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76章 两个男孩的父亲

第2376章 两个男孩的父亲

  徐志成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冷冷道:“我们的行动,当然不止是杀死厉明辉这么简单,不过更深层次的目的,却没必要告诉外人知道。”

  “但我已经知道了。”

  李耀道,“你们想要发动‘超级脑波放大器’,把《忘忧决》强行灌输到无数人的脑子里,把他们都转化成无情无欲的无忧教徒,对不对?”

  徐志成微微一怔,将眼珠转向龙扬君,脸上每一条皱纹都在微微颤抖,却是强行压抑着满腔怒火,不知是敬畏龙扬君的力量,还是被教义所束缚。

  “没错,的确是我告诉他的。”

  龙扬君摊了摊手,无奈道,“不过,徐护法你一定要相信我,此人的危险和强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像这样的阴谋诡计,就算我不主动告诉他,他都会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揭破和阻止,所以,还是主动告诉他比较好一点。”

  “不错!”

  连“忘忧天女”都这么直言不讳,徐志成自然不可能再撒谎,却是继续冷漠如机械般说道,“只要我们能占领地热能源工厂,就能将‘超级脑波放大器’的功能激发到极限,就能让方圆数千里内的所有人都领悟到《忘忧决》的玄妙,解除他们的一切痛苦和恐惧!

  “到时候,就算我们统统命丧黄泉,就算连厉明辉都没有杀死,那都不再重要,因为我们的大道已经传播出去了,谁都无法阻止无忧教在地底的扩散和重生!”

  “你不能这么做!”

  李耀提高声音,“就算你自己愿意舍弃一切,但你也不能强迫别人,泯灭他们的情感和**!”

  “这不是强迫,而是帮助,帮助他们忘记一切恐惧和痛苦,并获得足以和修仙者战斗的力量!”

  徐志成也提高声音,声若洪钟道,“看看我们周围,看看我们的生活,千百年来我们都是过着这样猪狗不如,行尸走肉,生不如死的日子,承受着永无休止的痛苦和折磨,所有人都把我们当成杂草和蚂蚁,从没人关心过我们,帮助过我们,为我们而战斗!现在,我们终于拥有了为自己而战的能力,难道要我们白白放弃,却不将它传授给别人吗?”

  “会有人为你们而战的,以另一种更好的方式!”

  李耀不知该如何说服这个遍体鳞伤、油盐不进的男人,只能道,“相信我,我愿意为你们而战,修真者愿意为你们而战!只是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需要积蓄力量,等待更好的时机,让无法避免的牺牲,拥有更大的价值!”

  “修真者……为我们而战?”

  徐志成微微一怔,但很快又恢复了那张没有任何表情和情感波动的钢铁面孔,冷冷道,“不可能的,从来没有人为我们而战过,从前没有,今后也绝不会有,无论修真者还是修仙者,都是一丘之貉,是掌控了强大力量就为所欲为,恣意欺凌弱小,用自己的**毁灭一切的家伙!

  “我想起来了,今天的修仙者,还不就是昔日的修真者变的吗?除了换了个名字之外,又有什么两样?即便是修真者统治的星海共和国时代,我们地底人的生活,也没比现在好多少!

  “总之,我们无忧教不需要修真者的帮助,我们会为自己而战,我们会为地底深处所有和我们一样受尽苦难的人而战,我们会彻底改变这个世界,消灭一切罪恶和不公的源头情感和**!

  “别费力气想要说服我了,没用的,要不然你干脆直接杀了我,我能感觉到你远远比我强大,杀我就像碾死一只虫子一样,呵呵,在你们这些强者眼里,我们这些地底居民,原本也就是一群微不足道的虫子,对吗?

  “但我告诉你,就算杀了我一个,还有千千万万像我一样的人会挺身而出,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徐志成上前一步,直挺挺地戳在李耀面前,甚至昂起脑袋,露出自己“卜卜”乱跳的颈部大血管。

  李耀一开始并未打算将局面搞得如此剑拔弩张,却是想和风细雨,“徐徐图之”的。

  没想到徐志成是如此刚烈和顽固的男人,一下子将话题逼上绝路。

  事已至此,李耀也无计可施,只能从一团乱麻的大脑中,抽出一条最锋利的钢丝。

  “我不会伤害你的,徐护法,刚才说过了,我只会为你们所有人战斗,去杀那些把你们逼成这样的人。”

  李耀深吸一口气,瞬间变得十分冷静,“不过,如果你们真想通过‘超级脑波放大器’,将《忘忧决》扩散到整片地底的话,至少应该先确认《忘忧决》的有效性,不是吗?

  “你既然是无忧教的大护法,应该已经将《忘忧决》修炼到极致了吧?请告诉我,你真的找到‘永恒的平静’了吗,真的忘记一切痛苦了吗?”

  “当然。”

  徐志成毫不犹豫,斩钉截铁道,“在忘忧天女的点化之下,我已经忘记一切痛苦,彻底回归了永恒的平静,再没有任何黑暗和邪恶的东西,可以侵蚀我的神魂。”

  “那隔壁房间里,那些一尘不染的玩具和镜框又是怎么回事呢?”

  李耀深深凝视着徐志成的双眼,仿佛要从这个强行平静的男人的眼睛,一直看透他的神魂,“外面房间这么脏,到处落满灰尘你这样整天教务繁忙的人,当然没太多时间和精力来打扫,但为什么里面这么干净,好像一天要擦拭很多遍一样。

  “如果我没猜错,那是你两个儿子的卧室,那些东西都是你儿子的遗物,对不对?

  “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擦拭这些‘毫无意义的’,‘没用的’东西?”

  徐志成的瞳孔骤然收缩。

  有那么一秒钟,某种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哀伤和愤怒,如泛滥的洪水般从他瞳孔最深处的针尖里喷涌而出。

  但下一秒钟,这洪水就被他以惊人的意志力,硬生生冻结了。

  “你,你竟然敢窥视我的房间!”

  他死死攥紧拳头,声音沙哑地质问。

  “没错,我的确十分无礼地窥视了你的房间。”

  李耀认真观察着徐志成的每一缕表情,“所以,你现在是很恼火,很生气,很想恶狠狠地揍我一顿,对吗?”

  “……不。”

  徐志成脸上的皱纹抽搐,勉强摇头道,“我,我已经忘记了生气的滋味,如果我要战斗,我只会为真正的大道而战,绝不会为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而泄愤的。”

  “这可不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如果是我遇到有卑鄙无耻的小人,未经我的允许就窥探我最亲近人的卧室,我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的!”

  李耀道,“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每天都要三番五次擦拭儿子的遗物?如果你真的彻底舍弃了七情六欲,那这些东西根本就是废铁和烂纸,应该丢到垃圾堆里去的,不是吗?

  “还是说,即便将《忘忧决》修炼到了极致,即便能舍弃几乎所有的情感,但你依旧无法割舍对儿子的爱意?

  “还是说,就算一遍又一遍念诵《忘忧决》,都阻止不了你对儿子的思念,只能永无休止地擦拭这些东西,回忆往昔最美好,最快乐的时光即便生活再怎么黑暗和痛苦,但一家人在一起,还是有过非常快乐的时光,对吧?

  “告诉我,《忘忧决》真的有效吗,真的令你忘却了一切痛苦吗?我看未必,我看你一直都是假装的,都是在自欺欺人,麻痹自己而已!

  “爱和痛原本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爱有多深,痛就有多深,既然你始终都无法抹杀对儿子的爱意,那你根本就消除不了丧子之痛,连一丁点都消除不了,念再多遍《忘忧决》都没用!”

  徐志成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

  原本古井无波的双眸纷纷被乱石击碎,浮现出混乱的波纹这波纹就像是一万把利刃,要将李耀狠狠撕碎。

  他的血管、肌肉统统不可遏制地膨胀起来,原本黄褐色的皮肤渐渐爆出一个个的小血点,连周身关节都发出“咔咔”的声响,仿佛有两股怪力正在体内激烈冲突。

  “别说了。”

  他脸上的钢铁面具一块块皲裂,挤出一副狰狞至极的面孔,发出荒原孤狼般的嘶吼,“我叫你别说了!”

  “好,我不说,我帮你。”

  李耀作势要往里屋走,“儿子的遗物是你最后的执念,让我一把火帮你把执念烧掉,你就再无半点牵挂和滞碍,可以真正修炼到《忘忧决》的至高境界了!”

  “你敢!”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徐志成已经像一头凶兽般扑了上来,左手揪住李耀的衣领,右拳如铁锤般高高抡起,表情说不出的狰狞丑恶,仿佛真有一缕缕怒焰从七窍和毛孔中喷涌而出,即便对面不是李耀,而是诸天神佛的化身,都要被他这一拳砸碎!

  然而,就在拳头高高抡起的刹那,他就反应过来,刚刚还狰狞万分的面孔,连同支离破碎的面具,统统崩溃。

  无忧教大护法,黑铁集团的模范工人,两个男孩的父亲徐志成,倒跌两步,双目赤红,鲜血裹挟着混浊的眼泪一起流淌下来,看看李耀,再看看龙扬君,又茫然地看看儿子房间,发出含混不清地干嚎。

  公告: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