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71章 为这歌声而战!

第2371章 为这歌声而战!

  面对少女清澈透明的眼睛和理所当然的诘问,李耀简直有些无地自容,愣了很久才缓缓摇头,轻声道:“不是,我不是无忧教的护法尊者,我是……修真者!”

  “修真者?”

  冰冰眨巴了半天眼睛,翘着下巴问道,“那是什么?”

  关于修真者的定义,李耀分分钟都可以说出一百八十多条来,但在地底少女清澈如水的目光凝视之下,他忽然口干舌燥,半个字都吐不出来,想了半天,才艰难道:“冰冰,你听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世界本来不该是这个样子,你的人生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这片天地既不应该是被修仙者统治时那么黑暗和残暴,但也绝不该是无忧教这样断情绝欲、冷若冰霜,所有人都失去了欢笑和歌唱的能力!

  “世界应该,而且可以是另一副样子,是强者保护弱者,弱者支持强者,所有人都携手并肩对抗文明进化中出现的一切问题,大步踏平所有艰难险阻,是所有人都竭尽所能地发光发热,在黑暗冰冷的宇宙中,留下我们最闪耀的印记!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你这样的女孩子不应该穿着灰扑扑的斗篷,蜗居于压抑苦闷的地底深处,想要活下去就只有拼命饲养岩虫一条路,终此一生都见不到真正的太阳,更别说亿万星辰的闪耀!

  “不,不该是这样的!

  “你应该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地生活在蓝天白云之下,至少是生活在温度适宜,拥有干净空气、水源和食物的定居点里,你应该接受最好的教育,发掘自己和未来的无限可能——在未来,你可以自由选择成为医生、教师、军人、工程师或者任何你喜欢的职业,如果你非常喜欢花癞子的话,你可以成为昆虫学家,一辈子研究花癞子!你想要唱歌就唱歌,你想要跳舞就跳舞,你想要怎么放肆地挥霍青春都可以,而且你的父母也是一样,所以就算他们没有被洗脑,也绝不会在半夜里偷偷哭泣!”

  冰冰目瞪口呆地听着,脸上充满了迷惑和惶恐,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世界,怕不是在发梦吧?”

  “没错,这是一个梦,一个梦想,一个或许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实现的梦幻世界!”

  李耀指了指自己道,“而我们修真者,就是发誓一定要让这样的梦幻世界,降临到现实宇宙中的人!”

  冰冰似懂非懂,小心翼翼观察着李耀的表情,怯生生问道:“所以,李耀哥哥也是好人喽?修真者比无忧教还要好吗?”

  “绝对的!”

  李耀坚定道,“好一百倍!”

  “那为什么……”

  冰冰低下头,有些幽怨地问道,“李耀哥哥把修真者说得这么好,那为什么过去几百年一直没有修真者下来帮我们呢?”

  李耀一时语塞,憋得面红耳赤,最终轻叹一声,只能老老实实承认道:“没错,冰冰你批评地很对,修真者在过去千年实在是太羸弱,表现得太差劲了,甚至连我们的理想都因为太过遥远和美好,被无数人当成了谎言和笑话。

  “所以,天极星的地底有这么多至善之道的信徒,这、这再正常不过!

  “身为一名姗姗来迟,什么都没为你们做的修真者,我根本没资格去批判所有信仰至善之道的人们,甚至没理由去驳斥无忧教的组织者和潜入地底深处的圣盟间谍,至少他们还是在踏踏实实做事,在没有修真者的漫长岁月中苦苦对抗修仙者的。

  “我、我、我只是想告诉你,过去你们这些生活在地底最深处的人们,除了被修仙者压迫,无声无息地死去之外,就只有加入无忧教,修炼《忘忧决》,信仰至善之道一条路——你们根本没得选择。

  “但现在,你们有了第三个选择,一个更好的选择,修真者回来了,回到星海中央,来弥补千年前落荒而逃的过错了!

  “所以,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轻易放弃那些你视若珍宝的东西,不要放弃抓花癞子和吹音螺的记忆,不要忘记怎么欢笑和如何哭泣,终有一日,你会见到真正的太阳,你也会在蓝天白云之下翩翩起舞和大声歌唱的!我,还有和我一样的全体修真者,都会为了这一天的来临,血战到底!”

  李耀精神亢奋到有些语无伦次的表现,显然将少女吓住了。

  冰冰愣了好一会儿,又仔仔细细盯着李耀看了半天,这才稍稍松一口气,再次咧嘴笑起来:“李耀哥哥,虽然你说的话很怪,却不像是在骗我的样子。”

  “我当然不会骗你!”李耀道。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为一些素不相识的人而战?”

  冰冰有些迷惑地看着李耀,“你很奇怪,和刚刚到地底来的无忧教徒一样奇怪,无忧教徒说,我们都是上古神魔的羔羊,是一起被神孕育出来的兄弟姐妹,所有彼此之间要互相帮助,你也是因为这样,才愿意帮助我们吗?”

  李耀摇了摇头:“我可不相信什么‘上古神魔的羔羊’之类,至于为什么要帮你们……”

  他忽然看到少女敞开的斗篷里露出一抹淡淡的银芒,却是系在腰间一枚圆锥形好似海螺的东西,心中一动,道:“那就是‘音螺’?可以吹一曲来听听吗?”

  “这是大冰冰送我的音螺,她说她已经用不着这东西了。”

  冰冰神色一黯,虽然不明白李耀的意思,还是将腰间的音螺解了下来。

  名为“音螺”,实际上应该是一种富含杂质的多孔矿石。

  冰冰将嘴唇轻轻贴住音螺比较大的一头,十指在孔洞上轻盈舞蹈,多孔矿石深处立刻传来了幽冷深邃的声音。

  虽然置身于数万米深的地底,但这声音还是让李耀想到了浩瀚无垠的星海,说不出的悠远和辽阔。

  接下来三分钟,李耀一言不发,静静听着。

  一曲终了,冰冰很不好意思地擦了擦嘴唇道:“我吹得不好,要是大冰冰来吹,那才好听呢!”

  “不会,你吹得很好听,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听到过这么好听的曲子了。”

  李耀长舒一口气,脸上流露出笑容,“那么,就当我是为了这么好听的曲子,才为你们而战吧!”

  “哎?”冰冰瞪大了眼睛。

  “或许你现在不明白,但只要牢牢记住就可以了——我们人类,非但不能没有太阳,也绝不能忘记如何歌唱的。”

  李耀看着少女的双眼,道,“我希望自己走遍星辰大海间每一个星球时,都能听到那里的人们放声歌唱,或许,这就是我战斗的理由!

  “至于你的父母,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在我没有倒下之前,他们绝不会出事的,相信我!”

  李耀无比认真的表情就像是一把利剑刺入冰冰的胸膛,少女像是受惊的小鹿般跳了起来。

  “谢,谢谢李耀哥哥,你是个好人,和忘忧天女一样好!”

  冰冰朝李耀深深一鞠躬,一半慌张一半懵懂地转身离去。

  李耀依旧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静,看着少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石柱尽头,忽然想到什么,瞳孔骤然收缩,提高声音道:“等等!”

  冰冰猛然转身,怯生生地看着李耀。

  “等等,等等等等!”

  李耀的目光越来越灼热,朝少女招手,“来来来,忽然想到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冰冰,你刚才说你的小伙伴都已经念熟了《忘忧决》,只有你怎么学都学不会,所以说,你实际上是同龄人中最……不虔诚的无忧教徒喽?”

  冰冰两腮通红,很不好意思道:“大、大概是吧?”

  “那大家知道这件事吗,我是说除了你父母的其他镇民,还有上面来的无忧教徒?”李耀问道。

  “知道啊。”

  冰冰道,“‘通灵’之后,表情和状态都非比寻常,谁虔诚谁不虔诚一眼就看得出来,大家都知道我比较……特别。”

  “那就奇怪了。”

  李耀道,“既然有那么多无比虔诚的无忧教徒,为何是你这个最不虔诚的小家伙来为我送饭呢,忘忧天女不知道这件事吗?”

  “也知道啊!”

  冰冰道,“忘忧天女也知道我怎么都念不进《忘忧决》,不过她人很好,很喜欢我的,经常找我去聊天,还鼓励我说一切随缘,实在念不进《忘忧决》就不要勉强,坚持做自己最重要,对了,她也和李耀哥哥一样,劝我不要放弃抓花癞子和吹音螺的乐趣。”

  “什么?”

  李耀大吃一惊,“她,她都知道?所以说,派你来给我送饭,也是她的主意喽?”

  “是啊!”

  冰冰用力点头道,“是忘忧天女指名要我来为贵宾送饭的,她还说,你可能会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又会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她让我千万别怕,说虽然你激动起来有可能上蹿下跳热血沸腾像只烧着的猩猩,但实际上你是个好人,所以我只要老老实实回答你的问题就可以了。”

  “我——”

  李耀无话可说,胡乱挥了挥手,“明白了,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冰冰,回去休息吧!”

  “嗯!”

  冰冰第二次转身离去,即将走到石柱下面时,忽然回头,笑嘻嘻道,“李耀哥哥,忘忧天女真的没说错,你果然是个好人呢!”

  看看少女重新披上斗篷,渐渐消失在迷雾中的身影,琢磨着龙扬君的用意,李耀忽然笑起来。

  “龙扬君,你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李耀喃喃自语,“先是摆出一道看似无解的难题,在大道之争中令我陷入绝境;但又安排这样一名貌似冷若冰霜,其实古灵精怪,极不虔诚的无忧教徒,点燃我的斗志和战意。

  “你究竟是在给我出难题,还是在拷问……你自己呢?你究竟是希望我臣服于你的大道之下,还是希望我能将你的大道彻底击溃呢?

  “难道在你内心最深处也认为,至善之道是未必行得通的,而你其实还是对修真大道抱有一丝渺茫的期待吗?

  “你自己陷入迷茫、纠结和矛盾之中,找不到答案,又不好意思直接向我求助,所以就用这种方式,希望我能为你找到答案吗?真是个别扭的家伙!

  “果真如此,那就如你所愿吧,我会给出答案的——修真者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