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77章 人要死两次!

第2377章 人要死两次!

  “天女救我!”

  徐志成一路踉踉跄跄地后退,退到墙角才勉强扶墙站住,再次将散乱的目光投向龙扬君,发出溺水者的呻吟,“我被魔头入侵了……日日夜夜,无论我怎么修炼《忘忧决》都无法彻底摒弃魔头!

  “我不配当无忧教的大护法,我对付不了魔头……那么多魔头,该死的魔头,始终都缠绕着我,令我心浮气躁,头痛欲裂,痛到发狂!

  “此战……此战若是大获全胜,我一定可以彻底斩除脑中的天魔吧?忘忧天女,请告诉我,请救救我吧!”

  他举起枯枝般的双臂,向龙扬君伸来。

  龙扬君静静站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李耀和徐志成的对话,直到此刻,脸上才流露出一抹细微的迷茫和苦涩,却是后退半步,苦笑道:“徐护法,你应该知道就连本天女都没有彻底斩尽自己的七情六欲吧?我连自己的情感和欲望都无法斩杀,自己都救不了,又如何救你,救你们所有人呢?”

  徐志成怔怔看着龙扬君,眼眶渐渐烧起来,火焰顺着每一道颤抖的皱纹,在脸上凝结起绝望而狂怒的面具,枯枝般的双手转向李耀,张牙舞爪地嘶吼道:“你、你、你究竟是何居心?你算什么修真者,你根本是修魔者,是天魔的化身,故意来挑起我脑子里这些魔头!你究竟想干什么,为何要这样乱我心神,你的手段为何如此卑劣,心肠为何这般歹毒!”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李耀看着徐志成从刚开始的冷静淡漠,全盘崩溃到此刻的如疯似魔,就像是自己内心深处也有一道坚不可摧的高墙被打碎,同样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他真心实意向徐志成深深鞠躬,道,“对不起,我知道自己的手段真的既卑劣又歹毒,如果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定也无法面对这样的局面。

  “但是,但是我实在没办法了,只有这一种办法,可以拯救你,还有你的两个孩子!”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徐志成气喘如牛,像是一条在风烛残年被逼上绝路的老狼,目露凶光道,“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他们都死了!谁也救不了他们,无忧教救不了,修真者救不了,大罗金仙来了,都不可能让我的儿子活过来,你要怎么救,怎么救啊!”

  “徐护法,听我说,人死不能复生,我当然没办法让神魂消散的死人复活,但是——”

  李耀张开双臂,无比诚恳道,“我听过一种说法,每个人都要死两次,第一次是肉身和神魂衰竭之时,第二次却是所有人都将他们遗忘的时候!

  “没错,你的两个儿子已经死了,但他们现在依旧‘存在’着,存在于你的记忆,你的情感,你无法磨灭的深爱和日日夜夜的痛苦之中,存在于你每天都精心擦拭的玩具和奖状之上!

  “他们有同学吗,有朋友吗,有青梅竹马的玩伴和情窦初开的恋人吗?我想,多多少少都会有的吧?那么,他们同样存在于这些同学、朋友、玩伴和恋人的记忆里,存在于那么多人的深爱和痛苦里!

  “他们已经死了,但正因为你们这么多人的记忆,你们即便将《忘忧决》修炼到极致都无法抹杀的情感波动,他们才能以这样一种形态而‘存在’着,这是他们和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联系,亦是他们留给你们的唯一一点东西了!

  “如果你因为忍受不了痛苦,就要将这一切统统抹杀的话,你也同时抹杀了自己对儿子的深爱,抹杀了昔日最美好的东西,抹杀了无穷黑暗中唯一一线光明,抹杀了他们的最后‘存在’啊!

  “等你将他们彻底遗忘,将这些有着极其特殊意义的玩具和奖状都当成‘执念’而付之一炬,等所有朋友和恋人都将他们统统遗忘,再也想不起他们的音容笑貌乃至他们的名字时,他们就彻彻底底不存在了,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湮灭了!

  “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儿子就落到这样的下场,落到比‘死亡’更恐怖的‘彻底湮灭’中去吗?”

  徐志成如遭雷击,呆若木鸡,似乎震撼到连呼吸都忘记的程度。

  “我能想象你的痛苦,真的,虽然我还没有孩子,但我的计算力足够模拟出这种……天崩地裂般的情感冲击,我可以体会到你现在的心境,我正在体会你现在的心境!”

  李耀说着说着,眼眶也红了起来,“但是,我更相信‘父亲’是一个伟大的名字,只要为了自己的孩子好,父亲是什么事都愿意做,什么痛苦都可以忍耐的。

  “所以,为了你的孩子,也为了你自己,包括辛辛苦苦生他们出来,你早已死去的妻子——不要将他们遗忘,不要令他们湮灭,背负着他们的‘存在’,继续坚强地活下去!”

  “背负着……”

  徐志成哆哆嗦嗦地朝自己肩膀摸了过去,颤声道,“他们的‘存在’?”

  “不单单是他们的存在,还有无数地底人最幸福和快乐的时光共同组成的,大家的存在!”

  李耀提高声音,如雷霆在徐志成耳边炸开,“你知道吗,我在地底深处最黑暗和最艰苦的城镇里,都听到了孩子最美妙的歌声,听孩子绘声绘色给我讲述他们快乐的故事;就连刚刚路过乌烟瘴气,臭气熏天的棚户区时,我都听到有人在笑!

  “即便生活再怎么黑暗,一丝依稀的光明也还是有的吧?由歌声、笑声还有彼此之间的爱意所组成的光明,不正是我们咬牙忍受痛苦和折磨的理由吗,不正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吗,不正是我们之所以是人类,而不是畜生、杂草和石头的原因吗?

  “但你即将要做的事情,却是将黑暗中最后一线光明都毁掉了!

  “如果你真的抹杀了包括自己在内,所有地底人的情感和欲望,那地底深处再也不会有歌声,生活区里也不会有欢笑,不会再有牙牙学语的孩子们蹦蹦跳跳;不会再有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跑到废弃隧道深处去耳鬓厮磨;也不会再有一个父亲,在繁重的工作之余,还兴致勃勃、满怀期待地为孩子们制作玩具,只为看到孩子们脸上纯真无邪的笑颜了!都没有了,都荡然无存了!

  “如果说,修仙者的压榨和迫害,仅仅夺走你们的生命,那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剥夺所有人的‘存在’啊!当你所谓‘永恒的宁静’真的降临时,你们所有人,无论生者和死者,都将不再有个性,不再有名字,不再有过去,不再具备任何身为人的意义!这就是你想要的吗,说啊!你失去了自己的亲人,所以你想要让所有人都用这种方式,失去他们的亲人,是吗?”

  “混蛋,住口!”

  徐志成忍无可忍,真的朝李耀扑了上来,他自然不是李耀的对手,甚至在怒气攻心之下,毫无章法地支棱着脑袋,直接像蛮牛一样用头狠狠顶向李耀的胸膛。

  原以为肯定撞到铁板,没想到李耀却没激荡出半点灵能护盾,被他一头顶翻在地。

  “你——”

  徐志成一击得手,却不知接下来如何,只能跪倒在地,愣愣看着不远处的李耀。

  李耀爬起来,揉搓着胸口,冲徐志成一笑,道:“对不起,徐护法,我又胡言乱语了,我知道你绝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你现在还没失去自己的亲人,你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依旧存在于你的情感里,你的情感波动有多强烈,他们就存在得有多鲜明,你若是时常回想起过去在一起的开心和快乐,那他们就能永远活在这份开心和快乐里。

  “直到有朝一日,你彻底斩杀了所有的魔头,摒弃了一切情感和记忆,那才是你真正失去他们的时候!”

  徐志成呆呆地听着,神色已久木然,但眼神却变得无比复杂而纠结,眼巴巴看着李耀,似乎期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李耀道,“为何徐护法当初要自创无忧教,而不是直接倒向圣盟呢?我知道帝都深处的地底,也有很多圣盟人在活动的吧?

  “仅仅因为忘忧天女的法力高强吗,还是连你都觉得,圣盟的‘至善之道’实在太极端,太冰冷,也太绝望了呢?

  “不过,斩杀心魔这种事,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只会令你不断丧失人性,变得越来越极端,到最后彻底变成圣盟人的样子,一件件单纯的工具。

  “徐护法,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收手吧!”

  徐志成低头,沉默了半天,闷闷道:“可是,只有《忘忧决》和通灵秘法,才能帮我们消除直面修仙者的恐惧,让我们不畏生死地和修仙者战斗!我们已经忍无可忍,是非要血战到底的!”

  “错,你们根本不是在战斗,而是在逃避!”

  李耀的声音变得又冷又硬,直言不讳道,“你们仅仅是想用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杀式进攻,逃离这个黑暗的世界,逃避真正的战斗而已!”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 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