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75章 不成功,便成仁!

第2375章 不成功,便成仁!

  穿过嘈杂喧嚣,如混乱漩涡般的棚户区,亦穿过无数用斗篷紧紧包裹住自己,口鼻眼耳都被护罩和耳塞细细保护住的地底原人,李耀从看似风平浪静的市井风貌中,感知到一丝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味道。

  空气中充斥着不正常的高频脑波震荡,穷街陋巷深处的隐秘黑暗中,到处都是盘坐在地上的人们,想来都进入“通灵”状态,正在就明天的暴动,传递各种秘而不宣的信号,进行最后的准备。

  那就像是一座即将喷涌出万丈岩浆的火山,浓烈的烟雾已经在火山口聚集,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的怒吼。

  李耀和龙扬君就是在如此激烈的脑波共鸣中,来到共鸣的中心,无忧教大护法徐志成的家。

  身为大铁城的模范工人和生活区的主管,徐志成拥有一座颇为宽敞的洞穴,是无忧教暗地里活动的中心。

  因为厉明辉和大部分修仙者都不在大铁厂,而且明天就要起事了,无忧教徒的行动已经不再遮掩,大批身强力壮、牛高马大、腰间鼓鼓囊囊却神色冷漠的无忧教徒从徐志成的洞穴中进进出出,将他的命令带到别的生活区乃至工厂区的核心岗位上。

  见龙扬君来到,所有无忧教徒都向她深深施礼,就连徐志成都出来迎接,将其余人都安排到别处,只请龙扬君和李耀两人入内细谈。

  李耀跟在龙扬君后面,关上了安装在洞口的大门,感知瞬间扩张到整条洞穴——这条洞穴的面积大约在八九十平方,在空间捉襟见肘的地底可谓奢侈,里外分成三间,里间是徐志成的卧室,外面则是他的客厅和处理“教务”的所在,除了一张铸铁打造的长桌之外,倒没有太多家具,显得相当清爽。

  旁边横向打通的空间内,却是一架铸铁打造的高低床,另一边的铁桌上还摆放了不少用铁丝、螺丝和法宝构件炼制的玩具,或许是此间主人的心爱之物,日夜把玩摩挲,磨得锃光瓦亮。

  这面墙上,甚至还密密麻麻贴了不少类似奖状和奖章的东西,奖状都用玻璃镜框仔细保护起来,挂得一丝不苟,规规矩矩。

  这里,应该是大护法徐志成的两个儿子,过去生活的地方吧?

  李耀注意到一个细节。

  大铁城污染严重,空气中布满了粉尘和黏性极强的各种污染物,往往只消半天就能在桌面上覆盖薄薄一层污渍,极难清洗掉。

  李耀为了掩人耳目,潜入进来时并未发动灵能,短短半个小时,他的斗篷上就落满了黏性粉尘,无论怎么抖都抖不掉。

  一路过来见到工人们的窝棚里,亦是落满尘埃,黑黢黢一片。

  包括大护法徐志成的家也是一样,外面的客厅以及他的卧室,墙上地上甚至床上都有细细一层黑色,用手一抹就是五个指印——这里的人们,大约早就习惯在这种环境里生活,谁也不拿这些灰尘和污染物当一回事。

  但摆放着高低床的小房间,却是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特别是桌上用废铁铸造的玩具还有墙上的奖状,都干净到像是会发出光来。

  一定是有人每隔几个钟头就仔仔细细擦拭一遍,才能保持这种光亮如新的状态。

  是大护法徐志成自己擦的吗?

  这些奖状和玩具,都是他两个儿子的吗?

  这些用废铁铸造的笨拙玩具,都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徐志成自己一个螺丝一个螺丝拼凑到一起,给儿子们攒出来的吗?

  带着这些疑问,李耀将目光投向了无忧教实际上的领导者,大护法徐志成。

  徐志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既没有半点霸气,亦没有哪怕一丁点俊秀飘逸或者神秘莫测的味道。

  他人如其名,是一个头发花白,皱纹满面,伤痕累累的老工人形象。

  即便明天就要带领千万人发动对修仙者的抗争,他今天依旧穿着缝了又缝,补了又补,洗到发白的工作服,既没有半点义军领袖的风采,更没有任何“邪教妖人”的气度,和李耀想象中“至善之道的狂热信徒”实在落差太大。

  龙扬君告诉李耀,以通灵秘法激荡万千人的脑电波发生共鸣,相当于是一种大脑锻炼,对身处共鸣中心的人觉醒灵根极有好处,徐志成经过这几年的修炼,竟然不可思议地觉醒了灵根,拥有了大约……炼气期的境界!

  即便如此,论境界,论权势,论战斗力,论大局观,论阴谋诡计或者任何一项能力,徐志成都是李耀生平所见的对手中,最弱的一个,和萧玄策、白星河、金屠异、吕醉、天魔莫玄等人,根本天差地别,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李耀可以大义凛然地面对萧玄策、吕醉乃至金屠异等人,堂堂正正和他们进行大道之争,血战到最后一刻,却有些不知该怎么应付这个近乎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徐志成。

  “忘忧天女,听说您不但激活了一大批古代武器,还招募了大量地底深处的野人上来,实在太好了!”

  徐志成先向龙扬君深深一施礼,随后道,“如此一来,明日之战就更有把握了!”

  他和别的无忧教徒一样,都像是戴着一张沉重的铸铁面具,说话时皱纹丝毫不动,甚至连眼珠都极少转动,既没有半点大战在即的紧张,也没有任何忍无可忍的愤怒,真像是无忧教义所说,处在“永恒的宁静”之中。

  直到有需要时,他的眼珠才转向李耀:“敢问天女,这位是……”

  李耀沉吟片刻,自报家门:“我叫李耀,是一名修真者。”

  “修真者?”

  徐志成的眼珠定住,仔仔细细琢磨了很久,才充满警惕地问道,“我听过你们的名字,听说你们在帝国边陲的武英界闹了一场大事,杀得修仙者片甲不留!所以,你们也是反对修仙者的,你来干什么?”

  “我来劝徐护法停止起事。”

  李耀盯着徐志成的双眼,单刀直入,“你们这么做,丝毫没有用处的!”

  徐志成微微一怔,瞳孔明显有个收缩,似乎想要愤怒地反驳李耀,却又强行忍住,却是将眼珠僵硬地转向龙扬君,冷静道:“敢问天女,这也是您的意思么?”

  “你别多心,徐护法,这不是我的意思。”

  龙扬君淡淡道,“在传授你《忘忧决》的第一天,我就郑重其事向你承诺过,我仅仅传授你两门秘法神通,却是绝不会干涉你们如何使用,包括后来你创立无忧教,非要把我奉为忘忧天女的时候,我们彼此也有过保证的——我绝不会干涉无忧教的任何教务和实际运作,随你们做什么,我都既不支持,也不反对,而你遇到了问题来求我,也要看我心情,我不是一定会帮你们到底的。

  “今次之事,也是一样,由你自己全权做主,我没有任何要越俎代庖的意思。

  “但我这位修真者朋友,对你们的行动却有不同意见,非要见你好好聊聊。

  “话说回来,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我觉得他的话也不无道理——你们的行动如此仓促,而敌人又是如此强大,四周的环境又这么险恶,无忧教起事注定是不会成功的,非但整个无忧教都有可能全军覆没,连整座大铁厂和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不成功,便成仁!”

  徐志成面无表情,一字一顿道,“忘忧天女和这位修真者朋友都看到了我们的生存环境,和我们没日没夜受到的压迫,难道你们还以为,生活在这种人间炼狱中的我们,竟然会怕死吗?

  “我们……早就该死了!倘若那一年天魔真的降临,用九天十地所有魔头侵蚀我们畸形的身体和狂暴的神魂,我们早就汇聚成汹涌澎湃的魔潮,将厉明辉那些修仙者统统吞噬了!

  “天魔并没有降临,而忘忧天女您却赐予了我们更加高明的神通和更加隐秘的联络之法,令我们再没有痛苦和恐惧!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可忍耐的,只要能拖着厉明辉那些修仙者一起去死,我们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徐护法,你听我说——”

  李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既无害又有诚意,“我们修真者也反对修仙者,也支持所有人以武力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荣耀,甚至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并没有阻止你们牺牲自己的意思。

  “但牺牲要有价值,毫无意义的牺牲,根本打击不到修仙者分毫,更不可能摧毁这个该死的世界。

  “厉明辉仅仅是修仙者中微不足道的一员,就算你们真能和他同归于尽,也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很快就会有一个比他更贪婪,更卑鄙,更残酷的修仙者下来,取代他的位置。

  “更何况,我很怀疑你们的行动究竟是否能干掉厉明辉,亦或者牺牲几万乃至几十万无忧教徒,最终只拼掉了厉明辉手下的几条走狗外加几千台战斗傀儡——这是没用的!”

  公告: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