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70章 花癞子,甘石,音螺

第2370章 花癞子,甘石,音螺

  这个问题令李耀微微一怔,仔仔细细打量名为“冰冰”的少女。

  少女大约十四五岁,正是介乎于儿童和成人之间的年纪,脸上虽然有着“断情绝欲”的冷漠,但却像是薄薄一层挂上去的冰壳。

  皲裂的冰壳之下,却是真情流露的人性。

  李耀心底某块东西被触动了,轻言细语地问道:“冰冰,你不想父母去打仗吗?”

  “……我不知道。”

  冰冰犹豫片刻,眼底流露出了化不开的迷茫,“我们镇子以前和野人打过仗,和别的镇子也打过,不过那都是最多几百人在一起打,就已经死了好多好多人,我见过一些死人,都是七窍流血,肠穿肚烂,手脚都被压扁的样子,很恐怖的。

  “听说这次有几十个几百人,几百个几百人要一起打仗,我想象不出来那究竟是什么样子,我……我害怕,我害怕爸爸妈妈也变成一塌糊涂的样子,害怕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李耀想了想,道:“这些话,你和爸爸妈妈说过吗,他们为什么非要去打仗呢?”

  “说过的。”

  冰冰用力点头,道,“但他们却说,他们非去打仗不可,因为忘忧天女和大护法都告诉他们——我们是人,人不该一辈子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深处,过这种担惊受怕、充满恐惧、猪狗不如的日子。

  “我们应该生活在真正的太阳和蓝天白云之下,至少终此一生,应该爬到地面上去看一眼太阳的样子。

  “而想要爬到地面上去看太阳的话,就只有打仗,将阻挡在我们头顶几万米厚的地壳,统统都掀掉!

  “爸爸妈妈说的这些话,我都听不太懂,火焰花明明已经很漂亮了啊,太阳真有那么好看吗,值得死那么多人去看它吗?我和爸爸妈妈说我很害怕,问他们能不能别去,他们却说,只要我多念念《忘忧决》,全神贯注、专心致志地念,很快就不会怕了,什么都不会怕了。”

  李耀心中一动,看着少女越来越浓郁的忧愁,道:“但是你没有好好念《忘忧决》,对不对?”

  冰冰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不自然的扭捏,吞吞吐吐道:“我,我有好好在念《忘忧决》的,每天大人修炼的时候,我和小伙伴都跟着一起好好念的,但不知为什么,我总不怎么开窍,学不会集中精神,彻底投入进去,或许,或许我不知道该不该变成爸爸妈妈现在的样子吧?”

  李耀皱眉道:“你不喜欢爸爸妈妈现在的样子?”

  “我,我也不知道。”

  冰冰迟疑片刻,还是轻轻摇头道,“爸爸妈妈现在的样子是有点古怪,每天不是一言不发地走来走去;就是冷冰冰地盘膝而坐,翻来覆去念《忘忧决》;要不然就是像石笋一样戳在路边,看着头顶的光芒发愣,就连和我说话的时候,都没什么温度,和过去完全不同。

  “但,但我也不喜欢他们过去的样子。

  “过去的他们,每天都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不但彼此之间经常吵架,还时常对我大发雷霆甚至狠狠打我的屁股。

  “我却从来不怪他们,因为我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他们每天的工作有多艰辛多痛苦,有着操不完的心和解决不光的难题,有时候我睡得迷迷糊糊时,还能听到妈妈偷偷摸摸的哭。

  “至少现在,在修炼了《忘忧决》之后,爸爸妈妈再也不吵架,再也不唉声叹气,再也不偷偷摸摸地哭了,而且他们眼里都多了一种光,和大家一起念《忘忧决》时,多了种我说不出来的精神。

  “所以我想,现在这样的生活,或许对他们是最好的吧!我只是不知道,我该不该像他们一样,忘记一切不开心的事情,也忘记所有开心的事情。”

  李耀听得入神,不由蹲了下来,和少女平齐:“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你还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么,能说给哥哥听听吗?”

  “有的啊!”

  冰冰绽放出了由衷的笑容,或许是很久没笑的缘故,这笑容就像是一半含苞待放的花蕾,“你知道吗,李耀哥哥,在离开镇子两里地的一条缝隙深处,生长着一种紫颜色的火焰花,它的花蕊里面长着一种很小很小,比蚂蚁还小的虫子,我们都叫它‘花癞子’。

  “花癞子原本没有颜色,但只要用力摇晃,它就会用力震动翅膀,焕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很好看的。

  “过去,无忧教没有来之前,我们几个小伙伴最喜欢去抓花癞子,我们抓很多很多的花癞子,攥在掌心使劲摇晃,再用力吹一口气,哇,几百只花癞子一起被我们吹散到半空,就像是焰火一样。

  “我们经常比谁吹出来的焰火最好看,摇晃的手法还有吹气的力道都很重要,我每次都能吹出最大,最漂亮的焰火!

  “记得有一次,我们找了一座最深,最黑又最宽敞的洞穴去吹花癞子,十几个小伙伴一起把花癞子吹向洞壁,整座洞穴都被我们照亮,那是我这辈子看过最漂亮的东西,我们看得入迷,都忘记了时间,直到大人来找,回去自然统统挨了打,整座镇子都是‘噼里啪啦’的声音,第二天谁都坐不下来了,只能岔着腿走路,哈哈!”

  冰冰越说越激动,脸上泛起两片红晕,哪里还有半点冷若冰霜的模样,分明是个天真烂漫,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嘛!

  “还有还有,李耀哥哥你知道吗,地底深处的石笋是有味道的,酸甜苦辣咸,什么都有,特别是一种冰冰的,润润的,凉凉的石笋,我们叫它‘甘石’,最热最热的时候,大家都喜欢抱着‘甘石’睡觉,最舒服了!”

  冰冰的话匣子打开,像是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眼底放出亮晶晶的光芒,“还有,在很多遗迹里面都能找到有很多孔的石头,吹一口气,就能发出很好听的声音,如果将不同的孔堵住,声音还有高低变化,我们管它叫‘音螺’,几十只音螺一起吹响,再放一把花癞子出去,躺在‘甘石’上面静静地听,静静地看,哇,这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

  李耀眼前,仿佛真的于无尽的黑暗深处,浮现出一副美轮美奂,又极尽绚烂的画面,听到夹杂在美妙“音螺”声中,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不由有些恍惚。

  冰冰扁着嘴,低声道:“我最好的朋友也叫冰冰,大家都叫她‘大冰冰’,叫我‘小冰冰’,我放花癞子最厉害,大冰冰吹‘音螺’最厉害,她可以吹几百支曲子,都是很久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曲子,大家都喜欢听她吹,甚至连我放出去的花癞子都喜欢,每次我们两个配合,她一吹音螺啊,我放出去的花癞子都翩翩起舞,好看得不得了!

  “但是,她的爸爸有次去遗迹拾荒,被妖兽吃掉了,那之后她就一直很听她妈妈的话,很认真地修炼《忘忧决》,再也不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再也没吹过‘音螺’了,我有一次去找她,求她和我们一起去玩,去吹音螺,放花癞子,她说她已经把所有曲子都忘掉了。

  “我很伤心,更不想变得和大冰冰一样,我不想忘记怎么放花癞子,永远都不想忘……每次镇子里所有人聚集在一起修炼《忘忧决》的时候,我脑子里满满都是放花癞子,吹音螺,还有去舔各种各样的石笋的事情,大概就因为这样,小伙伴都学会了《忘忧决》,我却老是学不会吧?”

  李耀默然,看着少女身上的灰色斗篷道:“明明不想修炼《忘忧决》,你还是加入了无忧教,为什么,有人强迫你吗?”

  “强迫?没有啊!”

  冰冰瞪大眼睛道,“因为无忧教都是好人,也是唯一从上面下来帮助我们的人啊!

  “我们的镇子这么穷苦又这么偏僻,以前无论遇到什么灾祸,都没人下来帮过我们的,听说,偶尔从上面下来的家伙都凶得很,谁遇上他们都会倒霉的!

  “只有无忧教是真心实意帮助我们,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是他们从上面的世界带来了晶石燃料和压缩空气,帮我们度过难关;他们一点都没有上面人的傲慢和凶狠,说大家都是平等的兄弟姐妹,和我们同吃同住,告诉我们很多上面世界的事情,又帮我们开凿隧道、加固岩壁、维修法宝、抵御妖兽和野人的侵袭,很多素不相识的无忧教徒都为我们镇子牺牲了性命,就埋在我们镇子的周围,继续守护我们呢!

  “无忧教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加入无忧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再说,虽然修炼《忘忧决》之后,就不会吹音螺和放花癞子了,但也的确没有了烦恼和痛苦啊,而且大家在一起吟唱《忘忧决》的话,还会引起什么……什么共鸣,会变得更敏捷,更强壮,更厉害呢!

  “李耀哥哥,你不是忘忧天女带来的贵宾吗,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难道你不是无忧教的护法尊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