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69章 冰冰的问题

第2369章 冰冰的问题

  李耀恍然大悟,他就说嘛,地底野人虽然生性彪悍,但毕竟心智未开,未必是最好的战士。

  无忧教既然声势浩大,想必不缺这几个野人助阵,如何会在如此紧要的关头,还分出一支闲兵来搜罗野人?

  原来是为了得到野人的鲜血或者说纯粹基因,来解锁休眠万年的武器啊,这就说得通了!

  随着一件件威力强大的法宝激荡出刺眼的玄光,无数钟乳和石笋都被轰得支离破碎,令整座洞穴都沉浸在一团团杀气纵横的氤氲中。

  黑暗中有无数野人浮现出来,目瞪口呆又无比狂热地死死盯着这些神兵利器——对于泯灭了绝大多数理性,仅仅保留了杀戮本能的野人而言,这些神兵利器,无疑比世上的一切都更吸引人!

  诡异的是,即便心中如饥似渴,但这些野人包括无忧教徒脸上却没有太多喜色,统统如古井无波般平静,就像是一台台植入了杀戮指令的机械。

  李耀说不出究竟是哪种场面更恐怖一些——究竟是满脸丰富表情,凶神恶煞、穷凶极恶的狰狞野人;还是现在这样,虽然令行禁止,却如行尸走肉般,空有一副躯壳的人类。

  脑中无数念头翻腾,不知怎么,忽然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在武英界,孽土乐园之上遇到的机械强者,“拳王”雷宗烈!

  拳王并不是人类,却能用高度发达的数据库和优化筛选机制,完美模拟出人类的情感乃至自我意识,时常令人忘记它的钢筋铁骨,却将它当成有血有肉的人类。

  眼前这些人,都是不折不扣的人类,却竭力想要摈弃自己的血肉和神魂,变成冷冰冰的机械。

  机械想要变成人,人又想要变成机械,究竟什么是机械,什么是人,人无非是无数细胞组成的机械,和钢铁组成的机械有差别吗?倘若真的存在机械文明,那人类文明和它又有差别吗?

  “耀哥……”

  厉嘉陵不由自主靠近李耀,用力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小声道,“这些家伙给人的感觉太诡异了,简直像是断情绝欲的圣盟人,我宁愿面对穷凶极恶的修仙者,也不愿意面对这些冷冰冰没有情感和人性的怪物!”

  和李耀在一起久了,虽然嘴上不说,但厉嘉陵越来越不把自己当成修仙者,至少不是纯粹的修仙者了。

  李耀沉默。

  在没有和龙扬君推心置腹之前,他对这些没有七情六欲,冷冰冰如机械和傀儡一般的家伙,也没有半点好感,只有100%的厌恶和警惕。

  但现在……

  李耀叹了口气,轻声道:“没有穷凶极恶的修仙者,又哪来断情绝欲的圣盟人呢?”

  “什么?”

  厉嘉陵诧异道,“耀哥,你说什么?”

  “没什么。”

  李耀攥紧拳头,表情亦变得无比冰冷,但纯黑的眼眸深处却点燃了两簇倔强的火,仿佛要用这火星,炸开所有野人和无忧教徒冰封的神魂。

  他凝视了他们很久,才一字一顿道,“我们快点回到上面去,看看能给这个荒谬绝伦的世界,带来一些什么样的改变吧!”

  ……

  10084区。

  李耀、厉嘉陵、龙扬君和无忧教徒带着大批“皈依大道”的野人回到这里时,城镇的面貌已经和他们下去时完全不同,很有一种秣马厉兵的味道。

  10084区是无忧教发展最好的城镇之一,一大半居民都是无忧教徒,剩下来的人也都是无忧教的同情者和支持者。

  这次无忧教忍无可忍决定暴动,推翻“黑铁集团”对方圆数百里的统治,10084区自然全员出动。

  李耀他们回来时,整座城镇已经被一层淡金色的烟霭笼罩,空气中满是浓郁到流油的香味,那是镇民正在宰杀岩虫,烤制肉干充当军粮。

  至于红蜥蜴是舍不得再宰杀了,那都是最好的“战马”,可以将镇民武装成在矿道内三百六十度腾转挪移行动自如的“地底骑兵”,稍稍弥补机动力的不足。

  一根根巨大的中空石柱内,无数青壮年鱼贯而出,纷纷如冷峻的石雕般盘膝而坐,凝视着头顶那黯淡而虚幻的光明,神情庄严肃穆,口中念念有词,却是纷纷进入了“通灵”状态,不知是在进行日常的洗脑,还是开战前的动员。

  战前动员,原本应该是最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时刻,但笼罩在城镇内外的却只有说不出的阴郁和死气沉沉,令李耀恍惚间产生错觉,还以为这是无数战斗傀儡被纷纷激活。

  就连孩子们都被凝重而沉闷的气氛吓住,不敢再欢笑和歌唱,却是不知躲到了什么地方。

  这一幕令李耀心情沉重,思绪万千。

  他想要帮助这些彻底失去希望,所以完全不相信这个世界包括自己的人们,又不知该从何入手。

  就像是被关进了一座没有窗户和大门,密不透风的铁屋,铁屋外面还点燃熊熊烈焰,找不到一丝打破的希望。

  或许,龙扬君是对的,来到星海中央之后的战斗,和他在星海边陲的战斗完全不一样。

  这一次,他要对抗的不是某个具体的敌人,不是四大选帝侯,不是东方望,不是雷成虎,不是龙扬君,不是厉灵海,甚至都不是黑星大帝武英奇,而是整个世界,整个颠倒黑白,扭曲变形,荒谬绝伦的世界!

  这一次,他还能赢吗?

  或者说,他还能无比幸运的,得到大多数人的帮助吗?

  虽然和厉嘉陵说得非常斩钉截铁,但回到自己疗伤的石柱,一个人独处时,李耀却非常罕见地有点儿迷茫了。

  “贵宾,请用饭了。”

  就在李耀心烦意乱,颇有些束手无策时,门外又响起了极有规律的敲门声。

  早先为他们送过饭的少女再次出现,还是神情幽冷,不苟言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先浅浅行了个礼,再将一托盘的食物放到李耀面前,像是一台设计精密的机器。

  不过,相比昨日,她眉眼间的冰霜倒是稍稍松动了些。

  或许是李耀不费辛劳修好空气循环系统,令她感知到李耀的不同吧?

  李耀心中有事,也没在意少女的依稀改变,只是道了声“谢谢”,便顾自琢磨着下一步的打算。

  岂料半天后少女都没离开,却是静静地站在他面前。

  “有事?”

  李耀抬头,好奇地打量着少女,却见宽大的兜帽遮掩住的,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这倒是比冷冰冰的机器要活络许多了。

  看来这位少女加入无忧教还不太久,并没有完全洗去情感和表达情感的能力,李耀心中稍稍一松,微笑道:“别怕,有什么事就说吧,是否又有法宝坏了需要维修?还是你想学习维修空气循环系统的本事?那都没问题的!”

  “不是。”

  少女犹豫了很久,还是摘下兜帽,顺便也摘下了自己冷若冰霜的面具,瞪大了乌黑发亮的眼睛看着李耀,鼓足勇气问道,“我只是想问,贵宾是从很高很高的地面上来的吗?”

  李耀笑了:“没错,我的确来自地面,更准确说,是来自比地面更高的星空,我叫李耀,你叫什么名字?”

  按理说,他应该报一个假名的。

  但不知为何,面对这主动摘掉冰冷面具的地底少女,他也不想包裹太多伪装,真名就真名吧,即便真被黑星大帝武英奇找到又如何,真的豁出性命做过一场,哪怕是死,他都会拖着武英奇陪葬!

  “我叫冰冰。”少女道。

  地底世界酷热难当,温度动辄在五六十度以上,由冷却符阵凝结而成的冰块简直是生存的必需品,所以很多地底人的名字里都带个“冰”字,在很多地底方言中,“冰”都有平安和吉祥的意思,“冰冰”也算是相当常见的地底名字了。

  冰冰有些惴惴不安地说完,偷眼观瞧李耀的神色,见这名来自地面上的大人物并没有恼怒,反而含笑鼓励她继续说下去的模样,这才拧着衣角道:“贵宾既然来自地面,应该见到过真正的太阳吧?别人都说太阳的光芒比一万朵火焰花聚拢在一起还要闪耀,那究竟是真是假呢?我真是完全想象不到太阳的样子。”

  “那自然是真的。”

  李耀不由笑道,“何止一万朵火焰花,太阳最猛烈的时候,简直比一百万朵火焰花同时绽放还要璀璨和辉煌,我也描述不出来那究竟有多漂亮——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也有机会去地面上,亲眼看看太阳,看看蓝天白云和亿万星辰的!”

  “这样啊……”

  冰冰咬着嘴唇,深深朝李耀鞠了一躬,“谢谢贵宾。”

  口称“谢谢”,但脚步依旧不动,表情变得愈发纠结,好像她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

  “不对。”

  李耀是何等样人,连萧玄策、白星河、吕醉之流都未必骗的过他,一个小姑娘的心思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冰冰,你真正想问的不是地面上的太阳,而是别的事情,对不对?如果是的话,那就放心大胆地问吧,哥哥知道的话,一定告诉你。”

  “谢谢贵……李耀哥哥。”

  冰冰得到李耀的鼓励,胆子又大了三分,脸上终于浮现出忧心忡忡的雾霾,把一直萦绕于心的问题抛了出来,“无忧教马上要去上面打仗了,听说那是真正的战争,和我们平时防御野人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同,我的爸爸妈妈也要上阵杀敌的,李耀哥哥,你既然来自地面,一定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吧?那究竟是什么样子呢?我们会赢吗?我的爸爸妈妈,会……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