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79章 邪恶双头蛇!

第2379章 邪恶双头蛇!

  李耀和龙扬君极目远眺,就看到大铁厂西南侧一片蜂巢似的岩壁上,有三四个洞口如火山爆发般呼呼往外喷涌着火蛇,火蛇呈现出无比妖异的深紫色,在半空中凝聚成各种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模样,又被空气净化系统撕了个粉碎,恍若无数残缺不全的冤魂,笼罩住了整片地底空间。

  空气净化系统超负荷运转,被火焰燎得“吱吱”作响,恰似冤魂厉鬼的尖啸。

  与此同时,第三次愈发猛烈的爆炸声传来。

  这一次,李耀和龙扬君同时感知到了重重叠叠的灵能波澜,从矿洞深处激射而出,似乎要将整片岩层彻底掀开。

  甚至有装满矿石之后几十吨重的矿车,都被掀飞起来,在半空中打了几十个滚才重重落下,却是烧成一团黑黢黢的废铁。

  爆炸烈度之强,可见一斑!

  生活区里,立刻就有无数老弱妇孺嚎啕大哭起来,却是整齐划一,全都集中在一片棚户里为了方便工人上下班,生活区里的格局,某一座工厂或者一片采矿场的工人家属,统统都住在一起,却是这些家属发现自家顶梁柱工作的矿洞爆炸,一下子失去了魂魄。

  徐志成死死盯住熊熊燃烧的矿洞,也像是跌进极度深寒的冰窟,一下子失去了魂魄。

  他的眼神直勾勾显得无比空洞,浑身上下瞬间被汗水湿透,不像是见到普通矿洞爆炸的反应,倒像是在胸膛深处也发生了一场猛烈的爆炸。

  特别是见到无数极耐高温高压的消防灭火专用灵能傀儡,纷纷顶着烈焰深入矿洞时,他更是一副失魂落魄,无比绝望的模样。

  矿洞爆炸不是开玩笑的,倘若应对不力,甚至会导致整片矿区的崩溃,整座大铁厂都要毁于一旦。

  是以,即便是厉明辉那么斤斤计较,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都不得不砸下重金,购置了全自动化的消防灭火专用傀儡,以及晶石战车改装而来,加挂了特种防火陶瓷装甲的钻地车,后面拖曳着超高压缩冷却剂和液态金属合金罐,专门应付这种局面。

  此刻,不但大量消防灭火专用傀儡已经冲了进去,就连部署在上层休息区的修仙者,也驾驭着钻地车冲进最危险的矿道,阻止火势和崩塌的蔓延这似乎就是徐志成心神不宁的原因。

  李耀察言观色,一看就知道这位大护法心里有事。

  果然,不多时就有几名面色黢黑的矿工连滚带爬地来到生活区深处,即便修炼了好几年的《忘忧决》都无法压制住脸上的惊慌失措,甚至顾不上朝龙扬君施礼,就高叫道:“不好了,大护法,是三十七号矿洞发生了爆炸,波及到后面的废弃矿洞,我们、我们藏在那里的东西一半爆炸,另一半全被修仙者发现了!”

  徐志成身形一晃,瞬间脸色煞白。

  李耀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往他体内渡入一道柔和的灵能,才稳住他的心神,听他满脸苦涩地娓娓道来。

  原来无忧教利用早就废弃的矿洞和隧道来暗藏明天起事用的武器和法宝,其中一大批晶石炸弹就放在三十七号矿洞后面,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就分发到每一名战士手中。

  这些晶石炸弹都是工人自己粗制滥造,稳定性和耐热性自然近乎于零,谁都没想到前面的三十七号矿洞会发生爆炸第一场爆炸其实是小事,却触发了一墙之隔的晶石炸弹,引发连环爆炸,令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大护法,那么多灵能傀儡和修仙者都已经冲进去了,他们一定会发现还未爆炸的晶石炸弹!”

  赶来报告的几名无忧教徒叫道,“就算所有晶石炸弹全部爆炸,但火焰的颜色还有空气中的杂质都和普通毒气爆炸不同,那些灵能傀儡肯定能检测出来,修仙者也瞬间能感知到的!

  “这么多晶石炸弹的存在,根本没办法解释的,我们已经暴露了!

  “怎么办,大护法,我们暴露了,修仙者已经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快下命令吧!

  “是啊,大护法,快下命令吧,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熊熊燃烧的矿区又传来陆续好几声爆炸,不过这次并不是矿洞深处的巨响,倒像是一颗颗晶石炸弹凌空爆炸的声音,间或还夹杂着轻微的枪声,似乎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驳火。

  “不好!”

  那几名无忧教徒脸色一变,惊呼道,“一定是修仙者想要从隔壁几条矿洞绕过去,但这些矿洞深处也暗藏着我们的物资,看守物资的兄弟……已经和修仙者干起来了!”

  事已至此,再难善了。

  徐志成嘴唇哆嗦了半天,仰天长啸一声:“……天意!”

  目光再次投向李耀时,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而冷酷,咬牙道:“李道友,眼下的局势就是如此,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实在没时间让我们‘徐徐图之’,我们已经暴露,现在就要起事,你准备阻止我们吗?”

  李耀目睹大铁厂极度混乱的局势,盯着漫天乱舞的妖火,久久说不出半句话来。

  原以为煞费苦心已经说服了无忧教的大护法,没想到局势会因为一场小小的爆炸而急转直下!

  真他妈有“天意”这种杀千刀的东西存在吗?

  徐志成见他默然无语,也没时间犹豫,最后深深凝视了龙扬君一眼。

  龙扬君苦笑着微微摇头,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李耀,往后退了一步,为徐志成让开道路。

  “告诉各路护法,局势有变,我们等不到明天了,现在就发动所有人马,按照预定计划起事,占领地热能源工厂,将‘无惊无怖,无忧无虑,永恒宁静’的大道,贯彻到地底的每一片空间,每一条缝隙!”

  徐志成杀气腾腾地一挥手,“我们已经一无所有,再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让所有兄弟姐妹都不用畏惧修仙者的刀剑这刀剑只会将我们送到比这里好一万倍,永恒宁静的,真正的家乡!”

  在几名无忧教徒的簇拥下,徐志成头也不回地离开窑洞,一头扎进浪潮般的火焰和漩涡般的黑暗中。

  很快,大铁厂里所有的工厂都响起了尖锐刺耳的汽笛声,按照三长两短的节奏,极有规律地重复着。

  汽笛,就是工人们的战吼。

  每一座工厂,每一条矿洞,每一片生活区中,都有无数佩戴着眼罩和口罩,看似毫无个性,逆来顺受,卑贱如蝼蚁的人们直起腰杆,昂起脑袋,从隐秘处抽出一柄柄简陋的刀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灵能傀儡监工扑去,用血肉之躯和钢铁抗衡。

  更有身强力壮,披挂重甲的精锐,腰间缠绕着一捆捆粗制滥造的晶石炸弹,哇哇乱叫着朝为数不多的修仙者扑去,妄图和修仙者同归于尽对感知极度敏锐的修仙者而言,这样的攻击自然是徒劳甚至可笑的,但将《忘忧决》运转到极限,已经无惧生死的无忧教徒却是源源不绝,前赴后继。

  这或许是他们唯一能对修仙者造成伤害的方式。

  就算只是用自己的鲜血,溅修仙者一个劈头盖脸也可以。

  即便真的泯灭了情感和**,他们的鲜血,依旧是滚烫的!

  空气如一锅沸腾的热粥,又像是一片脑电波恣意横流,纵横激荡的汪洋大海,千万地底人的脑电波汇聚到一起,震荡出五个字:“杀死修仙者!”

  乱糟糟,闹哄哄,毫无章法,无比盲目的无忧教起事,不可逆转地开始了!

  李耀怔怔看着眼前火烧火燎的大铁厂,眼睁睁看着无数地底人紧握着最简陋的武器,冲向全副武装的战斗傀儡和修仙者,身体仿佛变成冰霜和火焰的两半,一半怒不可遏,一半欲哭无泪。

  矿洞发生爆炸,看似只是偶然。

  但这些无忧教徒根本不是真正的战士,仅仅是走投无路的工人、农夫和他们的家人,以及千千万万被欺凌、被侮辱、被压榨的可怜人而已,他们的仓促起事有这样一个乱七八糟的开始,又是一种必然。

  就像是,他们必然失败一样!

  “你知道吗,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要被你说服了。”

  龙扬君被火焰映照的脸上无悲无喜,真像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幽幽道,“但结果还是一样,你什么都阻止不了,什么都改变不了,不是吗?

  “不过,这场轰轰烈烈的大暴动,至少能从一个侧面验证我的观点,或许最初的圣盟人就是这么来的呢?”

  李耀的眼珠凝固了很久,才艰涩地转向龙扬君:“你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修仙者和圣盟人,真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吗?真人类帝国和圣约同盟,真的绝对不可兼容吗?”

  龙扬君叹息一声,淡淡道,“还是说,在某种层面上,他们根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是一个畸形的连体婴,是一条不可分割的双头蛇呢?”

  李耀的眼珠转动起来,越转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