在,从外部向他们下达命令,问题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究竟为什么而活着呢?”

  “对哦!”

  李耀恍然大悟,“这的确是相当严重的问题,人是不能缺少理念的,哪怕再邪恶或者再庸俗的理念,也是一路前行的动力……彻底丧失理念的人,就像是没有输入指令的灵能傀儡一样,根本没有行动的理由啊!”

  “所以说,既然他们已经丧失了过去的理念,自然要寻找或者创造一种全新的理念,来作为生命的全新意义。”

  龙扬君道,“这一点是我疏忽了,但当时我根本不可能想到,对不对?好在,不用我帮手,他们就自己想出来了,那就是无忧教的教义雏形。

  “无忧教的教义认为,世上一切苦难都因为过于强烈的欲望而生,世间形形色色的有情众生都被‘欲望天魔’折磨,甚至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也不过是自己脑中魔头的奴隶和傀儡。

  “正因为被天魔缠身,早就走火入魔,丧失理智,所以那些修仙者才残酷压榨普通人,而普通人又一层一层压榨下来,才演变成一个大黑暗、大恐怖的无间地狱。

  “所以,世间根本不存在什么‘修仙者’,只有‘伪装成修仙者的修魔者’而已,统治真人类帝国的根本就是修魔者,都是天魔,魔人,魔头!

  “即便将三千世界中所有星球统统榨干,这些修魔者如黑洞般的欲壑也绝对无法填满,他们根本是三千世界的蛀虫,注定要拖着三千世界一起毁灭!

  “想要守护整个宇宙,回归真正的安宁平静,首先就要消灭自己脑中的情感和欲望,回归最本源的纯净状态,随后要帮助别的被七情六欲缠绕和折磨的普通人,帮他们从永无休止的痛苦和焦虑中解脱出来,最终,所有人都要团结一心,前赴后继,无惧生死,去‘净化’居住在地面上那些伪装成修仙者的修魔者。

  “直到最后一个修仙者或者说修魔者被净化和消灭,三千世界才能得到终极拯救,人类才能以安宁祥和的状态,和宇宙和平共处,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