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84章 这么老套的忽悠!

第2384章 这么老套的忽悠!

  第一颗火花还未熄灭时,这台战斗傀儡的全金属头颅就被李耀当成流星锤抡了起来,重重砸进第二台战斗傀儡的胸口,将整块胸膛都砸得凹陷下去。

  第二台战斗傀儡仍有活动能力,倒退两步想要逃窜,但李耀的大手已经抢先一步扣住了它的脑袋,猛然一发力,将它的上半身向后推去,一直推到旁边的岩壁之上,“轰”一声,掌心轰出的炽热光焰,令那金属脑袋如天女散花般崩溃。

  两台最先进的战斗傀儡瞬间报废,如积木般崩塌。。

  这时候,第三台战斗傀儡亦落了下来。

  这些战斗傀儡的外壳上都加挂了反应装甲,还张开了灵能护盾,虽然刚才被无忧教徒一通疾风骤雨的猛攻,射得外壳坑坑洼洼,冒出一缕缕青烟,却没有彻底丧失战斗力。

  直到此刻,李耀抓起一把它同伴的尸骸碎片,随手朝它甩了过去,碎片发出尖锐的呼啸,直接贯穿它头部的计算晶片和胸膛中的反应炉鼎,才令它在一阵“咔咔咔咔”的异响声中,慢慢黯淡和瘫软下去。

  短短一秒钟,兔起鹘落,三台战斗傀儡报销!

  无忧教徒仅仅压抑自己的情感和欲望,却没有丧失思考能力,见到李耀不可思议的出手,全都目瞪口度,陷入片刻的死寂。

  “情况有变,将‘超级脑波放大器’拖回去,我要进行改造!”李耀冲这些无忧教徒发号施令。

  无忧教徒面面相觑,看看李耀身上明显超出他们想象的晶铠,又看了一眼前方更加危险的战场,正在犹豫是否该听从李耀的命令,空气中忽然传来诡异的波动,如涓涓细流涌入他们的脑域。

  那是龙扬君通过脑电波共鸣,向他们直接传达了命令。

  “忘忧天女”地位尊崇,虽然平时并不干涉具体的教务,但现在战局如此混乱,大护法徐志成又深陷于战场中,忘忧天女的命令,他们自然是要听的。

  于是刚刚驶出废弃矿洞的巨型钻地车又原路返回,那矿洞深处却是一座极其隐秘的小型维修站,对“超级脑波放大器”的改装就是在这里进行,四周摆放着不少简单粗糙的工具和维修法宝,都是工人们平时以“报废”为理由,偷偷从工厂里弄出来,又或者自己一颗螺丝一颗螺丝地攒出来的。

  李耀的神念如潮水般迅速蔓延到整座矿洞深处,扫过每一件工具和维修法宝,还有摆放在角落里的备用材料。

  每一件工具和每一块材料的性能参数,瞬间在脑域深处蹦跳出来。

  与此同时,自己随身携带的几十枚乾坤戒里,究竟有多少备用物资,也以瀑布流的形态在脑海中闪过。

  以这里简单粗陋的设备以及手头所有可以运用的材料为基础,李耀飞快绘制着全新的改造图纸。

  眯起眼睛,双手轻轻按在“超级脑波放大器”的表面,十指极有规律地微微震荡着,一道道灵能涟漪以“润物细无声”的姿态涌入这件洪荒古宝深处,仔细揣摩它的结构。

  幸好,在发现昆仑遗迹之后,李耀在那颗遥远的洪荒时代人造星球上待了好几年,对洪荒古宝的维修和改造,有了无比深入的研究。

  而在古圣界女娲战舰深处,依靠一本洪荒时代的巨神兵维修手册,又令他对洪荒古宝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同类型的“脑电波增幅法宝”,他在星耀联邦时也曾见过几台,还和“日蚀”江少阳一起拆卸维修和讨论过改造方案。

  这台“脑电波增幅法宝”的型号虽然和以往见过那几台稍有差异,但大致结构和基本原理还是一致的。

  他在五分钟之内,就初步勾勒出了一套最快捷的改造方案。

  “耀哥!”

  所有无忧教徒都去了外面严阵以待,厉嘉陵却是闯了进来,“龙姐姐说你叫我帮手?”

  “没错,我要改造这台‘超级脑波放大器’,你来给我打个下手。”

  李耀将乾坤戒中的材料一件件提取出来,满满当当地铺了一地,随口道,“并不需要太精密的,只要将这些无忧教徒胡乱加上去的增幅线圈全都拆掉,然后加装几套反重力单元和防御单元上去,让它可以悬浮在我脑袋上缓缓旋转就可以了,时间紧迫,外观漂不漂亮无所谓,只要功能可以凑合就行了,接下来我怎么说你怎么做,放心大胆来,明白吗?”

  “哦!”

  厉嘉陵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到李耀身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嗡嗡嗡嗡!”

  李耀轻轻按在“超级脑波放大器”上的双手震荡幅度陡然加重,他小心翼翼控制着节奏,感知着法宝的材料特性,渐渐令法宝都跟随自己的频率震荡起来。

  随着他的震荡,一缕缕肉眼无法看见的细微粉尘,从法宝的缝隙中冉冉升起,原本略显黯淡的法宝表面,竟然隐隐绽放出了几十万年都没有换发出来的奇异光辉,就好像蕴藏在法宝中的某种神秘力量,苏醒了!

  “哗啦!”

  充分唤醒了金属的活性之后,李耀才将隔空御物的神通运转到极限,将“超级脑波放大器”整台分解开来,所有构件都被他的灵能衬托,悬浮在半空中,缓缓旋转着。

  李耀这才扫了厉嘉陵一眼:“你好像还有话要说?”

  “没,没什么。”

  厉嘉陵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龙姐姐说,你又发病了,而且这次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她还说,你刚才忽悠了她半天没有成功,这会儿又把我叫进来帮忙,肯定是想借机忽悠我!她让我千万擦亮眼睛提高警惕,无论你说得怎么天花乱坠热血沸腾,都不要被你忽悠过去,和你一块儿犯傻!”

  李耀老脸一红,干咳一声,手底下不停,嘴上却道:“别听她胡说八道,她就不是什么好人!”

  “既然龙姐姐不是好人,耀哥你怎么会和她厮混在一起?”

  厉嘉陵盯着李耀看了半天,担忧道,“耀哥,龙姐姐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你真想拖着这样一副身体,去对抗整个黑铁集团?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伤有多重,你可是十天前才刚刚从黑星大帝武英奇手底下死里逃生好不好,放眼整片星海,究竟有多少人能做到这种事,做到之后,又要付出多么恐怖的代价啊!”

  “错。”

  李耀淡淡道,“是黑星大帝武英奇从我手底下死里逃生,这一点,千万别搞错了。”

  厉嘉陵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说这些有用吗?关键是你的身体真的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了,而你的神魂受伤更比身体还重百倍!你吃不消再进行一场高强度战斗的,更何况,此战过后,还要面对黑星大帝武英奇无穷无尽的追杀呢!

  “我真搞不懂,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李耀单膝跪地,专心致志地研磨和塑造着接下来要使用的晶片和构件,沉默了很久才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啊?”

  厉嘉陵目瞪口呆,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耀哥,你不是吧?就算你真的忍不住要忽悠我,也不是拿这么老套这么无聊的话来忽悠我吧?什么‘能力越强,责任越大’?简直是放狗屁,难道能力强就有罪,就天生亏欠别人?就非要不惜牺牲自己去强出头?凭什么啊!我能力强,那是我刻苦修炼付出无数代价才换来的,是我应得的!我就喜欢逍遥快活,自由自在,只要我没有主动去欺压别人,没伤害无辜的人,这样不可以吗?谁还能强迫我去承担并不属于我的责任吗?”

  李耀笑了:“‘能力越强,责任越大’这句话的意思呢,不是你理解的那样,那仅仅是别有用心之辈的曲解而已。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你的力量和感知能力都极有限,你吃饱了没事坐在家里玩晶脑,根本不知道三条街以外,正有邪恶的罪案在发生,比方说……有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正在被三五个恶少欺凌。

  “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的发生,所以你完全没半点责任,对不对?”

  厉嘉陵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但是,如果你是一名炼气期的修炼者呢?”

  李耀道,“你足够敏锐的听力,令你能听到微弱的惨叫和淫笑声,你会不会推开窗去看一看,甚至直接去寻找惨叫和淫笑的源头?倘若你坐视不理,而第二天从新闻上看到小女孩支离破碎的尸体,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背负了某种责任?”

  厉嘉陵沉默不语。

  “如果你的实力更强一层,是一名筑基期修士。”

  李耀道,“那你很可能坐在家中就能将惨叫和淫笑都听得清清楚楚,令你一瞬间就知道,正在三条街之外发生的事情,每一声惨叫和每一道淫笑都像是钢针一样插进你的脑子里,你确定还能无动于衷坐在家里,玩你的晶脑吗?

  “再进一步,你是一名金丹强者,那么除了惨叫声和淫笑声之外,你还能听到更多,看到更多,感知到更多……包括小女孩绝望的心境,眼泪的味道,那些恶少每一个毛孔中渗透出来的臭味,而且你知道,自己只要轻轻动一个小指头,就能阻止惨剧的发生,让恶少受到应有的惩罚,你觉得,你有没有这个责任呢?

  “再进一步,你是一名元婴或者化神强者,那你的感知可以轻易扩散到七八条街区之外,你能感知到无数人的痛苦和绝望,能阻止无数不该发生的罪恶,能帮很多人逃离命运的漩涡——当然,你也可以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这些人被凌辱,被损害,被压榨,最终一步步踏入毁灭,而他们被伤害和毁灭时的每一声惨叫,都会深深烙印在你的脑域最深处,没办法,谁叫你的感知这么强,没办法听不到这些声音嘛!”

  厉嘉陵颤声道:“我可以压抑自己的感知,阻止这些信息传输进来!”

  “没错,你的确可以,但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因为你清清楚楚知道,在你四周正有无数邪恶发生,有无辜的小姑娘正在被欺凌,而你明明有机会阻止一切的。”

  李耀道,“明白了吧,对普通人而言,‘善’和‘恶’之间的中间选项是存在的,普通人完全可以安分守己,自由自在,不背负任何责任地活下去,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但是,对强者,特别是对站在巅峰之上的至强者而言,是没有中间选项的,你要么选择出手救下这个小女孩,惩罚那些恶少,从此背负上该死的责任,为你能感知到的每一名被欺凌者而战,以求自己良心的平静;要么就站在恶少一边,插着口袋吹着口哨,眼睁睁看着恶少如何将小女孩折磨成血肉模糊的尸块——而这种事,每天都会在你身边发生,发生无数次,你心里知道。

  “懂了吗?大铁厂里的每一名普通人,就是正在被恶少欺凌的小女孩,我每一秒钟都能听到他们的哭泣和惨叫,能嗅到他们眼泪和鲜血的味道,这声音和味道永远都忘不了,而且我知道,我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我实在没办法无动于衷,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睛不去看,耳朵不去听,鲜血不沸腾,双腿自动迈步一走了之——我办不到!

  “这就是‘能力越强,责任越大’的道理,没人会强迫你背负这样的责任,我更不会强迫你,只有你自己的‘于心不忍’会强迫你,摸摸你的心口,静静地聆听一下,听听你内心最深处,还有那么一丁点‘于心不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