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85章 飞蛾还是蝴蝶?

第2385章 飞蛾还是蝴蝶?

  厉嘉陵的呼吸急促起来,瞳孔和鼻孔一起扩张,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眼神看着李耀,喃喃道:“耀哥,我感觉自己像是第一天认识你,原来这就是你战斗的理由,这就是……真正的你吗?”

  “没错。”

  李耀淡淡一笑,“我早就和你们说过很多次,平时那副韬光养晦、平平无奇、大智若愚、大巧不工的模样,仅仅是我混迹于人群中的掩饰而已,真正的我,就是这么忧国忧民、悲天悯人、仗义豪侠、霸气无匹……平时你们都不信,还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但现在你总该信了吧?怎么样,是不是被我刚才一席话深深震撼和感动,令你的道心都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变化,一步步凝练和升华,脱离了低级的追求和趣味,情操变得更高尚,更加胸怀宇宙了?把十六号鹤嘴钳给我。”

  “的确十分感动。”

  厉嘉陵递上工具,想了很久,还是摇头道,“但是很抱歉,我还是很难下定……和你一起送死的决心,龙姐姐说你是‘飞蛾扑火’,我也觉得,就算你说得再天花乱坠,这么做还是太傻了。”

  “不去就不去嘛,我原本也没想着要你和我一起去送死啊,犯傻的事情,有一个人做就可以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活下去,如果真的被我感动,想为我、为这些地底人做些事情的话,你可以去问龙扬君要几枚玉简和乾坤戒,那里面有我的秘密和我的使命。”

  李耀双手燃起灵焰,橘黄色和紫红色的灵焰交相辉映,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一枚枚构件拼凑起来,眼底却放出坚定无比的光芒,道,“不过,龙扬君说错了一件事情——我不是飞蛾,而是蝴蝶。”

  “蝴蝶?”厉嘉陵大惑不解。

  “没错,蝴蝶,说不定能掀起暴风雨的蝴蝶!”

  李耀咧嘴笑道,“你知道吗,在任何一个拥有大气层的可居住星球上,天气变化都是涉及到亿万因素,几乎无法预测和把控的混沌系统,所以有些人说,在大陆这头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卷起的一缕微风,经过混沌系统的不断放大之后,甚至能在大陆那一头,化作一场铺天盖地的风暴!

  “我想,人类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的进程,也是这样一个几乎无法预测和控制的混沌系统吧?坏了一颗钉子,毁了一块马蹄铁;毁了一块马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摔了一位国王;摔了一位国王,失去了一位国家——谁知道,今天微乎其微的波澜,在不久的将来,能变成何等激烈的惊涛骇浪呢?

  “所以,一路走来,我都不管不顾,不惜一切代价,不计算任何后果,仅仅凭自己的道心来行事,我知道,非常清楚知道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足以对抗这片黑暗冰冷的宇宙,但我更相信,每个人类就是一颗被封印的星星,内心最深处总有一些光明和热量,而我所做的一切,多多少少总会影响到身边的人,在他们最坚固的外壳和最严密的封印上撞出一道裂缝,让他们内心最深处的光和热都泄露出来,哪怕只有一丁点。

  “没有遇到我之前的你,是100%的修仙者,现在呢?就算现在是99%的修仙者,那也意味着,我们取得了1%的进展,不是吗?

  “我相信当千千万万个1%的进展凝聚到一起,又经过时间的催化,终究会变成势不可挡的一片光明,亿万分之一的希望和彻底绝望是不同的,完全没有星星的黑暗宇宙,和有一颗星星倔强闪耀的宇宙也是不同的,只要第一颗星星开始闪耀起来,很快就会有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第一百万颗,到最后,整片宇宙中的所有星辰都会闪耀,照亮黑暗,驱散冰冷,把这宇宙换个模样!

  “所以,呵呵,无论如何我都要闪耀下去,闪耀到极限啊!”

  李耀完成了全部改装,将最后一枚构件狠狠踹进了法宝单元里,现在这具“超级脑波放大器”周围乱七八糟缠绕的线圈已经消失不见,变得轻盈而精致,就像是一枚微微凹陷的飞碟,周围还接驳着四枚反重力单元和四枚扭曲力场发生单元,另外四个表面布满蜂巢般金属网膜,古古怪怪的神秘单元。

  “嗡!嗡!嗡!嗡!”

  李耀心念一动,灵能如潮水般引入“超级脑波放大器”,这枚银辉色的飞碟就自动悬浮起来,停留在他的头顶,八角垂芒,大放异彩,一道道流光如天女散花般向四周喷洒。

  不知是否受到“超级脑波放大器”的影响,厉嘉陵发现自己竟然深陷在李耀的逻辑思维中不可自拔,情不自禁伸手摩挲自己的胸膛。

  “为何……我的心跳得这么快,又是如此炙热!

  “难道耀哥说的是真的,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封印着一颗星辰,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光和热吗?

  “愚蠢!幼稚!白痴!

  “但是……为什么就连每一块骨头都在蠢蠢欲动,都想不顾一切和他一起去做这么愚蠢、幼稚和白痴的事情,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厉嘉陵的大脑一片混乱,陷入深深的迷茫和彷徨,正在不知所措间,却被李耀轻轻推开了。

  “和龙扬君一起,逃到安全的地方去吧,她说的没错,就算我们能战胜黑铁集团,黑星大帝武英奇的追杀肯定接踵而至,十几天时间足够武英奇控制住整个帝都的局势了,所以,就算不是他亲自下来追杀我们,肯定也是三五个化神老怪的豪华阵容,这么关键的时刻,你们不能再受伤了。”

  李耀给了厉嘉陵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至于这里,就看你耀哥的华丽表演吧!”

  厉嘉陵的鼻子酸涩起来,怔怔看着李耀头顶缓缓旋转的法宝,忽然鬼使神差问道:“耀哥,那是什么,反重力单元和立场扭曲单元旁边的东西,是你压箱底的底牌吗?你一定还有无数后手,不会就这样……陨落的对不对!”

  “没错,当然是我压箱底的底牌——是四个功率最大,级别最高,穿透力最强,最震撼最劲爆的大喇叭。”

  李耀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欢音乐,更喜欢一个人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尽情歌唱的世界,所以这一次,就让我们用歌声来彻底轰爆一万米厚的地壳吧!”

  李耀最后一个字说完的同时,从他的丹田深处还有头顶的四个环绕式立体声超级大喇叭里,第一个雷霆霹雳般的音符响起,在狭窄的矿道中汇聚成一股指向性极强的冲击波,狠狠冲向战场!

  战场之上,普通无忧教徒还在昏头昏脑地和战斗傀儡拼命,但包括大护法徐志成在内的无忧教高层却是陷入绝望!

  徐志强亲率战斗力最强的一支精锐组成突击队,试图刺破大铁厂周围最凶猛的几个固定火力点,却一次次被打了回来。

  这几个火力点就像是烧红的楔子一样牢牢钉在至关重要的战略要地,将大铁厂内部的工人和外部的义军分割开来,令他们无法形成统一的整体,更令徐志成无法有效指挥所有部队,绝大部分无忧教徒都是各自为营,杂乱无章地冲上去送死,像是割麦一样倒下。

  倘若无法有效指挥,在现代化的全自动法宝面前,人数的优势根本没太大用处,无忧教徒就像是一团团看似汹涌澎湃的浪潮般冲上去,但浪头打在岸边的礁石上,却无法撼动礁石半分,反而自己被撞了个支离破碎,湮灭于血海中。

  虽然无忧教徒都修炼了《忘忧决》,却也没达到圣盟人那种彻底抹杀情感和欲望的程度,修炼程度有深有浅,对死亡的恐惧自然也还是依稀存在的,久攻不下、尸横片野的结果,就是士气隐隐动摇,不少人看似冷漠和麻木的脸上,已经渐渐泛起了恐惧的波澜。

  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全盘崩溃了!

  徐志成狠狠咬牙,再度带头发动一轮冲锋,但他握掼了矿镐的手毕竟还不太适应紧握刀剑,丢下几十具支离破碎的尸体之后,再次狼狈不堪地退了回来。

  而在他们的两侧,亦有不少战斗傀儡注意到了这支相对强悍的突击队,战斗傀儡的外壳上闪过一道道冷酷的红芒,爪刃如镰刀般张开,无情收割着人类的生命,朝他们逼近过来。

  没有恐惧,不畏死亡,缺乏感知,冷酷无情,永不疲倦,——论这些“优点”,就算无忧教徒将《忘忧决》修炼到极限,甚至变成圣盟人那样,都绝对比不过真正的灵能傀儡,专门为杀戮而炼制的钢铁机械。

  固定火力点深处,以逸待劳的修仙者,干脆以近乎“欣赏”的态度,笑嘻嘻看着战斗傀儡的杀戮之舞。

  这场杂乱无章的暴动对他们而言,无非是乏味无聊的生活中,一点极有趣的调剂,一场可以帮他们活动活动筋骨的游戏而已。

  修仙者们的杀戮欲望被眼前血腥刺激的画面挑逗起来,甚至在小声商量,是否该出去玩玩“百人斩、千人斩”的游戏,来一场别出心裁的赌斗了。

  那爆炸性的音乐,就是在这一刹那,震撼全场!